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1日星期五

王尚一:中国经济奇迹大结局:空中解体


空中解体(俗称散架),是指飞机(或其他飞行器)由于各种原因,比如气流、撞击、爆炸、操作不当、超过最大过载等,机体发生结构性损坏,从而导致机身破裂,由于飞机机舱是增压的,内部的压力会将飞机撕裂,然后整个机体就变成碎片,原理就好像气球爆裂一样,就是所谓的空中解体。

中国经济奇迹的实质是外资驱动、中资管控进而形成中国独具的经济特色,也因此决定即将发生的空中解体。


过去近三十年,中国经济以血汗工厂出口为开端进入超高速经济增长阶段。中国经济增长如同火箭升空,最初启动较为缓慢,到中期令世人瞩目,后期成为世界的焦点。不过由于中国经济的关键结构和驱动都来自外资,随着外储清空中国经济将突然全面瓦解。

首先,外资决定中国经济实质,驱动中国经济增长。外资的特点决定了中国是完全依附型经济,只能依靠外资生存,外资决定包括三方面:

1、技术决定:外资进入中国时给中国带来所有的关键的和重要的技术。如果没有外资进入,中国没钱购买技术,今天的面貌仍然停留在40年前。今天中国人享受的现代生活都不会存在,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城市规划,没有稳定的电力,没有各种汽车,没有计算机和互联网。如果实在想象不出这样的场景,那就参照北韩。

技术引进主导中国血汗工厂的发展。在1980年代外资带技术进入中国前,中国出口主要依靠原材料,包括能源、矿产和粮食等。从1990年代开始港台工厂携带大量资金和技术进入大陆,中国的血汗工厂出口才开始起步。随后,大陆血汗工厂学习模仿港台工厂技术,生产出基本合格的产品。港台工厂和大陆民营工厂一道以廉价低质的销售模式将产品倾销到全世界,推动中国经济增长。随着外资进入中国日益普及,中国的院校才开始接触进而学习各类现代技术,为中国经济增长提供大规模的技术型廉价劳动力。

技术引进成为社会控制的基础,包括对人员、资金流、物流和信息流的控制。因为有各种技术支持,才有当前中国政府的极权控制能力,监控和决定所有的相关流动系统。信息技术的普及,从电视、报纸和互联网等多种渠道支持全国性的集权信息宣传,互联网的控制技术和控制手段进一步控制信息传播模式,让反对的声音基本消失。交通运输技术的引进,包括公路和汽车、铁路、高铁、轮船、电力生产和输送、燃气输送管道等,对于人员和物流进行强有力调控,强化中央集权的经济系统。城市建设技术的应用支持大中小城市的发展,形成完整的中央集权控制网络系统。城市建设技术包括城市规划技术、城市交通设施建设技术、城市综合监控系统、高楼设计建设技术和设备等等。更重要的是,银行的大规模电子化和互联网化应用推动全国的资金流整合,货币发行和货币分配都能轻松实现极权化实施和监控。

2、管控决定:外资进入中国给中国带来关键的管理思想和知识。如果没有外资进入,尤其是外企的管控示范作用,中国人至今不了解美国管理。港台湾管理人员在外资中国公司的作用以及港台资企业在中国的发展,形成中国血汗工厂的管控模式,而外企的管控模式蔓延也推动中国经济政策发生重大变化。

外资进入中国前,中国主要有两种管理模式:一方面是国企大家长制的管理模式,将工人看作企业螺丝钉,实施低工资低福利政策,但是国企在一定程度上实施人性化管理,承诺有限医疗、永久雇佣和退休工资,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优先照顾本企业工人的家人生活和就业。通过这样的模式,企业上下形成较为忠诚的文化氛围。另一方面是乡镇企业和民办工厂,将工人看作短期雇工,利用当地农民的种地没有任何收益的环境,以极低的工资雇佣农民做工厂工人,没有任何福利,也没有长期雇佣意向。这些乡镇企业的特点是管理和技术极其低下,生产的产品质量低劣,规模无法发展扩大,只是作为大中型国企零敲碎打的补充。

