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纽约时报社论:特朗普的造反

编者按:友人说,《纽约时报》的社论,结尾是:“那样的变革已将美国置于悬崖之上。”现在,我想大部分人已经不把传统媒体放在眼里了,因为连他们那么力挺的总统如今也败选了,特朗普的胜利代表着新媒体的逆袭。可是现在评价传统媒体如何,还为时尚早。假以时日,也许聪明的、吃了亏的人们会有机会发现,这些传统媒体发出的挽歌中所代表的良知、道义和政治智慧,是多么的中肯和哀伤。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对数千万美国人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多数人来讲,这些字眼曾经不可想象,但如今已成为美国的未来。

特朗普先生在初选中击败了共和党的精英,他在大选中对民主党人如法炮制,重复了柔道中的招数,利用志得意满的建制派力量借力打力。他的胜选是对新闻媒体、民意调查机构和克林顿主导的民主党领导层的羞辱性一击。

在大众选票方面,两位候选人旗鼓相当,但特朗普先生在选举人团选票上击败了希拉里·克林顿。

那么,那个将成为第四十五任总统的男子是谁?

历经一年半荒腔走板的推特语文和凌乱无章的演讲之后,我们无法肯定。我们不知道,特朗普先生会如何履行行政分支的基本职责。鉴于他从未发布过他的纳税申报单,这打破了两党四十年的传统,我们不知道他可能会有什么财务冲突。我们不知道,他是否具备集中精力处理任何事宜并得出合理结论的能力。我们不知道,他是否对掌控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核武库意味着什么这一点有一知半解。

以下是我们确实知道的:我们知道,特朗普先生是现代历史上最缺乏准备的当选总统。我们知道,他自己的言谈和行动业已表明,他的气质不适合领导一个拥有3.2亿人口和多元族群的国家。我们知道,他曾威胁要起诉其政治对手并将对方送入监狱,并且他曾表示他会限制新闻自由。我们知道,他撒谎而毫无悔悟。

他曾表示,他打算为富人减税,并收回《平价医疗法》为数千万美国人提供的医疗保障。他侮辱过女性,威胁过穆斯林和移民,还曾将混合了种族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反犹分子的一批神秘人士招募为盟友。考虑到另类右翼人士(alt-right)对特朗普崛起的重要意义,或许是时候去掉“另类”两字了。周二晚间,大卫·杜克发推文庆祝特朗普先生的获胜:“是时候夺回美国了!!!”(大卫·杜克生于1950年,是美国白人民族主义者、反犹人士、前三K党成员。——译注)

当特朗普先生的目光转向国外时,他曾表示,他会撕毁阻止伊朗制造核武器的协定,他会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他曾表示,他会拒绝履行去年12月达成的巴黎应对气候变化协定,由此放弃美国在应对这一对人类最为重大的长期威胁方面的领导地位。他还曾威胁放弃北约盟国,并发动与中国的贸易战

我们知道,鉴于共和党人控制国会两院,特朗普先生将为最高法院补充一位大法官,由此得以恢复最高法院中右翼占多数的局面。共和党参议员将大法官人选当做筹码已经有九个月。

除了州长之职和州议会中的多数,共和党人很快就将控制联邦政府的每一分支。对特朗普的复仇冲动并无明确制约。包括其竞选搭档迈克·彭斯在内,其他共和党领袖很大程度上已原谅了他的大多数极端行为。

特朗普先生挑战了美国政治的每一条准则,由此先是颠覆了共和党,现在又颠覆了民主党。这个国家渴望摆脱现状,在这样一个时刻,民主党试图通过克林顿来整饬局面。厌女癖和法西斯主义助力于特朗普的崛起,但剧烈狂暴甚至是掉以轻心的变革欲望也是如此。

那样的变革已将美国置于悬崖之上。

(本文是11月9日《纽约时报》社论,取自《纽约时报》网站,原题:“Donald Trump’s Revolt”。听桥译)

原文出处:http://www.nytimes.com/2016/11/09/opinion/donald-trumps-revolt.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