2018年7月29日星期日

告别公知时代

原创: 胡涵Marvin

宪政、法治、自由主义、凡此种种,曾经被一致认为是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在那几年,大家都愿意坐下来聊聊程序正义,是因为多少还觉得有协商的可能。

但随着这一套方案在上层被否定,在下层则过于脱离群众,一个公知的历史舞台,已经开始坍塌了。

2018年7月27日星期五

莫之许:不能假装不是墙上一块砖


这个题目是长平先生用过的,此为致敬,因为没法比他说得更好。在极权社会里,男性和女性都是无权者,但在社会建构上,极权社会与男权社会又是高度重构的,在极权社会中的男性就同时兼具权利被剥夺者同时又是社会建构的优势得利着这双重身份。

王五四:你的视线值不值得转移,你心里没点数吗?


这几天很多人都在担心一件事,关注被侵害的女性会降低大家对疫苗事件的关注,是某些人转移视线的手段,我觉得我们又自恋了,又把自己当人看了。

转移你视线的前提是,你的视线能给对方带来压力和危机,然后对方才要想一些办法转移视线。从近些年的历史经验来看,我们的视线一文不值,我知道大家还在迷恋“围观改变中国”那套,可历史的耳光还不够响亮吗?简单来讲,在社会政治生活层面,你这个人都一文不值,你还指望你的视线能起到什么作用?

2018年7月26日星期四

王五四: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生活真是越来越操蛋了,操蛋的令人发中指,跟一群脑残生活在一起倒也能慢慢适应,但跟一群流氓生活在一起,实在令人感觉心塞,尤其是那些平日里人五人六,有头有脸,社会脊梁什么的。我觉得这类人在主流圈层横行不是什么社会问题,而是一个环保问题,因为这些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只能算是垃圾。在过去的一天里,“章文”们的表现只能说是垃圾里的不可回收利用品,有些人做了错事,并不抵赖,尚知悔改,也算是垃圾里可以回收再利用的,而章文的百般抵赖并向多位受害女性泼脏水,实在是教科书级的垃圾。人渣越来越多,垃圾越来越多,学会分类识别很重要,还是那句环保口号: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2018年6月26日星期二

内部报告:中国极可能发生金融恐慌


1、今年以来,债券违约、流动性紧张、汇率下行和股市下泻等相继发生,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加之美联储加息以及中美贸易冲突呈长期化和高度不确定性,我们认为,目前中国极有可能出现金融恐慌。

2、金融恐慌是一种极端的集体规避风险的行为。恐慌之发生,并非市场上当真出现了大规模的金融风险并日臻恶化,而是广大市场参与者对未来市场前景感到茫然甚至恐惧。广大市场参与者不约而同地抽逃资金而求自保,将会引致或者恶化金融危机。

3、应对金融恐慌应有大动作,并明确向世人宣示。主要措施包括,第一,立即启动国务院金融与发展委员会中的应急处置机制;第二,制定预案,及时、果断处理违约、破产事件;第三,尽快隔绝我国货币供给机制与美元、汇率和外汇储备的关系,为防范不可避免的外部冲击做好准备。

2018年5月4日星期五

余世存:时人莫之许也——一代人的五十自寿


莫之许,原名赵晖,1969年生于四川乐山,1990年毕业于厦门大学。自1998年起进入文化传播界,曾任职于《战略与管理》杂志、《华夏时报》,后为独立图书策划人,策划出版《非常道》、《哈耶克传》、《我反对》、《美国草根政治日记》等图书。自1990年代末期起,开始在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上发表言论,尤其喜欢辗转于各BBS论坛,就各种问题与网友论战往还。主要关注当代中国社会转型和当代中国思潮。

2018年2月26日星期一

平改坡,头巾及终身制


洒家小时候电视里经常放智力竞赛节目,里面有个比赛项目就是给你个形状复杂的物体,然后看谁最快可以把这个物体分拆成规则的几何立体。

这是最新一题。


2018年1月31日星期三

吴淦(超级低价屠夫)的一审判决书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6)津02刑初146号

 公诉机关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被告人 吴淦,男,汉族,xxxx出生于xxxx,公民身份证号码xxxx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行政人员,xxxxx 2015年5月27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诽谤罪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3日因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诽谤罪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葛永喜,广东安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 燕薪,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律师。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津检二分院公诉刑诉〔2016〕 1000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吴淦犯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6年 12月2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决 定,于同年12月30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 年8月7日至8日召开庭前会议,8月14日依法不公开开庭进 行了审理。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派检察员宫宁、代理检察员盛国文、曹纪元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吴淦及其辩护人葛永喜、燕薪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2018年1月9日星期二

