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日星期五

铭记六四,超越八九

1989年北京那场屠杀,数以百计千计甚至更多的学生和市民被中共政权杀害,杀人的罪犯们仍然逍遥法外,血债未被清算。作为中共罪恶史的一页,“六四”事件应当被后人永远铭记。为追求自由和民主所付出的那些年轻的生命,也应当被后人永远纪念和哀悼。


但只有哀悼和纪念并不足够,有志于推动中国民主转型的人士,必须将纪念“八九民运”的活动和当下的抗争结合起来,“八九民运”必须被超越。超越至少应该体现在几个方面:对“八九民运”的反思,对当下政权的认识,对新抗争模式的掌握。

二十七年来,每一年世界各地都有关于“八九民运”的纪念活动,反思文章也不少。反思“八九民运”的文章,认为学生太激进错过退场机制,从而让中国错失改良机会的观点仍然占据主流。这种错误的“反思”,与中国当下仍占据主流的改良或通过公民社会建设倒逼改良的思潮合拍,成为中国民主转型的一大误区与障碍。


“八九民运”未能成功,现在看来显然是太不激进,当数以十万计的学生占据天安门广场,当数以百万计的北京市民涌上街头,如果能果断冲进中南海,占据电台电视台,历史或将就此改写。另外,当数以百万计的市民主动投身到这场运动中来,学生们却将他们主动排斥在外,以保证所谓学运的纯洁性。学生们甚至将毁损中共图腾——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像的三名青年扭送给了警察。未能更广泛深入地动员全社会参与这场民主运动,可视为运动未能成功的另一主要因素。


当然,以现在对结果的了解及对中共政权性质的认知来要求当时的学生们未必苛刻,当时的学生们,主体还是希望配合中共实现政治改革。但反思历史,不能停留在历史的局限性上。


“六四”屠杀之后,中国遭受国际封锁,中共不得不在人权方面有所让步,以换取外部国际环境的松动。学生及市民的生命和鲜血换来二十年的政治“小阳春”,直至2008年奥运会中国举国维稳体制建立。2008年之后,中国政治环境急剧恶化,公民权利大幅倒退,其中习近平2012年上台执政后尤为严重,社会处在全面压制状态,反抗被压至冰点。民间自上而下的改良希望已经完全破灭。


中共在八九年之后,利用全球化及新技术发展的红利,加上对国内生态环境劳动力等各方面资源的恶性透支,透过市场控制集中财富,获取了绝对的资源优势,并支撑了举国维稳体制的建立。近年来,依靠互联网大数据技术,通过对普通民众通讯、交通等人际往来方式的监控分析,建立了一套无孔不入的“云极权”。当局已经具备能力将所有的有组织的抗争扑灭在萌芽状态,将整个社会充分地原子化。


面对这种基于市场和新技术的“云极权”,前人所总结的用于结束专制的一些传统抗争模式都已经失效,近年来的维权运动,“零八宪章”和“新公民运动”等尝试,最多也就具备了试错的意义,而未能探索出一条可行之路。


作为整体而言的“八九”一代,仍在坚持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已经不多,在这些人当中,大部分人还在寄希望于自上而下的改良。相对激进的人士,又停留在传统的政党组织纲领章程路线动员发动这套传统的模式上。“八九”一代多数对当下政权的新变化认识不到位,想在抗争理念与行动上与当下的抗争相结合,都有非常大的困难。可喜的是,包括刘远东、王默等中国“南方街头运动”的参与者,尽管他们来自草根,但不管在认知上还是形式上,他们在整体上都已经超越了“八九”一代。


面对云极权,“云革命”或许是未来可能的形式。基于民众普遍的情绪和诉求,通过新信息技术形成松散的联结,发起去中心化的多场运动,多点谐振最终在政治诉求的引领下形成全面共振,直接结束专制政权;或通过连场运动,充分消耗当局的维稳资源,直至管治裂缝出现,从而开启全面的组织化抗争之路。(“云革命”更详细的说明和指引可参见: http://www.anti1984.com/ )

作者:温云超(北风)



2 条评论:

  1. 很同意去中心化的看法。现在的情况其实已经在往这个方向发展。

    回复删除
  2. 云革命需要黑客们的支持

    回复删除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