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7日星期二

罗四鸰: 美国华人都是川粉吗?

此次美国大选中,华人普遍支持特朗普和共和党吗?这与遍布阴谋论与谣言的海外中文媒体和自媒体有关。

“美国的精神在于自由民主,多元共存,来美国之前和到美国之后我都坚信这一点。不过,这次特朗普当选,让我很难过,我第一次意识到民主制度的框架并非天生坚固,需要更多人包括无名之辈去参与,用理性和热诚去维护。今天我来这里就是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2月11日元宵节之夜,在波士顿附近的小镇Natick一家中国餐厅的包间里,几十位波士顿附近小镇上的华人在这里聚会。

身着蓝色中国旗袍的Dorit微笑地向大家介绍自己。她来美国已经将近十年,在波士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两个孩子在美国出生。她本来并不热衷于大选,因为她觉得两个候选人相差太悬殊,希拉里必赢无疑,这不仅是执政水准高下问题,而是一个病人面对一个技术精湛的名医和一个江湖郎中时应该做出的自然选择。可是,大选结果让她陷入震惊、焦虑和深思:是自己对美国精神理解错误,还是美国病急乱投医?大选后没几天,她就加入了一个刚成立的叫“六合”的微信群。

上下东西南北称六方,六方相遇即六合、天下。这是群名的由来。在这个大选第二天成立的群里,很快聚集了近百位波士顿附近几个镇的华人,他们大多是八九十年代就来到美国,在美国有着安定的工作与生活,有的是全职家庭主妇。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当选,让他们感到震惊,甚至愤怒。在群里,他们分享着特朗普当政以后的各种信息以及对华人生活的影响,同时,他们也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关注与参与美国政治。

六合群里的Freemana说:“大选前岁月静好,我的微信基本就是晒娃。”她与丈夫2008年一起移民到美国,如今她在美国一所公校当老师。特朗普的当选也让她开始投入到美国政治当中来,加入六合群,并和六合群的朋友一起参加特朗普就任总统第二天举行的反特朗普大游行。

元宵节的聚会是六合群的第二次聚会。因聚会的人比较多,于是他们找了一家有着大包厢的中国餐厅,坐了三大桌,一边吃火锅过元宵,一边商议如何行动起来应对新上任的美国总统。两天前,新上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给习近平主席打了一个电话,祝贺元宵佳节。这个消息不仅没有缓解六合群里华人的焦虑,反而让他们感到特朗普的不可捉摸。在他们看来,这一次,他们遇到了一位将要把美国和他们的生活带进深渊的总统。无论如何无法接受特朗普,但特朗普已经是总统了,并一道接着一道的下达总统令,如何应对这个事实,成为他们最关心的话题之一。

▌有多少华人支持特朗普?

美籍华人无党派倾向一向很高,很少有华人会显示出强烈的政治倾向。不过,这一次,好像有些例外。据皮尤研究(Pew Research)2014年的统计,华人不显示出政治倾向的比例为46%,在2016年选举前夕民调中为则为26%。

与其他少数族裔相比,这次大选华裔也显得狂热异常。从媒体报道来看,自特朗普赢得共和党初选,华人对特朗普的狂热愈演愈热,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媒体多次报道过的“华裔北美特朗普助选团”,据报道,该组织有近6000名成员,横跨全美28个州。为了给特朗普助选,他们自称自掏腰包以各种方式为特朗普拉票,甚至在城市上空用飞机拉横幅。在加州、德克萨斯州和纽约,与特朗普的竞选团体合作,在社区为他拉票,甚至出现在克利夫兰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而特朗普也在去年6月的时候,在加州自己的私人豪宅中和他们中51位代表进行了会谈。2016年7月底,“知乎”上有一个面向在美生活两年以上的华人的调查,到11月1日的时候,有296个用户参与了调查,其中117个用户明确表示支持特朗普或是共和党,而支持希拉里和民主党的只有28个用户。

虽然,此次大选投票结果显示,在麻省,投票支持希拉里的选民有60.8%,而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只有33.5%。不过,即便如此,即便在深蓝的麻省,六合群里的华人也突然发现,自己突然被川粉包围,身边很多朋友突然之间变成狂热的川粉。聚会的时候,笑说自己与朋友因特朗普而撕裂成了最多的话题。

