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日星期一

老蛮:必然到来的两脚羊时代

先说明一下啥是两脚羊:


人血太腥,吃人之前必须把人倒吊起来,割开耳后的血管,让其血流干而死。死后尸身发白,形如白羊,是为两脚羊。最近我开始听到一些很有趣的言论:无论中国的经济形势多么恶化,政治上如何倒退,哪怕是倒退到文革时代,中国也不会沦落到人吃人的两脚羊时代。更有趣的是,持这类观点的,大多是右派民主人士。虽然我一直都知道,右派人士大多是小清新圣母婊,在智商和情商上都有硬伤,所以也一直懒得搭理这群已经被吓得语无伦次的蠢货,不过这一次,这帮子小清新指名道姓的和我骂架,所以我决定再狠狠的打击他们一把,系统的来说一下,两脚羊时代到来的必然性。中国人讲谋略,喜欢说天时地利人和,按这个逻辑论证两脚羊的必然性,则需要这样三个条件:第一,愤怒的人群,有着毁灭世界的强烈欲望,此为人和;第二,脆弱的城市,可以轻易的引发骚乱,此为地利;第三,虚弱的政权,丧失对社会的动员能力,此为天时。





现在我们先说人和。纵观中国历史,以汉族人的尿性来说,与“温良恭俭让”这五个字,就没啥关系。温和的改朝换代,在中国历史上就没发生过,次次都是流血漂橹赤地千里。中国人或许在平时活得跟鹌鹑似的,三拳打不出一个屁,在强权压制之下连头都不敢抬,但是一旦有机会,在所有管制力量都消亡的时候,人性黑暗面一下子爆发出来,那立刻就能化身为魔鬼,中间连过渡时间都不需要。阅读朝代更替时期的史书需要巨大的勇气,因为实在过于惨烈。妇女和儿童在乱世之中的命运,连浮萍都算不上,直接变成别人盘子里的食物,还算是仁慈的,更普遍的是剁掉一只手一只脚,你还得继续活着,瘸着跛着给人家做奴隶,亲手把自己的手手脚脚煮熟了,再给人家端上桌去,站在桌边看着人家吃完。





这些年来,我游走于城市的阴影之中,在城中村的巷道与刚下夜班的工人喝啤酒,在工业区的宿舍边看荷尔蒙旺盛的年轻人毫无由头的打架,在城郊的养殖场听疲惫的工人和猪一起打呼噜。我知道这些人心中的绝望和愤怒。这个国家虽然宣称自己通过多次的阶级斗争消灭了阶级,但现实是:社会的各个阶级高度固化,低阶民众早已没有了任何进阶希望。能通过围脖或其它网络信息交流工具阅读到本文的人,已经很难再接触到那些真正的底层。他们治疗疾病的唯一方式是喝水,甚至不太能喝到热开水。他们对所谓的贞洁毫无感觉,强奸、通奸或者乱伦,根本不是一件需要重视的事,最多就是吐上一口口水,骂一句娘。他们对于施舍不会感恩,任何捐赠对他们来说都是理所当然。同样的,对于侮辱他们也感觉不到羞耻,在极致的贫苦之中,人类不会感觉到任何羞耻。





我知道小清新们看到这一段会拍着桌子大喊:中国绝对没有这种底层民众!这种现象绝对只是个别、是特例,绝不可能普遍存在。很可惜。即便是按照我国公布的官方统计数据,全国的劳动适龄人口为8.5亿(16-59岁,扣除在校学生),而全国的在岗就业人数为7.7亿(包含了城市和农村所有就业岗位的总人数),这意味着至少有8千万的劳动力,处于彻彻底底的失业状态。这些壮健的国人,游荡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穿着古怪,行为孤僻,被嘲讽为盲流、杀马特、洗剪吹,他们与城市格格不入,却又无法再回归田园耕种的生活。他们对秩序没有任何的敬畏,对权威更是嗤之以鼻,如果不是城中村保安手里粗暴的警棍和派出所民警黑洞洞的枪口,他们可以干出任何丧尽天良的勾当,并且不会有任何负罪感。这8000万的壮丁,将是未来两脚羊时代的天生的饿狼。作为小清新,你只能祈祷自己的小区附近没有他们的存在。而如果你是圣母婊,不要以为他们强奸完你后,听着你劝他们弃恶从善的天伦之音,会给你一条生路。他们只会面无表情的割下你的性器,看着你浑身喷血的死去,然后再奸一次尸。一旦他们聚集成百人规模的队伍,那将是任何城市的灾难。





