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3日星期二

【虚构故事】一个人,毁灭一座城

首先,必须要介绍的是,我们这个故事中的男主角头脑清晰,思维敏捷,身体强壮。中学期间,这位男主角曾经获得了化学奥林匹克大赛的二等奖,在大学及读研期间,又系统学习了法学、金融以及社会心理学知识。毕业后,这位男主角先是进入政府,充分了解了整个权力系统的运作,此后又进入建筑开发类企业,掌握了丰富的建筑学知识。强大的知识储备以及在这些过程中积累的人脉,令他在决定创业之后,很容易就创办起一家口碑不错的金融公司。
然而,不幸的是,这位男主角天生就是反社会型人格。虽然他长袖善舞,夜夜笙歌,然而在酒足饭饱之余,这位男主角制定了一个宏大的计划,要让自己居住的这座人口达到了千万级的城市陷入完全的混乱,并在混乱中制造最大规模的杀伤。这位男主角花费了整整一年时间筹备,今天,就是这位男主角实施计划的日子。

早上七点,在这个城市刚刚苏醒的时候,我们的男主角就驾车出门,前往这个城市的北面。这个时候的交通还很通畅,男主角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一个山脚下的天然气主管道旁。他悠闲的取出两枚用化肥和清洁剂自制的爆炸装置,一枚贴在了管道上,另一枚却埋在了距离爆炸点100米的远处。第二个炸弹埋设地点的选择显然花了我们的男主角很多的心思,因为他埋下这枚炸弹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哼起了小调。设置完炸弹,我们的男主角掏出手机看了看信号,满格。这明显让我们的男主角更加满意。我们因此可以猜测,这两枚炸弹是通过手机信号引爆。

男主角做完这一切只花了10分钟,然后他就开车转向了城市的东边。这个时候的城市已经喧闹了起来,但是我们的男主角已经位于城市的郊区,这里的交通依然畅顺。我们的主角用了四十分钟就到了一条高压线走廊边上,然后在分别在四座各自相距200米的高压线塔下设置了炸弹。这个时候,我们的男主角再次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他在某一处地下埋设了第五枚炸弹。完成了这些事情之后,时间已经接近9点。男主角再次检查了手机信号,然后驱车回城。



现在他驾车到了市内最繁忙的高架桥上,时间已经到了9点半,上班的高峰期已经过了,但是车流依然频密。他突然刹车,让车子停在了路中间。后车跟着一个急刹车,依然磕碰到了他的车尾。这起事故引发了一起连环的追尾事件。然而他没有丝毫的停留,也不理会后车司机的叫嚷,只管迅速的下车,跑下高架桥。在跑出100米之后,他按动了手机。一个火球从他的车上爆了出来,将周边围着他的车指指点点的司机们统统吞噬了进去。一场即将席卷全城的杀戮,就此开启。

我们的男主角没有回头,他径直跑进了高架桥边的城中村。这里算是这个城市最大的城中村,村里的有些居民已经被旁边巨大爆炸声惊动了,正纷纷的从村口的牌坊里走出来。男主角逆着人流进了村子,走上一栋楼,在其中一间出租屋门口掏出钥匙,走了进去。很明显这里早已经被租下了。我们的男主角哼着歌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悠闲的下楼,从城中村另一边的出口走了出去。这个时候已经过了10点,男主角在出口的停车场开出一部早就停在这里的车,再次按动了手机。又一团火光从男主角的那间出租屋里爆了出来,城中村的楼与楼之间挨得极近,因此火势扩张得很快,迅速将周边几栋楼都包了进去。火灾之后,消防车根本开不进村子,最后这场火灾几乎扩张到整个村子,数以十万计的打工仔们聚集在街头,并开始酝酿出这个城市的第一波恐慌。然而男主角没有停留,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他开车直奔市政府而去。