外企管理成为中国血汗工厂经济发展的主要基础。外资进入大陆后,建立起几千甚至几万人的工厂,这些工厂雇佣的人数与大型国企相当。外资厂采取与乡镇企业类似的管理模式,低工资、无福利、克扣工资、随时解雇。由于外资工厂的管理能力给中国血汗工厂政策提供根本动力,在1990年代初期,体制看到外资工厂的力量,快速实施经济模式转向以挽救即将崩溃的中国经济。随着多个血汗奴工政策制定和实施,中国的血汗工厂经济初步成型。随后外资加快占领中国,挤垮各类国企,并且通过血汗工厂出口挤垮国际竞争者,推动中国血汗工厂经济的确立。外资的血汗工厂规模也持续扩大,尤其是一些台资工厂,通过半军事化管理驱使几十上百万奴工,成为血汗工厂经济的主要支柱。

外企管理也成为中资企业的样板。外资进入中国后,通过两个渠道推动中国管理变革,一是在实践上,外资企业对中国企业人员进行言传身教,尤其是大量外资工作过的人员,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成为民营企业的主要管理人员的来源;二是在理论上,各个大学极大扩充经济管理类科目,大规模培训各类经管人员。由于中国采取的是血汗工厂模式,没有引入学习日本的管理模式,而是全面学习美国学院派的管理理论,机械化、功能化、冷酷无情。在外资管理的示范作用下,国企同样进行类似改造,领导者大权独揽,管理层唯领导者是从,员工全面奴工化。

3、资金决定:外资进入中国,给中国带来主要的血汗工厂驱动资金,让中国开始消费升级和实施大规模铁公基和房地产开发。

在早期,外资给中国注入血汗工厂经济的驱动资金。外资工厂的建立使中国沿海地区获得血汗工厂建设的启动资金。随着血汗工厂收入迅猛增长以及外资持续投入,中国的外汇收入大幅增加。中国有充足资金后从沿海地区开始进行大规模铁公基和房地产开发。相关工程便利血汗工厂的运营,吸引更多血汗工厂投资的进入,而且推动血汗工厂的级别提升和收入增长,形成血汗工厂投资和发展→资金增加积累→铁公基和房地产开发增长→血汗工厂发展的螺旋上升模式。

在中期,外资为铁公基和房地产提供驱动资金。在中国血汗工厂经济确立后,外资看到更大的商机,就是中国国内市场迅速扩大。血汗工厂经济确立和发展后需要庞大的铁公基和房地产相关系统支持,外资针对该系统主要在两部分做大规模资金投入:一是开发投资铁公基和房地产,包括土地投资和项目投资。土地投资上,港资进入最早投资规模也最大,包括一些重要的公路基础设施的买断投资;大量外资还开发投资房地产,支持各类大型和超大型商业建筑和居住小区的开发建设。二是对建筑业上游和附属行业的产业投资,包括建筑机械和设备、建筑材料生产、钢铁水泥等建筑上游,附属行业主要指汽车业,随着铁公基和房地产的增长而增长,各国汽车厂全面进入中国,在中国生产零部件和整车,形成庞大的汽车产业链。

在后期,外资为中国消费提供主要资金。2008年次贷危机后中国血汗工厂经济持续萎缩,同时铁公基和房地产建设加速扩张。在这个阶段,铁公基和房地产已经不是为血汗工厂经济做配套,而是主导中国经济进而加速挤垮血汗工厂经济。中国民众消费也快速转型,从工作赚钱和攒钱的模式快速转向投资赚钱和消费花钱。投资赚钱的基础来源是房地产价格上涨,不论人们投资股市、楼市、理财、高利贷、P2P,最后都主要汇集到楼市,支持房价上涨,支持建筑业投资运行。人们眼看着自己投资增值,钱来的如此容易,也积极高消费和攀比消费,包括购买汽车、各类奢侈品、出国旅游购物等。

随着血汗工厂出口急剧减少,中国人的消费急剧增加,收支矛盾凸显。在血汗工厂经济中,外资掌控各个环节的主要利润,中国人仅仅得到微薄的血汗收入,资金积累少。在铁公基、房地产和汽车产业等各个产业,中国政府控制高价而来的利润,外资则控制实体运作的高利润部分。中国消费者在低收入低储蓄的状态下买房买车,收入无法抵消开支,只能通过各种借贷的方式维持,中国政府和企业也大肆借贷背负沉重债务。与这些债务相对的是相当一部分是外企的债权。从外汇储备的角度,中国虽然表面外储较多,但是以各种方式背负巨额外债,实际上早已资不抵债。随着中国出口持续减少消费日益增加进入中国的外资日益减少,国际收支矛盾也凸显。中国外储加速下降,资不抵债的形势日益明显。

