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捐赠本站

2020年5月28日星期四

中国人滞留境外无法回国,完全是因为民航“五个一”政策,不是因为美国!

 麦田读书生活 麦田读书生活 Today
为避免无谓争论,这篇文章只谈如下事实:

1、国人滞留境外无法回国,不是因为美国!因为除了美国,在俄罗斯、在欧洲、在非洲,在亚洲,在南美洲。。。在世界各地都有大量留学人员、务工人员、探亲旅游人员滞留境外无法回国。这显然不是美国造成的。美国这么可能影响全球的华人都无法回国?!这是一个最基本的事实。


2、在疫情之前,中国民航每周的国际客运航班是9000班次左右;目前执行民航的“五个一”政策,每周的国际客运航班只有134班次,为疫情前的1.5%。而中国政府接侨民的临时航班包机,几个月来只有屈指可数几班,累计包机回国人员也就万余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商业航班只有原运载能力1.5%的情况下,政府又没有安排大量临时包机。这样,民航“五个一”政策造成国际航班运力严重不足,不到疫情前的2%!而这才是全球范围内,大量中国人滞留境外无法回国的唯一、真正原因

2020年5月27日星期三

沮丧和挣扎,纽约人考虑放弃他们热爱的城市


华盛顿邮报 发自纽约 洗衣服让玛丽·谢尔(Mary Shell)崩溃了。或者更确切地说,她在布鲁克林的公寓里没有洗衣机和烘干机。37岁的谢尔是真人秀电视节目的现场制作人,在新型冠状病毒流行之前,她几乎连自己一半的房租都付不起,因为工作已经放缓了几个月。现在她的室友也失业了,不得不搬回去和父母住,日子更加艰难了。

谢尔经济拮据,她开始询问各种夜场演出机会,结果发现所有的酒吧和俱乐部都因新冠疫情而关门了。(“所以这是另一项在疫情中无法进行的工作。”) 不过,如果最近的自助洗衣店不在四个街区之外,她的处境还是可以忍受的。

“我只是想在不用拖着它在四层楼上上下下攀爬的情况下洗衣服,也不用花40或50美元请人帮我洗,”谢尔表示,这与纽约市公寓居民的抱怨相呼应——《宋飞传》(Seinfeld)、《老友记》(Friends)、《单身生活》(Living Single)和《大城小妞》(Broad City)等影片都有关于共享洗衣设施的委屈。但是,在疫情之下,谢尔表示,这种压力已经“令人精疲力竭”。她说,她最近去自助洗衣店时,发现有人处理掉了她刚洗过的所有衣服。

“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空间和基本的生活设施,”她说。她哀叹道,在纽约,很多房东都把洗衣机当成“奢侈品”。“对我们说,‘我们要为这个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就在美国家庭使用的标准电器每月多收你1000美元’ ,这简直是对我们的侮辱。”

这足以让她考虑永远离开。


欢迎来到重大的重新评估。

“你不知道那种恐惧的感觉”——武汉的幸存者看不到疫情的结局

 
  
94岁的吴奶奶拿着她丈夫徐爷爷的照片,徐爷爷在武汉冠状病毒爆发期间去世。(Liu Bowen / For The Times)  

洛杉矶时报 发自中国武汉 这名钢铁工人数了数尸体,他们三三两两地被抬出医院,装进殡仪车,然后开车离开。每一个装尸袋,都意味着另一张空床,和他父亲生存的机会。  

这位名叫杨的钢铁工人,在医院外面的车里睡了两天。他的父亲裹在毯子里,在急诊室的长椅上瑟瑟发抖,呼吸着氧气罐里的氧气。他的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但是老人没有床位。  

一月初,当杨开始看到比平时更多的葬礼挽帐,听到关于武汉新病毒的传言时,杨曾警告他的父亲不要外出。但是他的父亲不听。当时,他们周围的人似乎都不担心,只有他那顽固的儿子(指杨),从境外的互联网上读了太多阴险的信息。  