街道上因为连续两次的爆炸而有了些惊慌,车流走得有些慢,司机们的脸上都带着茫然之色,爆炸声并不是每个人都听到了,但是附近那两道冲天而起的黑烟,大多数人都看到了。男主角在市府大院门口停了车。门口的保安并没有刁难,看了看他手上的市金融办会议邀请,就把他放了进去。我们的男主角停好车,提着三个手提包走向市府大楼。会议已经开始了,我们的男主角在后排找了个位置坐下,然而这个时候,男主角手里已经只剩了一个包,另外两个包,应该是被他放在了某两个未知的所在。男主角看看时间,堪堪10点半。会场上的这些人很明显还没有收到连续爆炸案的信息,表情平静和淡然。男主角坐了10分钟,把手上的提包留在位置上,站起身来,找工作人员问了问厕所的位置,然后就走出了会场。这一番行动当然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会议没有丝毫停顿的继续了下去。男主角很悠闲的走出了市府大院,在门口打到了一部的士,吩咐司机开往附近最大的那座商业广场。上车走了一公里之后,男主角连续按动了两次手机。从市府大楼和停车场同时爆出两团巨大的火光,安静的市府大院在一瞬间陷入了巨大的混乱,所有人都从大院里逃离出来,站在远处的街道上,满脸惊恐。这个时候,发生在高架桥和城中村的两次爆炸的消息,终于和现在政府大院里的爆炸案的消息重合起来,信息还算灵通的市府各部门官员们,终于意识到这一连串的爆炸案背后,恐怕隐藏着巨大的罪案。在和平而美好的世界里生活久了,这种无差别的爆炸袭击,真是让官员们想一想都后背发麻。在大院里经过彻底搜查,确认没有剩余炸弹之前,官员们绝对不敢再回去坚守工作岗位。市政府的运作由此陷入瘫痪。

当然这一切早在我们的男主角的计算之中。11点的时候,他在商业广场门前下了的士。这个时候的街道已经充满了惊慌的氛围,很明显,发达的网络通讯手段,将9点半到10点半之间连续发生的三场爆炸,迅速传播得路人皆知。男主角掏出手机上网看了看,铺天盖地的,都是爆炸案现场的照片和视频。原本11点的时候,这个商业广场应该已经是人流涌涌,但是现在的人流明显少了很多。男主角走进地下停车场,再次走进一部车里,取出早就备好的衣服换上。他知道现在的警察系统应该已经全力运作了起来,找到自己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在这个时刻,自己必须争分夺秒,制造更大的混乱。男主角从车里取出些工具,走向位于停车场的某一处角落的铁门。他撬开门,看了看里面密密麻麻排布的电子仪表。很显然,这里就是这整栋商业广场的电表房。男主角将一枚炸弹布在了这里,然后驾车离开了地下室。在开出收费点的同时,男主角第五次按动了手机。整个商业广场在一瞬间就陷入了黑暗,然后是一阵疯狂的尖叫,很多人开始从广场的门口跌跌撞撞的奔跑出来,然而那些在广场的三楼以上闲逛的人,突然深陷于彻底的黑暗之中,他们陷入了完全的惊恐,甚至忘记了可以掏出手机来照明。他们如同苍蝇一样拼命的撞击货架、墙壁以及柜台,个个都是头破血流,有些人在惊慌下从中央天井处掉了下来,拖着长长的惨叫,摔死在一楼。这种惨烈的叫声更加加深了人们的恐慌。当他们最终逃离这座商业广场的时候,自觉九死一生,在生死之间打了个转。于是他们纷纷的将这种恐慌情绪传播给自己的亲友,并发布到网络上,整座城市的居民因此都知道了,一场针对平民百姓的无差别袭击正在发生,每个人都可能是受害者。于是整个城市都迅速陷入了难以描述的恐慌。可怕的是,处于瘫痪状态的市政府居然无从发力,无从大规模发动宣传机器制止恐慌。所幸公安机、武警部队、电台电视台的办公大楼并不在政府大院内,他们的运作还没有瘫痪。市领导们因此纷纷发出指示,要求公安系统集中精英力量迅速查出真凶,其余的基层民警,配合武警部队上街,在各主要路口巡查,以维持秩序,平复市民的恐慌;并要求电台和电视通知市民迅速回家,不要形成人群聚集。

然而这一连串的应对依然在我们的男主角的掌握之中。在全城性的恐慌之下,政府已经不可能再大规模的抽调警力对付自己。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我们的男主角却已经回到了市府大院的对面的一栋写字楼,他在顶层一间可以俯瞰整个大院的办公室里,舒服的坐下来。市府大院内静悄悄的,很明显,为了恢复城市的秩序,市政府必须尽快恢复运作,所以排查炸弹的特殊武警部队已经进入。我们的男主角在这间临时租来的办公室等了一个小时,甚至还睡了一会。他深知警方的办案流程,在没有大规模的警力配合之下,只能是从炸掉的车辆入手,调查车主信息。然而他在这一天内所使用的所有车辆都是他用假身份证付现金租回来的,租回来后还自行更换了号牌。想要短时间内通过车主信息找到自己,几乎是不可能。而且,在市府大院的停车场设置的炸弹,并没有放在自己车上,而是随手放在了另一部车下。表面上看来,自己其实还在那个金融会议之中,是爆炸案的直接受害者。人手不足的警察们要想梳理清楚会场上每一个死伤者的身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自己现在还安全得很。

