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9日星期四

中国的“三体”问题:为了拯救世界,造成全球性的灾难,可被接受

《波士顿环球报》评论文章:中国的“三体”问题

读了《三体》后,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其中有一点就是,中国为了拯救世界,造成全球性的灾难,是可以接受的。

在(中国科幻作者)刘慈欣的超凡科幻小说《三体》(英译作 The Three-Body Problem )中,中国鲁莽地制造了一个对人类的生存威胁,然后巧妙地解决了这一威胁,通过与三体星球建立联系,然后挫败了三体星人的入侵。

记得去年看的时候,我还觉得这是一个奇怪的情节结构。西方文学中的科幻剧情不是这样的。坏人(德国人、俄国人、中国人或者只是外星人)做坏事,然后好人(他们会说英语)拯救世界。我从读《三体》中了解到的很多东西中,有一点是,在这方面和其他很多方面,中国和其他国家是不一样的。中国为了拯救世界,造成全球性的灾难,是可以接受的。

我们今天面临的并非是虚构的人类威胁,当然不是外星人的入侵。新型冠状病毒并不是来自外太空,虽然它与三体人有着共同的殖民冲动。但事实是,第一例新冠病毒的确诊病例就在中国,就在中国向三体人发出第一条信息的时候。

2020年4月4日星期六

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


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

那个深夜追着殡车凄厉地喊着“妈妈”的人。

那个在一千人共用一个卫生间的隔离所看《政治秩序的起源》的人。

那个开着货车在高速路上流离失所没有归处的人。

那个坐着死去被家人抱住头等待殡葬车的人。

那个隔离在家中被饿死的人。

那个怀有身孕花了20万最终因无力承担而被放弃治疗的人。

那个怕传染给家人而给自己挖好坟偷偷上吊的人。

那个无处就医又怕传染妻小从桥上一跃而下自我了断的人。

那个90岁高龄为60多岁儿子排到一张床位而在医院守了五天五夜的人。

那个在求医院床位的微博下评论:“我家人刚过世了,空出一个床位,希望能帮到你”的人。

那个先是骂着求助者嚎丧影响心情随后又只能以同样方式呼救的人。

那个为求助而现学会用微博发了一句你好的人。

那个被盘查时用围巾捂住嘴,因买不到口罩而羞愧哭泣的人。

那个用橘子皮当口罩的人。

那个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家都死了只好孤身一人去民政局报到的人。

那个把抵工钱的口罩全部捐出去的人。

那个写下“安心赴死”“是时候奉献出自己”的人。

那个写下“能、明白”并印上红手印死了两次的人。

那个不眠不休建设完火神山医院返回村里,却被自己村人视为瘟神的人。

那个身患白血病需要去北京进行骨髓移植,却没有途径出城,痛到想要安乐死的人。

那个穿着寿衣打电话求一张床位未果,崩溃倒下的人。

那个因疫情做不了血液透析,在社区门口哀求无果跳楼自杀,自杀后6小时遗体才被拉走的人。

那个被派出所罚写100遍《出门一定要戴口罩》的人。

那个未戴口罩被扇巴掌扇出血的人。

那个喊着我饿啊我要饿死了,老婆孩子都在家挨饿,想必你们肚子是饱的吧的人。

那个以养蜂为生、因疫情导致蜜蜂无法转场最后自杀的人。

那个为了外出谋生,长途跋涉13天,徒步700多公里,睡桥洞睡草窝,打工的地方是煤矿人。

那个无处收治怕感染老婆孩子,写下遗书想将自己的遗体用于科学研究,愿天下人不再受病痛折磨,而后留下钥匙和手机离家出走,最后死在回老家途中的人。

那个写下“死后遗体捐给国家。我老婆呢?”的人。

那个因为封城禁车只好背着妈妈四处问诊,一路走了三个小时的人。

那个把刚出生的孩子托付给医院,写下“生孩子已花光仅有的积蓄,走投无路流落至此”的人。

那个为了出门买肉,从10楼爬下来的人。

那个守着爷爷的尸体过了5天,并给爷爷盖上被子的孩子。

那个重症被治愈后回家发现家人都去世了,在楼顶上吊自杀了。

那个60多岁独自一人承担派出所60多个警察的采购、洗菜、做菜、洗碗、打扫厨房,最后累到在走廊里哭的人。

那个在武汉街头流浪了20多天,头发白了一半的人。

那个没钱买手机上网课,而将妈妈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一把吞下的人。

那个25岁从央视辞职,在最危险的时候去武汉直播,对着门外将要把他带走的人,背诵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弱则国弱的人。

那个在领导检查时,在楼上大喊“都是假的”的人。

