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6日星期二

内部报告:中国极可能发生金融恐慌


1、今年以来,债券违约、流动性紧张、汇率下行和股市下泻等相继发生,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加之美联储加息以及中美贸易冲突呈长期化和高度不确定性,我们认为,目前中国极有可能出现金融恐慌。

2、金融恐慌是一种极端的集体规避风险的行为。恐慌之发生,并非市场上当真出现了大规模的金融风险并日臻恶化,而是广大市场参与者对未来市场前景感到茫然甚至恐惧。广大市场参与者不约而同地抽逃资金而求自保,将会引致或者恶化金融危机。

3、应对金融恐慌应有大动作,并明确向世人宣示。主要措施包括,第一,立即启动国务院金融与发展委员会中的应急处置机制;第二,制定预案,及时、果断处理违约、破产事件;第三,尽快隔绝我国货币供给机制与美元、汇率和外汇储备的关系,为防范不可避免的外部冲击做好准备。

2018年5月4日星期五

余世存:时人莫之许也——一代人的五十自寿


莫之许,原名赵晖,1969年生于四川乐山,1990年毕业于厦门大学。自1998年起进入文化传播界,曾任职于《战略与管理》杂志、《华夏时报》,后为独立图书策划人,策划出版《非常道》、《哈耶克传》、《我反对》、《美国草根政治日记》等图书。自1990年代末期起,开始在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上发表言论,尤其喜欢辗转于各BBS论坛,就各种问题与网友论战往还。主要关注当代中国社会转型和当代中国思潮。

2018年2月26日星期一

平改坡,头巾及终身制


洒家小时候电视里经常放智力竞赛节目,里面有个比赛项目就是给你个形状复杂的物体,然后看谁最快可以把这个物体分拆成规则的几何立体。

这是最新一题。


2018年1月31日星期三

吴淦(超级低价屠夫)的一审判决书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6)津02刑初146号

 公诉机关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被告人 吴淦,男,汉族,xxxx出生于xxxx,公民身份证号码xxxx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行政人员,xxxxx 2015年5月27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诽谤罪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3日因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诽谤罪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葛永喜,广东安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 燕薪,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律师。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津检二分院公诉刑诉〔2016〕 1000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吴淦犯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6年 12月2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决 定,于同年12月30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 年8月7日至8日召开庭前会议,8月14日依法不公开开庭进 行了审理。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派检察员宫宁、代理检察员盛国文、曹纪元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吴淦及其辩护人葛永喜、燕薪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2018年1月9日星期二

吴淦刑事上诉状

上诉人:吴淦,男,汉族,1972年2月14日出生于福建省福清市,公民身份号码*,高中文化,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行政人员,现羁押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葛永喜,广东安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燕薪,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因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不服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6)津02刑初146号《刑事判决书》,特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撤销(2016)津02刑初146号《刑事判决书》并改判上诉人无罪

2017年12月26日星期二

大棋即将下完,撤退已在路上

处理庞氏债务有三种办法:

1、借新还旧, 输血续命 。

2、设法将债务转嫁,找人接盘。

3、如果前两种办法用尽,最后还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违约。

2017年12月6日星期三

灰犀牛并没走远,你需要一点安全防范措施

在我看来,展望2018年经济前景,最重要的视角依然是人民币汇率以及和人民币汇率息息相关的外汇储备。

2017年8月9日星期三

吴淦:开庭前声明


言论、出版、宗教信仰、游行、集会,对政府、官员的监督、表达不满等权利,这些都是天赋人权。也是“宪法”(假设它是真的),赋予和保障的公民权利。更是世界各国所认可和遵循的普世价值。如果因有人行使这些权利而遭入罪,都是这个国家与时代的耻辱,也必将为世人所耻笑与唾弃。叫一个人对行使这些权利是否有罪去作辩护,我认为这是对一个正常人的侮辱。

2017年8月1日星期二

张五毛: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

1

北京没有人情味

经常被外地朋友批评:北京人钱多装逼不热情。都到了同一个城市,干嘛不一起聚聚?几十年的交情,还不把我送到机场?事实上,北京人很难像外地人一样热情——来去接送,全程陪同,北京人真的很难做得到。