然后我们再说地利。现代的城市,并不是一处合格的避难所。城市已经彻底丧失了战备能力,它高度依赖极其脆弱的水、电和煤气管网。一场暴雨,就能让一个城市陷入瘫痪,甚至能瘫痪一整天。而如果是有目的有组织的破坏呢?破坏城市的水电气网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直接开挖就行,同时挖开100处主管,也不需要多少人力和时间,就可以令城市的运作陷入瘫痪。如果再有意的四处纵火,引爆车辆,炸断立交桥,将令整个城市陷入难以想象的混乱。





想想看吧,这个国家有着8000万的失业人群,在经济下行的时刻,在制造业的就业岗位萎缩了三年,服务业的就业岗位萎缩的一年的今天,他们已经不可能实现就业。他们的生活将会越来越贫穷和困苦,他们对社会的仇恨越来越刻骨铭心。如果他们自发联合起来,或者,有某个野心家将他们联合起来,组建起一些百人左右的组织,精心谋划着在城市引发暴乱,他们的成功几率有多大?





如果将眼光再放长远一点,西北那些不吃猪肉的人,他们能组建出多少百人团?西南和东北那些在近期破产的国企,那些为这个国奉献了一辈子青春和血汗的工人,他们在被榨干之后突然失业,并且也不可能再实现就业,他们内心之中,有着多少仇恨?更何况他们有着丰富的组织经验和生产知识,只要他们愿意,并且能被组织起来,他们破坏起城市来,更加的高效,也更加的可怕。比如在煤气管道中输入医用氧气,或在水管中注入剧毒化学品,这些行为,我们的政府根本无从预防,在发生之后也无法发现,更谈不上制止。而一旦发作,将是整栋大厦被同时引爆,所有人被烧成焦炭;又或者是整个住宅小区集体中毒,七窍流血的居民躺满了小区的草坪。





现代的城市,充斥着的是戾气、暴虐、不满和茫然,有着些微的风吹草动,立刻就是风声鹤唳一日三惊。日本地震,连中国四川山区的老大爷都要去抢购食盐;养殖场死了几只鸡,老百姓争着买醋消毒能争到打架。现在这个城市将面临全面的断水断电断煤气,由于持续的暗中破坏,修复的日子遥遥无期。即使你调动再多军队进城,也守不住蛛网一样密集的水电管网。作为野心家,我当然会提前在城市的各处交通节点都停上了油罐车,然后随机引爆。整个城市即便处于军管状态,也将会不断传来爆炸声和惨叫声,交通瘫痪,通讯断绝,物资匮乏。市民的内心会不会崩毁?社会秩序会不会就此失守?不要以为这个场景只发生在一个城市,它可能在20个、30个、40个,甚至100个城市同时发生。一次不行,那就再来一次。反正挖水管电线杆子,买几部油罐车回来引爆,也不需要多少成本。伴随着这种反反复复的尝试,这个国家的所有城市将会陷入极大的恐慌之中,他们甚至会连自来水管里的水都不敢碰,最终,他们紧绷的神经会突然断裂开,然后自动引发灾难。





最后,我们来说说天时,也就是这个国家对全社会的动员能力。很遗憾,我党已经没有什么社会动员能力了。在混乱发生之后,指望我党的官员能站出来安抚人心,这是扯淡的想法,甚至都不用驳斥。想想这一次股灾之后的救市大战和汇率贬值后的种种举措吧,简直拙劣到难以理解的地步。救个股市,证金公司的重仓股,居然大多是臭名昭著的庄股,救市救得连脸皮都不要了,直接利益输送。在3000点附近凭空印了至少1万亿人民币救股市,现在钱花光了,指数依然是3000点,这1万亿被套得死死的,也不知道算什么意思。唯一的效果,就是这种弱智行为,促使外资更加疯狂的出逃,光8月份出逃的外资就有939亿美元。我党被外资出逃的速度吓到了,下了很多命令阻止外资出逃,打压地下钱庄,甚至直接限制换汇。可惜越阻止逃得越快,等9月份的数据出台,估计又是一地鸡毛。经济坠崖式的下行,将会是这个国家面临的必然局面。指望这个国家那些一直假装在下大棋的领导人能突然高瞻远瞩的出台什么社会治理层面的好措施,不如指望母猪会爬树,可能母猪学会爬树的可能性还更高一点。基本上,如果智商80是人类个体的平均智商的话,我党每10个官僚的智商绝对值之和应该是250,但由于他们之间还要装模作样的制衡,玩弄一些他们自以为高明的权斗术,所以整体智商表现应该是2。





