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捐赠本站

2021年6月3日星期四

世界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案迎来监管风暴

加密货币再次迎来全线大跌。几经起伏,截至发稿时为止,比特币在3.6万美元附近,以太坊跌至2500美元左右,比起此前的高点,跌幅可谓是惊心动魄。

在过去几周中,加密货币遭遇了一连串利空消息,推动了这波过山车式震荡:马斯克宣布特斯拉停止用比特币支付、中国发文要求金融机构不得展开虚拟货币相关业务、美国财政部要求1万美元以上的加密货币交易必须上报美国国税局。

比特币由高位的6万美元一度腰斩跌破3万美元,无数炒币者的积蓄化为乌有。而有一类机构却从这轮大潮中获益匪浅:加密货币交易所。

交易所通过收取交易手续费盈利,无论上涨还是下跌,市场波动越大交易所要处理的交易便越多。世界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没有最新数据,但是币安此前宣布,本季度销毁了价值约6亿美元的BNB(币安币)。根据币安过去每季度销毁价值占净利润20%的BNB的惯例,外界反推币安在2021年一季度录得了约30亿美元的净利润,而同期另一美国加密货币交易所,已上市的Coinbase财报显示净利润只有18亿美元。

那么,币安这家员工不到1000人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到底是如何成为加密货币界的龙头的?

“赌徒、疯子、失信者”

来自赵长鹏推特

据公号晚点报道说,最近一年的大多数时间中,赵长鹏呆在新加坡一个不到 10 平方米的小房间里,以在线形式对外联系。

这位币安的创始人,是一位极具争议性的人物。福布斯杂志曾在2018年对他的成长经历进行过详细报道:他自小移民温哥华,在蒙特利尔学习计算机科学,毕业后又远赴日本东京参与交易所订单系统的开发。到27岁时,他已经在彭博社有限合伙企业从事期货交易软件开发。不甘为人下的他在05年辞职搬到上海成立了自己的软件公司,为券商开发高频交易系统。

2013年,赵长鹏经一位德州扑克牌友介绍进入了币圈,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卖掉了自己在上海的房子,把手头所有资金都投入了比特币之中,被家人称为疯子。

在晚点的报道中,赵长鹏说,“还好一直拿住了。我记得我把房子卖了后不到 1 年,上海房价就翻了一倍,比特币跌到原来三分之一,等于差了六倍。当时内心是有压力的,是所有人都错了,还是就我一个人错了?大概率是我一个人错了。但我怎么也看不懂为什么会错,因为我觉得这是未来。回头看,2001 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时,亚马逊、eBay,包括谷歌当时也跌了 98%。大家都经历过那个阶段。”

他先是加入了区块链项目Blockchain,很快便因为和CEO的矛盾离职,随后加入徐明星创立的比特币交易所OKCoin。

根据区块链媒体壹块硬币报道,刚开始,赵长鹏对OKCoin充满溢美之词,说公司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最严格的、最优秀的。但短短几个月后,赵长鹏又与自己的老板徐明星爆发了激烈冲突,成为了当时中国币圈的一大丑闻。OKCoin方宣称他在简历中造假,伪造了关于bitcoin.com的合同并损害了公司利益。

赵长鹏对自己描述正好相反。在晚点的报道中有这样一段,“中学时代,赵长鹏当了 4 年排球校队队长,他说自己在场上更像粘合剂——个子不是最高,攻击力不是最强,他 ‘不是杀球的那个人’,他负责协调全场。”

虽然报道中没有披露信源,但是这样私人的陈述,应该只能是他自己。

这一切都没有停下赵长鹏的脚步。离职之后,他创立了币安交易所,并拉来了之前的同事何一担任联合创始人。一开始,币安只是众多交易所之中名不见经传的一员,在中国市场无法与当时的业内巨头竞争,只能把重点放在海外业务。然而,2017年9月4日,中国央行等七部委将ICO定性为非法融资(9.4禁令),引发了一轮币圈的洗牌,国内原有的交易所不得不纷纷放弃业务出海求生。

来自彭博社的报道称,因为创始人是外籍,且服务器和多数用户都在海外,币安得以免受冲击。其他交易所的国内用户开始涌向币安,短短五个月内,币安的单日交易量就突破了100亿美元,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忽如其来的成功并没有抹平赵长鹏的个性,他很快就卷入了新一轮争议。

