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8日星期六

纽约的政策叫停摆(PAUSE),而不是封城


为了抑制疫情的扩散,从上周开始,纽约州在全州范围内实行了社会停摆(PAUSE) 政策。具体来说,学校关闭,非社会必须之工种(如医护人员,超市、药店、物流工作人员,警察,公共交通从业者等等)全部停止上班,政府要求人们除必须的外出,尽可能待在家里。必须的外出包括就医、购买食物、出去散步、照顾家人朋友等等。

很多人将这种政策称为 “封城”,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误解。

来源:笨妈育儿育己

2020年3月21日星期六

转:关于立即召开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


鉴于当前新冠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系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的问题。政治局扩大会议有关由现任政治局委员及常委、历届健在的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以上、现任及历任最高法院院长、现任及历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现任及历任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现任及历任政协主席与副主席参加。会议讨论习近平自执政以来的功过评价,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鉴于习近平本人是会议讨论的当事人,不宜再担任会议的任何职务。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歧山三人组成政治局扩大会议领导小组,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

外贸业订单骤降 两周内可能从招工困难变无工可复

摘要:疫情肆虐下,欧美市场需求减少,3月初开始外贸订单突然大面积减少。

2020年3月10日星期二

无可辩驳的证据表明,疫情被隐瞒的时间长达50多天


目前,我们看到的情况是,原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原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已经被调整,张晋被免去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职务;,刘英姿被免去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职务。被调整和被免职显然不够的。应该由司法机关立即启动对湖北、武汉在此次疫情处置中相关公职人员、医院人员涉嫌玩忽职守、渎职犯罪的刑事侦查。

2019年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向武汉派出三批专家组对疫情进行调查,直到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宣布可以人传人。这个时间段普遍性地认为是被耽误的疫情防控的20天。但是,根据一些专业人士、媒体披露的相关情况,被耽误的时间可能远远不止20天,甚至长达50多天。

发哨子的人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这是《人物》3月刊封面《武汉医生》的第二篇报道。

2020年3月7日星期六

褚朝新:稍有良心,此时都不会要求惊魂未定的武汉人感恩

3月6日晚,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主持召开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视频调度会时提出,要对武汉人民开展感恩教育。

稍微对武汉人有点感情的人,现在都不会出来说这种话。

2020年2月26日星期三

“世界,我们需要帮助”----中国医务人员《柳叶刀》发文,请求国际医疗支援



2020 年 2 月 24 日,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在线发表一篇通讯文章(correspondence):Chinese medical staff request international medical assistance in fighting against COVID-19
 
在这篇文章中,身处抗击疫情一线的中国医务人员向全球发出医疗支援请求。
 
“除了身体上的疲惫之外,我们还在遭受内心的痛苦……武汉目前医务人员极度短缺,我们需要更多的帮助。我们在此向全球的医务工作者请求支援,请你们来到中国,帮助我们抗击疫情。”
 
以下为翻译全文:

2020年2月20日星期四

杏林小秀才:我们已经走在运动式的救治之路上


当初为了新冠肺炎患者的利益牺牲了普通患者的利益;现在为了完成新冠患者去库存的目标,牺牲在院新冠肺炎患者的健康。我们已经走在运动式的救治之路上,我们在大跃进的方向上迈进。

2020年2月16日星期日

武汉大学尚重生教授披露中央对新肺疫情的严重性早已知情



武汉大学尚重生教授今晚发在朋友圈的内容。

经同意,转发如下:




武汉疫情耽误期间我所接受的一次重要釆访

2020年1月9日是个星期四,我上完了阳历新年第一次干部培训的课,时间已经是下午5:30了。我急匆匆赶往武大工会3楼的教职工乒乓球活动室,想抓住闭室前的最后一个小时锻练一下。

刚刚脱下厚厚的羽绒服,拿出球拍站在台桌前,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我一看是总台央广湖北记者站站长左艾甫的电话,我随即问左站长有什么事呢,他说有个采访想听听专家的建议,是关于武汉市新发现的传染病一事。