“我老了。我迟早会死的,”杨的父亲开玩笑说,他趁杨上班的时候溜出去散步。  

一个月后,他去世了。  

即使在武汉重新开放一个月后的今天,那些日子仍然在杨的脑海中重现。在这个冠状病毒发源的城市,政府的胜利叙事充满了由中共领导的“人民战争”口号,印在红色横幅上,闪烁着在长江的天际线上。  

经过几个月的封锁,这个工业中心通常的污染已经烟消云散,开阔的天空露出了高耸的桥梁,湖面上漂浮着粉红色的睡莲。人们排队购买一桶桶的小龙虾,吃着爽脆的香辣藕片,在早餐摊位徘徊,品尝拌着芝麻酱的热干面和三鲜豆皮饭卷。  

钓鱼客和家庭回到河边,放风筝,自拍,周日躺在吊床上消磨时光。  

然而焦虑依然存在。一些人担心会出现第二波冠状病毒感染——最近媒体报道了新的感染病例,引发了全市范围的检测。其他人则担心经济损失:失去工作,迫在眉睫的债务和持续封锁的成本,因为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受到这场灾难的影响,这场灾难已经感染了500多万人,导致34万多人死亡。  

对于武汉的许多人来说,最初被欺瞒、封锁和遗弃的愤怒,已经被其他国家不顾早期警告而未能遏制病毒的担忧所取代。人们还有一种愤怒的感觉,认为全世界将冠状病毒归咎于他们,而他们只是第一批感染冠状病毒的人。  

外交杂志:大流行病预言的纪事,从应对新冠疫情的失败中汲取教训



“为下一次大流行病做准备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我们现在必须果断有目的地采取行动。总有一天,在下一次大流行病来了又走了之后,一个类似于9/11委员会的委员会将负责决定政府、企业和公共卫生领导人在得到明确警告之后,如何为应对这场灾难做好准备。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 ”

这是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Michael Osterholm)在2005年发表的一篇题为《为下一次大流行病做准备》(Preparing for the Next Pandemic)的文章的最后一段。下一次大流行病现在已经到来,尽管2019年底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还远未消失,但对全世界的集体准备工作做出裁决并不为时过早。裁决结论是非常糟糕的。

有两个层次的准备,长期和短期,政府,企业和公共卫生领导人在这两个方面都失败了。第一级的失败类似于气象学家警告说,5级飓风有一天将直接袭击新奥尔良,而不采取任何措施来加强征税、建造水利系统或制定全面的应急计划。第二次的失败就好比知道一个巨大的低气压系统正在跨越大西洋向墨西哥湾移动,却没有立即发布疏散令或充分准备好应急避难所。2005年8月29日,飓风卡特里娜袭击新奥尔良时,两方面的准备都不充分,结果该地区遭受了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最近几十年来,在为终将到来的大流行病做准备方面,以及在最近几个月里在为这一特定大流行病的蔓延做准备方面的类似失败,在国家和全球范围内造成了更大的损失。

各国政府和机构长期未能为传染病的爆发做好准备,这不能归咎于缺乏预警或缺乏具体的政策选择。资源也不应成为制约因素。毕竟,在过去的二十年里,美国单单在国土安全和反恐上就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来对抗人类的敌人,却忽视了微生物敌人构成的明显更大的威胁; 恐怖分子没有能力让美国人的生活方式戛然而止,而新型冠状病毒在几周内就轻松完成了这项任务。然后,除了多年前就应该开始的准备工作外,还有几个月前就应该开始的准备工作,当有可能致人死亡的不明传染病的报告从中国传出,这些准备工作就应该开始。

科学杂志:大约10%的新冠病例导致了80%的传播


 

据 《科学》杂志 报道 3月10日,当61人在华盛顿弗农山(Mount Vernon)的一个教堂集合参加唱诗班练习时,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合唱团唱着歌,吃着饼干和橘子,然后继续唱歌,度过了两个半小时。但是其中一个已经感冒3天了,检测结果证明是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5月12日的报告,在接下来的几周里,53名合唱团成员生病,3人住院,2人死亡。 