根据财富杂志的报道,2018年5月,红杉资本在香港起诉币安违反了投资排他协议。早在2017年,红杉资本就和赵长鹏就投资协议展开了谈判。然而随着比特币价格的快速上涨,赵长鹏认为红杉资本给币安的估值实在太低,便悄悄找到了IDG资本同时进行谈判。

他宣布撕毁协议并接受IDG资本的投资,引发了一系列官司并最终不了了之。此事之后,红杉资本对币安下了“封杀令”:所有旗下投资的区块链项目都不允许与币安做交易。

有媒体将赵长鹏称为中国币圈的“失信者”,认为他并不是一个守规矩的人,为了追求利益哪怕撕毁协议出尔反尔也只是司空见惯。

讽刺的是,去中心化加密货币背后的理念,却恰恰是要建立一套比现有模式更加可靠稳定的信用系统。币安交易所之所以能如此迅速地野蛮成长,或许部分可以归功于创始人的行事风格,但更多还是出于搭上了时代的风口接收了大批因9.4禁令而向海外转移的用户。

年轻人的FOMO,是交易所的狂欢

Photo by Thought Catalog on Unsplash

2020年初,新冠疫情导致美国股市暴跌。大批的年轻人从动荡中看到了机会,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笔投资。据福布斯报道,年轻人倾向使用Robinhood等新一代投资应用加入到股票市场的大潮中,而在加密货币领域,币安和Coinbase则成为了他们的首选。

这批投资者的心态可以用“害怕错过大潮”(FOMO)来形容,他们并不是稳健的价值投资者,大都怀着一夜暴富的梦想,主动承担风险的意愿也远远高于上一辈人。

币安等交易所为这些人提供了看似完美的机会。新注册的用户普遍可以在币安的应用上获取50到75倍的杠杆,交易一段时间后很快就能把杠杆提升到100倍。

相比之下,加美财经的记者在使用传统交易所交易股票和期货时,感到机构对杠杆的管理极为严格,用户必须填写相应的知识测试并提交申请,只有在审批通过后才能开始杠杆交易。

杠杆的滥用导致了加密货币市场的不稳定。对于一位使用100倍杠杆的做多交易者而言,加密货币的价格只需要稍稍下跌,就会导致其不得不存入更多的保证金,若是保证金不足便会被交易所强制平仓。

比如用户可以用100块做保证金交易,如果真的是百倍杠杆,就可以操作1万元的买卖,在涨的时候自然是收益惊人,比如只涨了百分之一,相对于本金100,也是一倍的收益。但是,如果下跌了百分之一,那立刻100元的保证金就没有了,如果不能及时补充保证金,就只有被清算。

在加密货币惊人的大涨大跌之下,可想见财富是多么容易到手又多么容易失去。

接受采访的炒币者向加美财经表示,刚刚入市的年轻人往往不会留有任何后备资金,而是把自己的全部资金投入到单独的一单看空或看多交易上。他们承受的风险可谓高到难以想象。根据数据网站bybt的统计,仅在5月18日当天就有75.58亿美元的多单和10.55亿美元的空单爆仓。

但是交易所却赚的盆满钵满。

在强制平仓的过程中,由于订单为了止损被强行抛出,很有可能激发市场上的恐慌性抛售,并且导致连环爆仓。这样的情况在过去数周中屡见不鲜,直接引发了比特币从高位快速下滑和之后的迅速反弹。但正是这巨大的波动性进一步吸引了更多人入场,因为只要赌对涨跌的方向,一夜财富自由绝非空谈。

在太多人倾家荡产的同时,总有幸运儿能够大发一笔。币安官网显示,币安根据用户等级的不同从每笔交易中抽取0.1%到0.02%不等的手续费,在2020年仅录得了大约10亿美元的利润,却在2021年火爆的炒币大潮下收入激增。加密货币市场动荡对交易所是巨大的利好,而他们为用户提供的高杠杆恰恰确保了市场的持续不稳定。

赵长鹏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了收益不低。在回答晚点是否币安有幕后操纵时,赵回答说,“以币安当今的交易量来看,手续费收益就不少了,不需要通过操纵什么挣短期的钱。”

前景未明​

 

Photo by Pascal Bernardon on Unsplash

在最近接受晚点团队采访时,以往鼓吹去中心化的赵长鹏,态度有所转变,他声称自己也在积极看待政府对加密货币的监管,说“自己绝不是极端的无政府主义者,他无法想象没有政府和警察,社会会如何运转,人群将如何自保”。