如果大家对这个问题还有疑义的话,不妨仔细考虑一下天津爆炸案。如此可怕的高危化学品仓库爆燃,事先没有任何预案,没有任何人知道应该如何区别保存各类化学品;事中没有任何计划,只知道随随便便的拿着人命往现场填,同时封锁舆论封闭现场禁止采访。事后更没有任何补救,就等着各种毒药自然消解,同时还试图说服全国老百姓,不会有啥后遗症。就这种管控水平,能够应对遍地烽烟?能够动员起善良民众的力量,来对抗充满破坏欲望的近亿饿狼?更何况伴随着经济下行,政府的财政收入水平也在剧烈的下降,公务员的收入水平更是随之下降。就今年1-8月份,财政总收入才12.5万亿,各种教育医疗等刚性支出共12.2万亿,剩下可以拿来偿还政府债务的钱,只有3千亿。麻烦的是,政府债务规模超过20万亿!每年光利息就有接近2万亿。这怎么还?只能是凭空印钱来还。这又会引发恶性通胀,而政府公务员和军警拿着死工资,他们自身,和他们的家人,同样要承担恶性通胀的后果,他们哪来的精神觉悟,去帮助自己愚蠢和腐朽的上级官员,拼死维持社会秩序?至于右派的小清新寄予厚望的重回文革时代。文革是什么?是行政权力对社会生活的全面管控,需要的是行政机器的极度强大。而目前这个政权,就目前这帮官僚,能承担得起这种重任?这不是扯淡吗?





这么一总结,两脚羊时代所需要的所有条件,全部都已经具备。唯一所欠缺的,就是一条导火索而已。而我们都知道的墨菲定律,如果一件坏事,有可能发生的话,就必然会发生。这个规律在人类历史上已经多次被验证,这一次,这个国家又有何德何能,能避免这个规律再次发生作用?经济持续下行,绝望的失业人群规模在持续增长;城市的规模在继续膨胀,而各种基础设施在加速老化,更加的脆弱不堪;至于我国政府,在日益酷烈的权斗之下,走向了全面的懒政。既然做得多就可能错得多,那就干脆什么都不做好了,政权的社会动员力由此丧失得干干净净。这么一看,如果灾难竟然真的能够不发生,那就真是天佑中华神恩浩荡了。





更何况,还有其它因素在加速两脚羊时代的到来。中国人的粮食早就谈不上自给自足,号称每年有6亿吨的粮食产量,事实上我们都知道这个数字是假的,无从掩饰的是粮食进口规模与日俱增。根据海关的数据,去年进口了1亿吨粮食,今年进口规模估计能达到1.5亿吨,粮食的缺口能有20%。请各位考虑,在1亿失业的饿狼环视的社会背景之下,如果出现两成的粮食紧缺,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甚至不要说真实的紧缺,只要形成这种社会预期,就能引发难以想象的暴乱。而暴乱发生之后,社会秩序荡然无存,所有的生产经营活动都将被迫停止。生产活动是有周期的。一块铁矿石变成一把镰刀,需要50天;而一粒种子,从播种到收获需要三个月。生产经营活动一旦停止,社会的物资供应链将会瞬间断绝,从而引发更大的混乱。我们能够如何制止混乱重归秩序?依靠现在这个愚蠢且腐朽的政权?





如果把眼光放开一点,如果这一国陷入混乱,会引发怎样的国际反应?这个话题其实非常宏大,我决定不在这篇短文中予以阐述,而是将这个话题,放到今年底的年终总结中,去综合阐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