北京人很忙,忙到晚上11点,还在三环路上堵著;北京社交时间成本真的太高,高到从石景山去通州吃饭,还不如去天津来得快;北京真的太大,大到根本就不像一个城市。

2017年7月3日星期一

老蛮:走到尽头的城市化之路

城市化,是我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主旋律。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我国几乎所有的经济发展政策都以城市化为出发点而制定。1980年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城市化率(城镇常住人口与总人口之间的比值)仅19.4%(19140万人/98705万人);到2000年达到36.2%(45906万人/126743万人);2010年上升到49.9%(66978万人/134091万人);2016年继续上升到57.4%(79298万人/138271万人)。从1980年到2016年,中国的城市化率提升了足足38个百分点,相应的,城镇常住人口从19140万人,上升到79298万人。城镇新增的6亿人口,为中国蓬勃发展的第二产业提供了足够的劳动力,并带动了第三产业的发展。无论如何,从1980年到2016年,中国在城市化问题上,取得了惊人的成就。

对未来,我们总是假定城市化必将继续,最悲观的预测也是城市化率一定会达到60%以上,普遍的预测是70%以上,乐观的预测是80%以上。地产行业因此认为这将提供无穷无尽的刚性需求,支撑整个行业在未来10到20年的持续繁荣。消费行业更是对城市化给予厚望,对城市人口上升有着强烈的期待,并进行大规模的扩张。

然而,在这里我可以提前给出本文的结论:中国的城市化之路,已经走到了尽头。人口从农村向城市迁移的趋势,近年来已经迅速放缓,甚至出现了人口返流现象。城市化的停滞,给中国的产业经济发展,带来了极其深刻的负面影响。而这种影响,在今年之内,就会发作出来。
——是以为序

老蛮:必然到来的两脚羊时代

先说明一下啥是两脚羊:


人血太腥,吃人之前必须把人倒吊起来,割开耳后的血管,让其血流干而死。死后尸身发白,形如白羊,是为两脚羊。最近我开始听到一些很有趣的言论:无论中国的经济形势多么恶化,政治上如何倒退,哪怕是倒退到文革时代,中国也不会沦落到人吃人的两脚羊时代。更有趣的是,持这类观点的,大多是右派民主人士。虽然我一直都知道,右派人士大多是小清新圣母婊,在智商和情商上都有硬伤,所以也一直懒得搭理这群已经被吓得语无伦次的蠢货,不过这一次,这帮子小清新指名道姓的和我骂架,所以我决定再狠狠的打击他们一把,系统的来说一下,两脚羊时代到来的必然性。中国人讲谋略,喜欢说天时地利人和,按这个逻辑论证两脚羊的必然性,则需要这样三个条件:第一,愤怒的人群,有着毁灭世界的强烈欲望,此为人和;第二,脆弱的城市,可以轻易的引发骚乱,此为地利;第三,虚弱的政权,丧失对社会的动员能力,此为天时。

2017年5月18日星期四

一位709当事人的羁押记忆

1、单独羁押

在天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房间都是新启用的,留有装修后的奇怪气味。房间用不透明遮光窗帘挡住窗外,室内日光灯始终明如白昼,感受不到外界是晴朗还是阴雨,也分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夜,无法获知时间与日期,久而久之,也不知道被关了多少日。

2017年5月7日星期日

谢阳妻子陈桂秋首次披露酷刑消息来源,并逐项反驳中央电视台谎言

2017年3月2日,CCTV-4中文国际在11分49秒的节目中,对有关湖南人权律师谢阳遭受酷刑的事做了报道。报道通过多方调查佐证,全面证明“谢阳没有遭到酷刑”,有关谢阳酷刑是由我和江天勇律师“合谋策划”出来的。报道内容包括自去年11月21日被秘密关押至今的江天勇律师出镜认罪,湖南省检察院对谢阳酷刑进行的所谓“独立调查”,记者进入看守所采访谢阳的所谓见闻等。

对于谢阳酷刑的真相,陈建刚律师作为辩护人,在去年十二月以及今年一月份持续几天的会见中做了详尽、专业而严谨的笔录,并在1月19日公诸于众。官方媒体3月初发起的大规模构陷也暗示陈建刚律师的笔录为虚构。对此,陈建刚律师已经做了详细而有力的反驳。

从3月初到现在,我已经沉默了两个多月。今天我决定打破沉默,首先披露我从去年8月开始,如何陆续获得谢阳遭受酷刑的消息。然后我将对中央电视台的报道进行逐项反驳,我想让全世界知道到底谁在撒谎编造,是谢阳、我、江天勇律师、陈建刚律师,还是贵为一国喉舌的国家宣传机器。