一位也居住在莱克星敦镇的华人说:“在我们这个深蓝的地方,选举那天,只有一个牌子是支持特朗普,而举牌子的正是几位华人。”大选结果显示,在这个大约32000位居民的小镇上,有22113选民注册,投出去的票有18591票,其中投给民主党和希拉里的有13900票,投给共和党和特朗普的有3279票,此外还有一些投别的党派的。民主党在这个小镇得票率是74.76%,共和党则只有17.64%。因此,要在莱克星顿镇中心的丁字路口,对着来往的居民,举着支持特朗普的牌子,是一件非常需要勇气的事情,而在六合群的朋友看来,华人在这个象征着美国自由人权发祥地的地方公开举牌支持特朗普,是一件尴尬的事情。“这有可能损害莱克星顿镇的华人们多年来热心公益、参与公共事务管理的形象。”

那么,到底有多少华人支持特朗普呢?很难找到这方面确切的数据。不过,亚裔美国人决策(Asian American Decisions)和AAPI公民参与基金(AAPI Civic Engagement Fund)发起的一项亚裔美国人选举前夕民调显示,亚裔美国人支持希拉里的达75%,支持特朗普的只有19%;其中华裔美国人的支持率与这个平均值差不多。一个由美国重要媒体联合会赞助的国家选举报道团发起的选举后的民调显示,支持希拉里的为65%,支持特朗普的为29%。

自由撰稿人赵懿在《纽约时报》发表的文章《华裔亲子交锋:特普朗时代的唐人街》中,列举了一些纽约唐人街华人投票情况。在曼哈顿这个深蓝地区,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只有9.8%,而坐落在曼哈顿的唐人街对特朗普的支持率要高,根据纽约市选举局的数据,有14%的唐人街选民投给了特朗普,投给希拉里的有83%。 在一个住有大量老年华裔居民的选区,大约有22.75%的选民支持了特朗普,还有一个选区高达30%。从纽约的统计数据以及投票前后的民调来看,华人支持共和党和特朗普的人,实际上很可能比支持民主党和希拉里的人要少很多,但为何给人以错觉,认为此次大选中,华人普遍支持特朗普和共和党呢?在许多华人看来,这与遍布阴谋论与谣言的海外中文媒体与自媒体有关。

▌被污染的中文互联网世界

“希拉里的厚颜无耻和美国政治的黑暗以及美国人民的水深火热,只有中国网民最能体会。”这是网上的一句评论。虽然每次总统竞选都会出一些“丑闻”,但似乎今年希拉里的“丑闻”特别多,尤其在中文信息平台中。

就在总统大选的那天,一位叫“港股那点事”的网民在新浪微博发帖《希拉里:性、谣言与乌合之众》,里面说:“作为一个美股投资者,我每天的生活其实很简单,就是看看华尔街日报,看看财报,找找投资机会,没有的话,就耐心的等着,然而最近的一件事真的让我震惊,让我无语。中文媒体圈里的美国和真实的美国完完全全是两个世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彻头彻尾的两个不同的国家。在中文媒体圈里,尤其是自媒体圈,各种阴谋论满天飞,希拉里成了虐童,豢养性奴,连续谋杀多名官员的女魔头,同时还有一名神秘的胖子黑客揭发了希拉里,找到了希拉里删除掉的邮件,瞬间将希拉里送入监狱。”作者为此特别列举了流传最广的希拉里的三个谣言:FBI重启邮件门调查;NYPD抄底希拉里家,希拉里恋童癖曝光;码农拯救世界,胖子黑客复原希拉里邮件,干倒黑客。

就在这个帖子里,作者列举了一些谣言,其中一个有关希拉里的不实消息来自公众号Civil Rights。在此次大选中,有一批公众号如civil right、美国华人之声、北美华人之声、北美留学生日报等,以及一些海外著名的中文论坛,特别活跃,不仅传播着大量不实的消息,而且语言充满鼓动与暴力。在微信群里,支持特朗普的华人也异常活跃,以谩骂和下流的语言进行不断的攻击,成为微信群里的一大现象。

