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0日星期六

王五四:好客中国欢迎你





十一假期我在烟台老家宴请远方宾朋,“山中走兽云中雁,陆地牛羊海底鲜,猴头燕窝沙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除了这些什么都上桌了,“好客山东欢迎你”这几个字我一直扛着,直到三十八元一只的青岛海捕大虾压倒了我,山东省旅游局花了几千万广告费雕琢出来的“好客山东欢迎你”这几个字就这么被虾胡闹了一番。其实真正的海捕大虾卖三十八元一只一点也不贵,只是那贼店主给端来的却是一盘基围虾,古人说过“士可杀不可辱”,放到这事上就是说你丫宰我可以,别侮辱我的智商啊,我点一只海捕大虾你给我上一盘基围小虾,我点一只澳洲大龙虾,你是不是要给我端一盆麻辣小龙虾。这件事里唯一高兴的恐怕就是海里的大虾了,再也没人敢点这道菜了,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我出生在海边,对海鲜无感,不太能理解痴爱海鲜的人,那些爱去旅游景点吃海鲜挨宰的人,某种程度上就跟那些爱去丽江西藏挨炮的文艺女青年一样,以为自己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其实只是在人民广场吃着地沟油炸病死鸡,这些人总爱说什么“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可明明是一锅老鼠屎,你却非要把它当成鲜汤。我爷爷以前跟我说,他年轻那会儿海里的大虾都是用来喂猪的,因为人们都觉得海鲜没有猪肉好吃,而现在的人又开始抛弃猪肉热衷海鲜了,这真有点像“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同理,“旅行”可以换成“美食”,可以换成“女神”。



在海捕大虾事件中,店方显然过于急躁和嚣张了,干任何事情都是讲究技巧的,开一家黑店同样如此,虽然你是黑店但绝不能承认自己是黑店,更不能动不动就拿棒子威胁顾客,一定要展现“好客”而不是“浩克”的一面,放眼全球,即便再大的独裁政府也不是经常开坦克上街的。要想开好一家黑店,首先要解决合法性问题,一家合法的黑店才是最专业的黑店,各种证照都要齐全,什么工商部门发的营业执照、税务部门发的税务登记证、卫生监督部门发的卫生许可证、消防部门发的安全合格证等都要有。此次事件虽然以店家失败告终,但不能就此否认黑店的光明前途,从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公安还是工商部门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店主,一个说不归自己管一个说明天上班再说,即便进到了派出所游客最后还是老老实实掏了钱。如果不是店主自己黑得太夸张,微博也不会传播的这么激烈,在这种无关痛痒的小事上,舆论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只是这种效果只对当下情况有利,对于从根本上解决此类问题毫无帮助,人们学会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始终是逞强和示弱,要么靠“我爸是李刚”的权力来解决问题,要么靠“谁能比我惨”聚集关注度使得权力不得不出面解决问题。经过这次教训,青岛市政府应该学会了很多东西,比如说要迅速扑灭微博上的舆论,一些传播者该抓就抓,一些网络大V该请吃海捕大虾就请,还要第一时间请《环球时报》发表文章:必须理直气壮地说基围虾就是海捕大虾。



好客山东的黑店历史由来已久,水泊梁山上的孙二娘就是代表人物,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擦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黑店的生意就这么香艳的开始了。对于孙二娘来说,基围虾冒充海捕大虾这种事弱爆了,人家干的是人肉冒充猪肉的活儿,墙上也不挂什么营业执照,挂的是几张人皮,梁上再吊几条人腿,肥肉切做馒头馅,瘦肉扔了去填河。大名鼎鼎的武松就差点被这家黑店宰了,武松之所以侥幸活下来是因为不看广告,不信什么“好客山东欢迎你”,他一进店就很警惕,没被绿纱红裙的老板娘的蜂腰肥乳迷惑,反而机智的躲过了蒙汗药,还趁机占了老板娘的便宜,“武松就势抱住那妇人,把两只手一拘拘将拢来,当胸前搂住;却把两只腿望那妇人下半截只一挟,压在妇人身上”,下次再来山东旅游的客官们好好学学吧。



