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0日星期六

赵思乐:被国家追捕的孩子


包卓轩,小名包蒙蒙,16岁,将来想要读法律,据说他身材已经挺高,但一脸稚气,很黏妈妈……然而在他的国家眼中,他可能只有一个名字——人质。

今年7月8日深夜,包蒙蒙与他的父亲、人权律师包龙军来到北京首都机场,他们将飞往澳大利亚,包蒙蒙准备在那里开始高中生活,他的母亲、同为人权律师的王宇到机场为两人送行。那是包蒙蒙最后一次见到妈妈。

7月9日凌晨一点多,王宇最后一次与包龙军、包蒙蒙取得联系,凌晨4点17分,王宇给朋友发出消息称家中电源与网络被断,有人正在撬门。那是王宇最后一次与外界取得联系。

一天以后,律师大抓捕正式开始,288名律师、法律工作者和人权捍卫者被警察约谈,其中20余人被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危害国家安全、寻衅滋事等多项犯罪,无一获得律师会见,至今不知所踪,多家重要官方媒体在法院未审理情况下将他们作为罪犯报道。外界将此系列事件称为“709律师大抓捕”。

包蒙蒙经历两天的拘禁后被送往内蒙古的外婆家,护照被没收,警察对他定下“四不准”禁令:不准请律师、不准和外国媒体联系、不准和帮助爸妈的朋友联系、不准出国读书。包蒙蒙接受香港媒体采访称:“我也很痛苦,但倒不惧怕什么。”

在王宇、包龙军被囚禁百日之时,10月9日,包蒙蒙在缅甸失联的消息传出。香港律师关注组称,包蒙蒙和同行的人权捍卫者唐志顺、幸清贤10月6日中午在缅甸勐拉市的华都宾馆8348房间被带走。该饭店的老板称当时来了10余人,出示了缅甸警察证件,搜查了客房,把三个人都带走了。10月7日,他们的朋友和律师到当地警察局查询,警察声称没有抓人,随后他们走访了当地的政法处,也没有查到三人的下落。10月8日晚上11时,辛清贤成都的家被查抄,执行者是成都市公安局与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公安局,即包蒙蒙外婆所在地的警察机关。警察在搜查时亦口头告知已经抓获包蒙蒙。

熟悉包蒙蒙情况的人士说:“包卓轩无法忍受国保秘密警察长期、持续的骚扰、恐吓、精神控制(包括对家人), 乘十一长假之际脱离公安控制,欲经过缅甸到境外安静读书上学,在缅甸失联,料其行踪过早被监控人员发现,现在很可能已在内蒙乌兰浩特公安手中。”

包蒙蒙仅是一名16岁的少年,遭遇如此“跨境追捕”,仅有一个理由:他是政治犯的孩子——关在境内可以充当人质用来与王宇、包龙军谈判,在境外却可能成为国际媒体的焦点——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持久控诉。

动用组织化暴力将一个未成年人掳为人质,让人除了“恐怖主义”难以想出别的词汇来定性这种恶行,中国和缅甸政府共同完成了这场真正国际级的恐怖主义行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