对此,波士顿大学王华教授非常感慨。他说,今年选举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突然很多人不相信主流媒体,中国人更为典型,尤其是在一些微信群里,传播的大多数文章是假新闻。美国假新闻也是有的,要么是商业目的,要么是政治目的,甚至就是娱乐的目的,但大家都知道那是假的。但华人制造假新闻就别有用心,想从一个侧面去影响大选。更让人吃惊的是很多中国人相信假新闻,还认为是主流媒体的偏见。实际上,我建议可以去看一下去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奖《聚焦》,说的就是《波士顿环球报》当年如何持续追踪“恋童癖神父”事件,从中你可以看出美国主流媒体的责任感。我常和他们说,如果你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或是支持共和党,你不愿意相信CNN,NBC,NYT,那你就去看FOX好了,虽然FOX现在也开始在谣言面前动摇,但它还是坚守着一定的职业道德,不会像中国微信群里那传播的假新闻,毫无一点职业道德。

面对中文平台严重污染现象,海外华人也试图用自己的力量来清洁信息污染,试图纠正一些错误的知识和信息,比较出名的一批公众号有反海外谣言中心、 美国华人、反吃瓜联盟、选美 、新闻实验室等,这些公共号或是一个自发小集体经营,或是一个人独立经营。吴波,2000年来美国,如今住在旧金山湾区,职业是软件工程师,即所谓的“硅工”或“码农”,在一家公司担任一个软件开发部门的主管。对于特朗普,他起初印象是一个电视上的娱乐人物和不大成功的房地产商;特朗普开始参选,他也只是觉得特朗普出格言论就是为了博眼球,赢得初选,也许过了初选他会学得像一个政客那样好好发表自己的政见。吴波根本没有想到特朗普会初选出线,但即便如此,吴波仍然认为特朗普完全不是一个适合当总统的料,依然不认为特朗普会当选。在特朗普出人意料赢得总统大选并宣誓就职后,吴波并没有改变自己对特朗普的看法:“当选以后,他的一系列行政命令和言行,再次证明他不适合当总统,美国选民真是选错了人。所以我觉得我们要更加投入地监督特朗普和他这个政府。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的人评价我们是‘选前不起劲,选后才发力’的原因。”

不过,吴波认为,无论是特朗普当选还是希拉里当选,他的态度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听其言、观其行。起到一个公民和媒体的监督作用。”“特朗普上台才三个星期,但每天各种负面新闻和混乱局面扑面而来,搞到我们也很累,每天要拿着大榔头打,其实真是不希望这样的,我们自己也很累。我们的基本想法就是:大选期间华人的公众号自媒体里面大部分是挺特朗普的,各种造谣和蛊惑人心的文章到处都是。我们作为一个严肃的公众号,就要把客观公正的信息传递出去。所以我们的公众号基本在选题材、审核文章和编辑方面都花了很多功夫,保证比较高的质量。我们现在也慢慢培养出一个读者群,有了固定的栏目,如:图姐 —— 一个每天用图片加文字的方式解说美国新闻的栏目。”

吴波与他的伙伴们创立与经营的这个公众号叫“美国华人”,这是2014年初,加州华人反对SCA5期间成立的,到美国大选期间,这个公众号便开始关注美国大选,一直坚持到现在。这个公众号的作者与编辑都是志愿者,他们的职业大多是工程师、大学教职员工、公司高管等。他们的公众号成为海外中文信息平台中质量较高的一个,在他们周围吸引了一群读者,在达拉斯的刘洋就是其中一位。刘洋2002年出国留学,博士毕业后曾在欧洲生活过三年,2015年回到美国。她从没有想到特朗普可以当选,“对polls比较相信,也对一半的美国人信心太足。”不过,特朗普当选后,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支持“美国华人”微信公号,因为“大选期间微信上有很多中文公号发了无数极右观点的造谣拉票帖子,对华人选民影响很坏。”大选后,她认为一定要发出华人理性的声音,不能再让微信华人圈谣言泛滥。于是,她开始在不同的微信群发广告,为“美国华人”找自愿者,每月还捐5美金的蚂蚁筹款。

前《南方周末》记者,现在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Annenberg传播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的方可成,大选期间,其公号“新闻实验室”中的文章如《美国媒体真的失去原则,一边倒支持希拉里吗?让我们严肃聊聊》等,对有关媒体的谣言进行了分析和破解。对于此次大选的信息污染,他感到震惊,看不下去才动手写了几篇辟谣文章。不过,他认为这种信息污染对美国大选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因为美国华人数量并不多,而且大多不居住在摇摆州。

