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

莫之许:党国天下赵家人


近日,围绕宝能系收购万科一事,国内舆论界很是热闹了一阵,先是姚振华主导的宝能系挟持22%以上的万科股份,试图入主万科,遭到万科现任董事局主席王石的拒绝,视宝能为“门外的野蛮人”,尔后,万科却与另一持股人安邦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关系,暂时化险为夷,由于安邦集团众所周知的背景,这一戏剧性转折,被看作是王石宁与“赵家人”,不与“野蛮人”的选择。当然,也有人指出,宝能集团收购万科的资金在层层穿透之后,实为浙商银行所提供,而浙商银行的第二大股东,也正是安邦财险的第二大股东旅行者汽车集团,换言之,不排除宝能与安邦是一体的,“野蛮人”搞不好只是在为“赵家人”打掩护。

“赵家人”这个最近火热的新词,出自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从字面理解,“你哪里配姓赵”是对阿Q身处卑贱而又想攀附富贵的讽刺,用在网络上的“你也配姓赵”,则是针对自乾五的嘲讽,相当于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意思,久而久之,在网络语境下,又演化出了若干的新词汇,如自乾五就被称为“精赵”——精神上的赵家人;有了精赵,自然就会有“真赵”——真正的赵家人,连带着,在一些特定语境下,中国也就成了“赵国”——赵家人的国,与你国、兲朝、桂枝......并列。至于究竟什么人才算“真赵”,也没有一定之规,广义而言,大致是指中共建政一代的直系后裔。

在宝万之争中,“赵家人”一词的流行,指向的是安邦集团以及王石本人那些众所周知的家庭背景。近二十多年来,时有各色“赵家人”在生意场上长袖善舞,因此,在许多人看来,中国的商业生态其实是由“赵家人”控制的:在每一个“野蛮人”的背后,可能都站着一个“赵家人”。而在我看来,这一看法过于简单了,“赵家人”的存在,主要集中在租金丰厚的行业,如地产、金融、证券、矿业等等之上,随租金的设立和耗散而进退。他们更像是一群追逐租金的蝗虫,从这一片丰美的田地,飞向另一片,从地产、矿业再到保险、证券,在一定程度上,宝万之争其实显示了地产行业的租金耗散,这导致上市地产公司的整体估值偏低,加上万科的股权分散,这才给了宝能集团以可乘之机。也因此,并不能夸大这一类“赵家人”对于经济的掌控程度,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更多的是依靠背后的权力关系,追求财富最大化的短期行为。

大陆的市场化是在极权专政体制大体维持之下展开的,权力体制不仅规范、主导和限制着市场化的方向和进程,主持权力的自然人,也始终在其中尝试最大化自身的利益,市场、权力体制和权力自然人这三种因素的交织,使得大陆的经济形态呈现相当复杂的面貌,如张大军先生就曾将当代中国的资本主义体系划分为国家资本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跨国资本主义、外向资本主义和本土草根资本主义等六个形态,其中,“国家资本主义代表了极权体制本身的利益,而权贵资本主义代表了中共各级权力拥有者私人或家族(“赵家人”)利益”。

国家资本主义才是当代中国经济形态的核心,“代表了极权体制本身的利益,这种资本主义的表现形态主要是各类央企,包括金融央企,比如中国电信、中国工商银行、中石油、中国人寿保险公司等等,几乎囊括所有‘中’字头的超级公司。”由于极权下的市场化改革的目的是为了延续专政统治,服从于这一目的,央企(国家资本主义)和地方国企(官僚资本主义)都会保持相当规模甚至会持续扩张,其存在的目的在于保持极权体制的经济掌控能力,并拱卫政权安全。

也因此,“赵家人”基于人性的贪婪,以各种形式广泛进入到租金丰厚的经济领域,攫取属于自己完全控制的财富,这种依靠权力关系从事的各种短期行为,固然随时都在刺激着民众的观感,但是,无论从体量上,还是从涉及的范围来说,这种行为都并不显着和重要,并不足以激起持续而广泛的思潮现象,“赵家人”一词的火热流行,尽管由宝万之争而点燃,但恐怕还需要另寻根源,而在我看来,主要来自如下机制:

近二十年来,体制显着加强了关于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的教育和宣传,以填补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破产之后的真空,也确实制造出了一批又一批的鸡血愤青,爱国主义话语主要通过情感的意象,如祖国母亲、炎黄子孙、血浓于水、龙的传人之类,以推广一种“想像的共同体”,可是,现行专政体制首先建立在对权利尤其是公民和政治权利的普遍剥夺之上,而市场新极权体制的实际运行,又以普遍而严重的利益攫取为前提,也因此,随着市场新极权体制的完形强固,以体制为边界的隔阂与对立因此日益加深,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共同体也就显得日益虚伪和可疑,网民口中脱口而出的“你也配姓赵”,既是对爱国主义虚假宣传的抗拒,也是现实不满的体现。

而在另一方面,广义上的“赵家人”也控制着当代中国的党政军体系,遍布于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官僚体系,也遍布于教科文卫事业体系、央企和地方国企,广义上的“赵家人”控制着整个极权体制或者说党国天下,这一经由市场化之后升级的专政新版本,保持了对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全面控制,表现为普遍的权利剥夺和利益攫取,可见,“赵家人”一词的心理基础更多来自于对当下体制的整体反应,来自以体制为边界的隔阂和对立,宝万之争中的“赵家人”元素,只是将这种心理反应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加以激化了而已。

慕容雪村曾总结说:“在中文社交媒体中,有许多类似于‘你国’的说法:贵国、支国、贵支、桂枝、鸡国、豚国、赵国、兲朝、后清、西朝鲜、黄俄......这种现像可以理解为国家主义宣传在某些人群中的失败,以及中国人的觉醒。”实际上,只需要看看近年来公务员考试的火爆程度,就很清楚地看出这种以体制为边界的隔阂和对立又多深,“我们”与“他们”并不相同的意识,逐步浮现并清晰起来,并以“赵家人”为符号,并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他们的,但归根结底是“赵家人”的,这样的说法看上去简单粗暴,但放在一个权利被普遍剥夺的国度,恰到好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