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9日星期四

胡平:大饥荒年代中国农民为什么不造反?


《饿鬼――毛时代大饥荒揭秘》是西方第一部详细揭示中国大饥荒真相的专著。原著是英文,书名是《Hungry Ghosts――Mao's Secret Famine》,初版于1996年,2004年又出了增订版。作者贾斯柏.贝克(Jasper Becker)曾经是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驻北京记者站主任,在北京住过15年。为了写作此书,作者曾经在中国国内做了大量采访。香港的明镜出版社于2005年出版了这本书的中文版,由姜和平先生翻译。全书共492页,内容分为三部分:1、中国:饥荒的国度,2、大饥荒,3、弥天大谎。在后记里,作者还描述了发生在北朝鲜的大饥荒。原著曾获得荷兰的人权奖。在前言里,作者引用了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的一句名言,"历史对于罪恶具有着永恒的惩罚权。"



《饿鬼》里有一章专讲"西方世界的失误"。尽管中国政府严密封锁消息,如此大规模空前惨重的饥荒也不可能不为外界所知。事实上,西方的一些媒体,特别是台湾的蒋介石政府,都对中国的大饥荒作出了很多报道。然而这些报道却遭到不少讥讽,颇有一些西方著名的作家、记者、学者和政客否认大饥荒的存在,甚至还建立了中国成就的神话。有的人则重复中共的宣传,声称中国发生了自然灾害,导致农业歉收,但由于共产党的正确领导,避免了大量饿死人等现象发生。这些显然错误的论断甚至一直延续到文革。

在后记里,贝克向读者,也是向自己,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大跃进期间,各地干部和农民全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人、乡亲一个个活活地饿死,为什么农民不造反呢?"

作者介绍了民运人士魏京生的观点。魏京生认为是由于毛泽东用阶级斗争之说来维护他的权力,把人们分化成为想象中的利益集团,使人们不能辨认自己的真实利益。于是毛就能籍此煽动人们参加互相残杀中,也参加到实际上损害自己利益的争斗中。另外,据作者说,他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很多被采访者断定,因为在那时,广大农民对共产党很信任,所以他们做不出反抗的行动来。农民们相信共产党决不能让老百姓饿死,相信毛主席会来救他们。有些农民认为,宁肯饿死也不能抢粮库,国家的粮食一粒也不能动,如此等等。

贝克本人更强调共产党控制的严密。他说:中国历史上不乏有饥荒年代农民造反的先例,但是,中国历史上却没有过如此残酷和有效的员警国家统治的先例:即使走遍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毛统治的严密控制。外出逃荒立刻会被民兵抓回来,在中国各地,成千上万逃荒者的结局都一样。不能离开本村,又不可能组织足够的人与军队或民兵抗衡,除非那些民兵也饥饿不堪。当意识到政府不会来拯救他们的时候,农民们已经饿得半死,根本不可能有力气采取任何有效的反抗行动了。

我要补充的是,在当年,其实还是有很多反抗的。大饥荒期间我在成都上小学,记得那时学校每年都要组织我们去青羊宫参观四川省的"公安展览",其中就有大量的"反动组织"、"反革命份子"和"美蒋特务"的"罪行"介绍。展厅中陈示着各种各样的"反动文件",甚至还有准备暴动的武器。我想,在中共公安部的档案里一定有着更完整的记录,足以证明在那段时间来自民间的反抗广泛到什么程度。

不过,相对於历代王朝饥民造反的规模,应该承认在大饥荒时期国人的反抗的确要弱小得多。道理很简单,共产党通过庞大的组织系统,对人民实行了极为彻底的人身控制,再借助於对现代通讯手段的垄断,它使得任何自发的集体反抗行为很难发生。暴力工具的高度发展,斩木为兵注定了不可能战胜机枪大炮。因此,当局就能够把人民的反叛扼杀於摇篮之中。我们要知道,人民起来反抗,一方面固然是苦不堪言、逼上梁山,另一方面也常常是因为他们对成功抱有某种希望。如果人们事先就认定绝无成功的可能,恐怕只会坐以待毙。从《史记》对陈胜吴广起义的描述中可以发现,陈胜吴广敢於发难,一来是走投无路,"亡亦死,举大计亦死";二来是审时度势,相信登高一呼,"为天下倡,宜多应者"。再看看希特勒迫害犹太人,看看纳粹集中营,成千上万的人毫无反抗地任其摆布,引颈就戮,就是因为他们完全丧失了死里求生、反抗成功的希望,因而完全丧失了反抗的意志,所以也就不再有反抗的行为。

有鉴于此,当年那少量的英勇反抗就更值得我们敬重。古今中外,还有比这种性质的反抗更悲壮、更正义的么?然而迄今为止,他们的名字和事迹却仍然在被丑化,被诬蔑,被抹杀,被遗忘。在大饥荒过去五十年的今天,我们也要注意搜集民间反抗的历史资料,纪念这些在暴政下奋起抗争的英雄。

2008年4月4日 自由亚洲电台首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