那个从坍塌的泉州酒店救出三个孩子尸体后大哭的人。

那个写下60篇封城日记,被封号数次,被群氓围殴谩骂的人。

那个只有七八岁懵懂跟随大人队伍里为父母领取骨灰的人。

那个苦口婆心有理有据给政府公务人员打电话说病毒要防、人也要吃饭,最后轻轻叹了口气的人。

那个深受病人爱戴,因戴口罩而被医院训斥,后感染病毒死去的人。

那个说出“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的人。

作者:玛丽莲梦六

-

2020年4月3日星期五

波士顿环球报丨总统的双手沾满了美国人民的鲜血


诗人叶慈1919年写道:“万物分崩离析,中心难以维系。”一个世纪之后,局面是清楚的: 疫情的中心已难以维系。白宫的灾难性决策注定了,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得经历一段难以言状的苦难。

美国拥有世界一流的研究机构和医院,长期以来是科学进步和医疗创新的灯塔。但眼下,美国成了一场全球性流行病的中心,在全球范围内,这场流行病已感染至少74.5万人,并夺走超过3.5万人的生命。鉴于美国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已逾14万人,超过其他任何国家,在接下来的数周内,美国人只能看着这场疾病击倒家人和朋友,只能看着死亡人数上升,同时忧心自己的命运。

虽然新冠病毒在全球的传播具有侵略性,但它在美国将产生的很多深远影响是可以预防的。当美国公众做好了最坏打算时,值得铭记的是,病毒在这里的影响范围,不可归因于上帝的行为或外国入侵,而可归因于领导层的巨大失败。

2020年3月28日星期六

纽约的政策叫停摆(PAUSE),而不是封城


为了抑制疫情的扩散,从上周开始,纽约州在全州范围内实行了社会停摆(PAUSE) 政策。具体来说,学校关闭,非社会必须之工种(如医护人员,超市、药店、物流工作人员,警察,公共交通从业者等等)全部停止上班,政府要求人们除必须的外出,尽可能待在家里。必须的外出包括就医、购买食物、出去散步、照顾家人朋友等等。

很多人将这种政策称为 “封城”,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误解。

来源:笨妈育儿育己

2020年3月21日星期六

转:关于立即召开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


鉴于当前新冠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系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的问题。政治局扩大会议有关由现任政治局委员及常委、历届健在的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以上、现任及历任最高法院院长、现任及历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现任及历任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现任及历任政协主席与副主席参加。会议讨论习近平自执政以来的功过评价,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鉴于习近平本人是会议讨论的当事人,不宜再担任会议的任何职务。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歧山三人组成政治局扩大会议领导小组,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

外贸业订单骤降 两周内可能从招工困难变无工可复

摘要:疫情肆虐下,欧美市场需求减少,3月初开始外贸订单突然大面积减少。

2020年3月10日星期二

无可辩驳的证据表明,疫情被隐瞒的时间长达50多天


目前,我们看到的情况是,原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原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已经被调整,张晋被免去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职务;,刘英姿被免去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职务。被调整和被免职显然不够的。应该由司法机关立即启动对湖北、武汉在此次疫情处置中相关公职人员、医院人员涉嫌玩忽职守、渎职犯罪的刑事侦查。