我感觉事情重大,穿上衣服,走出活动室。我说,武汉市现在正在开两会,你的这个采访稿应该是不允许发的吧,他说,是的,但是我们现在是写内参稿。

我问,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左站长说:这个传染病很厉害,我们已经采访了好几个患者,其中一个是在武汉打工的年轻人,这个打工者看这个病已经花光了这几年打工所挣的9万块钱,还没有确诊。医院叫他准备20万,他说没有钱了,也借不到了,他只能出去回家等待了。

左站长的问题是,这样的传染病很可怕,我们应急管理部门是不是有责任赶紧出来做一些事情呢?比如,看不起这个病的患者,给予减免部分检查费用和医治费用?我告诉他,这已经是实发公共卫生事件了,政府部门必须启动危机管理的有关程序。

我告诉他,第一,每个人都是这个社会的组成部分,他的疾病和不幸与他人和社会紧密相关。这个看不起病的打工者走出医院既可以传染他人,也可以由于绝望而做出反社会的行为。因为,绝望比贫穷更可怕。

第二,危机管理有两个铁的原则必须遵守。一是黄金时刻原则,即务必在危机事件发生的最初状态,开始处置。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事情的演变,危机事件又会导致更多的危机事件,从而形成“危机事件群”。到后面就越来越难以处置且代价更大。二是到达危机事件现场原则。即一旦有危机事件发生,所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都必须尽快到达现场,无论级别。因为到现场与在办公室听汇报,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和认知。在办公室听到的任何汇报,都难免重要信息的被过滤和信息失真。

所以,我告诉左站长,武汉市的党政领导以及新组建的应急管理局负责人,应该高度警惕,遵循危机管理的科学规制,赶紧处置在汉口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已经发生一个月了的冠状病毒肺炎事件。处置包括,组织协调以及调动各方面的资源来应对,对于染上这个病的患者应该实行全免费,通知各医院,不谈钱,先收治,当然也包括媒体应对的问题。媒体应对包括新闻媒体如何应对危机事件以及政府部门如何使用和应对新闻媒体,等等。

最后,我叮嘱左站长,我讲了快一个小时了,内容很多,你把它总结概括一下。因为作为内参稿,应该有更真实的叙事、呈现和可操作的建设性意见。

⋯⋯

不幸的是,2020年1月9日后面不该发生的事,都发生了。

我想,左站长的内参稿,要么领导没有看见,要么看见了,不予理睬。还是因为我们人微言轻。

在武汉封城已经24天且不知何日解封的今天,在这个大雪纷扬好似记念逝者的下午,在包括我和我的家人在内的,武汉900万老百姓居家不出家门久矣之际,我把这次采访记录在这里,既为抚慰自己的良心,也为告诉世人,湖北和武汉肯定存在,许多许多遵重常识和科学的人,敬畏生命心系苍生有良心说人话的人!现在,作为身处“疫区”的人,我们的不幸遭遇,也是疫区外你们所有人不幸的组成部分,请你们多多善待湖北人武汉人!

还有,感动、致敬、挺住、加油的话,我以后一定系统说专门说。

2020年2月11日星期二

成都七中老师开课致辞: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有些人已经埋在了冬天,还有些人应该埋在冬天


成都七中网校高三年级学生昨天开课,这是语文老师的开学致辞:

说真话的人,我们应该为他们竖碑;

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有些人已经埋在了冬天,还有些人应该埋在冬天。

成都七中网校,就是文章《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中的主角。


2020年2月9日星期日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 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并全国同胞书

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
—— 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并全国同胞书


作者: 艾晓明等(公民联署)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先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先生
并全国同胞:

作为公民,我们现就公众共同关注的一项重大事件提出严肃的政治诉求:

武汉李文亮医生基于自己的职业操守和良知,预警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竟遭武汉警方违法调查与“训诫”,后在救治肺炎病人的岗位上染上病毒并不幸离世。我们对此无比悲愤!

