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0日星期六

王五四:不要为我的死而悲伤,因为你们也好不到哪去

今天(9月10日)是教师节,教书育人者的节日,感谢那些曾经教过我如何育人的老师们,抱歉不能祝你们节日快乐,一节日你们就要失业了。米兰昆德拉曾经说过,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对此我是不赞同的,你拿工资没?拿工资了谈什么最光辉,谈什么无私奉献,所有拿工资的职业都只是职业,把一种职业在道德上进行拔高,一般背后都有着不可示人的目的。
不要总拿教师的挥洒汗水、清洁工的起早贪黑、交警的披风冒雨抒情,抒情会遮盖很多现实问题,给他们发工资没?有待遇更好的工作他们会不会换?有没有做好本职工作才是对他们进行考量的标准。非要思考,你思考下为什么清洁工的劳动强度这么大收入还这么少,你思考下为什么那么多民办教师兢兢业业几十年一个月只拿小几百块,如果你的答案是因为他们学历低,能力差,找不到更好的工作,那么你今天应该祝贺你的老师于丹节日快乐,于老师教导你们,当你遇到不公平时,不要抱怨社会,要问自己的内心是否学会忍耐。

一个职业一旦被神圣化,你就会发现他们既做不好本职工作,也做不好人,而职业被赋予的光环和众人的夸耀抒情,则成了他们的遮羞布和挡箭牌。往古今来,四方上下,掐指一算,只有一个职业是被文人墨客自发进行讴歌纪念的,王昌龄写“楼头小妇鸣筝坐,遥见飞尘入建章。”卢照邻写“罗襦宝带为君解,燕歌赵舞为君开。”徐琰写“柳腰摆东风款款,樱唇喷香雾漫漫。”唐朝小杜写“京江水清滑,生女白如脂。”不光是客户会写诗讴歌,这个行业本身的从业者也有两把文艺刷子,小杜歌颂的杜秋娘自己也写“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钱塘苏小小写“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唐太原妓写“自从别后减容光,半是思郎半恨郎。”襄阳妓写“无限烟花不留意,忍教芳草怨王孙。”不难看出,要想让人歌颂,要想自带光环,既要积极工作让客户满意,又要有真才实学让客户主动给好评。自我神圣化只会被不断冒出遮盖不住的丑闻打脸,被现实踢下神坛。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也行行出人渣,只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强权情感,不谈平等公正的行业规则,早晚要搞成郭德纲和曹云金。以往在各个行业里面,教书的供孔子,练武的供关云长供岳鹏举,唱戏的供唐明皇,妓院里供的祖师爷是柳永,明面上是人,实质上是规矩,现如今发展到明面上运行的是规则,实际上是手握权力的人,各个行业的楷模也就成了人造的偶像,偶像本身是假,也受人操弄。对这种人造偶像的迷恋就像迷恋了一个毫无血肉的充气娃娃,没有任何生殖意义,你可以自己私下把玩,但在公共场合表现出来就纯属有病,这种病症越是在病态社会表现的越常见而且看上去越正常,比如迷恋对洋人口气硬硬的外交部长,比如迷恋街头那个帅气的交警,比如迷恋手握钢枪威严十足的军人,比如………。你们是不是上瘾了?对强权及其附属如此迷恋和歌颂,除了集中营里,连猪圈里都不常见。你们对上歌颂权力,对下消费贫穷,对现实视而不见,你们只想看底层劳动者的勤劳之美,淳朴之美,并大肆赞美这些,传播这些,却不想听听他们心里对这个社会的不满、痛恨和诉求,因为这些会惊扰了你们的美梦和你们精心营造的满是爱意的氛围,你们不顾他们眼里的无奈和身上遭遇的不公,你们的颂扬声遮盖了社会撕裂的伤口,你们不干在别人伤口上撒盐这么残忍的事,你们只是在别人伤口上炒菜,香气四溢。

