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日星期四

王爱忠:关于改良与变革的问答录



长期以来,中国社运界不管是理论还是现实层面对改良与变革的说法都非常混乱,各说各话,影响了沟通和交流,因此,在这里提出自己对这个问题的一些可能还不太严谨的看法,希望可以对以后有关这方面的讨论有所帮助。

问:你能简单介绍一下什么是改良,什么是变革吗?

答:改良就是在原来的政治制度上进行改革,完善,以逐步完成一个新制度建设的过程。变革是要求在根本上否定旧制度,打破旧制度,重新建立一个新制度的过程。美国政治学者亨廷顿认为革命即对旧有制度催毁,新的集团动员起来投身政治以及建立新的政治秩序并使之制度化。

问:为了更好的理解改良和变革,能举一些例子说明吗?

答:在我们国家,这一百多年来就发生过多次有影响的改良运动,比如1898年的维新变法,1906年开始的预备立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学潮,这些运动的共同特征就是不要求根本上结束旧的制度,而是在原来的制度上通过改革,从而建立起一个更符合要求的制度。美国在1776年宣布建国后,公民的选举权从早期规定的只有一定财产的白人男性公民才有选举权,到后来逐步取消了财产、宗教、种族、性别限制,使越来越多的公民获得了平等的选举权利,就是一个制度不断改良的过程。著名的马丁·路德·金领导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就是这样的改良运动。

变革的例子同样很多,中国1911年10月的辛亥革命;美国的独立战争;东欧的颜色革命;突尼斯、埃及、阿尔及利亚等国的革命;利比亚革命;白俄罗斯的颜色革命等等。这些政治转型都是要求从根本上改变旧制度的性质,从而建立一个新的制度的行为。

问:组建政党的行为是算改良还是变革?

答:这个问题要视情况而定,如果在一个本身就是多党制的国家,成立一个政党表达自己的权利诉求,从而推动社会某方面的改革,那么这样的组党就是社会改良的范畴。如果在一个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下,而一党专政又是这个政权的主要特征,那么民间组党就是一种变革行为,因为这是要反对现行体制的根本性质。

问:看来同样的行为如果目的不同可能就是属于不同的政治转型范畴。

答:是这样的,组党是这样,街头抗争运动同样如此,如果一场政治街头运动只是希望在现有制度下进行一定程度的改革,就是改良运动,如果要求从根本上改变原制度的性质就是变革运动,所以判断一场社会转型是改良还是变革,不是看他的方式,而是由其目的决定。

问:那么台湾的政治转型是属于改良还是变革呢。

答:台湾早先的党外选举活动就属于改良运动,这种行为是在承认在国民党一党专政的前提下,扩大党外人士的入选而进行的活动。而美丽岛杂志的创办,正如施明德后来表述的创办美丽岛杂志的目的是要形成没有党外的政党,主张实行国会的全面改选与地方首长的改选。那么这个行为就是一种变革行为,因为本质上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后来的美丽岛事件自然也就是一种变革运动。台湾的整个政治转型主要是在变革运动的推动下相对平和的完成的一种政治转型。

问:改良与变革两种理念能不能共同去推动社会转型?

答:改良与变革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理念和路径,他们是互相排斥的,变革必然要求社会打破与旧体制的互动,渐进的方式完成转型的期望,而改良则是要压制变革所营造的氛围,因为变革必然要打断改良的路径。所谓的只要最终目标一致,就可以互相合作共同去推动的说法是错误的。比如中国的晚清时期,改良与变革就长期共同存在,但两种转型路径是互相排斥和竞争的。

问:很多人认为台湾的政治转型是改良与变革合作的结果,是这样吗?

答:台湾早先的党外选举活动和后面的创办美丽岛杂志的很多是同一批人士,比如施明德、黄信介、吕秀莲等,这就给人们造成了一个假象,认为改良与变革是可以合作,共进的,这实际上是不对的。上面已经阐述,改良与变革的根本区别在于目的是在现有体制下通过渐进完成转型,还是要求根本改变现有的制度,如果目的改变了,那么转型方式就随之改变,早先承认在国民党一党统治下的党外选举活动,到后来变成了要成立实质意义上的党派,否定国民党的一党统治,实行全面的直选,那么他们的行为就已经从改良走向变革,是不同的两个阶段。

问:那么改良派和变革派能不能合作?

答:改良和变革作为两个不同的转型观念和路径,可以在不同的时期去发挥作用,比如辛亥革命前的维新运动,立宪运动,证实了清廷无意改良的事实,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更多的国民的觉醒,为后来的变革创造了条件。台湾的党外选举运动同样为后来的变革运动积累了经验,台湾很多人是同时参与了两个阶段的不同性质的政治运动,晚清的情况也有类似,早先的很多改良派人士后来就转向了变革派阵营。

问:有人认为中国当下的改良与革命观念的争论是一个虚构的,毫无意义的话题,你认同这样的说法吗?

答:这种说法显然是不对的,不管是改良与革命都不是几个人的事,最终是民众共同参与的行为,这就需要通过社会广泛的讨论,让民众对各种不同的转型方式的可行性,优劣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最终让大多数的民众去决定未来的转型方式。同时这种争论本身就是一个社会氛围的营造过程,实际上也是各自对社会动员的一部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