众所周知,新冠病毒在湖北和全国范围的凶猛扩散,是扼杀言论自由导致的又一次“人祸”,对人民知情权的剥夺直接造成至少数万人感染、上千人死亡,并严重威胁所有同胞的生命安全。此次国难向我们每个人显示,不让人说话会死人的!对言论自由的压制是社会的最大灾难。

2020年2月5日星期三

武汉之憾:黄金防控期是如何错过的?


划重点

1、  院领导询问了李文亮消息来源,于凌晨4点多送他回家。到了白天,李文亮又去了两三次医院监察科,反复被询问消息来源以及是否认识到“造谣的错误”,并要求其写一份“不实消息外传”的反思与自我批评。

2、  早在去年12月8日,华南海鲜市场就发现数例新冠肺炎患者,如果在其后一周内关闭该市场,并隔离病人、可疑病例和接触者,疫情绝不可能发展到现在的严重程度,可一直到2020年1月1日才关闭了这个市场。在这22天中,可能有很多市民被感染,以致错失了防控的最好机会。

3、  1月11日,武汉卫健委通报确诊患者共41例,并有1例死亡,再次重申“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1月12日~1月17日,武汉通报无新增病例。在这期间,湖北省的政协、人大会议先后召开。

4、  浙江大学教授王立铭在微博上表示,“从这篇文章看,国家疾控中心早在1月的头几天就已经掌握了明确的病毒人传人的证据……那么这个消息是在哪个步骤被掩盖了?”

5、  1月22日凌晨,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相比之下,并非疫情发源地的广东省于次日就直接启动了一级应急响应。

2020年2月4日星期二

财新周刊 封面报道之四 | 国际篇:全球共济

尽管将新冠疫情认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世卫组织仍对中国控制疫情的能力持有信心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2020年1月30日宣布:新冠疫情的全球性暴发,已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
谭德塞同时强调,这一宣布是基于新冠疫情在中国以外的发展情况,而非针对中国国内的情势,也不是意图对中国的表现投下“不信任票”。他还重申,WHO持续对中国控制疫情的能力持有信心,感谢中国医疗专业工作者和前线应急工作者的辛勤付出,并建议各国不要采取“非必要的措施”限制国际旅行和贸易活动。

财新周刊 封面报道之三 | 解毒篇:溯源新冠病毒

病毒是什么?它从哪里来?第一个问题已经查明,第二个还在找。
“从严格意义上说,病毒不能算是活着。病毒非生非死,存在于生命与非生命的边界之上。若是处于细胞外,病毒只是存在而已,什么也不会发生。一旦病毒进入细胞,就变成了‘特洛伊木马’。病毒在繁殖时看起来是活着的,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它们又显然是死的——只是机器而已。它的首要目标就是自我复制。”这是关于埃博拉病毒的非虚构名著《血疫》对病毒的描述。
此刻,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正在武汉、湖北及全中国肆虐。它呈球形封闭结构,包膜外有“皇冠”状的突起——这些名叫表面糖蛋白或刺突(spike)蛋白的突起,正是病毒进入细胞的敲门砖。它们最先接触宿主细胞,可识别和结合受体,引起病毒和宿主细胞膜的融合。

财新周刊 封面报道之二 | 病人篇:疑似者之殇

早期对疑似病例的驼鸟政策,造成了多重悲剧

有多少疑似?

326份CT检查报告单,除了60份不发热的其他病例,剩下的266份CT报告,136例显示“肺部感染,呈多发磨玻璃样高密度影”。1月22日,湖北省新华医院放射科医生李云华手颤抖着数完,沉默了许久。这些前一日的门诊报告单中,绝大多数诊断意见并没有出现“新冠肺炎”四个字,但李云华知道,“就是那个东西”。

财新周刊 封面报道之一 | 现场篇:武汉围城

“疫情是魔鬼,我们不能让魔鬼藏匿”