2019年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向武汉派出三批专家组对疫情进行调查,直到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宣布可以人传人。这个时间段普遍性地认为是被耽误的疫情防控的20天。但是,根据一些专业人士、媒体披露的相关情况,被耽误的时间可能远远不止20天,甚至长达50多天。

发哨子的人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这是《人物》3月刊封面《武汉医生》的第二篇报道。

2020年3月7日星期六

褚朝新:稍有良心,此时都不会要求惊魂未定的武汉人感恩

3月6日晚,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主持召开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视频调度会时提出,要对武汉人民开展感恩教育。

稍微对武汉人有点感情的人,现在都不会出来说这种话。

2020年2月26日星期三

“世界,我们需要帮助”----中国医务人员《柳叶刀》发文,请求国际医疗支援



2020 年 2 月 24 日,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在线发表一篇通讯文章(correspondence):Chinese medical staff request international medical assistance in fighting against COVID-19
 
在这篇文章中,身处抗击疫情一线的中国医务人员向全球发出医疗支援请求。
 
“除了身体上的疲惫之外,我们还在遭受内心的痛苦……武汉目前医务人员极度短缺,我们需要更多的帮助。我们在此向全球的医务工作者请求支援,请你们来到中国,帮助我们抗击疫情。”
 
以下为翻译全文:

2020年2月20日星期四

杏林小秀才:我们已经走在运动式的救治之路上


当初为了新冠肺炎患者的利益牺牲了普通患者的利益;现在为了完成新冠患者去库存的目标,牺牲在院新冠肺炎患者的健康。我们已经走在运动式的救治之路上,我们在大跃进的方向上迈进。

2020年2月16日星期日

武汉大学尚重生教授披露中央对新肺疫情的严重性早已知情



武汉大学尚重生教授今晚发在朋友圈的内容。

经同意,转发如下:




武汉疫情耽误期间我所接受的一次重要釆访

2020年1月9日是个星期四,我上完了阳历新年第一次干部培训的课,时间已经是下午5:30了。我急匆匆赶往武大工会3楼的教职工乒乓球活动室,想抓住闭室前的最后一个小时锻练一下。

刚刚脱下厚厚的羽绒服,拿出球拍站在台桌前,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我一看是总台央广湖北记者站站长左艾甫的电话,我随即问左站长有什么事呢,他说有个采访想听听专家的建议,是关于武汉市新发现的传染病一事。

我感觉事情重大,穿上衣服,走出活动室。我说,武汉市现在正在开两会,你的这个采访稿应该是不允许发的吧,他说,是的,但是我们现在是写内参稿。

我问,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左站长说:这个传染病很厉害,我们已经采访了好几个患者,其中一个是在武汉打工的年轻人,这个打工者看这个病已经花光了这几年打工所挣的9万块钱,还没有确诊。医院叫他准备20万,他说没有钱了,也借不到了,他只能出去回家等待了。

左站长的问题是,这样的传染病很可怕,我们应急管理部门是不是有责任赶紧出来做一些事情呢?比如,看不起这个病的患者,给予减免部分检查费用和医治费用?我告诉他,这已经是实发公共卫生事件了,政府部门必须启动危机管理的有关程序。

我告诉他,第一,每个人都是这个社会的组成部分,他的疾病和不幸与他人和社会紧密相关。这个看不起病的打工者走出医院既可以传染他人,也可以由于绝望而做出反社会的行为。因为,绝望比贫穷更可怕。

第二,危机管理有两个铁的原则必须遵守。一是黄金时刻原则,即务必在危机事件发生的最初状态,开始处置。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事情的演变,危机事件又会导致更多的危机事件,从而形成“危机事件群”。到后面就越来越难以处置且代价更大。二是到达危机事件现场原则。即一旦有危机事件发生,所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都必须尽快到达现场,无论级别。因为到现场与在办公室听汇报,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和认知。在办公室听到的任何汇报,都难免重要信息的被过滤和信息失真。