态度转变的背景是,加密货币的大热正引起各国监管机构的注意。5月28日,韩国政府宣布将加强对加密货币业务运营商的管理,要求其提高交易透明度,并且不承认加密货币为货币或金融产品。同时,韩国将从2023年5月起对加密货币交易中的获利征税。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Gary Gensler在26日的众议院听证会上表示,他将加强对于加密货币市场的监管。美国司法部和国税局也在13日宣布对通过币安进行的犯罪资金转移展开调查。究其原因,是美国虽然并不禁止加密货币,但是对参与金融衍生产品要求极严,一方面不允许没有在美国政府注册的机构有美国客户,另一方面也有严格的反洗钱要求。

虽然币安在表面上不允许美国用户注册使用,仍有大量美国用户通过VPN等渠道使用币安进行操作,这也引起了美国政府部门的关注。

但赵长鹏倒也早已未雨绸缪。币安雇佣了有“加密货币教父“之称的美国货币监理署(OCC)前代理署长 布莱恩·布鲁克斯(Brian Brooks),来出任其美国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同时又找到了前驻华大使、前美国参议员马克斯·鲍克斯(Max Baucus)来担任其政府关系顾问。这样高规格的政府关系团队在美国游说界都是少见的。

但是,纵然币安可以在短期内通过游说保持其市场主导地位,长期来看,各国政府对于加密货币市场的监管收紧是不可避免的。如Coinbase这样的合规化交易所,已经在向美国各级部门提供用户信息。在过去,做为中心化交易所的币安,一口咬定自己没有一个固定的总部,为其回避监管提供了便利,然而想必将来还会面对更加严厉的追查。

加密货币投资者Ryan向加美财经表示:“币安现在是中心化交易所中规模最大的,用起来也最方便。但是如果IRS(美国国税局)要求这些交易所分享用户信息的话,我会转向如Uniswap和Sushiswap等去中心化交易所。直接建在链上的非中心化交易所代码都是可查的,虽然技术门槛更高一些,但我觉得有很多人会为了避税转向这些渠道。”

如此看来,哪怕此刻能轻松赚取巨额利润,币安的未来并非一帆风顺。加密货币交易所在将来要走向合规化,必然要与各国监管机构签订数据交换协议并且配合政府调查。若是投机者们无法再通过币安接触到高杠杆工具和避税渠道,他们很可能抛弃币安转向去中心化交易所项目。正如币安在上一代交易所面临监管压力时崛起一样,在瞬息万变的加密货币市场上,没人敢说自己是永远的赢家。

参考信源:

https://markets.businessinsider.com/currencies/news/shiba-inu-binance-indian-exchange-dogecoin-ethereum-vitalik-buterin-donation-2021-5-1030431008

https://www.wsj.com/articles/crypto-founder-sues-sequoia-capitals-china-affiliate-in-fundraising-exclusivity-spat-11558736977

https://www.cnbc.com/2021/04/06/coinbase-reports-estimated-q1-revenue-of-1point8-billion-up-nine-fold.html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videos/2021-05-03/binance-ceo-on-bitcoin-crypto-volatility-going-public-video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1-05-13/binance-probed-by-u-s-as-money-laundering-tax-sleuths-bore-in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3-28/crypto-s-billionaire-trading-king-has-suddenly-run-into-problems

https://www.cnbc.com/2021/04/27/bitcoin-cryptocurrency-exchange-binance-to-launch-nft-marketplace.html

https://www.forbes.com/sites/alexkonrad/2020/10/18/these-young-investors-betting-big-on-crypto-are-taking-harvard-and-stanford-along-for-the-ride/?sh=23a636c94212

https://www.forbes.com/sites/oliverrenick/2021/05/19/if-bitcoin-breaks-this-key-level-it-will-go-into-a-death-spiral/?sh=164cac3511f3

https://twitter.com/cz_binance

https://www.binance.com/en/blog

http://www.investorchina.cn/article/59424

https://www.bishijie.com/shendu/1177.html

https://www.forbes.com/sites/pamelaambler/2018/02/07/changpeng-zhao-binance-exchange-crypto-cryptocurrency/?sh=11e9d59f1eee

https://www.forbes.com/profile/changpeng-zhao/?sh=6a81d0266277

https://fortune.com/2018/04/25/binance-sequoia-capital-lawsuit/

 来源:https://www.caus.com/detail/24744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