新冠疫情期间发生了许多类似的“超级传播事件”。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LSHTM)的格温南·奈特(Gwenan Knight)和他的同事建立的数据库列出了新加坡外来务工人员宿舍爆发的近800例感染病例; 日本大阪现场音乐表演场所发生的80例感染病例; 以及韩国尊巴舞课程导致的65例感染病例。在船上、疗养院、肉类加工厂、滑雪胜地、教堂、餐馆、医院和监狱也发生了集群感染现象。有时一个人可以感染几十个人,而其他集群感染则在多个地点跨越几代的传播。 

其他传染病也以集群感染的形式传播,全世界报告的近500万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预计会出现一些大规模爆发的疫情。但是新冠病毒,就像它的两个兄弟,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 ,似乎特别容易攻击紧密联系的人群,而不伤害其他人。科学家们说,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发现,因为它表明,在可能发生超级传播的地方限制集会,将对传播产生重大影响,而且其他限制(例如,对户外活动的限制)可能会放松。 

2020年5月21日星期四

大西洋月刊:这是台湾获得全球承认的时刻吗?


 

据 大西洋月刊 报道 本周,一名白宫高级官员戴口罩的照片让台湾媒体欣喜若狂。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是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总统万金油式的女婿,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 Brien)和白宫新闻秘书凯莉·麦克尼尼(Kayleigh McEnany)也是其中之一。口罩本身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兴趣,感兴趣的是在其底部边缘上用小字刻着:台湾制造。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口罩到底是如何抵达宾夕法尼亚大道的(白宫)。据《华盛顿邮报》报道,3月中旬,国家安全委员会匆忙从台湾购买了这些物资,台湾每周通过联邦应急管理局向美国捐赠10万片口罩。 

抛开故事起源不谈,个人防护装备标志着台湾最近在地缘政治话语中崛起的一个细微而有意义的时刻。难以被任何不是刻意寻找它们或没有长焦镜头的人注意到的印在口罩上的三个字(Made in Taiwan)是一种政治声明,证明台湾最近的医疗外交攻势已经达到了美国政府的最高层。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Joseph Wu)在台北接受电话采访时告诉笔者:“对台湾人来说,我们非常高兴台湾捐赠的口罩得到了很好的利用。”。 

这种使用不仅是流行病学上的,也是外交上的:越来越多的国家呼吁改变台湾不同寻常的外交地位,这是中国对台湾宣示主权,以及坚持其他国家不与台北打交道的结果。随着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本月就是否恢复允许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会议展开辩论,北京的观点将很快受到挑战。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为台湾说话,吴钊燮说,“隧道尽头的曙光”。“面对中国的压力,他们没有退缩。” 

随着中国希望通过向受到这种冠状病毒严重影响的国家提供医疗和财政援助来增强自己的实力,这次疫情为台湾提供了一个机会,使其能够巩固自己的地位,成为北京的对立面:一个民主和可靠的国际伙伴,在控制了国内的病毒之后,可以帮助其他国家的政府,以像美国一样强大——尽管台北被排除在国际社会之外。它试图表明,孤立这个自治岛屿的举动会适得其反。事实上,这场新冠疫情正在成为台湾获得全球承认的时刻。 

2020年5月18日星期一

温云超:與香港朋友們話別



香港 明報 21-12-2012

編按:2010年,內地著名媒體人,同時也是知名的維權人士北風(溫雲超)以「輸入內地人才計劃」來港。近日,他卻突然被告知必須回老家廣東辦理港澳通行證。他擔心自己一旦回去,就會失去自由。近年,北風曾參與和報道多起公民事件,榮獲法國人權委員會2010年度人權獎。今年6月,他在香港執筆起草《關於要求嚴肅調查李旺陽死亡真相的緊急呼籲》。出於種種考慮,北風決定離開香港,遠渡重洋到美國擔任一年的訪問學者。離開前,他回顧了自己在港的這兩年多時光……

