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7日星期五

周小川始乱终弃:人民币国际化宣告失败


老姜

就在我们加入SDR,今年10月份要入篮的这个关口,发生了一件惊人的事件,美国《华尔街日报》5月24日援引一份未公开的会议纪要指出:中国央行再次严密控制人民币汇率日常波动,中止了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的政策。上述会议纪要记录了在今年3月份召开的的闭门会议内容,一些中国最著名的经济学家和银行家在会上直接要求中国央行停止同金融市场抗争,放手让人民币贬值,不过一名央行官员否定此建议,并表示首要任务是维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


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和国际化可以说是小川同志的毕生努力方向,就在这个敏感时期央行的汇率政策为什么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呢?如果现在中止,那么当初的这个政策是不是过于草率呢?而一旦成为现实,周小川的政策有始乱终弃的嫌疑。其实按照正常的逻辑,人民币市场化和国际化只能顺水推舟朝着这个方向发展,那样的话无法避免的资产价格暴跌,汇率暴跌,债务泡沫破裂中国经济将瞬间倒退好多年,可能是央行不愿意承担这样的责任,我以前说过央行一贯具有写意的风格,面子上总要过的去才行,那就维持一个名义汇率好了,市场化停止意味着银行兑换美元的难度将加大,而黑市的价格将崛起(黑市代表市场的力量),但是资本外流依然是挡不住的,大陆海关统计的从香港进口的货物量突飞猛进与香港海关的统计数据无法匹配,说明资本是借由香港之地不断的外流,央行选择明目张当的管控汇率,最终导致国内资金利率抬升(不可能三角的原理,以前多次说过),那就形成了美国主动加息,我们被动跟进的局面,资产价格依然不保,而国内物价也将飙升,唯一好看的就是名义美元人民币汇率还处于好看的位置,可是又有什么用呢?管制与放任都是一个结局。因为民币的价值永远是市场说了算,而不是你央行说了算。那么外资如果正大光明的从银行系统撤退的话央行管制还是不管呢?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就不用我说了吧。前不久网上莫名的出现了一条tianyuzhou在加拿大购买豪宅的消息,而现在央行则逆历史趋势而为到底是在给谁行方便呢?我们的央行到底是听命于谁呢?难道是小川同志受到了胁迫?

现在来看美国7月份加息是一个大概率事件。而日本央行黑田东彦也表达了日本准备退出QQE,西方世界的联合加息很快就要到来,这无疑会加大国内的资本外流。美联储82年的资产负债表缩到了最低,当年的10年国债收益率达到历史最高,而现在的缩表又开始启动了,未来2-3年简直无法想像,正所谓的是细思极恐。民币的市场信用却在极度的萎缩,M2的低速增长我之前就提出了警告,尤其是M1逆袭M2,更让局面显得危机重重。当下中国唯一能自救的就是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政治变革,彻底解放生产力,做好资产泡沫破灭的充分准备,保障各阶级的基础民生。将人民的创造力再重新点燃,只有这样市场信用才能恢复。我们的货币才能具有市场价值。

SDR显然无法正常入篮了,但是此为细枝末节,本来就是一个概念,与其追求虚幻不如踏实前行。正天理,则一切水到渠成,留的青山在,还怕没柴烧么?

-

1 条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