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8日星期日

钟布:美国的孩子怎么在风雪天上学?| 西洋参考


美国中小学1月3日开学后,就迎来了一场席卷30个州的暴风雪。从美国西部的加州到东部的北卡莱罗那州,7300万人面临冬季风暴警告。这轮风暴给这些地区带来了大雪和冻雨,路面结冰相当普遍,开车风险极高。北卡州的夏洛特积雪达8英寸,乔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周末也是大雪,并伴随强烈寒风,而弗吉尼亚州大部分地区也是雨雪天气,积雪达1英尺。

风雪天,美国中小学学生怎么上学?



风雪过后,无论美国大学还是中小学都不能让学生参与扫雪。这是因为在公共场所扫雪必须由经过培训的专业人士完成。如果学校让学生扫雪,一旦出了事故,例如滑倒、摔伤等,学校将面临民事甚至刑事起诉,后果不堪设想。学区及教育局长本人都无法承担这样的后果。

下雪天,孩子们上学格外辛苦。校车虽然还会小区接孩子们上学,但由于路况不好,校车经常晚到,孩子们只能在雪地里苦等。更辛苦的是当地的教育局长。

冬天来临,我们当地教育局长的一项重要职责是,在恶劣天气来袭前决定当天学校是否正常上课,还是延迟两小时上课,或者干脆全天停课。当然如果决定全天停课,雪天停课天数会累积起来在学期结束前补上。也就是说,如果因为天气原因停课5天,这个学期就必须补课5天,放假日期也会顺延。

今冬暴风雪频繁,我们当地的教育局长多次决定延迟两小时上学或全天停课。这样做当然是为了孩子们的安全,但也引起不少学生家长的不满。其实,全美各地的家长冬天都喜欢在社交媒体上抱怨他们的教育局长。有人发现,越冷的地方家长抱怨教育局长的情况越普遍,言辞也更激烈。教育局长不知不觉地成了社交媒体上不受欢迎的地方官员。教育局长宣布停课明明是为学生好,为什么家长有这么多抱怨?

美国经常下雪的地区,无论城乡应对暴风雪都很有经验。一旦下雪,市政扫雪车从子夜时分开始分批出动,清扫街道和住宅区。清晨起床,家长们从自家的窗户往外望,已经铲过雪的小区路面干干净净。于是他们开始让孩子吃早餐,准备上学,自己也好去上班。

此时,突然接到学校的电话、电邮或短信通知今天推迟两小时上学,或者全天停课。这时,孩子们倒是欢天喜地,家长们就开始纳闷:下这么点雪,为什么学校要停课或推迟上学?孩子留在家里,家长没法去上班。美国法律规定,12岁以下儿童不能独自在家。停课或推迟上学就意味着不少家长只能留在家里陪伴孩子,当天的工作计划自然就全乱了。

教育局长决定晚两个小时上课或不上课会影响整个学区的所有中小学,必然给每天要上班的家长带来不便。很多家长也不知道教育局长的难处。他们看到的只是自己家门前的雪已经清扫,但不知道大雪给学区带来的其它影响。

暴风雪一来,教育局长必须为全体学生的安全负责。如果天气预报有大雪、冰雹或路面结冰,那一晚教育局长肯定睡不踏实。他和校车车队负责人必须在凌晨4点起床,查看天气预报并,与当地的气象预报部门联系,了解当天气候可能出现的新变化情况。他们还要联系警察局,了解道路拥堵情况;联系环卫部门,了解后半夜路面积雪的清扫状况等。这些信息汇总后成为他决定当天是否停课或延迟上学的依据。在一些特殊天气,教育局长和校车负责人还要亲自坐上校车查看路况。

作出延迟上学或停课决定的背后,教育局长考虑的因素很多。大雪是否会危及某些特殊学生群体的安全?校车在路上行驶是否符合安全标准?若部分地区持续大雪,扫雪可能不及时,这样校车能否按时接送学生?哪些孩子可能在户外等车太久?此外,教育局长还必须兼顾步行上学的学生。虽然步行上学的学生人数少,但是一旦下雪这些学生平时不到十分钟的上学路程可能要走半小时。专家认为,在极度严寒的天气情况下,学生在室外超过30分钟就可能发生冻伤。

教育局长还必须考虑,部分高中生已经开始开车上学。风雪天,这些刚拿驾照的高中生能否应对复杂的路况?总之,气候恶劣的冬天,教育局长必须全面考虑各类学生群体的安全后才能决定如何上课。他的决定最迟在凌晨五点半前作出,这样才能保证在六点前通报给学区内的数千名学生及家长。

尽管教育局长作出决定前都经过了实地调查,但有时还是难免出现失误。美国冬天的天气变化多端,气象专家也无法保证天气预报的百分之百准确,有时预报的暴风雪提前来临,或者延后袭来。降雪量有时也预报不准,有时多报,有时少报。这类偏差必然影响教育局长的判断,最终给众多家庭带来不便。

去年冬天,亚特兰大市曾经遭遇强烈暴风雪袭击。教育局长没有料到,放学后校车根本无法开出学校。结果很多学生无法回家,晚上只能在学校的图书馆过夜。当地孩子睡在图书馆临时搭建的地铺上,以及教育局长在电视上向市民道歉的新闻发布会都成了全美国的大新闻。

我们当地的教育局长在偶尔出现天气误判后,也成了家长们的嘲讽对象,而他经常没有申辩的机会。相反,如果他作出正确的停课决定,多数家长认为这是他应尽的职责。家长并不了解教育局长在暴风雪要考虑这么多因素。当然,如果不是我邻居的女婿就是我们当地一个中学的校长,我肯定和其他家长一样,不明白教育局是怎样作出停课决定的。

学区行政管理人员可能永远无法令所有家长满意,但他们对待暴风雪的职业训练及慎重态度令人佩服。停课或者推迟上学的确给家长带来了不便,但与危及学生安全相比,这显然微不足道。每一个暴风雪来袭的凌晨,教育局长和老师们时刻记挂学生安全,为他们上学尽心尽力,避免了数不清的安全隐患。作为家长,至少我是心存感谢的。

关于作者

钟布  现任教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传播学院,为该院媒体研究及大众传播学终身教授。他同时担任宾州州立大学信息与通信发展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约翰-克里体育新闻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及媒体效果实验室兼职教授。

来源:西洋参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