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星期四

一位709当事人的羁押记忆

1、单独羁押

在天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房间都是新启用的,留有装修后的奇怪气味。房间用不透明遮光窗帘挡住窗外,室内日光灯始终明如白昼,感受不到外界是晴朗还是阴雨,也分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夜,无法获知时间与日期,久而久之,也不知道被关了多少日。

2017年5月7日星期日

谢阳妻子陈桂秋首次披露酷刑消息来源,并逐项反驳中央电视台谎言

2017年3月2日,CCTV-4中文国际在11分49秒的节目中,对有关湖南人权律师谢阳遭受酷刑的事做了报道。报道通过多方调查佐证,全面证明“谢阳没有遭到酷刑”,有关谢阳酷刑是由我和江天勇律师“合谋策划”出来的。报道内容包括自去年11月21日被秘密关押至今的江天勇律师出镜认罪,湖南省检察院对谢阳酷刑进行的所谓“独立调查”,记者进入看守所采访谢阳的所谓见闻等。

对于谢阳酷刑的真相,陈建刚律师作为辩护人,在去年十二月以及今年一月份持续几天的会见中做了详尽、专业而严谨的笔录,并在1月19日公诸于众。官方媒体3月初发起的大规模构陷也暗示陈建刚律师的笔录为虚构。对此,陈建刚律师已经做了详细而有力的反驳。

从3月初到现在,我已经沉默了两个多月。今天我决定打破沉默,首先披露我从去年8月开始,如何陆续获得谢阳遭受酷刑的消息。然后我将对中央电视台的报道进行逐项反驳,我想让全世界知道到底谁在撒谎编造,是谢阳、我、江天勇律师、陈建刚律师,还是贵为一国喉舌的国家宣传机器。

2017年5月3日星期三

野渡:不要叫我民运人士,你全家才是民运人士

4月28日,在白宫的一场访问里,川普对习大为称赞,表示“他是个好人,非常好的人,我非常了解他。”当记者问及川普是否会再次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时,他表示“那我会先和习讨论,不想为他制造麻烦了。”

2017年4月29日星期六

安邦,危险了

近期,一个刷遍微博和朋友圈的消息是:吴君(吴小晖)可能有麻烦了。
吴君,浙江人,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CEO。2017年1月10日,荣获“2016十大经济年度人物”,可谓风头甚劲。由此可见,在2016年12月刘士余放出“妖精论”时,说的是宝能和恒大,可没安邦什么事。在老百姓印象中,安邦的背景之深,实力之雄,是超乎想象的。

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莫之许:新极权体制下不存在改革的可能

周永康这只大老虎终于在“国际老虎日”被公开拿下,尽管剧情早已揭晓,仍引来无数议论:许多人认为,周永康与维稳体制刚性强化有莫大关系,期待随着周的倒台,而有所改变;也有人提出“破权贵,除恶政,立宪政”的三部曲,将打老虎与改革遐想联系到了一起。凡此种种,无不将周永康的倒台赋予了某种路线含义,而非仅仅是一场权力斗争。类似的思维其实相当普遍,两年前薄熙来倒台前后,也有人将重庆模式比作文革重来,也一度对薄的倒台寄予了改革的期待,讽刺的是,迎来的却可谓是“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赵楚语)。如此期待或思维的一再出现,其实是某种过往思维的残留或回响,同时也是对现有新极权体制认知不足的产物。

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从限购令到限卖令:全靠政府“营销”有术

最近中国各地政府相继推出房市限卖令,国内哀声一片,其中既有胡马《绝望信》中所述“手握500万,在北京却面临无房可买”的悲叹,又有厦门、北京等地炒房客被套的痛苦呻吟。国人沉浸在恐慌之中时,却忽视了一点,在一轮又一轮人为制造的房市供给短缺中,政府终于成功地中将一、二线城市严重过剩的大部分楼盘,成功地卖给了甘做“接盘侠”的老百姓。

