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日星期二

詹膑:或者,对口炮党,给以支持


今天早上这么严重的雾霾,就不禁想痛骂强国。一般在twitter上吐槽几句,没什么心理负担,但在微信里,却经常做些自我审查,主要不想生闲气。但只有这样的极端条件,有些话才可能被人听到,就像我在twitter上写的:

要是艳阳高照、风和日丽,你跟人讲社会问题积重难返,很难有效。他张口就告诉你生活在别处,拿出小温暖小确幸鼓励你去看美好。只有这样的雾霾天,你才能和他聊几句世道,谩骂两句,但惊醒他依然很难,要说社会哪个部分都深渗毒霾,对大多数人依然觉得不可思议。但好歹,毒霾天总是一个很好的形象类比。

所以这样的天气,大家应该集中搜集学习社会黑暗面材料,要坚信:我们社会系统的大多数部分,都和这样的霾一样被深渗。

一想到面对雾霾,公众或群众只能哀嚎于地狱景象中,所以就想致敬:即便徒劳依然批评的批评者和明知无奈依然行动的行动者~

大概只有这样的雾霾天出去深深呼吸3-6个小时,才能理解那些无论如何都要使劲儿戳这个烂系统的人的心,以及他们的坚定——对于那些看得更多的人而言,这个系统任何部分都是如此充满毒雾。
在已经被深霾的现实一遍遍荡涤心肺以后,哪里有什么愤青啊,都在苟活、麻木,甚至嫉恨和侮辱那些口炮党——原本应该被尊重和致敬的人,他们(口炮党)能在极端恶劣下继续批评或谩骂。总要有些些微的东西指向庞大的罪恶,不至于内心全寒。

口炮党并不好做。郭飞雄这样一批批行动者全都入狱、判刑、监控,就只剩下口炮党了。而对口炮党的限制力度也一直都在,因言获罪屡见不鲜,接下来就该是大围剿了。你看王五四,这么积极向上红领巾少年的笔名,变成了王枪枪、王大妈,直到活生生被逼为大姨妈。如今则连大姨妈都来不了了。更别说大妈生活中隔三差五的喝茶以及各种限制了,一场婚礼都要考虑周全。

加上推上亲朋多有因言受限的经历,很难认为“口炮党”是清闲的、观望的或者“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发言依然是有风险的、积极参与的行为。假若看客还要任性使用“口炮党”来嗤之以鼻,那恐怕这个词也会成为词义逆转的典型,表示以笔为枪!

回到雾霾,你能在公共媒体上看到多少讨论?又能够在微博微信上多少次形成议程呢?能够广为讨论的恐怕仅是APEC蓝或阅兵蓝罢了;像柴静视频那样的作品,只能有两天的议程。还有吗?剩下就是状如昨日今日的哀嚎。口炮都打不响,勿说其他。在公共灾难面前没有公共舆论?所以时至今日,每个人都要口炮党。

或者,对口炮党,给以支持。

莫要无视,莫要哧哧,莫要躲避,莫要阴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