其次,内资主要致力于管控,充分榨取血汗工厂经济和房地产经济带来的利益。内资主要通过分级系统实施不同层面的管控从中获利。由于中国地大人多成分复杂,内资通过几个层级管控以实现利润最大化。

最高级是中央系统。中央系统管控主要包括几个部分:1、中央政府的政策管控,决定大政方针,包括1990年代的血汗工厂经济政策、分税制政策以及教育医疗住房等各类基础民生的产业化政策等,1999年之后的房地产立国政策,2009年之后的铁公基和房地产主导政策。 2、货币管控,主要指以外汇管制为基础的印钞控制,包括1990年代的疯狂印钞和人民币急贬;加入WTO之后,以美元为锚配套和额外印钞;2009年之后,以印钞为主配合美元为锚的加印;2013年之后,随着真实外储减少脱离美元进行的无锚印钞。3、央企管控,央企通过垄断各种基础民生和工业产品与服务获得超额利润,包括油电煤气、粮盐烟酒、银行电信铁路航空等。通过相关管控,中央系统掌控中国主要的经济命脉获取巨额利润。

中间级是地方政府系统。在分税制后,地方政府收入大量被中央掠夺,只好开辟新财源实施相应的管控:1、引进各种外来企业,包括血汗加工工厂和各类高污染企业,获得企业税收、个人险金和所得税收入;2、发展公路和房地产,通过公路收取过路费,通过房地产收取各种相关税费;3、地方金融,包括直接从银行贷款,建立地方融资平台从银行套贷,发行理财产品,支持推动高利贷发展等;4、地方企业,支持地方企业以支撑地方政府税源。

低级是民间的经济压力和舆论刺激系统。各级政府通过高度的言论管控和经济刺激操控民众的不同阶层,形成全面的民间压力系统。压力刺激系统主要包括三方面目的,一方面是促使人们以极廉价的方式供血支持血汗工厂经济;第二方面是刺激消费,促使人们贷款购买高价房子和车子以及非必须消费品;第三方面是督促人们投资,围绕股市楼市从事多种形式的投资。为了这三方面的目的,政府和民间经济体开动大规模宣传机器,倡导成功学、快速发财欲望以及消费欲望等。在宣传机器的推动下,民间系统从多个渠道对民众进行刺激:1、企业渠道,企业宣传鼓吹各种努力贡献、无私奉献、积极上进、为国献身等优秀品质,尽可能多的榨取员工的血汗。2、家庭渠道,宣传引导父母和配偶的消费和投资态度,迫使个人卖命工作当房奴、买车购物等;3、亲友渠道,支持社会中的收入和消费攀比行为,不论个人血汗的透支程度如何,都不遗余力的攀比;4、社会渠道,包括让恋爱和结婚成为物质交易。

第三,在内外资的共同作用下,中国经济表现出鲜明的中国特色。其中主要的三部分经济单位具有最显著的特色,外资、内资和民众。

外资是中国的金主,控制中国主要的存量资金财富。外资作为中国经济的主要驱动力,持续对中国投入美元资金以及技术和管理知识。外资对中国投资包括两部分,一是实体企业投资,占领几乎所有的开放市场领域;二是金融资产投资,主要投资于中国的股市和楼市。外资在中国具有政策优势、技术优势、管理优势、资金优势、市场优势等综合优势,这意味着在中国开放竞争的市场中,只要有利可图的中高端市场份额基本都被外资所垄断。外资持续赚钱和攒钱,持有的资产和资金储备也随之膨胀。可以说,如果中国是稳定的市场,只要假以时日,经过足够的经济系统循环,中国所有的有价值经济资源都将通过利润的形式转移到外资手中。

中国政府通过持续印钞稀释外资的财产。随着外资垄断的经济资源——尤其是货币——日益增多,内资拥有的资金量相对越来越少,迫使中国政府持续高速印钞。在印钞过程中,拥有存量资金的外资损失相对最大,因为中国政府印钞后M2持续上升。在中国,由于外汇管制的原因,外资企业以持有人民币的方式持有积累的利润。从宏观上,中国政府印钞的结果是外企的人民币资产被稀释成为最大的受害者。但是外资依然不向外转移利润,而是继续在中国投资扩大业务规模,把收益也留在中国。