2017年5月3日星期三

野渡:不要叫我民运人士,你全家才是民运人士

4月28日,在白宫的一场访问里,川普对习大为称赞,表示“他是个好人,非常好的人,我非常了解他。”当记者问及川普是否会再次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时,他表示“那我会先和习讨论,不想为他制造麻烦了。”

2017年4月29日星期六

安邦,危险了

近期,一个刷遍微博和朋友圈的消息是:吴君(吴小晖)可能有麻烦了。
吴君,浙江人,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CEO。2017年1月10日,荣获“2016十大经济年度人物”,可谓风头甚劲。由此可见,在2016年12月刘士余放出“妖精论”时,说的是宝能和恒大,可没安邦什么事。在老百姓印象中,安邦的背景之深,实力之雄,是超乎想象的。

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莫之许:新极权体制下不存在改革的可能

周永康这只大老虎终于在“国际老虎日”被公开拿下,尽管剧情早已揭晓,仍引来无数议论:许多人认为,周永康与维稳体制刚性强化有莫大关系,期待随着周的倒台,而有所改变;也有人提出“破权贵,除恶政,立宪政”的三部曲,将打老虎与改革遐想联系到了一起。凡此种种,无不将周永康的倒台赋予了某种路线含义,而非仅仅是一场权力斗争。类似的思维其实相当普遍,两年前薄熙来倒台前后,也有人将重庆模式比作文革重来,也一度对薄的倒台寄予了改革的期待,讽刺的是,迎来的却可谓是“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赵楚语)。如此期待或思维的一再出现,其实是某种过往思维的残留或回响,同时也是对现有新极权体制认知不足的产物。

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从限购令到限卖令:全靠政府“营销”有术

最近中国各地政府相继推出房市限卖令,国内哀声一片,其中既有胡马《绝望信》中所述“手握500万,在北京却面临无房可买”的悲叹,又有厦门、北京等地炒房客被套的痛苦呻吟。国人沉浸在恐慌之中时,却忽视了一点,在一轮又一轮人为制造的房市供给短缺中,政府终于成功地中将一、二线城市严重过剩的大部分楼盘,成功地卖给了甘做“接盘侠”的老百姓。

从限购到限卖:制造短缺的心理战

胡马:绝望!手握500万,在北京我却已无家可归

三周前,我400万快速出手了五年前在朝阳区购得的一居室。打算置换海淀一套75平的学区房,大约900多万。

当时跟嘟嘟妈想法,买掉原来的房子400万,扣除未还贷款,还剩350万,加上手里近几年的积蓄150万, 手握500万,作为首付款在北京入手一套学区房,可选的余地应该很多!卖掉的那套房子网签时,特意跟买家沟通,预留半年给我们作为过渡期,所以看上的这套海淀学区房,不是很着急的在跟业主来回砍价。

在北京,类似这种“卖一买一”的改善需求太常见,以至于当我全家都沉浸在即使掏光全部家底但终于女儿嘟嘟有学可上,大人居住条件得到改善的憧憬上时。

但“北京3.17认房又认贷”限购政策突然出台,这只无形之手将我们微不足道的一家三口梦想狠狠拍在地上——我们全家很可能即将面临无家可归的局面!

2017年4月10日星期一

债务崩盘的山东,成了中国经济窘境的一面镜子

   一

  上个月去美国、欧洲路演了一圈,几乎所有外资基金都对中国低配。问原因,基本是同一个担忧:中国经济到底硬着陆了没有?

  我告诉他们,从GDP数据看,中国经济应该已经进入了“L”型中的那一横,算筑底了。

  但多数听众会不以为然,纽约的一个基金经理这样表述他的低配逻辑:没有哪个国家的经济在债务问题解决之前就能涅槃重生的,08年的美国是这样,09年的欧洲也是这样,因为负债恰恰代表着旧经济锁定的资产和资源存量,是新经济地基上的地雷。你们中国并不比我们幸运或者高贵。这次,轮到你们了。

2017年4月9日星期日

茉莉:何清涟怎样妖魔化默克尔?––– 其欺骗性逻辑种种

日前,张裕博士撰文《请不要以偏见和武断乱批瑞典—致何清涟女士和美国之音中文部》有理有据地指出何清涟有关瑞典文章中的九个错误,对此何清涟无法否认。笔者又好奇地找到何清涟写德国及欧洲问题的十几篇文章,发现同样是谬误百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