外交政策:大脱钩




外交政策 美国驻一个亚洲经济强国的大使曾直率地向华盛顿表示:不要切断与他们的联系。给他们一些“经济空间”,否则他们将被迫用自己的武力开创经济帝国。但是,华盛顿受到了经济民族主义者的控制,他们正在与历史性的经济衰退作斗争。因此,白宫对1935年约瑟夫·格鲁(Joseph Grew)大使从东京发出的建议充耳不闻。

几年之内,美国加大了对日本的经济压力,最终实施了贸易和石油禁运。格鲁写信六年后,两国开始了全面战争。

今天,美国政策制定者正忙于与另一个亚洲重量级国家作经济和地缘政治的对抗。而且,与上世纪30年代一样,经济脱钩论调尘嚣甚上。 

2020年5月16日星期六

​外交政策:全球大萧条会引发另一场世界大战吗?


  

《外交政策》评论 从许多方面来看,2020年将是人类几十年来面临的最糟糕的一年。我们正处在一场新冠疫情之中,这场疫情已经夺去了28万多人的生命,使数百万人患病,而且在它结束之前肯定还会使数百万人遭受更多的痛苦。世界经济正在自由落体,失业率急剧上升,贸易和产出直线下降,而且看不到结局的希望。蝗灾在非洲再次出现,上周我们了解到杀人的黄蜂正威胁着美国的蜜蜂种群。美国人有一个目空一切的总统,他推出可能致命的秘方,却忽视自己的科学顾问的建议。即使所有这些东西明天就会神奇地消失(然而不会消失),我们仍然面临着气候变化带来的迫在眉睫的长期危险。  

考虑到这一切,还有什么能让事情变得更糟呢? 这里有一种可能:战争。因此,我们有必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新冠疫情和重大经济衰退的结合是否正在使战争或多或少地成为可能。关于这个问题,历史和理论告诉了我们什么?  

外交杂志:瑞典的冠状病毒战略将很快成为世界的战略


     
    
外交杂志  报道 今年1月,中国在武汉(应是湖北,译者注)对5000万人进行了隔离。自那以后,许多自由民主国家采取了自己的威权主义的方式来对抗新型冠状病毒。到3月中旬,几乎所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都实施了某些措施,包括关闭学校、大学、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限制公共活动;限制国内和国际旅行。然而,有一个西方国家是个例外。     
    
瑞典没有宣布戒严或进入紧急状态,而是要求其公民在自愿的基础上实行社会疏远。瑞典当局实施了一些旨在平滑感染曲线的限制: 不允许超过50人的公共集会,不提供酒吧服务,在高中和大学进行远程学习,等等。但他们避开了严厉的管制、罚款和监管。瑞典人已经改变了他们的行为,但是没有其他西方民主国家的公民改变得那么深刻。许多餐馆仍在营业,尽管它们被限制顾客容量;年幼的孩子们还在上学。与邻国挪威(以及一些亚洲国家)相比,瑞典没有引入定位追踪技术或应用程序,从而避免了对隐私和个人自主权的威胁。     
    
瑞典当局还没有正式宣布达到群体免疫的目标,大多数科学家认为,当超过60%的人口感染了这种病毒时,就可以实现这一目标。但是,增强群体免疫力无疑是瑞典政府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或者至少是让学校、餐馆和大多数企业继续营业的可能后果。瑞典公共卫生署首席流行病学家安德斯·特格内尔(Anders Tegnell)预计,斯德哥尔摩市最早可能在本月达到群体免疫。根据最新的行为假设(社会距离规范正在改变瑞典人的行为方式),斯德哥尔摩大学的数学家汤姆·布里顿(Tom Britton)计算出,首都总人口40%的免疫力足以阻止病毒在那里的传播,这可能会在6月中旬发生。

一种病毒两个系统 新冠疫情会是中国的斯普特尼时刻吗?


