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7日星期四

“中晋系”80后实际控制人徐勤自称官员之子,国太控股三上市公司浮亏超8000万港币

昨日下午,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发微博披露,国太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晋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上海中晋一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等"中晋系"相关联的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非法集资诈骗犯罪”。


“中晋系”美女炫富立功

 美女又立奇功,因炫富被关注,成为了掀开本次“中晋系”300亿元集资诈骗盖子的“大杀器”。

“中晋系”美女实在是太高调了,令人不忍直视。用曹山石微博图片一张,大家感受一下中晋88部大客户经理扑面而来的土豪气质。
再来一个注解版:

 还有@基金庄正 也爆料了“中晋系”美女投资顾问程明的朋友圈。大家再感受下,画风是这样的:
想看高清大图的朋友可以去翻野马财经昨天刊发的《美女炫富引发的血案,“百亿中晋系”崩盘内幕》一文。

昨日下午,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将“中晋系”案件定性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非法集资诈骗犯罪”实际控制人徐勤等人也在机场准备出境时被公安人员当场截获。其余20余核心人员也被控制

据新华社报道,自20127月起,以徐勤为实际控制人的“中晋系”公司先后在上海及其他省份投资注册50余家子公司,并控制100余家有限合伙企业,租赁高档商务楼,雇佣大量业务员,通过网上宣传、线下推广等方式,利用虚假业务、关联交易、虚增业绩等手段骗取投资人信任,并以“中晋合伙人计划”的名义变相承诺高额年化收益,向不特定公众大肆非法吸收资金。

据其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210日,中晋合伙人的投资总额已突破340亿元,涉及总人次超过13万,其中60岁以上投资人就超过2。不过,这一数据暂时还未得到警方的证实。

出事的中晋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控股母公司为国太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太控股)。国太控股这家公司是上海知名企业,国太控股官方网站披露公司是多家上市公司主要股东、一百多家非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其中非银行金融机构包括中晋财务、中晋小额贷款公司、中晋典当行、中晋拍卖行等;非金融行业包括国太航空、酒店、广告、家具、服饰、数码、地产、食品等几十个实体产业公司。中晋资产称其旗下有支付公司、保理公司、担保公司、基金公司、保险公司等多个金融类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国太控股组建于20135月,注册地是在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司目前法人代表为陈佳菁,但是根据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在20153月之前国太控股的出资人是徐勤和李珏。据警方昨日公开信息,徐勤才是国太控股的实际控制人。而公司前任法人代表李珏及现任法人代表陈佳菁仅仅是“前台角色“。

徐勤自称官员之子

而国太控股能做的如此之大,知情人士向野马财经透露,徐勤对外宣称是原黄浦区某徐姓领导的儿子,目前此领导已经因年龄原因卸任。

其实范围不是很大了,上海徐姓领导并不多的,至于徐勤是不是该徐姓领导的儿子,还是留给传统媒体来做报道吧,这个料太猛,野马君不敢说的太明白。

不过,徐勤在上海滩干过的混蛋事儿,如果没有背景,何以摆平?要知道那可是上海滩啊。徐勤控制的“中晋系”在上海外滩最显赫的位置就租下了三栋大楼。自媒体上海楼典曾经报道过:百年历史的三菱洋行大楼遭人毁坏,原先黄色的石材外立面被涂上了灰色不可逆的真石漆,舆论一片哗然,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便是中晋系旗下的中晋基金。虽然在文物部门的严厉要求下,三菱洋行大楼的外立面被复原,但这样一栋百年文物如今变成了斑驳的“白癜风”大楼。
同样有百年历史的日清大楼被改造成了中晋1824博物馆。
此外,上海楼典还披露,“中晋系”还租下了外滩8号的金延大楼和环球金融中心的70楼、金茂大厦44楼和陆家嘴的未来资产大厦,以及尚未开业的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的一整层。

起底国太控股

而且,“中晋系”母公司国太控股在香港有3家上市公司,其中包括两家在香港主板上市的`(01217.HK)和华耐控股(01020.HK),以及在香港创业板上市的中国趋势(08171.HK),这三只股票价格均不足1港元,十足的“仙股”;与此同时,国太控股及中晋资产并未涉足A股市场。

