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7日星期六

莫之许:冷眼相看习马会


2015年11月3日深夜,毫无预兆的情形下,台湾方面声称11月7日,习近平与马英九将在新加坡会面,一石激起千层浪,连日来,习马的历史性会晤成爲了万种瞩目的焦点,国际国内,海峡两岸,涌现出无数多的观察、分析,观点纷呈,莫衷一是。



总体而言,对于此一历史性会晤,正面评价居多。尽管格于岛内政治形势,台湾方面已经声明,不会签署任何协议和发表联合声明,但是,交流与对话,通常被看作是消弭分歧、降低对抗的有效方式,故自美国以下,多采取乐观其成的态度。对于66年来的分治局面来说,无论这一会晤形式是否会常态化,短期内都确有降低紧张,管控风险的效果。甚至,大陆已经有所谓学者,率先喊出了习、马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呼声。

不过,此次会晤,也令人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之感,20多年前,李登辉先生就曾积极谋求在国际场合会晤大陆领导人,但在当时,这一图谋被判定爲包藏祸心而被拒绝。这一分歧,实际上引发了此后李登辉康奈尔大学演讲、1996年台湾海峡军事演习、台湾政党轮替等一系列剧目,一度将两岸关系带往相当紧张的状态。世道轮回,20多年过去了,大陆的政治军事实力,远非刚从六四事件阴影中走出来的1990年代中期可比,台湾已由隐然的敌手,成爲了中美日大棋局中一颗可以挪动的棋子,而站在习近平对面的马英九,也已是经由全民直选的成熟民主政体领导人。双方各有凭借,也各有怀抱,此次会面所隐含的意义层面,也因此更加丰富。

此次习马会的达成原因,已有不少论者道及。而在我看来,一个巴掌拍不响,在对岸,是马英九先生谋求历史地位的努力,整个马的第二个任期,其内外政策施爲,都以习马会爲目标,这一昭然用心,早已引发了台湾社会内部的相当反弹,2014年太阳花运动,明爲反服贸协议的黑箱操作,背后就不无遏阻当年北京APEC会议上举行习马会的企图。本来,太阳花运动之后,经由九合一选举,台湾内部民意走向相当明显,也因此,笔者一度认爲,习马会已然落空,但很显然,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马英九并没有放弃,又或者是民意的明确走向反过来进一步刺激了他,于是,才有了此次的习马会。马英九的举动,当然会带来黑箱操作,跛脚总统缺乏民主正当性的非议,而台湾大选在即,此举也难逃操弄选举的嫌疑。只是,在台湾现行体制之下,总统权力独大而无制约,又有谁能阻止得了他呢?

在此岸,首先,这显示出了习近平的大权在握,通过近三年的大力度密集反腐,“大老虎”落马,习近平上马,已在体制内树立了自己的强势权威,近期出台的党纪条例,更是祭出了“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的大杀器,有这样的权力基础,习近平当然有敢于出格,行前人不敢行之事的底气。其次,此事也显示出了习近平的个人风格。随着权力的稳固,最高层政治有越来越宫廷化的倾向,所谓筹之于内,行之于外,如此事的突如其来,不露风声,即是此类。习马会消息被台湾披露当晚,国台办发言人竟然没有确切消息,即可作爲例证。此一风格,或许是对毛的模仿,想当初乒乓外交、中日建交,多少大事,都由毛临机一言而决。也可以想像,在此种风格支配下,未来还会有更多比“带鱼”上位和习马会突发之类更出人意料的事情。

在大陆,一旦大政出台,剩下的也就是各种不出格的“解读”、“自觉”的赞美之类,并不会有对岸的那种非议,杯葛乃至抗议。此等内容,这两天密集轰炸,已是审美疲劳,不过,在有限的网络空间内,仍然依稀可辨一些不同的声音,显示出与官方不同的无权者的民间视角。正如长平所说:“没人敢说两岸领导人见面不是好事,但是台湾各界人士呼吁马英九遵照程序,公开透明。相比之下,同样作爲赴会者,习近平简直是一个独行大侠。大陆这边没人敢质疑他的程序问题,没人敢问他跟谁商量过,更没人敢要求对他对国内媒体开一个记者会──就算开了,记者除了歌功颂德,也不敢提出任何他不想听的问题。”作爲无权者,对于即使看上去是好事的东东,也应该保持警惕和怀疑,不去参与赞美的合唱。