 

据 外交杂志 报道 1957年10月,苏联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斯普特尼克(Sputnik),华盛顿终于明白,苏联不仅是一个强大的意识形态对手,也是一个技术和军事对手。人造卫星使苏联在一个关键的技术领域暂时领先于美国,这对其通讯和发动战争的能力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斯普特尼克不仅改变了美国看待苏联的方式,也改变了它理解自己优先考虑的事情的方式。作为对苏联成就的回应,美国投资了太空技术,并试图更好地理解(和破坏)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大学扩大了他们的俄语课程。最终,大约30年后,一个现代化的美国版本的人造地球卫星计划,星球大战计划,被认为促成了苏联的解体和共产主义的终结,一种相反的斯普特尼时刻。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流行可能是中国不太可能出现的斯普特尼时刻。通过迅速有效地应对疫情,揭示了世界对医疗器材生产的依赖,以及全球经济复苏的明确必要性。在美国两党精英和世界公众的眼。中国已经羽毛丰满。这次危机过后,美国和世界对中国的看法将不再像以前那样。 

2020年5月11日星期一

第一位进入武汉的外国官员说,“他们想带我们观光,我呆在酒店里”


   
  
《每日电讯报》原编者按:台湾传染病预防和治疗网络地区指挥官庄银清教授被认为是危机爆发时第一个进入武汉的外国官员(the first foreign official,原文直译,译者注)。他在接受《每日电讯报》(The Telegraph)专访时谈到了他在那里的所见所闻,首次披露了武汉地方官员与中国政府之间关于病毒性质的紧张关系。答案因篇幅所限经过编辑。   

华盛顿邮报评论:为什么川普无法理解美国人的感受


 

“我认为他们现在开始感觉良好。这个国家要再次开放了。我认为,我们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这是川普总统在周一接受《纽约邮报》采访时说的话。尽管他在第二点上可能有部分错误,在第三点上则可能大错特错,但我认为,如果你把“好”定义为“准备好停止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担忧,恢复正常活动” ,他确实相信美国人感觉良好。 

但是他也错了。对于美国人现在的想法和感受,川普有一个根本性的误解,这个误解不仅指导了他在这场危机中的决策,还导致数以千计的美国人丧生。 

张雪忠致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全体代表的一封信

尽早启动国民制宪程序,努力实现政治和平转型
——致即将出席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全体代表

尊敬的各位代表:

你们好,

我叫张雪忠,是一位居住在上海的普通中国公民。当你们于2020年5月22日出席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时,此次新冠疫情可能还不会结束,我希望你们能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并祝愿你们平安健康,就像我祝福所有在疫情期间需要外出工作或学习的人一样。

虽然我不认识你们,但知道你们中的很多人,都在各自的工作中取得了杰出的成绩,所以我非常敬佩你们。不过,对你们个人业绩的敬佩,并不等于我承认你们作为中国人民之代表的正当性。基于以下两点主要的理由,我不认为你们是中国人民的正当代表,也不认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一个正当的代议机构:

2020年5月8日星期五

武汉实验室是如何卷入全球新冠病毒甩锅游戏的


 

据 金融时报 报道 一位被称为中国“蝙蝠女”的蝙蝠病毒专家及其在武汉的实验室,已成为美中两国围绕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源头展开的一场激烈甩锅游戏的中心。 

美国总统川普坚称,他已经看到证据证明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的病毒研究所泄露出来的,该研究所位于一月份的疫情开始爆发的城市。 

但他的说法与美国科学和情报界以及一些领导美国抗击冠状病毒斗争的卫生专家所传递的信息相冲突。 

2020年5月6日星期三

路透社:川普政府欲从中国抢夺全球供应链

 


据 路透社 发自华盛顿的报道 据熟悉美国计划的官员透露,川普政府正在考虑新的关税,以惩罚北京对新冠疫情的处理方式,同时正在“加速”一项从中国移除全球工业供应链的举措。

福奇: 没有科学证据证明这种冠状病毒是在中国实验室制造出来的


     
    
据 国家地理杂志 报道 Anthony Fauci(安东尼·福奇)已经成为美国抗击新冠疫情的“科学面孔”,他说最好的证据表明新冠疫情背后的病毒不是在中国的实验室制造的。     
    
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在周一(5月4日)与《国家地理》的一次采访中,驳斥了政客和专家之间一直在进行的激烈讨论,称之为“循环论证”。     
    
