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

金融时报:中共管理复杂经济的能力出问题了吗?


二十多年来,中国共产党为国内民众提供了一份不成文的社会契约——我们管理这个国家,允许你们致富,只要你们不参与政治。

快速提升的生活水平连同在实现高增长方面成绩斐然的官僚体系,让多数普通公民相信,这是一笔相当不错的交易。

中国技术官僚的才能以及他们管理一个日益复杂经济体(至少按购买力平价算,中国如今已是世界最大经济体)的能力,同样令大多数在华外国投资者印象深刻。

但今夏股市崩盘以及随后的一系列政策失误,让许多投资者开始质疑自己对北京官员绝对可靠能力的信心。

与此同时,已困扰中国几年的残酷经济放缓似乎正在恶化,房地产、制造业以及金融领域的深层次问题正变得越来越严峻。

就在两年前,许多中国官员还自信地预测,中国经济将继续以8%的稳定速度至少再增长20年。

但随着中共竭力实现其全年“7%左右”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中国将迎来四分之一世纪以来最慢的年度增速。官方数据显示,中国经济第三季度同比增长6.9%,而上半年的增速为7%。

瑞银(UBS)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预计,明年增速将放缓至6.2%,2017年进一步降至5.8%。

“(对 这些预测而言)下行风险可能将主要来自更深层次、更长期的房地产去库存过程以及对工业部门造成的更大连锁效应,而在较小程度上,还来自在缓和经济下滑方面 政策支持不足,”汪涛说,“这些都可能加剧疲弱的实体活动中的不利反馈循环,恶化通缩压力并增加债务负担;这些都将发生在更多的资本外流与金融市场波动的 背景下。”

投资者不大可能看到中国巨大的出口部门出现任何回暖迹象,这一部门正疲于应对全球需求疲软、环境及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人民币升值。

2015年初,中国政府设定了总贸易额增长6%的目标,但今年前10个月,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贸易额同比下降了8%。

知情人士透露,出口部门遭遇的困境是中国政府决定在8月11日让人民币贬值的原因之一。但全球市场的震惊反应以及中国当局随之而来的突然180度大转弯,或许对中国领导人经济管理能力方面的声誉造成的损害最大。

“此番人民币贬值显然属于政策失误,”华盛顿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驻所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他们似乎完全不在意下行风险和世界其他国家将作何反应。”

实际上,一段时间以来,全球投资者早已对中国当局失去信心。

2014年年中前后有一个迹象日渐明显,即中国政府决定鼓励国内巨大但监管不善的股市中的投机行为。通过对股市泡沫的许可,中国政府认为它可以策划一次巨大的债转股,让企业可以通过出售股票来偿还部分沉重的债务——随着增长放缓,偿债变得越来越难。

随着2015年初上证综指的飙升,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报》(People’s Daily)在头版社论中宣称,这只是多年牛市的开始。但仅仅两个月后,泡沫破裂,被大量新批准的保证金交易推高的股价开始直线下跌。

北京方面对此的下意识反应是通过政府发起的大规模救市举措购买股票、阻止股价下跌。当救市无效时,中国政府开始禁止大股东出售股票。而股市继续下跌,在政府支持下进行购股的“国家队”最终也放弃了支撑股价的努力——但为了支撑股市,他们已经投入了逾2000亿美元。

与金融监管高层关系密切一名市场人士称:“这对中国政府的公信力是巨大的打击,而失败的人民币贬值尝试更是雪上加霜。”

多位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央行(PBoC) 8月11日宣布人民币贬值时,该行最高层官员中有多位正在度假,不得不被召回。知情人士称,央行曾提议将此举仅作为一项可能的政策选择,但并未预料到中央领导层会如此迅速地采纳该建议。乍看上去,这一决定的宣布似乎是一步高招。

除了让人民币对美元“一次性”小幅贬值不到2%,中国央行还表示,将允许市场在汇率形成中发挥更大作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及许多其他机构多年来一直敦促中国政府实施这一改革。

这意味着,北京方面既可以通过让人民币贬值帮助陷入困境的出口商,又可以表现出是在遵从IMF的要求。从理论上讲,这样做不会导致其他国家的竞争性贬值,而中国也不会被指责在奉行重商主义政策。如北京方面所愿,随后几天,投资者将人民币价值推低了近5%。

但中国以外,全球市场及亚洲地区的货币都遭遇猛跌,因为在对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远超预想的担忧中,投资者担心会爆发货币战争。

几天内,中国央行就已改弦易辙,宣布正在大力干预汇市——实际上将人民币与美元重新挂钩,以设法安抚惊慌失措的全球市场及贸易伙伴。“中国政府对国际上的剧烈反应十分惊讶,”中央领导层的一名高级顾问称,“但一旦政府感觉完全稳住了市场,那我们将会看到更多的贬值。”

如果该预测无误的话,这将对全球企业以及在华或即将来华的投资者造成巨大影响。

多年来,人民币不断升值就像中共与其民众之间的社会契约一样确凿且稳定,对涌向人民币资产的外国投资者而言,这意味着一种单向赌博和额外的吸引力。

在华寻找亮点的投资者指向了消费和服务部门的强韧性,即便在投资、建筑、制造业以及重工业疲软之际,消费与服务也保持了增长。通过承诺经济增长模式将从投资与建设转向消费与服务,中国政府助推了这种乐观情绪。

但在近期会见来访外国政要时的言论(未公开)中,连坦率直言的中国财长楼继伟都预计,由于经济要消化巨大的工业过剩产能和仍在上升的过度负债,未来四五年的经济增速将低得多。他还警告,随着失业率上升,经济将出现“阵痛”。

“虽然就业与消费迄今仍保持活力,我们预计两者在2016年和2017年都将面临越来越多的阻力,”汪涛说,“未来,随着投资与GDP增速继续放缓,就业和工资增长可能进一步走弱。”

随着增长放缓、债务累积,中国政府与民众(以及全球投资者)间不成文的契约看来将变得越来越难以维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