所以,我告诉左站长,武汉市的党政领导以及新组建的应急管理局负责人,应该高度警惕,遵循危机管理的科学规制,赶紧处置在汉口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已经发生一个月了的冠状病毒肺炎事件。处置包括,组织协调以及调动各方面的资源来应对,对于染上这个病的患者应该实行全免费,通知各医院,不谈钱,先收治,当然也包括媒体应对的问题。媒体应对包括新闻媒体如何应对危机事件以及政府部门如何使用和应对新闻媒体,等等。

最后,我叮嘱左站长,我讲了快一个小时了,内容很多,你把它总结概括一下。因为作为内参稿,应该有更真实的叙事、呈现和可操作的建设性意见。

⋯⋯

不幸的是,2020年1月9日后面不该发生的事,都发生了。

我想,左站长的内参稿,要么领导没有看见,要么看见了,不予理睬。还是因为我们人微言轻。

在武汉封城已经24天且不知何日解封的今天,在这个大雪纷扬好似记念逝者的下午,在包括我和我的家人在内的,武汉900万老百姓居家不出家门久矣之际,我把这次采访记录在这里,既为抚慰自己的良心,也为告诉世人,湖北和武汉肯定存在,许多许多遵重常识和科学的人,敬畏生命心系苍生有良心说人话的人!现在,作为身处“疫区”的人,我们的不幸遭遇,也是疫区外你们所有人不幸的组成部分,请你们多多善待湖北人武汉人!

还有,感动、致敬、挺住、加油的话,我以后一定系统说专门说。

2020年2月11日星期二

成都七中老师开课致辞: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有些人已经埋在了冬天,还有些人应该埋在冬天


成都七中网校高三年级学生昨天开课,这是语文老师的开学致辞:

说真话的人,我们应该为他们竖碑;

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有些人已经埋在了冬天,还有些人应该埋在冬天。

成都七中网校,就是文章《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中的主角。


2020年2月9日星期日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 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并全国同胞书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 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并全国同胞书


作者: 艾晓明等(公民联署)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先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先生
并全国同胞:

作为公民,我们现就公众共同关注的一项重大事件提出严肃的政治诉求:

武汉李文亮医生基于自己的职业操守和良知,预警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竟遭武汉警方违法调查与“训诫”,后在救治肺炎病人的岗位上染上病毒并不幸离世。我们对此无比悲愤!

众所周知,新冠病毒在湖北和全国范围的凶猛扩散,是扼杀言论自由导致的又一次“人祸”,对人民知情权的剥夺直接造成至少数万人感染、上千人死亡,并严重威胁所有同胞的生命安全。此次国难向我们每个人显示,不让人说话会死人的!对言论自由的压制是社会的最大灾难。

2020年2月5日星期三

武汉之憾:黄金防控期是如何错过的?


划重点

1、  院领导询问了李文亮消息来源,于凌晨4点多送他回家。到了白天,李文亮又去了两三次医院监察科,反复被询问消息来源以及是否认识到“造谣的错误”,并要求其写一份“不实消息外传”的反思与自我批评。

2、  早在去年12月8日,华南海鲜市场就发现数例新冠肺炎患者,如果在其后一周内关闭该市场,并隔离病人、可疑病例和接触者,疫情绝不可能发展到现在的严重程度,可一直到2020年1月1日才关闭了这个市场。在这22天中,可能有很多市民被感染,以致错失了防控的最好机会。

3、  1月11日,武汉卫健委通报确诊患者共41例,并有1例死亡,再次重申“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1月12日~1月17日,武汉通报无新增病例。在这期间,湖北省的政协、人大会议先后召开。

4、  浙江大学教授王立铭在微博上表示,“从这篇文章看,国家疾控中心早在1月的头几天就已经掌握了明确的病毒人传人的证据……那么这个消息是在哪个步骤被掩盖了?”