作为一位媒体研究者,方可成更为关心的是为什么这些垃圾信息会在中文社交媒体上流行。对此,他从“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进行了分析。 “在供给侧,垃圾信息流行背后是自媒体产业,或者更准确说,是营销号产业。像北美留学生日报、Insight China、英国那些事等,大部分都是营销号。他们利用这些耸人听闻的消息赚取点击量,煽动情绪,自己赚得盆满钵满。这是一个很有中国现阶段特色的现象。在需求侧,中国人对美国政治了解很浅,大多是‘吃瓜’心态,也就看个热闹。再加上普遍媒介素养不高,不能很好地分辨信息的真伪。所以希拉里的谣言流行,就跟各种养生谣言流行是同样的土壤。所以我现在在自己的新闻实验室上面主推的并不是具体的辟谣,而是做媒体素养、信息素养的普及,告诉大家怎样去选择更好的信息源,怎样在这个谣言满天飞的年代辨别信息的真伪优劣。这才是更根本性的问题。”

▌拿什么拯救民主党

1月20日,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后几乎每天一个大新闻,其总统行政令把整个美国都陷入不停的抗议之中。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特朗普总统呢?波士顿大学王华教授说:“当特朗普做得不对的时候,美国现在还剩下什么呢?一是媒体,二是法律,还有一个很厉害的力量就是,这个事情会激发更多的人参与到政治当中来。”

就在特朗普就职的这个月,莱克星敦小镇上的华人居民正式注册了一个华人的政治行动委员会(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简称PAC)。政治行动委员会是美国的政治组织,作为一种为政治活动集资的机构,可以从大量的个人手中收集金钱,然后决定为哪些候选人的竞选捐款。作为其中的一个积极组织者和推动者,王华教授说:“镇上虽然有华人协会,但作为一个非盈利组织,是不可以直接表示支持某位候选人或是反对某位候选人,它只能作为一个平台,提供候选人的信息,但不能表示自己的政治态度。但PAC就可以直接表示自己的政治态度。因此我们注册了这个组织,因为三月份我们镇上就要进行选举了,我们作为一个PAC可以直接参与到镇上的政治中去。”

莱克星敦镇大约有三万居民,其中亚裔占了20%,其中华裔大约是12%,印度裔6%,其余2%是日裔韩裔等其他族裔。在学校,亚裔的孩子则占了37%。随着华人的增多,华人也越来越多地参与到镇上的事务管理中,在美国, PAC便是参与政治的一个重要途径。

1月18日,周六,一场大雪过后的莱克星敦镇越发显得古老宁静。三百多年前,独立战争的一枪正是在这里打响,第一场战役的旧址就在镇中心。当年第一场战役的地方已经是一片草地,草地上是一尊拿着枪的民兵雕像,这是莱克星敦镇的标志。在这片绿地四周,是一些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老房子,这是当年民兵们的家,这些房子上还留有当年的弹孔。如今这些房子已经成为历史博物馆,成为了美国革命历史教育的中心,每逢节假日或是周末,世界各地来的游客,尤其是美国的学生,坐着大巴来这里参观,学习美国历史。

这一天,莱克星敦镇的华人PAC借着莱克星顿镇历史协会的一栋房子,与下个月参加镇委会和学委会竞选的候选人进行答辩。这在麻州历史上,是第一次华人以PAC形式参与到地方政治中来。在PAC注册后,PAC组织者积极鼓励华人参与选民注册,参加三月份的选举,并鼓励大家来参加今天候选人的答辩会。

10点,答辩会正式开始。第一场答辩是竞选镇委会的三位候选人;第二场是竞选学区委员会的两位候选人;第三场是竞选一位中途辞职的学区委员会空下来的一年期限的学区委员会的7位候选人。为了今天的这场答辩会,华人PAC做了许多准备工作,也准备了一些问题给候选人,这场见面会是针对镇上所有华人,所有的华人都可以在会上问候选人问题,因此,虽然是长周末,不少人去度假了,但现场还是来了几十位关心镇上政治的华人。

