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7日星期四

G20余杭拆违:要求传唤房东10人并根据需要拘留1人,要求每个村民小组至少处罚5名房东


萧山、余杭一南一北,犹如蝴蝶的两页翅膀,架着杭州飞向东方的那一面水。这是不切实际的浪漫,实际点的说法是,萧山、余杭是杭州的前庭后院,虽然在风水学中,两者也很重要,但实际上只是主屋的附属,前庭可能堆置杂物,后院则会埋设粪池,必要时两者都可牺牲。于是杭州几大垃圾焚烧厂都在萧山和余杭,于是括号萧山余杭除外一次次让彼此不觉孤单。

本以为在这场运动中,萧山是独自奋战,余杭毕竟离主会场很远。但昨天下午却收到余杭关注者的留言:萧山和余杭在这波风潮中真是难兄难弟。我与其作了详聊,他说萧山是主要道路两侧整治,余杭乔司是整个街道全部整治,三个月要拆掉乔司4万人的家,每次都是公安,城管,市场监察一起来,几十辆车三四百人,在各个村口都手拿警棍,被拆的村晚上还有很多便衣出没,整个乔司笼罩在恐怖中。
农村拆违,合法不合理。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催生了租房市场,务工者有了廉价住处,企业有了低成本发展空间,农民有了收入。尽管看起来有些脏乱,还可能存在安全隐患,但不可否认,农租房已成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助推器。政府对于农租房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提供大量廉租房,当政府力量介入时,农租房违建现象自会慢慢消失。二是出台相关文件,引导农租房有序运行。前者需要强大的财政支持,目前看不到这种可能,所以后者成了最佳选择。之前萧山出台超面积有偿使用,尽管从农民对土地拥有天然权利这点来说,仍欠公平,但在顶层设计没有重大改变的情况下,这是地方政府能够选择的最具理性的做法。所以我对前面余杭网友所说的“全面拆违”心存疑惑,总觉得当地政府不可能采取这种“自杀式”拆违,但很快,官方文件不但应证了他的说法,甚至让我在某刻感受到萧山政府的“温情”。“6月底前全面完成整治任务,目标设定为在确保流动人口登记率在90%的基础上,流动人口登记底数在2015年基础上下降30%,民用耗电量下降10%,全街道物流业经营单位总数下降30%”,这一串数字说明余杭乔司,这个背靠四季青拥有大小服装企业三四千家的经济重镇,即将清城。乔司2015年底登记流动人口20余万,而据当地人说,实际流动人口在40万左右,也就是说在未来三个月之内,将有25万左右的外来人员被驱离,无疑,乔司即将受到重创。

此后,又有一位余杭网友发消息给我:咸话哥,余杭比萧山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平静地说:已看到相关文件。但他又发给我一份令我无法平静的资料。这位网友提供的派出所拆违工作安排表上竟然有这样的语句“要求传唤房东10人并根据需要拘留1人,要求每个村民小组至少处罚5名房东”,执法部门的执法依据竟然不是法律而是要求?当处罚人数都事先规定时,执法已与法律无关,它的目的也不是维护秩序,而是用恐怖达成服从。“未整改者传唤”,这是法,“要求传唤10人并根据需要拘留1人”,这是恐怖,他们将用恐怖实现清城的目的。之前我说萧山疯了,现在看来最多是轻度精神障碍,余杭则已后来居上,荣升重度智障。
现在最令人担心的是,当余杭这页翅膀以突破常规的幅度剧烈振动时,传导到蝴蝶脑神经的不是坠落的恐慌,而是破坏的快感,那么萧山这页翅膀必然会加大扇动的力度,萧山、余杭最终成为疯一样的兄弟,疾飞乱舞,而寄居在上面的人民都将在狂风中摧来折去。佛罗伦萨对“违章建筑”的默认,成就了但丁与贝特丽丝邂逅旧桥的传奇,千年之后的杭州,我们却还有那么多人会因为“违章建筑”而陷入惶恐。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萧山咸话”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