好客这种事是要花钱的,只有财大气粗的人才能撑起好客这两个字,就像在非洲人民眼中中国人是好客的一样,不仅给巨额贷款还频频免除债务。中国的好客传统由来已久,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这就好比把家里唯一一只老母鸡炖了给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八路军伤病员吃,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只喝群众的鸡汤和红嫂的乳汁。中国的好客集中体现在政府行为上,特别是招待国外元首这件事上,什么海捕大虾都上不了桌,冰捕大鲍才有诚意。当年尼克松访华,国宴需要用鲍鱼,于是渔民们就在数九寒冬潜到水下二十几米采捕符合规格个大肉肥的鲍鱼,最终,“经过近10天时间采捕了大约1500公斤鲍鱼,又从中选出一吨优质鲍鱼装上军舰,转乘飞机运抵北京。”,据说当尼克松听说这些新鲜的鲍鱼是采自冰海深处时,不禁为中国人的好客而感动,这感觉就像刚刚大婚的baby得知手上六克拉大钻戒背后的非洲矿工的血泪史后,不禁为黄教主对自己的真爱而感动,呵呵。



在尼克松的欢迎宴会上,其中一道菜需要新鲜的蚕豆,但春播蚕豆一般七八月收获,要在天寒地冻的一二月份找到新鲜蚕豆是非常困难的。寻找新鲜蚕豆的任务落到了浙江省平阳县的同志们身上,当时正值春节放假,可平阳县的同志们并没有像青岛工商局那样说等到上班再处理,而是多次下乡走访,最终找到一块长势良好的蚕豆地,经当地有经验的老农进行推算,预测在运输当天蚕豆肉已经可以入菜了,这种服务态度才叫做好客。



中国的好客不仅仅体现在菜品上,还体现在治安保卫工作上,对于尼克松访华,相关部门提出几项刚性要求:“对五类分子和其他危险人物逐个做了安排,严格控制和防范。北京市二轻局还经过各单位汇总,确定二轻全系统共有“九种人”(包括地富反坏右)489人,对其中表现不好的30人“采取留厂专人负责看管的措施,要组织监改小组,对怀疑对象早晚安排劳动,加强管教,不给其破坏时机。”,据说到了1971年尼克松准备来华之际,经过几番过滤,首都市民的红色净化度大大提高。青岛市政府要是能借鉴一番,在游客到来之前清理一下手持大棒的黑店主,那么游客满意度肯定大幅提升,只可惜国内游客不是国外政客,中国的好客只针对政客。



中国不但对美国这样的大国好客,对一些小国也一视同仁,从著名的西哈努克亲王身上可见一斑。首先参与接待亲王的厨师、点心师要查三代,政治上绝对可靠的才获准下厨房,招待亲王的菜里有道鸡鸭血汤,这原是下里巴人的美食,用它来招待亲王,就得精工细作。如何个精法呢?“师傅们三下南翔,寻找最最正宗的上海本地草鸡,然后杀了108只鸡才找到所需的鸡卵,这个鸡卵并非成形的鸡蛋,而是附着在肠子里没有出生的卵,才黄豆那么大小。黄澄澄、规格一样的卵,配玉白色的鸡肠和深红色的血汤”,据说宴会当天,西哈亲王跟莫尼克公主举办家庭网球赛,打得兴起难以收场,传话出来:明天再吃吧。于是第二天师傅们又杀了108只鸡。当这道汤上桌时,亲王一吃,赞不绝口,一碗不过瘾,又来一碗。要是按照现在的物价看,西哈亲王喝的这碗汤少说也要10.8万吧。



连基本的配套服务都不到位的广告式好客背后往往暗藏宰客,就像当国内的基本民生尚未成型时就对国外展现好客的一面,往往关联着对国内的压榨。对于国外政客的好客是因为政客手里的权力,对于国内游客的宰杀和傲慢也恰恰反应出国内游客手里无权。



不论如何,我的好客还是真实的,发自内心的,只是本人比较内向,所以拒绝了很多饭局的邀约,我内向到每次去夜总会,到了点小姐的环节时我都不好意思挑太久,更不好意思一挥手说换下一批,内向至此,望各位见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