2020年1月23日上午10点,汉口火车站迎来建站以来第一次封站,车站工作人员在进站口封锁铁栅栏。
1月23日凌晨2点“交通封城”令公布时,张奇还在刷手机。
张奇是北京人。1月20日,他坐高铁到武汉来探望朋友。此前媒体已经零星有了关于武汉新冠肺炎的报道,而病例数据在20日急速增加了2倍,危重患者已经有44人。不过,张奇对此极不敏感。他抵达武汉当天下午,一点看不出紧张气氛,至少有半数人没戴口罩。他打算在武汉多玩几天,订了一周的宾馆。当天晚上,他在宾馆电视上看到报道:习近平对武汉新冠肺炎作出指示,遏制蔓延;紧接着,钟南山接受采访,说新冠肺炎已经出现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到武汉两天,朋友没见上,哪儿都没去,就在宾馆看电视和刷手机。”看到“封城令”,张奇5分钟之内收拾好行李,急匆匆赶往汉口火车站。这座有121年历史的火车站,将于23日上午10点关闭。“我就是一个游客,我可不想困在这座危城里。”他在售票厅对财新记者说。

2020年2月2日星期日

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


《财经》采访的10余位病患家庭,多数全家感染。他们还搀扶着病危的老人、孕妇辗转在各家医院,他们的家人们处于生死一线。



《财经》记者 房宫一柳 黎诗韵 刘以秦 信娜 实习生马可欣 | 文

吴飞:武汉新冠病毒性肺炎扩散简史


随着全球范围的新型冠状病毒确诊染病总人数已经超过2003年非典(SARS)爆发期间确诊病人的总人数,世界卫生组织(WHO)周四宣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许多专家认为世卫组织早就应该做出这个宣布。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文首照片为谭德塞1月28日在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握手)在日内瓦举行新闻发布会时表示,做出这一宣布的主要原因,不是对中国的不信任,而是担心疫情在卫生条件不佳的国家扩散。


各国也在商讨实施了各种方案,从禁航到限入不一而足。有能力的国家,如美国、日本,组织专机大巴撤侨;没能力的国家,如朝鲜、蒙古,则早早关上大门。

有人认为,随着中国国力增强、逐渐跻身全球供应链价值链的核心区,新冠病毒也成为全球化时代第一次从世界体系中心向边缘国家和地区发散开来的全球性疫情,其地缘政治影响力有可能远远超乎预期。


首例病患出现时间要前移至12月1日甚至更早之前。据黄朝林教授等在《柳叶刀》发表的文章称,新冠肺炎最早的病例发生日期是12月1日,而不是后来说的12月8日。这第一病例没有海鲜市场接触史。此后,病患不断出现,包含市场内的干果摊主和水产老板。

2019年12月8日,在武汉市中心医院,一名男子被确诊为不明肺炎,已知病毒排查均为阴性。患者是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一名水果摊贩。至10日,在最初4个病例中,有3个人没有海鲜市场接触史,说明有着很强的“人传人”性质。

2019年12月26日,有研究人员发现有一个样本报出了敏感病原体——SARS冠状病毒

2019年12月27日,一早数据出来后,赶紧进行了组装分析,终于组装出了接近完整的基因组序列。数据同时也共享给了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做其他深入分析。这次的序列数由之前的500多条升到了47万多条!

2019年12月31日,华南市场人流如常,甚少有人戴口罩。当夜,武汉官方还举办了一系列华丽的灯光秀,20万市民涌向长江江滩观看。

截止至2019年12月底,湖北省武汉市医疗机构持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发现27例病毒性肺炎病例,均诊断为病毒性肺炎/肺部感染。

2019年12月30日晚上8点43,谢琳卡在她的肿瘤中心微信群内发出警示:“各位老师好,我传染病院的师妹发在我们同门群里的消息:近期不要到华南海鲜市场去,那里现在发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今天我们医院已收治了多例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病人。大家注意戴口罩和通风。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说明了“没有明显人传人现象。” 而随后在1月3日的通报中,这一表述被更改为“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1月5日,武汉市卫健委又将“明显”改为“明确”,将其表达为“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并在此后的数篇《关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情况通报》中统一使用了这一表达方式。

