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6日星期四

莫之许:略说口炮


船爷翻旧推后提醒,我才想起,所谓口炮党,最初全称是“推特口炮党”,其蔑称含义不仅包括口炮,还讥讽了“外国微博”,这显然是当年微博风光时代得产物,似乎微博才是现场,推特只是远程,远程而口炮,哪里及得上微博得现场而行动。近年打压下微博式微,现场和行动成虚话,口炮才逐步正名,甚至转为正面自称。


口炮党的由来

1、口炮党是大陆民运和异议传统的同情者,2、许多口炮党有89情结,对于体制持根本的批判和怀疑立场,3、上述两个因素,导致了口炮党对于渐进路线从价值上和可行性上都持怀疑态度,并由此与主张改良和渐进、发育、互动路线的泛自由派公知话语存在直接的观念分歧。

同样受1989悲剧的刺激,反思激进却成为泛自由派的基本底色,对于民运和异议传统所支持的激进转型主张,也同样持有怀疑立场,不仅从正当性上否定政体变革的必要性,更将激进转型描绘为过程暴烈、后果可怕(推倒重来),甚至因此将激进转型主张看作是政治野心的产物,双方分歧一目了然,针锋相对,且由来已久,只是在前社交媒体时代,类口炮主张被严密屏蔽,双方没有直接冲突的平台,也没有可供类口炮主张诉求的受众。

双方分歧一目了然,但切入也有不同,口炮并不否定改良、互动、渐进、发育的本身价值,而只是质疑极权专政下的可能性,反之,公知对于激进变革、突变转型从正当性上就加以贬低,口炮批判虚假希望,诉诸于事实的检验,而公知反对激进变革,乃是作为其渐进改良主张的根本前提,不容动摇,故往往不从事实层面,而是从动机和道德进行反驳,这也导致了双方缺乏基本的对话基础。

口炮党的主张

口炮党的主张很简略:一、认为当下专政极权体制下,没有改良、互动、组织化等空间,故不存在渐进改良可能。二、大陆制度转型,政治反对不可或缺。

其实,口炮的态度大多如我一样,完全赞成改良,如果可能的话。回溯我所有言论,无非是指出基于当初镇压的现体制下并于改良的可能,我的言论既无意愿,也无能力,更无可能损害改良的前景,将破坏改良的用心加诸于口炮党,已然是栽赃,认为口炮党能损害改良前景,则是一种无耻的歪曲。

作为言论人士,我的所有表达都是公开可查证的,所有针对改良的论述,都是说现体制下改良之不可能,不可行。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我都将“放人”作为检验是否真改良的标准,即可为证明。一些改良派先入为主或者别有用心地说口炮党从价值上反改良,除了是自己树稻草人的愚蠢之外,也暴露出下流的心态。

当然,口炮党的政治主张也并非革命改良那么简单,革命常常指自下而上并实现完全的精英替代,但我会支持在内外压力下,由体制力量主导的激进自由化转型,如匈牙利保加利亚,以及一定程度的苏联。

口炮党当然更不是暴力的,社会突然爆发促成的天鹅绒革命或颜色革命如捷克东德突尼斯,是口炮的主要支持对象。

口炮主张超越了传统革命改良之分,实际上口炮主要是基于对现体制尤其是89以来运行的认知,既不相信会有主动改良的可能,也不认为有渐进的道路(包括所谓互动)。认为口炮党主张体制外主导或暴力手段,都是别有用心的栽赃。在这个意义上,我赞同张雪忠、王爱忠等人,应该将口炮党叫做变革派(以区别于渐进派)。

口炮党与改良公知

口炮与改良公知之争,最吊诡在于,改良公知从正当性上连根否定变革,口炮却无非从可行性质疑改良,结果却是改良公知一脸无辜,做被迫害状。改良公知话语求变怕乱,迎合芸芸众生,拥有一时之话语优势,因此自我称义,但因此俯视口炮,连根否定正当性,生发各种诛心之论,论攻讦之恶劣程度,百倍于口炮之可行性质疑,此外,在大陆言论环境之下,改良公知的话语份额和话语地位,无数倍于口炮,更不用说口炮被屏蔽封杀的程度了,改良公知以攻讦之身,而扮演被迫害之角,天下之可笑事莫过于此。

现实面前,改良公知很难有效反驳变革派,主要采用诛心方式进行道德抹黑:野心、唯恐不乱、煽动他人等等...我个人并不反对公共辩论中使用动机论的(尽管我极少使用),对于这种抹黑,一无法说理,二不可能做心迹剖白,最恰当的办法无非是骂一声傻逼然后拉黑,总不能跟着他们学下流,也搞抹黑吧?

真实才有力量。比如反驳改良公知,我会准确总结其观点,不回避其当初的情景合理性,以及当下更广泛受众基础等等,可笑的是,对变革派的反驳,却基本建立在刻意歪曲的基础之上,这种策略固然可以在短时间内蒙骗不少无脑粉丝,但却很难持续论述,改良公知如今话语越来越无效,也需要反思这一点。

改良公知的歪曲之一是口炮反对社会建设。其实,制度变革本身也是为了更好的社会建设,是对极权下无法良性社会建设的反应。口炮所反对的是将当下无法展开的社会建设,伪装成变革路径,以及将社会建设作为变革的前提条件,但并不否认社会建设可以是转型巩固的有利条件,以这种歪曲为论述基础只能遭到轻蔑。

改良公知的又一歪曲是口炮反对一切行动。可事实上,口炮对于抗争的支持乃至介入,都是最早最力的,如今依然如此。单从逻辑而言,口炮无非是对于各种行动是否有利于变革有不同评价,并支持有利变革的行动。口炮不是行动的替代,口炮也不是等待论者,将不同评价和支持歪曲成反对一切,是不能服人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