“如果你观察蝙蝠体内病毒的进化过程,以及现在的情况,科学证据非常非常强烈地倾向于认为这种病毒不可能是人为或故意传播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关逐步进化的一切证据都强烈地表明,这种病毒在自然界中进化,然后跳跃到其他物种之上,”福奇说。 基于科学证据,他也没有接受另一种理论,即有人在野外发现了这种冠状病毒,把它带到了实验室,然后它意外地泄露了。     
    
最担心的是,如果美国不能在夏季之前降低感染率,那么今年秋季和冬季的第二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将是对美国新的考验。     
    
他说:“如果我们在秋冬季节没有足够的测试,那我们就太可惜了。”他建议,美国不仅需要确保在第二波浪潮来袭之前有足够的测试,还需要建立一个系统,将这些测试提供给最需要的人。     
    
“我不认为这种病毒会消失,”他说。“它将会继续存在,如果有机会,它将复苏。” 因此,福奇说,美国今年夏天还应该把重点放在适当加强国家的医疗保健体系上,确保有足够的医院床位、呼吸机和医护人员的个人防护设备。     

关键一招搞定大流行病、全球变暖和环境退化三大危机

 
 
 
编者按:劳伦·奥克斯(Lauren E. Oakes)是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保育学家,斯坦福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系兼职教授,《寻找金丝雀树》(In Search of the Canary Tree)一书的作者。莎拉·奥尔森(Sarah H.Olson)是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健康项目的流行病学副主任。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是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科学与研究计划的主任,也是昆士兰大学保护科学副教授。 
 
地球及其居民面临着三大全球性危机:大流行病危机、气候危机和生物多样性危机。从公共健康的后果、影响的速度和规模,以及保持地球宜居所需的变革性行动来看,每一个危机本身已经让人感到不堪重负。 
 
这些巨大的全球挑战的核心是一个共同点:人类与自然世界之间的破坏性关系。人类活动推动了这些无形的敌人,我们对未来的希望来自于关爱自然的解决方案。 

2020年5月5日星期二

纽约时报:新冠疫情幸存者需要答案,中国正让他们闭嘴


 

纽约时报 报道 给这位中国活动人士的短信源源不断地从普通的武汉市民那里传来,提出了同样非同寻常的请求: 帮助我起诉中国政府。其中一人说,他的母亲在被多家医院拒之门外后死于新冠。另一位说她的岳父在隔离期间去世了。 

但是,经过数周的反复筹划之后,曾联系过活动人士杨占青的七名居民在4月底突然改变了主意,或者停止了回应。杨先生说,其中至少有两人受到警方的威胁。 

中国当局正在采取行动,因为悲痛的亲属和活动人士向执政的共产党施压,要求他们说明武汉出了什么问题。 

律师们被警告不要对政府提起诉讼。警方已经讯问了那些在网上与其他人有联系的死者家属。那些试图通过保留新冠疫情的报道来挫败该国审查制度的志愿者失踪了。 

2020年5月4日星期一

CNN:女性领导人新冠疫情控制得那么好,为何没有更多?




原编者按:这是洪理达(Leta Hong Fincher)撰写的社论, 她是《背叛老大哥:女权觉醒在中国》(Betraying Big Brother: The Feminist Awakening in China)和《剩女时代》(Leftover Women: The Resurgence of Gender Inequality in China.)的作者,这篇评论中的观点是作者自己的观点。  

在台湾,早期干预措施成功地控制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以至于它现在正在出口数百万个口罩来帮助欧盟和其他国家。  

德国实施了欧洲最大规模的新冠病毒检测项目,每周进行35万次检测,能及早发现病毒,有效隔离和治疗患者。  

在新西兰,总理提前采取行动,关闭旅游业,并对全国实行为期一个月的封锁,将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数限制在九人。  

这三个地方在处理冠状病毒疫情的过程中,都获得了赞誉。它们分散在全球各地:一个在欧洲中心,一个在亚洲,另一个在南太平洋。  

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由女性领导的。  

鉴于妇女在世界领导人中的比例不到7%,这些政府和其他妇女领导的政府在应对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病方面所取得的成功更值得注意。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