2020年1月1日,华南市场休市。8人因网上散布“武汉病毒性肺炎”信息被武汉市公安机关处理。谢琳卡医生发出的警示,被武汉警方认定为“造谣”,并给谢琳卡医生打来电话“沟通”。另一名医生依据他所在医院其它科室的情况,于12月30日在微信大学同学群里发帖说“确诊了7例SARS”,但很快在31日就被院方谈话并受到警方“训诫”。后来1月7日他所在科室也收治了疑似新冠肺炎病人,很快家属受到了传染,他自己也受到了传染。这是在大约1月10日。不仅如此,武汉警方还公开宣称“依法进行了处理”,央视很快进行了报道。

【习近平:领导干部要经常上网看看】习近平19日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指出,网民来自老百姓,老百姓上了网,民意也就上了网。群众在哪儿,我们的领导干部就要到哪儿去。各级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要学会通过网络走群众路线,经常上网看看,了解群众所思所愿。
【习近平:对广大网民,要多一些包容和耐心】习近平指出,对广大网民,要多一些包容和耐心,对建设性意见要及时吸纳,对困难要及时帮助,对不了解情况的要及时宣介,对模糊认识要及时廓清,对怨气怨言要及时化解,对错误看法要及时引导和纠正。
【习近平: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要欢迎】习近平指出,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习近平:网络空间乌烟瘴气,不符合人民利益】习近平强调,网络空间天朗气清、生态良好,符合人民利益。网络空间乌烟瘴气、生态恶化,不符合人民利益。我们要本着对社会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依法加强网络空间治理,加强网络内容建设,做强网上正面宣传。

2020年1月3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消息,自去年12月以来,开展呼吸道疾病及相关疾病监测,发现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临床表现主要为发热,少数病例呼吸困难,胸片呈双肺浸润性病灶。卫健委在此处只公布了患病人数上升,却又说在同一时间区间内没有新的发病患者,通报病例数前后矛盾,且没有对自相矛盾的数据进行解释。

(武汉市卫健委通告截图)
2020年1月5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截至5日8时全市共报告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59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此后,非常诡异的是,2020年1月6日至10日,以及12日至16日,武汉市医疗主管机构武汉市卫健委的网站出现了2段特殊空档期。而期间,海外病例在增加,武汉发热门诊显著增多。在武汉协和医院,1名患者感染了1名医生和13名护士。


2020年1月9日,楚天都市报头版上,新型冠状病毒上了头条。

但如果看2020年1月10日的湖北日报,似乎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2020年1月11日已有7名武汉医生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新冠肺炎“人传人”已月余 中疾控回应论文争议”,《财新网》,2020年1月30日》)。

2020年1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命名武汉肺炎病毒为“新型冠状肺炎病毒”

2020年1月17日,武汉拟派发20万张惠民券,可免费游览黄鹤楼等景区。

2020年1月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举办万家宴,4万余家庭开心参加,共13986道菜品。据媒体报道,江岸区百步亭社区举行第十届“万家宴”,近万户居民端出万余道美味佳肴,供3万多位居民和10位外国友人分享,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授予“参与家庭最多的团年饭”证书。武汉市长周先旺在解释“为什么1月19日还要举办万家宴”时说,“是基于之前我们对这一次疫情传播是对人与人之间有限性传播的这个判断”。这说明这时他自己对新冠肺炎的传染特性仍然毫无了解。


从1月18日开始,确诊病例数字披露出现一个高峰,确诊病例直接从两位数跳到了三位数,同时,国家疾控中心把权利下放到湖北省疾控中心,样本省内就能检测。检测能力在每日300例左右。但武汉之外的确诊,仍需上报国家。

2020年1月19日,钟南山院士率“国家高级别专家组”奔赴武汉。

2020年1月20日,钟南山:根据目前的资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肯定的人传人,在广东有2个病例,没去过武汉,但家人去了武汉后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现在可以说,肯定的,有人传人现象。