5、  1月22日凌晨,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相比之下,并非疫情发源地的广东省于次日就直接启动了一级应急响应。

2020年2月4日星期二

财新周刊 封面报道之四 | 国际篇:全球共济

尽管将新冠疫情认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世卫组织仍对中国控制疫情的能力持有信心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2020年1月30日宣布:新冠疫情的全球性暴发,已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
谭德塞同时强调,这一宣布是基于新冠疫情在中国以外的发展情况,而非针对中国国内的情势,也不是意图对中国的表现投下“不信任票”。他还重申,WHO持续对中国控制疫情的能力持有信心,感谢中国医疗专业工作者和前线应急工作者的辛勤付出,并建议各国不要采取“非必要的措施”限制国际旅行和贸易活动。

财新周刊 封面报道之三 | 解毒篇:溯源新冠病毒

病毒是什么?它从哪里来?第一个问题已经查明,第二个还在找。
“从严格意义上说,病毒不能算是活着。病毒非生非死,存在于生命与非生命的边界之上。若是处于细胞外,病毒只是存在而已,什么也不会发生。一旦病毒进入细胞,就变成了‘特洛伊木马’。病毒在繁殖时看起来是活着的,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它们又显然是死的——只是机器而已。它的首要目标就是自我复制。”这是关于埃博拉病毒的非虚构名著《血疫》对病毒的描述。
此刻,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正在武汉、湖北及全中国肆虐。它呈球形封闭结构,包膜外有“皇冠”状的突起——这些名叫表面糖蛋白或刺突(spike)蛋白的突起,正是病毒进入细胞的敲门砖。它们最先接触宿主细胞,可识别和结合受体,引起病毒和宿主细胞膜的融合。

财新周刊 封面报道之二 | 病人篇:疑似者之殇

早期对疑似病例的驼鸟政策,造成了多重悲剧

有多少疑似?

326份CT检查报告单,除了60份不发热的其他病例,剩下的266份CT报告,136例显示“肺部感染,呈多发磨玻璃样高密度影”。1月22日,湖北省新华医院放射科医生李云华手颤抖着数完,沉默了许久。这些前一日的门诊报告单中,绝大多数诊断意见并没有出现“新冠肺炎”四个字,但李云华知道,“就是那个东西”。

财新周刊 封面报道之一 | 现场篇:武汉围城

“疫情是魔鬼,我们不能让魔鬼藏匿”


2020年1月23日上午10点,汉口火车站迎来建站以来第一次封站,车站工作人员在进站口封锁铁栅栏。
1月23日凌晨2点“交通封城”令公布时,张奇还在刷手机。
张奇是北京人。1月20日,他坐高铁到武汉来探望朋友。此前媒体已经零星有了关于武汉新冠肺炎的报道,而病例数据在20日急速增加了2倍,危重患者已经有44人。不过,张奇对此极不敏感。他抵达武汉当天下午,一点看不出紧张气氛,至少有半数人没戴口罩。他打算在武汉多玩几天,订了一周的宾馆。当天晚上,他在宾馆电视上看到报道:习近平对武汉新冠肺炎作出指示,遏制蔓延;紧接着,钟南山接受采访,说新冠肺炎已经出现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到武汉两天,朋友没见上,哪儿都没去,就在宾馆看电视和刷手机。”看到“封城令”,张奇5分钟之内收拾好行李,急匆匆赶往汉口火车站。这座有121年历史的火车站,将于23日上午10点关闭。“我就是一个游客,我可不想困在这座危城里。”他在售票厅对财新记者说。

2020年2月2日星期日

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


《财经》采访的10余位病患家庭,多数全家感染。他们还搀扶着病危的老人、孕妇辗转在各家医院,他们的家人们处于生死一线。



《财经》记者 房宫一柳 黎诗韵 刘以秦 信娜 实习生马可欣 | 文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