为什么外资企业会如此淡定?外资作为外来户,并不关心中国经济的实际状况,外商和投资者不在中国长期生活,只是赚钱而已。中国M2规模如何通胀状况怎么样,外资都觉得跟自己关系很小。外资主要关注人民币汇率,只要人民币汇率不大贬值,不论中国通胀多严重,外资都不太在乎,而且随着中国持续印钞,不论如何运作都会经过外资控制的各个实体环节让外资获利。中国印钞同样支持股市和楼市等金融市场,让进入中国的国际游资获得资产的账面升值。从这个角度,外资也希望中国持续印钞以便自己从中分羹。对于外资来说,在中国的业务和收益比在本国高得多,很乐意留在中国。

外资占据中国资金和资产的重要比例。经过中国一次次印钞以及持续的经济循环,外资不断获利,在中国的资产和资金越积累越多。根据我们的粗略测算,外资在中国的资金积累——包括直接投资、游资和利润积累——估计达到6-10万亿美元(参见《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相关内容),占目前中国150多万亿真实M2的20-40%。另外,仅仅从北京、上海和深圳等一线城市的巨大房地产规模以及高企的房价,每个城市的房地产总市值都达到数十万亿人民币,包括商业楼宇、商品住宅楼(大产权房)和小产权房。在巨大的楼市泡沫中,外资也拥有相当部分的大型楼宇和中高档住宅,坐拥规模巨大的房地产市值。

内资是主要的负债者。中国持续印钞后,主要通过银行贷款等方式分配给内资,内资在拿到贷款后持续扩大负债规模。在1990年代末,中国的国企陷入债务链死循环,当时被称为三角债,实际上已经全面破产。中国政府通过银行系统的实质破产模式,注销之前的巨额国企债务。加入WTO后,随着血汗工厂经济的出口增长,内资企业跟随分杯羹,债务负担相对较轻轻。2005年后,中国的铁公基和房地产发展规模快速超过血汗工厂出口,国企再次开始大规模负债扩张。2009年后4万亿出台,地方政府负债急剧增加,国企债务急剧增加,很多民营企业债务也急剧增加。从2012年开始,随着债务负担日益严重,大多数企业已经无力偿还债务,银行只能通过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不让债务爆破。此外,银行为了降低自身风险向民众推广理财产品,还诱使民营企业互相联保。

内资通过各种管控手段维持中国经济运转。1、外汇管控,通过外储制度和人民币汇率制度对外汇实施高度管控。中国的实际M2已经达到150多万亿(名义140多万亿),而官方外储已低于3万亿美元。根据中国经济的外资依赖特点,即使按照官方外储数据,美元兑人民币也达到1:50的水平。实际上,通过外储制度,中国将大规模的实际呆坏账埋在官方数字中,让表面的官方外储保持一定规模。如果考虑到呆坏账,中国官方可动用的外储捉襟见肘。同时,通过人民币汇率管控,汇率维持在6.5水平,让持有人民币的人们保持财富虚幻感。同时,通过外储制度和银行系统监控,严厉限制人民币换汇逃离中国,试图减缓外储减少的速度。

2、债务管控,主要通过大规模印钞和银行制度延缓内资债务爆破的速度。整体上,各大央企、地方政府、房地产商和上游企业等内资早已负债累累资不抵债。中国央行通过大规模印钞,以借新还旧支持和纵容各种高利贷骗局(所谓的金融创新),而且支持内资企业欠债不还。也就是通过各种吸金器不断给内资企业输血,维持苟延残喘不至于快速破产倒闭。

3、资产价格管控,主要通过印钞和政府干预维持房地产价格。随着债务规模迅速扩大,政府印钞的速度日益受到限制,无法跟随债务规模的扩大。与此同时整个中国成为巨大的建筑工地,各类房地产项目拔地而起,形成巨大的房地产新增供应量。在供应巨大资金减少的情况下,房地产价格正常情况是下跌,但是房地产作为中国经济的中枢价格绝不能跌,所以管控包括两个层面:A、少数重点城市房价上涨,通过印钞支持重点城市的重点地区房价上涨,包括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上半年深圳上海房价暴涨,赶超香港房价。B、其他城市禁止房价下跌,除了少数一些重点城市外,剩下所有城市房屋过剩。但是当地政府禁止房地产商降价,迫使房地产商跑路,也不能降价卖房。即使二手房价格大幅下降,新闻也不准播报,显得资产市场一片祥和。

4、生活必需品物价管控,控制表面通胀率。不论印钞持续增加内资负债增长,还是资产价格上升,都变成日益严重的通胀压力。由于中国人工作时间长,工资收入低,生活支出占工资比重大,恶性通胀随时让民众失去生存空间。中国则通过大量进口廉价农产品,压制中国农民收入,控制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上涨速度,在住房、交通、教育和医疗等方面也加大压榨力度。中国民众处于暂时饿不死但生活成本极为高昂的处境。