2020年1月21日,官方通报累计新增136例病例。国家卫生管理部门接着把新病毒列入国家传染病病毒名录,各级政府启动一级响应。政府通知三个厂家的试剂盒允许使用。

非典时期北京市市长还因此引咎辞职。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大爆发,大家也认为是武汉市政府没有及时披露相关信息。


2020年1月21日,湖北省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在洪山礼堂圆满举办,省委书记、省长等湖北省主官按计划与全省各界代表一同到场观看了演出。

直到2020年1月22日,1月22日,试剂盒放开使用限制,医院可以自行采购,但检测需要特定设备,并非每家都可开展。同时,也是在22号,湖北部分定点医院第一次拿到试剂盒。在湖北省政府的官网上看到了“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这样一个专题。而武汉市政府网站至今没有,当然,这似乎不能说明太多。

2020年1月23日,省长王XD终于在关于疫情的场合露面了:在接受央视专访时,他表示武汉物资储备和市场供应充足。当天,武汉封城。而再次匪夷所思的是,封城令竟然是凌晨2点下达也正是在当天,30万武汉人从各种途径离开。之后,疫情不断在全国扩散。

应该说,1月23日以来,武汉采取了强有力的控制措施,减少了病例向周边城市和国外的输出强度,加之国内其他地方和海外采取的检疫控制措施,有可能降低传染率,但在国内其他地方和世界各地发现的病例数量越来越多,也远远快于SARS的表现,表明这一流行病的规模还在继续扩大。


1月24日,有检测资质的机构拓展到9家医院和武汉市疾控中心,检测能力和效率大幅提高。与此同时,确诊病例开始指数级爆发——从1287飙升到7830例(截止1月30日晚)。

2020年1月26日,“湖北省新型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召开,省长王XD先是迟到,后在说到全省口罩生产时,又几次改口,一是对数字概念不清,二是对生产情况不明;而市长周XW则坦言武汉物资缺乏,并首次表态“只要有利于疫情控制,我们(市委书记马GQ与市长周XW)愿意革职以谢天下”。

连口罩产量也不清楚的湖北省长

说“始料未及”,愿意革职以谢天下的武汉市长


2020年1月24日黄朝林教授等在《柳叶刀》发表的文章,分析了共41个病例(截止1月2日)中有34%的人没有海鲜市场接触史。这又增加了“人传人”的证据。


2020年1月27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采访。当记者问及“前期信息披露是否不及时”时,周对此的回答是“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信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这段话的背后实际隐藏着这样一种逻辑:疫情信息披露必须要获得授权,唯有授权才属“依法披露”,相应地,信息未经授权就不得披露。不过,有法学专家认为,周市长所言的武汉市无权决定是否公布传染病疫情确有法律依据,但其对疫情公布程序所做的“无授权不披露”的理解,却是对《传染病防治法》的重大误解。地方政府需获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授权才公布的情形,仅局限于地方疫情暴发、流行至全国时。试想,如果疫情公布机制如我们一些官员所理解的那样,无论其影响范围大小,都必须经过层层上报和授权,又如何能够满足信息公布必须“及时、准确”的基本要求,又如何能够避免疫情因繁冗的上报和授权程序而造成的大范围扩散和防治延误当疫情在地方发生时,省级地方人民政府应及时公布,此时并不需要上报和授权。但从武汉收治首例病人到武汉市卫健委于2019年12月30日首次向公布公布疫情,一直未见有湖北省政府的信息披露和预警举措;而在疫情暴发、流行已经蔓延至全国后,疫情信息公布主体则从武汉市卫健委直接跃至国务院卫健委,中间仍旧未见湖北省政府卫健委的作用。

2020年1月31日晚《新闻1+1》栏目中,白岩松连线武汉市市委书记马国强,针对网友特别关注的问题进行答疑。马国强说:我现在是一种内疚、愧疚、自责的心态,如果早采取严厉的管控措施,结果会比现在好,对全国各地的影响要小,也会让党中央、国务院少操心。第二个心态是紧张。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重大的挑战,这场挑战是一场看不见敌人的战役。我们一方面要做防控,一方面要做救治,同时还要保障我们市民的正常生活,保证城市的正常运转。这样的心态由于我们工作没有做好,没有做得当机立断,导致这个疫情输出到了国外、输出到了国内,所以我说这是一个心情。第三是坚定信心。


先是瞒报,甚至打压专业人业的警告,后又不作为,接着还犹豫,最后甚至甩锅……面临如此大事,竟是昏招迭出!