吴淦刑事上诉状

上诉人:吴淦,男,汉族,1972年2月14日出生于福建省福清市,公民身份号码*,高中文化,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行政人员,现羁押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葛永喜,广东安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燕薪,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因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不服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6)津02刑初146号《刑事判决书》,特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撤销(2016)津02刑初146号《刑事判决书》并改判上诉人无罪

2017年12月26日星期二

大棋即将下完,撤退已在路上

处理庞氏债务有三种办法:

1、借新还旧, 输血续命 。

2、设法将债务转嫁,找人接盘。

3、如果前两种办法用尽,最后还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违约。

2017年12月6日星期三

灰犀牛并没走远,你需要一点安全防范措施

在我看来,展望2018年经济前景,最重要的视角依然是人民币汇率以及和人民币汇率息息相关的外汇储备。

2017年8月9日星期三

吴淦:开庭前声明


言论、出版、宗教信仰、游行、集会,对政府、官员的监督、表达不满等权利,这些都是天赋人权。也是“宪法”(假设它是真的),赋予和保障的公民权利。更是世界各国所认可和遵循的普世价值。如果因有人行使这些权利而遭入罪,都是这个国家与时代的耻辱,也必将为世人所耻笑与唾弃。叫一个人对行使这些权利是否有罪去作辩护,我认为这是对一个正常人的侮辱。

2017年8月1日星期二

张五毛: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

1

北京没有人情味

经常被外地朋友批评:北京人钱多装逼不热情。都到了同一个城市,干嘛不一起聚聚?几十年的交情,还不把我送到机场?事实上,北京人很难像外地人一样热情——来去接送,全程陪同,北京人真的很难做得到。

北京人很忙,忙到晚上11点,还在三环路上堵著;北京社交时间成本真的太高,高到从石景山去通州吃饭,还不如去天津来得快;北京真的太大,大到根本就不像一个城市。

2017年7月3日星期一

老蛮:走到尽头的城市化之路

城市化,是我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主旋律。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我国几乎所有的经济发展政策都以城市化为出发点而制定。1980年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城市化率(城镇常住人口与总人口之间的比值)仅19.4%(19140万人/98705万人);到2000年达到36.2%(45906万人/126743万人);2010年上升到49.9%(66978万人/134091万人);2016年继续上升到57.4%(79298万人/138271万人)。从1980年到2016年,中国的城市化率提升了足足38个百分点,相应的,城镇常住人口从19140万人,上升到79298万人。城镇新增的6亿人口,为中国蓬勃发展的第二产业提供了足够的劳动力,并带动了第三产业的发展。无论如何,从1980年到2016年,中国在城市化问题上,取得了惊人的成就。

对未来,我们总是假定城市化必将继续,最悲观的预测也是城市化率一定会达到60%以上,普遍的预测是70%以上,乐观的预测是80%以上。地产行业因此认为这将提供无穷无尽的刚性需求,支撑整个行业在未来10到20年的持续繁荣。消费行业更是对城市化给予厚望,对城市人口上升有着强烈的期待,并进行大规模的扩张。

然而,在这里我可以提前给出本文的结论:中国的城市化之路,已经走到了尽头。人口从农村向城市迁移的趋势,近年来已经迅速放缓,甚至出现了人口返流现象。城市化的停滞,给中国的产业经济发展,带来了极其深刻的负面影响。而这种影响,在今年之内,就会发作出来。
——是以为序

老蛮:必然到来的两脚羊时代

先说明一下啥是两脚羊:


人血太腥,吃人之前必须把人倒吊起来,割开耳后的血管,让其血流干而死。死后尸身发白,形如白羊,是为两脚羊。最近我开始听到一些很有趣的言论:无论中国的经济形势多么恶化,政治上如何倒退,哪怕是倒退到文革时代,中国也不会沦落到人吃人的两脚羊时代。更有趣的是,持这类观点的,大多是右派民主人士。虽然我一直都知道,右派人士大多是小清新圣母婊,在智商和情商上都有硬伤,所以也一直懒得搭理这群已经被吓得语无伦次的蠢货,不过这一次,这帮子小清新指名道姓的和我骂架,所以我决定再狠狠的打击他们一把,系统的来说一下,两脚羊时代到来的必然性。中国人讲谋略,喜欢说天时地利人和,按这个逻辑论证两脚羊的必然性,则需要这样三个条件:第一,愤怒的人群,有着毁灭世界的强烈欲望,此为人和;第二,脆弱的城市,可以轻易的引发骚乱,此为地利;第三,虚弱的政权,丧失对社会的动员能力,此为天时。

2017年5月18日星期四

一位709当事人的羁押记忆

1、单独羁押

在天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房间都是新启用的,留有装修后的奇怪气味。房间用不透明遮光窗帘挡住窗外,室内日光灯始终明如白昼,感受不到外界是晴朗还是阴雨,也分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夜,无法获知时间与日期,久而久之,也不知道被关了多少日。

2017年5月7日星期日

谢阳妻子陈桂秋首次披露酷刑消息来源,并逐项反驳中央电视台谎言

2017年3月2日,CCTV-4中文国际在11分49秒的节目中,对有关湖南人权律师谢阳遭受酷刑的事做了报道。报道通过多方调查佐证,全面证明“谢阳没有遭到酷刑”,有关谢阳酷刑是由我和江天勇律师“合谋策划”出来的。报道内容包括自去年11月21日被秘密关押至今的江天勇律师出镜认罪,湖南省检察院对谢阳酷刑进行的所谓“独立调查”,记者进入看守所采访谢阳的所谓见闻等。

对于谢阳酷刑的真相,陈建刚律师作为辩护人,在去年十二月以及今年一月份持续几天的会见中做了详尽、专业而严谨的笔录,并在1月19日公诸于众。官方媒体3月初发起的大规模构陷也暗示陈建刚律师的笔录为虚构。对此,陈建刚律师已经做了详细而有力的反驳。

从3月初到现在,我已经沉默了两个多月。今天我决定打破沉默,首先披露我从去年8月开始,如何陆续获得谢阳遭受酷刑的消息。然后我将对中央电视台的报道进行逐项反驳,我想让全世界知道到底谁在撒谎编造,是谢阳、我、江天勇律师、陈建刚律师,还是贵为一国喉舌的国家宣传机器。

2017年5月3日星期三

野渡:不要叫我民运人士,你全家才是民运人士

4月28日,在白宫的一场访问里,川普对习大为称赞,表示“他是个好人,非常好的人,我非常了解他。”当记者问及川普是否会再次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时,他表示“那我会先和习讨论,不想为他制造麻烦了。”

2017年4月29日星期六

安邦,危险了

近期,一个刷遍微博和朋友圈的消息是:吴君(吴小晖)可能有麻烦了。
吴君,浙江人,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CEO。2017年1月10日,荣获“2016十大经济年度人物”,可谓风头甚劲。由此可见,在2016年12月刘士余放出“妖精论”时,说的是宝能和恒大,可没安邦什么事。在老百姓印象中,安邦的背景之深,实力之雄,是超乎想象的。

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莫之许:新极权体制下不存在改革的可能

周永康这只大老虎终于在“国际老虎日”被公开拿下,尽管剧情早已揭晓,仍引来无数议论:许多人认为,周永康与维稳体制刚性强化有莫大关系,期待随着周的倒台,而有所改变;也有人提出“破权贵,除恶政,立宪政”的三部曲,将打老虎与改革遐想联系到了一起。凡此种种,无不将周永康的倒台赋予了某种路线含义,而非仅仅是一场权力斗争。类似的思维其实相当普遍,两年前薄熙来倒台前后,也有人将重庆模式比作文革重来,也一度对薄的倒台寄予了改革的期待,讽刺的是,迎来的却可谓是“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赵楚语)。如此期待或思维的一再出现,其实是某种过往思维的残留或回响,同时也是对现有新极权体制认知不足的产物。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