我们的男主角午睡醒来,看了看时间,下午两点正。市府大院里的搜查部队已经撤了出来,公务员们正在陆陆续续的走回大院。男主角非常明白,所谓的搜查注定是草率的,文化程度低下的武警们既缺乏相关的设备,也缺乏相关的训练和知识,他们更在意的是市领导们关于尽快恢复政府办公秩序的指示。男主角咧嘴笑了笑,第六次按动了手机。市府大楼再次爆出一团火光,这次爆炸的位置是电梯间,很明显我们的主角将第三个手提包藏在了电梯的某处。已经走进了市府大院的公务员吓得屁滚尿流,纷纷转身就跑。我们的男主角微笑着欣赏了一会,然后转身下了楼。

在开车离开这栋写字楼之后,我们的男主角又掏出了手机。这次他连续按动了八次。与此同时,这个城市的三个城中村爆出了巨大的火团,城北郊处的天然气管道同样被烈火淹没,城东郊区的四座高压线塔则塌了下来。城中村里,刚刚回到家的打工仔们疯狂的冲出门,冲到了村外的街道上。他们衣冠不整,骂骂咧咧,怒气冲天。警察和武警们试图维持秩序,很快就和光着膀子的打工仔们发生了冲突,并引起了激烈的打斗。警察和武警并不敢真正使用枪械,而打工仔们也看出了这一点,因此打工仔们迅速在冲突中取得了上风,在响彻整条街道的巨大的喝骂声中,警方的力量很快就败下阵来,并迅速撤出了整个街区。然而混乱在扩大。一些在爆炸案中受伤的打工仔们血淋淋的走出村子,给愤怒的人群带来了巨大的视觉冲击。人群无从分辨他们的伤势从何而来,只知道自己内心突然积累了无穷的负面情绪,需要立刻发泄出来,于是整个城中村所在的街区都陷入了暴乱,停在路边的车辆被砸,店铺门面被砸,一场席卷全城的暴力行动,就此发生。与此同时,整个城市四分之一的居民区,突然之间,就停电停气,而且,由于大量的通讯基站同样失去了电力供应,无法运作,于是刚刚回到家的市民们突然发现,自己连手机都打不通了。住在低层的市民还好,住在高层的市民已经处于彻底的恐慌。他们歇斯底里的大叫和痛骂,空气里已经充斥了绝望。

在这一连串的后续事件中,我们的男主角并没有闲着。他知道在市府大院的第三颗炸弹爆炸之后,公务员们都被吓破了胆,政府的办公秩序已经不可能恢复。于是他去了某一个城中村,脱掉上衣,混入了打工仔的人群中,并带头打出了面向警方的第一拳。在暴乱发生之后,我们的男主角迅速脱离了人群,他跑回一个街区之外的自己的车里,这次他换了一身警服,开始慢慢的开车在街道上寻找。很快他就找到了目标,那是一部指挥车,停在了一个街角上,车顶上的小型雷达还在灵活转动。男主角仔细看了看周边,并没有其他警察,于是他立刻将车紧紧的挨着指挥车的车门停下,然后下车迅速的跑开。只不过跑出了20米,他身后就是一身巨大的爆炸,爆炸声带来的气浪甚至将他推得向前踉跄了几步。指挥车当然也在这场爆炸中被炸得四分五裂。男主角站稳脚跟,回头看着爆炸现场,做出一副被爆炸惊呆了的模样。周围听到了爆炸声的警察和武警们很快就围了过来,然而他们都震惊于爆炸现场,而忽略了我们的男主角。在纷乱的人群中,我们的男主角很快就安全的退了出去。这场针对警方指挥车的爆炸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城市的军警部队,并在消息传递过程中逐渐放大,传到普通市民耳中的时候,已经变成死了成千上万的军警。所有人,包括军警在内,都意识到了,自己处于极度的危险之中。从未经历过生死的普通小武警和小民警心中同样升腾起巨大的恐慌,他们的生活本来就不尽人意,比社会底层的打工仔也富足不了几分。现在却要面对这种极度的生死考验,于是一个个怨气冲天。即便他们不敢公然表现出来,却变得消极起来,不再愿意主动在街面上维持秩序,制止混乱。他们开始挂念起自己的家人,并开始打电话回家。然而与普通老百姓一样,他们也未必能够次次打通电话,即便打通了,也只能听到家里人恐慌的喝骂。于是他们中的很多人立刻就擅自脱离了队伍,自行回家。这种行为更加加剧了整个军警队伍的消极性。从城中村发作出来的暴乱开始变得无法遏制,并开始向整个城市蔓延而去。

