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1日星期六

莫之许:“报书名”与找信号


     莫之许 独立评论人  
 
     习近平出国访问,每到一国,都要称颂对方文化灿烂,明星倍出,称自己读过该国什么什么书,此举,早就被民间好事者与传统相声《报菜名》相提并论,称为「报书名」,不料,近日官媒更全文刊出习近平于去年文艺座谈会上讲话全文,其中列举人名、书名众多,大有飞流直下三千尺之势,一时间,网上又大举涌现出诸多报书名的段子,甚至还有人煞有介事地考证,试图证明习近平并没有读过他所列举的这些书。

   
     不过,这些天涯或豆瓣式的考证是很难成立的,网络时代的段子或考据新锐,不可能对文革之交的1970年代有感觉,1971年9.13事件之后,一代青年逐步开始觉醒,地下读书活动蔚然成风,各种史学、哲学、政治学讨论在小圈子内热火朝天,我的老乡朋友毛喻原先生等人,曾向我讲述过当时的一些读书现状,以及各种清谈「冲壳子」的盛况,而朱学勤先生在《思想史上的失踪者》一文中,对此也有生动描述:「一九七二年进工厂,这群人和另外一个更富思想反叛气息的集体户汇拢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奇特的精神小气候,用我后来的体悟,是出现了一个从都市移植到山沟的「精神飞地」,或可称「民间思想村落」,当时的读书青年,当然可以看到朱生豪的莎士比亚,也能看到党国意识形态并不绝对排斥的浪漫主义、现实主义文学作品,以及亲社会主义和具有左翼色彩的理论作品,更不用说还有相当多的各种内部资料,朱学勤写道:「我清楚记得,当年上山下乡的背囊中,不少人带有一本法国人马迪厄《法国革命史》的汉译本」。以为那个时代是一片空白,历史从1978年重新开始,其实也是一种想当然的谬见。
   
     当然,并不需要对网络段子或考证太认真,热议「报书名」之后,最近,网上也有针对「包公举」的长相的猜测和议论,说到底,所有这些段子或考证,其实只是一种政治发泄,在绝对权力宰制下,民众对权力中心既缺乏事实的了解,也无从加以真实的反制,只能无奈地处于持久被动状态中,于是从心理上需要一种发泄,以前主要局限于酒局段子,如今则搬到了网上,盛行于微博和朋友圈,其方式不外调侃,嘲讽,乃至谩骂。
   
     这种无权者的无奈反应,更多地应作为社会心理学的素材,而非严肃的政治分析对像。在这一点上,连《纽约时代》也是过于当真了,「『膜蛤文化』盛行中国网络,或为影射习近平」这样的解读,倒真的是「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的。网上所有膜蛤的素材,来自同一个源头,即江泽民对香港记者们的一次即兴表演,该视频问世十五年以来,就一直在暗中热传,因为这是未经过官方加工的最高权力者的真实一面,甚至是极权体制下唯一一次的信息漏洞,满足了无权者的普遍心理需求,随后也成为了民众对此加以各种发挥的富矿,无论是此前的热传嘲讽,还是今天的膜蛤续命,「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长者续一秒」,背后的心理基础都是无权者的发泄,所谓影射,反倒只是阶段性的现象,其实并没那么重要。
   
     无权者在持久无奈状态之下,还有另外一种反应,那就是找信号。如果说膜蛤是利用了极权体制下唯一一次信息漏洞,那么,找信号则是试图对极权信息控制进行反向解码,这种被称为「中华田园政改信号搜索犬」的行为,相当普遍而持久,许多人乐此不疲地对最高权力者的各种官式表达进行别出心裁的解码,而其结论,无一例外地指向自己的心理投射,指向最高权力者也与自己一样有着改良意愿的意淫。于是,在「报书名」的同时,也有许多人从书名中读出了习近平对西方文化、普适价值的包容和亲和,读出了强硬派与温和派,读出了一旦稳固权力就会推进改革的可能。
   
     极权统治从来都建立在对于信息的垄断和单向控制传播之上,而为了维持专政,当政者不仅不会释放出什么信号,而是力图对于各种杂音加以消声,近年来对于改良话语的大力清剿,就是这一逻辑的体现。此外,由于垄断了所有传播工具,当政者也会内外有别,在国外说一套,而在国内又一套,这种机会主义策略,显示出来的,是专政对于无权者的漫不经心,甚至毫不在意,从中是不可能解码出什么积极信号的。况且,即使从官方意识形态来说,这些书名、人名中,也找不出真正的自由主义、民主主义的经典著作和大师巨匠,而还是局限于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社会主义的倾向和范围之中。
   
     鲁迅《人话》中曾讲到:「是大热天的正午,一个农妇做事做得正苦,忽而叹道:『皇后娘娘真不知道多么快活。这时还不是在床上睡午觉,醒过来的时候,就叫道:太监,拿个柿饼来!』」。如果说古代,这种对于最高权力的隔膜,主要来自传播条件和教育水平,在现代极权下,这种隔膜则主要来自体制有意识的信息控制,面对权力的黑箱,当代无权者其实并不比古代的农妇优越,这种现象,既造就了政治发泄的盛行——其最极端者,就是针对唯一一次信息漏洞的反覆加工,也造就了各路信号党,在我看来,信号党或中华政改信号搜索犬们的可怜可悲,其实远甚于各种调侃、讽刺乃至谩骂,毕竟,后者不甚审美,但却是无权者可以理解的无奈心态,而前者则纯粹就是一种认知混乱和心理失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