受到公司涉嫌违法经营、实际控制人被截获的消息影响,国太控股旗下的三家香港上市公司股价均惨遭血洗,其中,中国创新投资(01217.HK)跌幅最大,昨日下跌26.32%,最终收报于0.056港元;今日股价继续下跌8.93%,报收于0.051港元。

中国趋势(08171.HK)的跌幅次之,昨日下跌21.74%,最终收盘价格0.018港元,今日先跌后涨,最终收报于0.019港元,已经逼近了0.01港元的最低报价,几乎是跌无可跌。
三只股票中,当属华耐控股(01020.HK)的跌幅最小,但是6日也下跌14.49%,收报于0.295港元今日,该股票停牌

耐人寻味的是,从中国创新投资和华耐控股两只香港主板上市股票价格表现来看,都是从昨日早盘开盘不久后就大幅跳水,背后似有“先知先觉”的资金不惜成本地出逃。

事实上,国太控股入股中国创新投资和华耐控股的时间并不长,入主成本也不低,这次股票价格暴跌也给国太控股带来了巨额浮亏。

据中国创新投资(01217.HK)在20151229日发布的公告称,国太控股以0.07港元/股的价格买入中国创新投资17亿股,耗资1.19亿港元,持股比例为19.97%;若以今日收盘价0.051港元计算,国太控股的浮亏已经高达3230万港元。

再来看华耐控股(01020.HK),国太控股旗下的核心子公司中晋资产,在201615日从华耐控股原第一大股东Win All Management Limited手中购入所持全部3亿股股份,股比为11.68%。公告中并未披露具体的交易价格,但是当时华耐控股的股价为0.32港元,以此作为参考,截至停牌前的价格计算,国太控股约已浮亏750万港元。

最后来看中国趋势(08171.HK),国太控股是在20151228日以0.07港元/股的价格买入了12亿股,所占股比为17.82%,然而在短短2个月之后便以47.14%的折扣率卖出了持股,亏损约4440万港元

至此旗下三家香港上市公司给国太控股带来的浮亏及“坐实”亏损合计8千多万港元,这对于注册资本也不过才19500万元的国太控股而言,基本上是难以承受之重。

此外,中国趋势(08171.HK)的战略地位更加微妙,一直被宣传为国太控股实现其资产证券化的施展平台,曾被中晋资产寄予厚望。

早在今年24日,国太控股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新闻,称“国太控股将对子公司资产进行证券化,拟向多家上市公司出售不低于100亿元的股权资产”,并声称“集团未经评估的可出售股权资产总计约为800亿元左右人民币。尽管此时国太控股刚刚把到手仅两月的中国趋势股权折价变卖,但国太控股并未丧失对于中国趋势的实际控制力。

229日国太控股再次发布新闻称“分别与香港上市公司中国趋势、中国创新投资签订优先投资协议,将向两家上市公司出售约21.04亿人民币股权资产”,具体交易内容包括“不超过16家有电商或媒体概念的旗下实体项目公司,为中国趋势电视平台旗下汽车、房产、旅游、新闻等16个频道提供服务。”继而在2016316日,国太控股又与中国趋势订立补充协议,将旗下子公司奕黎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作为优先项目,以资产净值作价不超过1亿元人民币出售,中国趋势将以现金、股票或可换股债券的方式实现支付。
奕黎金融的主营业务第三方金融信息服务,其运营的中晋金融服务网为国太控股提供投资、融资、典当、保险、保理、担保、支付、理财等金融领域的信息发布服务,很显然奕黎金融承载了国太控股的“金融之梦”,国太控股也将借此实现借壳上市的大计。

然而伴随着公司涉案、实际控制人徐勤被捕,国太控股的借壳上市大梦也随之“零落成泥碾作尘”,受其控制的三家香港上市公司也成为无根之萍,更加难逃“仙股”的命运,空留下暴跌之后的“一地鸡毛”。

而随着调查,国太控股和“中晋系”的更多内幕将浮出水面,知情人士向野马财经透露实际控制人徐勤自称官员之子,会不会“坑爹”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野马财经田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