这些年,莱克星敦镇的亚裔人口逐步增多,因此镇委会特意去其他亚裔人口较多的镇考进行察,写了一份关于如何让亚裔参与到镇事务管理的考察报告,让亚裔成为莱克星敦镇的有机部分。因此,华人PAC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也是这方面的问题,他们问三位竞选镇委会的三位候选人同样的问题:“如何让亚裔更多地参与到镇事务管理中来?”三位候选人一一回答。对于学区委员会候选人提的问题则是:学校是否会考虑把农历新年作为假日。在美国,这种形式并不罕见,总统选举时候,总统候选人的几场辩论会也是这样举行的。

在三场辩论会结束之后,接下来就是华人们自己讨论,决定支持哪一位候选人。而获得了华人PAC支持的候选人,也会立即把这个华人PAC 的支持加进到自己的竞选平台中去,对于莱克星顿镇来说,获得华人PAC的支持,很有可能决定他们赢得或是失去这次选举。因此,对于这场答辩会,他们都非常重视,不仅正装出席,首先还都将自己的执政计划与理念宣告给大家。

不过,作为镇上一级的PAC,涉及的都是镇上的民生民计问题,如何安排镇上预算,提高学校系统等之类的的事情,与支持民主党或是共和党的党派之争相隔比较远。但王华教授说,所谓“thinking globally and acting locally”,就是说想问题需要从大的方面全局去考虑,但行动起来,就是从自己身边做起。华人PAC,可以让更多的华人关心政治参与政治,而不是去轻信微信上的谣言,是有利于政治的健康发展的,也让川粉没有可乘之机。如今,他们还在筹划,莱克星敦镇上的华人协会与其他镇上的华人协会联合起来成立州一级的华人PAC,甚至再往上,成立一个Super PAC,这样的话,华人在政治上就可以发出更大的声音。

作为民主党的支持者,MIT教授黄亚生曾多次撰文或是发表演讲分析这次美国大选。在他看来,当下的美国政治属于非常态,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不正常了,所以黄亚生教授认为,当下最关键的事情就是支持民主党,尤其是帮助民主党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获得更多的席位。根据美国宪法规定,美国总统选举是每四年一次,国会选举是每两年一次。在两次总统选举之间进行的国会选举就是“中期选举”,其实质就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争夺对国会的控制权。

六合群友颜不染分析,2018年的中期选举对民主党非常不利:“2018年总共有33个席位需要重选,其中23个是民主党席位,两个是偏蓝的独立参议员席位,8个是共和党席位。由于八个共和党席位中六个来自深红州(Mississippi,Nebraska,Tennessee,Utah 和Wyoming),届时不可能翻盘,另外两个州是浅红,Arizona 和Texas,翻盘希望微弱。仅凭这一点,民主党参院中期选举形势就非常不乐观。更糟糕的是,在23个民主党席位中,却有八个席位面临危险。”

如何帮助民主党保住席位或是获得更多的席位,尤其是支持有危险的民主党的席位,成为六合群中秋聚餐的一个热点话题。黄亚生教授建议: “美国人参政一般通过三种途径:一是投票;二是政治献金;三是游说。我们如今能做的就是政治献金,捐助摇摆州的民主党,让他们在中期选举中能够得到席位。”为此,黄教授特意向群友推荐一本书,美国著名新闻调查记者Jane Meredith Mayer的《黑金政治:激进右派崛起背后的亿万富豪秘史 Dark Money: The Hidden History of the Billionaires Behind the Rise of the Radical Right》,这本书对年销售额逾50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的非上市公司美国科氏工业集团如何利用金钱影响,乃至操纵美国政治的内幕进行了揭露。因此,黄教授认为,华人若是想要支持民主党,不如集中力量去支持一些主流的组织,如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等,这样可能会更有效。

在六合群内,聚会结束第二天,群友便在群内传来美国各州民主党联系人名单,群内的人以各自的方式行动起来了。在美国,华人大约有450万,约占美国总人口的1.5%。他们今后会在美国政治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虽然还有待时间告诉我们,不过,特朗普总统的上台,无疑激发了华人参政的积极性。

- END -

原标题:因特朗普而分裂的美国华人社会:为政治而行动的华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