从限购到限卖:制造短缺的心理战

胡马:绝望!手握500万,在北京我却已无家可归

三周前,我400万快速出手了五年前在朝阳区购得的一居室。打算置换海淀一套75平的学区房,大约900多万。

当时跟嘟嘟妈想法,买掉原来的房子400万,扣除未还贷款,还剩350万,加上手里近几年的积蓄150万, 手握500万,作为首付款在北京入手一套学区房,可选的余地应该很多!卖掉的那套房子网签时,特意跟买家沟通,预留半年给我们作为过渡期,所以看上的这套海淀学区房,不是很着急的在跟业主来回砍价。

在北京,类似这种“卖一买一”的改善需求太常见,以至于当我全家都沉浸在即使掏光全部家底但终于女儿嘟嘟有学可上,大人居住条件得到改善的憧憬上时。

但“北京3.17认房又认贷”限购政策突然出台,这只无形之手将我们微不足道的一家三口梦想狠狠拍在地上——我们全家很可能即将面临无家可归的局面!

2017年4月10日星期一

债务崩盘的山东,成了中国经济窘境的一面镜子

   一

  上个月去美国、欧洲路演了一圈,几乎所有外资基金都对中国低配。问原因,基本是同一个担忧:中国经济到底硬着陆了没有?

  我告诉他们,从GDP数据看,中国经济应该已经进入了“L”型中的那一横,算筑底了。

  但多数听众会不以为然,纽约的一个基金经理这样表述他的低配逻辑:没有哪个国家的经济在债务问题解决之前就能涅槃重生的,08年的美国是这样,09年的欧洲也是这样,因为负债恰恰代表着旧经济锁定的资产和资源存量,是新经济地基上的地雷。你们中国并不比我们幸运或者高贵。这次,轮到你们了。

2017年4月9日星期日

茉莉:何清涟怎样妖魔化默克尔?––– 其欺骗性逻辑种种

日前,张裕博士撰文《请不要以偏见和武断乱批瑞典—致何清涟女士和美国之音中文部》有理有据地指出何清涟有关瑞典文章中的九个错误,对此何清涟无法否认。笔者又好奇地找到何清涟写德国及欧洲问题的十几篇文章,发现同样是谬误百出。

2017年3月19日星期日

我说我们东北,失落的人、绝望的人太多了

每到了转折的时代,总会有这样一群失落者。这个时候,人们追求的东西会像雨水一样蒸发到空气里,然后用一种我们每一个普通人无法把握的概率落下来。时代和人群永远朝向新的宾客,发出新的颂扬。新的失落者在输光了一切以后就要走向被人遗忘的路程。

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

慕容雪村:花开时节醒来

大约2012年前后,我和共产党有个共同的认识,认为互联网已经成了中共最大的敌人,任其发展下去,终有一日将改变中国。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这个政府决定来一次新的冒险——把互联网更严密地管起来。在中国,“管理”总是跟暴力相关,在近四年的时间里,这个政府用暴力注销了许多账号,关闭了许多网站,逮捕了许多人,长城防火墙越建越高,成功地把中国与世界隔离,在墙的一边,是自由的信息和交流;在另一边,则是一座巨大的信息监狱,13亿人囚禁其中,他们中的大多数不知道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家门口正在发生什么。

共产党的恐惧和焦燥自有其道理。截止2016年1月,中国网民人数达到6.88亿,占总人口的50.3%,其中手机上网的人数就超过6.2亿。庞大的用户群加上海量的信息,对共产党的审查机器构成巨大挑战。迄今为止,中共还没有在网民中建立支部,也不可能删除所有的“有害”信息。在BBS上,在微博上,在微信上,数以千万计的用户时时刻刻在分享信息、发表观点。人们于此交流,于此辩论,于此相吵相骂,但就在这喧嚣声中,转变悄悄开始,人们开始用自己的脑袋思考,思考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以及自己的切身处境,新的词汇、新的观念日日涌现。我不能说这种状况已经改变了人们的精神状况,但中国人比前互联网时代确实清醒和聪明了许多,一场艰难而深刻的觉醒正在悄悄到来。