不能理解的是,在武汉政府惩戒八名说出真相的人已遭到了大多数民众的愤慨和批判,我们仍然看到不少地方政府继续以“造谣”为罪名抓捕或威胁民众。如在温州,宁波,金华,重庆,秦皇岛,廊坊,衡水,邢台,承德和天津等地,都出现了对所谓“造谣”者的行政拘留。盛洪新近在一篇文章《让信息跑过病毒》中指出,尽管其中一些所谓“谣言”确有不实之词,但这不足以对“造谣者”采取行政强制措施。因为对付谣言首先有很多非政府的、非强制的方法,如阅读者本身对消息来源可靠性的判断,再者可以用真相反驳谣言,如政府通过及时发表消息消弭谣言的影响等。况且大多数所谓“谣言”其实是真相。反过来,“把有说成无”或“把多说成少”也是谣言,甚至比“把无说成有”更可怕。如果真是为了社会利益,则应对两种谣言一视同仁。而各地警方的迅速出手,说明许多地方政府还没有改掉压制网络言论的恶习,这阻碍我们获得有关疫情的准确信息。

可还记得,2002-2003年非典,那年,年轻的北京市长孟学农刚刚上台没几天,因为扛不住突如其来的灾情,采取了某些“隐瞒”的做法。后来,年轻的市长不得不草草下台,从海南调来的新市长走马上阵。那一年,因工作不力,卫生部、北京市主官被当即换下,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兼任过卫生部部长。

今天的新型冠状肺炎病毒,严重程度是否超过当年的非典。这当然是天灾,但也是处置不力导致蔓延的结果。

网上流行一评论是“将帅无能,累死三军



参考文献:

1.如果为官不易,我愿你真辞职,不愿你忽悠天下

https://mp.weixin.qq.com/s/6xWWGghjFFoSjNM-Oo2zNg

2.专访武汉肺炎“造谣”者谢琳卡:我是一线医生 预警乃医者本分,经济观察报2020年2月1日。
3.习近平:对广大网民,要多一些包容和耐心http://www.chinanews.com/gn/2016/04-19/7840186.shtml

—————————————————————————————————




附录:胜!习近平给出“最强攻略”
来源:网信中国 
(来源:新华网)






Scan with WeChat to
follow the Official Account

2020年2月1日星期六

纪思道:疫情蔓延,世界为中国的独裁统治付出代价


中国的领导人有时看起来像是三米多高的巨人,主持着一个庞大的政治和经济体,他们的国家能以每周创办一所大学的速度扩大高等教育,在最近三年里用掉的水泥比美国整个20世纪用量还多。

特朗普总统一直称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了不起的领导人”,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说习近平“不是独裁者”。但我们现在看到了习近平的威权主义模式给中国、乃至世界带来的危险。

2020年1月31日星期五

被疫情封门之后


在江苏涟水,一家居民家门被用金属管封住的视频引起关注。视频中一住户门口贴有“此户系武汉返乡人员,请勿接触”的告示,几名男子正在用金属管封住住户家门。户主表示,家中并无人员感染,只是家中三人在春节前由武汉返乡。昨天,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涟水县委宣传部,对方表示他们不清楚具体为什么采取这种手段,但承认确实有些过激,已经联系当地拆除。

我们与被封门的当事人取得了联系,她和我们都理解,在紧张的全国性防疫工作中,这只是一件小事,但这也提醒我们,病毒感染的是人的肌体,但恐慌和狭隘却会腐蚀文明,不要让恐慌主宰了人情常理。

以下是被封门户主的口述: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