歌颂贫穷是种病,这个大家慢慢都知道了,现在正常人都不会歌颂贫穷了,但你歌颂在贫穷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美好也是一种病啊,况且这种美好根本不真实,比如说一提到农民就联想到纯朴、勤劳、善良,他们处于资源匮乏之地,理论上来讲没有人比他们更渴望获取资源,这种渴望往往凌驾于各种规则之上。底层劳动者面临的最主要最基本的问题就是资源的分布不均和分配不公,这是造成他们眼前困境的主要原因,我不说他们勤劳,你也别举例说你们村里的人多懒,他们再游手好闲偷奸耍滑,所付出的体力劳动也比你多得多,但所能获取的收入却是少之又少。前几天甘肃康乐发生了一起惨案,村里一位年轻的母亲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身亡。不日,该女子丈夫再次服毒身亡,8口之家,6口人身亡。母亲为什么这么做我们无从知晓,但从他们居住的58年前的土坯危房、家徒四壁的照片以及被评议取消的低保,我们也能猜出一二,眼前的贫穷以及看不到未来的贫穷,他们不是不努力,他们也没有埋怨社会,但他们依然贫穷,此时,应该有人出来问“那他们为什么不出去打工赚钱呢?”嗯,这种发问跟“何不食肉糜”是一样的。

这六口人的离去着实是一出悲剧,对于他们的离去,很多人表示悲伤,我其实真的不悲伤,一是因为死亡未必是最坏的结局,二是看不到希望的生活生不如死,不如去死。他们至少有选择死亡的权利,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才是最痛苦的。只是,以上这些话都是基于我毫无能力去改变什么,去为他们做些什么的基础上,更是因为那些听似悲伤实则根本不知何为悲伤以及为何悲伤的哀鸣。老舍曾说,我想写一出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了无耻的笑声。其实这就是一出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了无知的悼念声和滴水不漏的通稿声。康乐县政府新闻办发的通稿十分全面、照顾周详:“县上立即启动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组织人员及时抢救伤员,及时上报州委州政府”、“州上领导高度重视,主要领导、分管领导相继作出指示”、“5名县级领导分别带领景古镇和县检察院、公安局、卫计局、安监局、民政局、食药局等相关部门负责人赶赴案发现场和医院救治现场,分头开展相关工作。”这类通稿我们见过很多了,像阿庆嫂一样滴水不漏照顾八方,但越是这样越让人感觉凄凉。以后我死了,要静悄悄的,不能给政府添这样的麻烦。

那位母亲自杀之前说“我的孩子我要带走”我也是能够理解的,作为一名刚过转正期的父亲,我也经常担心万一自己……,自己的孩子怎么办。有个词叫隔代贫穷,是指在一个社会资源分配极度不平均的情况下,处于社会底层的家庭,向上流动的机会极小,家庭里面的下一代成员,从一出生开始就处于拥有资源的劣势,自然也会有极大的机会长期处于贫穷状态。从理论上来讲,公益是可以缓解这种现象的,所以我们能看到这个社会有那么多公益组织和慈善机构,前几天腾讯公益也联合各个公益组织搞了声势浩大金额吓人的捐款活动,大有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春天的趋势。上篇文章我也说了,社会需要公益,但要明确责任主体,你把政府该干的事揽在怀里,你是干不好的,你的资源相对于行政资源来讲太渺小,你不仅干不好,反而成了粉饰太平的工具,遮掩了问题和问题所在。慈善越发达,社会越不公,扭曲的慈善越发达,社会不公就会加剧,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反而被掩盖了起来。我的朋友唐映红老师说,“一个乡村的贫困的年轻母亲杀死自己的孩子然后自杀了,经济学的角度看到贫富差距带来的贫穷压力;政治学的角度看到乡村治理失范后的凋败;伦理学的角度看到权力集团对乡村的掠夺和戕害”,而很多人则是从文艺的角度,看到了“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春天”,爱是荒漠甘泉,能滋养花朵,你们呢,则是直接在沙子里插上一束束鲜艳的塑料花。

雅各宾派领袖罗伯斯庇尔在法国大革命期间杀人如麻,后来他自己也上了断头台。有人在他的墓碑上写了一段调侃的话“过往的人啊,不要为我的死而悲伤,如果我还活着,那么你们谁也活不了”。我想说的是,过往的人啊, 不要为我的死而悲伤,因为你们也好不到哪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