第四,中国经济随时开启空中解体模式,解体的关键在外储。

随着中国印钞加快和管控加严,外资在中国经济中的表面作用越来越小。从1990年代末到2009年前,中国各级政府的主要任务是吸引外资,不计一切代价吸引外资,吸引外资的数量成为考核官员政绩的主要指标。从2009年开始,中国的重点从吸引外资转向铁公基和房地产,官员政绩指标也从吸引外资和出口的数额转变成修的铁公基和开发房地产数量以及推高房地产价格的幅度。按照官方语言,就是从扩大出口转向扩大投资和内需。随着出口停滞和减少,投资和内需不断扩大,外资作用貌似越来越小。

核心问题在于外储消耗越来越快。扩大投资和内需,实际上意味着持续加大进口,也就是消耗越来越多的外汇。在2014年底前,由于美联储的三轮超大规模的QE印钞,推动国际游资持续进入中国,加速外资企业的资产人民币化,支持中国对于外汇的巨大消耗。从2015年开始,在美联储停止QE后,中国外汇消耗显现出来。虽然外资企业持续增加人民币资产,但是外储持续减少。而且外资企业对中国的追加投资越来越少,还有部分外资撤出中国,中国外储的消耗日益加快。先知先觉的中国权贵和富人越来越快速把境内资产转移到海外,中国一部分民众也加入换购美元的队伍。虽然中国官方实行越来越严厉的外汇管控措施,但无法阻挡急剧加速的外汇逃离。

在中短期内,中国外储清空已经不可避免。进入2016年,中国恶性通胀完全显露,出口将进一步急剧萎缩,外汇贸易收入日益减少。同时由于恶性通胀,中国商品价格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价格,意味着中国将更大规模进口各种产品,包括中国民众旅游购物和海外代购。中国资金外逃日益加速,更高的一线城市房价也置换出更多的权贵和富人资金,外逃速度加快。在2月,中国的外储会减到3万亿美元以下,考虑到中国外储中隐藏的各类巨额坏账以及抵押在美国的资金,中国可动用外储金额已经很少,一旦后知后觉的外资开始大规模撤退,外储将在极短的时间内清空;即使外资仍然坚守,中国人的外逃资金也将在中短期内掏空中国外储。

外储清空后,外资将采取相应的对策。外储光光时外资才如梦初醒,在中国多年苦心经营一夕成空,痛定思痛,外资将迅速采取最后的保全措施减少损失。这些措施包括,停止一切对中国的产品出口,尽可能将一切有价值资产转移出中国,把本国职员撤出中国,要求本国政府冻结一切中国在海外资产(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自己在中国的损失)。外资作为中国最大的金主,一旦实施资产保全措施,就意味着断绝中国所有的经济来源。

中国经济将迅速全面瓦解。一旦外资停止对中国的出口,中国将产生各方面物资的严重匮乏,包括农资和粮食、高科技产品、关键产品和零部件、矿产和能源产品等,中国汽车、高铁全面趴窝,互联网和计算机大面积停用,生产工厂的设备零部件和原材料基本无法供应。外资将有价值资产转移出中国,能搬的有价值设备全搬走,有价值零部件、原材料、本产品和产成品全部清空。外资本国职员撤出中国,也就是核心管理人员和关键技术人员离开,与中国的物流链和信息链全面切断,工厂管理随之丧失。即使工厂设备不搬走,中国本土人员也无法启动运营,再加上冻结中国的海外资产,中国经济快速分崩离析。不论彼时房价多高、有多少汽车和高铁、厂房和设备、计算机和互联网(防火墙),都将沦为建筑垃圾和废铜烂铁。

综上所述,中国经济奇迹是在外资驱动下起飞,越飞越高,其中股市经历2007和2015两次爆炒,房价从2003至今上涨20倍。进入2016,在实体经济进入末日的背景下,体制仍然毫不犹豫选择继续疯狂印钞,继2015疯狂拉升股市后继续疯狂拉升楼市,想飞的更久更高,然而外储在大印钞中加速流失,中国经济的驱动力在迅速减弱至消失。确实,“硬着陆的预言一定会落空,中国经济绝对不会硬着陆”,而是随着外储枯竭直接空中解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