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日星期二

燕文薪:贺卫方老师,您要逃避到何时?兼问各启蒙公知


今天我偶然在网络上看到一段贺卫方老师接受财新网的访谈,老实说,看后大感失望。上网检索了一下,发现是2014年9月的访谈,本来已不想批评,因为时间已过去一年之久。转而又想,贺老师在访谈结尾时说:每个人要勇于表达自己真实的观点,包括对政府激烈的批评。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表达一些自己真实的观点,哪怕是对贺老师个人提出也许算是激烈的批评。


贺老师一直是我非常尊重和景仰的学者,遥想1999年,我初入法律之门,就曾在北大旁听过贺老师给研究生班上的西方法律思想史课程。贺老师风度翩翩,谈笑风生,其气度和学养顿时令我倾倒。之后,我亦经常能在报章读到贺老师黄钟大吕般的雄文。十余年来,贺老师始终是我最尊敬的法学界前辈。

然而,这段访谈却分明让我看到了另一个暮气沉沉的老鹤。贺老师说,中国两千年的历史是一个专制的历史,指望短短百多年的时间就能顺利地走向法治是非常不现实的。在访谈的大部分时间里老鹤始终在强调传统问题,仿佛中国民主和法治的缺失最大的根源正是历史的包袱。中国在两千年前就走错了路,传统中没有分权的概念,这难道是导致中国现状的主要原因吗?贺老师汲汲于从传统中寻找根源,却始终逃避对现实的追问,您说司法改革遇到的最大困顿是不知道朝哪个方向走,这难道不正是现实政治的原因所导致的吗?民主最大的障碍是什么?绝不是什么传统,而是一党专政的现实。法治最大的障碍是什么?绝不是什么传统,而是党在法上的现实。这些现实里当然包含着从传统中吸纳的集权和专政的因子,但是将这样的现实归咎于中国传统文明的不足,既是一种简单化的回避问题的本质,也是对中国近现代史的视而不见。而若没有直视现实的勇气作为基础,怎能真正如贺老师所说去反思我们的文明,又怎能真正用开放的胸怀去接纳其它文明。

用历史决定论的方式告诉人们,两千年专制的历史笼罩下,不要指望百多年的时间里能走向法治和民主,这样的话从一个具有巨大公众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口中说出是非常不审慎的,也是有很大危害的。贺老师当然有他自己的思考,这句话的背后也的确潜藏着一些合理的历史逻辑,但是遽下如此断语式的结论,却又希望每个人去努力为法治不断一砖一石慢慢积累,那么,我要问,既然在百多年的时间里走向法治和民主是不现实的,那么要一砖一石的积累到何时呢?法治的大厦又岂是能在一党专政的沙滩上靠一砖一石建构得起来的?

贺老师说自己是一个带有强烈保守色彩的自由主义者,整体来说不激进,所以相对安全。我当然可以理解,贺老师作为体制内的身份,并不可能完全的畅所欲言,我口表我心;我也能够体谅,在面对公开媒体时的表述,总要有一些舍弃和回避。在一个不自由的状态下的公共言说,与私下聚谈的不同正在于此。但是无论如何,您不该公开暗示法治和民主遥遥无期,更不该因无法直言批评现实而将问责的板子打到传统身上,作为一个相对安全的知识分子,即便不方便说几句勇敢的话,也不该葫芦僧断案般的以历史决定论的方式,将法治和民主短时间内的不能实现,给以一种似是实非的偷梁换柱的合理化解释。这于法治和民主何益?于您的追求何益?

在这个访谈里,那个当年反对复转军人进法院倡言司法专业化的贺卫方不见了;那个在新西山会议上慷慨陈词挥斥方遒的贺卫方不见了;那个在唱红打黑正酣时大胆抛出《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的贺卫方不见了。贺老师多了几分圆滑,似乎还多了一些世故,是激情不再的中年危机吗,还是看淡一切的自我放逐呢?贺老师本是个极爱惜羽毛的人,所以从不讲“错误”的话,始终未偏离过自己自由主义的立场。但是,今天我想跟您说,不要再逃避了,人生苦短,总是要做出选择的啊。又一年过去了,这一年多来的大踏步倒退,您应该也看到了。继续绕着问题走,又能逃到哪里去呢?世人以中国的汉密尔顿、麦迪逊期许于您,您即便外表沉默,内心总是洞明的哦。请首先在心里给自己一个答案吧。

照中国人庸俗的处世哲学,我本不应说上面的话。中国的公知们和公知粉们,其实是掌握着巨大的民间话语权的,我本不必去开罪他们。虽然您是公知里少有的异端,且心胸开阔,喜交朋友,但给您写这样的文字,势必惹来无数人给我以轻狂、激烈、极端一类的评语。然而,我既同为法律人,又自诩为知识分子,实不忍见国人陷在观念的迷雾里不能自拔。我愿借此再多言几句。在我看来,无数公知以似是而非含混不堪的错误观念将国人引入歧路,他们自肩着启蒙的重任,却操作着粉饰和涂抹的勾当;他们要求中国人做好自己、慢慢来、不要急,就是不愿揭穿皇帝的新装。是的,破除一党专政,并不会自动或马上实现自由和民主,一项更好的政治制度,决不至轻易就可实现;但是,不破除一党专政,中国永远无法实现自由和民主,国人,则永为专制的奴隶。

无数公知,以启蒙的名义,给国人灌输着永无实现可能的虚假希望。公知误国误民,莫此为甚。今天,我要跟这些公知们告别,虽然我从不曾走近他们;今天,我想说:中国人,即使历史包袱再重,也同样有实现自由、民主和法治的可能,这个可能就是:起来,争自己的权利;起来,做自己的主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