实际上,从无权者的角度,连“即使看上去是好事”,也未必成立。早有论者指出,习马会对于中共,在当前中美对峙、中日僵局,以及南海紧张情势升级的大背景下,有着打破美日在东海、南海围堵的目的,既可以在国际上缓和近年来的扩张形象,同时也有望在南海问题上与台湾取得共识,强化自身地位。可是,这一战略态势是如何形成的呢?

随着经济发展和国力上升,中共开始有意识地建立以民族主义爲核心的意识形态,鼓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来作爲自身合法性基础。近年来,在建立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目标驱使下,“韬光养晦”被主动放弃,代之以“积极作爲”:“一带一路”、亚投行、东海防空识别区、南海人工岛……都显示出了这样的用心,因此,当下中共战略态势,不是美日等国的战略图谋所致,而是中共意识形态重建战略的一部分,而作爲民间无权者更要看到,这一意识形态重建的根本用心,还在于在国内抵御因市场化而日益高涨的自由化思潮,也因此,对外民族主义引发新冷战,既与对内强势维稳坚持新极权相配套,更是爲后者服务的,在这个意义上,习马会对于当局战略被动的缓解,必然会反作用于国内新极权现实:通过巩固个人集权地位、改善国际战略被动这两个方面,进一步支持国内的高压冻结态势,如此,有什么“看上去是好事”可言?即使对于两岸关系而言,有什么把握能保证中共就一定会推进和平、信守承诺?作爲直接承受专政压力的民间人士,成天目睹各种专政恶行和人权灾难,作出这样推测的理据何在?

此外,习马会还可能带来更爲直截了当的后果。在新极权冰河期,大陆民间社会处于前所未有的压力之下,且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这时候,来自外界的关注和压力,对于民间社会的维持与发展,可谓至关重要,在这个意义上,与一些“国粉”的意淫相反,习马会未必是好消息,正如十多年前的胡连会没有带来任何人权改善,反倒将大陆所谓“泛蓝联盟”尽数送入监狱了一样,考虑到大陆与台湾的悬殊力量对比和现实利益关系,可以想像,习马会以及大陆和台湾最高层沟通的常态化,带来的只能是台湾对大陆仅存的人权关怀和压力的大打折扣,而不是相反。台湾涉大陆问题的舆论生态难免不会日益香港化,而拟议中的给予大陆反对人士政治庇护的议案,也几乎可以肯定会胎死腹中。此外,通过习马会,大陆也能够收割所谓和平制造者的形象,以此抵御国际上的人权压力,这也同样不利于民间生态的维持和发展。想像一下习、马获得诺贝尔和平之后的情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这样的民间视角,或许会让许多习惯了大一统国家观念的人士不爽,认爲这是“爲反对而反对”,甚至认爲自由派忽视国家利益的现实存在,是一种虚无主义。在列国竞争的国际秩序下,国与国之间确有存于长时段的超越于特定政权的利益纠缠,但是,在专政统治下,无权者实际上被排除于公共政策制定之外,并不能真正进入到界定、争取、扞卫国家利益的实际过程中去,也因此,作爲无权者,将基本权利的追求放置在优先位置,并没有任何问题,即使要谈论国家利益,也应该将其放在未来宪政民主框架下去谈,以一种虚拟超越的方式,对当下政策形成更具有穿透力的批判。这种冷眼旁观,乃是无权者的当然权利,并不需要向谁作出让步。这也并没有否定国家利益的客观存在,而是从无权者的角度,揭示出当局特定的国家利益解释背后所掩盖着的专政用心及其现实后果,并指向真正符合民众利益的国家利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