现在的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半,我们的男主角现在已经上了另一部车,到达了依然维持着秩序的城南。此时,离天然气管道和高压线塔的爆炸已经过了两个小时,按照常规,煤气部门和电力部门的维修队伍已经到达了现场,正准备检查事故原因。然而我们的男主角又掏出了手机,作为看客,我们无可奈何,无从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再次连续两次按下按钮。这一次我们必须转移视角,看回那个爆炸的天然气管道附近。我们惊讶的发现,原来前去现场检查的人员,正站在距离爆炸现场一百米处。这个位置视野良好,地势平坦,距离爆炸现场不远不近,原本是最好的指挥位置,然而我们已经知道,这个位置的地下,已经埋好了一枚炸弹。于是我们紧接着就看到一团巨大的火光,现场人员纷纷被这爆炸吞噬。这样的场景同样发生在城东的高压线塔坍塌现场。这两边幸存的技术人员都已经被吓到呆滞,无论如何都无法再生起前去现场的勇气。变电站、供气站和供水站的技术工人很快就收到了同行在持续的爆炸案中去世的消息,一时间谣言四起,似乎每个人的身边都埋着一颗威力惊人的炸弹。工人们平时收入微薄,这个时候当然也不打算为国捐躯。于是他们纷纷都开了小差,偷跑回家,去陪伴恐慌中的家人。城市的水电气网逐步陷入瘫痪。到晚上六点,夜幕降临,这个城市的路灯都未能全数亮起,城市慢慢的陷入了黑暗,而恐慌在持续的加剧。

我们的男主角现在刚刚爬上城南一栋高层住宅楼的顶楼,这个时候的他依然穿着警服。我们看着他爬上了储水塔。在夜色降临之时,我们只能隐约的看到他手里拿着一包蓝色的粉末。二十分钟之后他出现在另一个相邻小区的住宅楼顶楼,重复了相同的动作。然后他回到自己的车里,换上一身普通的衣服,安静的坐下。半个小时之后突然这两个小区都沸腾了起来,似乎每个人都冲到了小区的草坪上,男主角落下车窗,听着远远传来的喧哗,“水变蓝了”,“有毒”。男主角下车,很快就融入了人群。他愤怒的大喊:我们害怕了一天了,政府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很快,这个要求一个说法的口号就传遍了整个街区。人群慢慢的汇聚起来,数千,数万,各种口号开始在人群中叫喊了起来。街区留守的几个民警看着越来越庞大人群,尝试紧急和市局联络,然而市局的答复很简单:城北的局面更加恶劣,根本派不出人手。庞大的人群开始离开街区,开始无目的的游荡。原本在自己家里暗自恐惧的人突然发现,一旦自己融入了人群,恐惧就会消退。于是越来越多的融入人群。他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们只知道自己很害怕,很恐惧,多年以来对生命的恐怖,对未来的迷茫,这个时候都发作了出来,唯有在人群中大声的叫喊,与别人一起宣泄,才能让自己感觉舒服一点。于是人群的情绪越来越高昂起来。在经过南区公安分局门口的时候,男主角喊了一声,我们进去找他们要个说法。于是人群一下子躁动起来,纷纷冲入了公安局。我们的男主角并没有进去。他在门口留下一个包,就脱离了人群。十分钟后,一团火光暴起,将聚集在门口的所有人一起吞没。这起爆炸摧毁了最后的秩序,人群的情绪彻底失控。他们开始疯狂的推挤,践踏,并在奔跑的过程中拼命的摧毁他们眼中所能见到的一切事物,一时间死伤无数。城市的动乱已经无可遏制,而调集军队前来平复秩序,即便这个政府的反应速度再快,也需要到第二天早上了。这个噩梦般的夜晚,数以百万计的民众在动乱中丧命,所有的政府机关、医院、银行、商场都在这场动乱中被烧成了赤地,事后也无从追查这系列动乱的起因。

而我们的男主角这个时候已经回到了床上。他听着外面犹如山呼海啸的惨叫声,安静的睡着了。

注:
本文纯属虚构,如与现实相应,不胜荣幸。



作者:蛮族勇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