2017年3月17日星期五

王五四:让纯洁的革命友谊再升华一下

今天是周小平老师大婚的日子,跟红歌歌手王芳,纯洁的革命友谊得到了升华。为此,周小平老师在微信公号头条发了长文《婚讯|我对她说:‌‌“身许家国,心许你。‌‌”》,而他微信公号第二条发的是《平局|那个自称嫁给国家的女人,最终等来了国家一纸休书》,虽然是写被弹劾的韩国女总统朴槿惠的,但大喜的日子,周老师还是要注意下排版。

唐映红:对组织不交心 对新娘不交身 形婚不必高调如刑婚


2017年3月7日星期二

罗四鸰: 美国华人都是川粉吗?

此次美国大选中,华人普遍支持特朗普和共和党吗?这与遍布阴谋论与谣言的海外中文媒体和自媒体有关。

2017年3月5日星期日

王五四:爱国就爱国,能不能别一爱国就卖东西给我们

“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国家用这么少的耕地养活了那么多傻逼”、“你以为爱了国,祖国就看不出你是个傻逼吗?”,我年轻气盛时也总爱称一些人为傻逼,成熟后觉得这样太残忍太不人道,毕竟你告诉一个傻逼他是个傻逼,他不一定能理解得了。我在智商层面并不歧视他们,但在审美上无法接受他们,就拿爱国这事来讲,一件不苟言笑的事,他们愣是给演绎成了曲苑杂坛,相声、小品、砸技全都有,搞得每次中国人一爱国,全世界就等着看欢乐喜剧人。他们的爱国姿势太单一,这么多年来每次都是:滚出中国、抵制X货。爱国这事,我不强求你们用脑,但能不能用点心?有首歌叫《得到你的人却得不到你的心》,就是祖国唱给你们听的,“得到人就够了要心干嘛?”,因为得到心可以解锁更多爱国姿势。

2017年2月27日星期一

据说宝马中国自2016年11月起无法汇出在华利润……谁更焦虑?

今天下午(2 月 26 日),微博博主“断线的红风筝”发布微博称:

得到一个消息,BMW中国区公司去年卖车的销售利润从11月起就汇不出去,4个多月了。现在是靠汇丰先垫资给BMW的外国供应商,并且告知最多能撑6个月。类似情况已普遍出现在其他外企上,焦虑在蔓延。

博主“断线的红风筝”表示,该消息属实。

2017年2月23日星期四

唐映红:柏林墙倒塌了,还有什么墙不会被推倒

关于“柏林墙”为什么会倒塌,从政治学、社会学和经济学角度有许多的阐释,但从心理学角度,“柏林墙”的倒塌也自有其必然性。

中国汇率维稳的代价:人民币国际化搁置

路透社:进入2017年,人民币市场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局面:离岸人民币与境内人民币保持倒挂长达近两个月,且未有结束的迹象。伴随着离岸人民币资金池缩小、流动性收紧,离岸人民币市场也逐渐丧失了活力,人民币国际化已经极大让位于稳汇率。

2017年2月21日星期二

黎学文:邓小平转了什么折?

在官方的宣传话语中,邓小平被塑造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他被认为为中国完成了两大转折,一是文革后的改革开放,二是南巡后的市场经济,邓小平因此成为继毛之后被树立起来的又一个“神主牌”。然而,如果我们以大历史的视野和高度,理性审视,便可发现,邓小平实际上只完成了一个转折,那就是:在八九之后启动中国延续至今的权贵市场经济之路,而其产生的恶果称得上救党有功,予国有罪。

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程映虹:今天的中国很自由,只要你不动那根辫子

中国人之所以被西方人看不起,一个原因是西方人怎么也不明白,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大国的人民,怎么会对这样一个明显昏庸腐败暴虐无道的政权俯首帖耳到这个地步?华人的被歧视,实在和他们身在海外也自觉维护头上那根辫子有关。凡是在自己国家的政府面前享有做人尊严的国民,在西方国家受歧视的可能性要远远低于那些在自己国家只能当奴才的人。人必自辱而后被辱。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