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0日星期二

中国推迟经济自由化改革


今年秋天中国高层经济官员召开的闭门会议气氛紧张。

中国经济在今夏陷入困境一事已经让习近平不悦,因此官员们需要拿出对策改变这一局面。

上述闭门会议于9月22日在中国经济规划机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的总部召开。据内部会议纪要显示,来自发改委的官员们呼吁采取近年来政府一直仰仗的经济刺激措施,例如加大机场、公路和其他政府项目的投入等。

来自财政部的官员对此表示反对,他们更希望刺激消费,让消费者购买更多国内制造的电器、汽车、服装以及其他商品。

但大多数与会人士都认可这样一个事实:要想在推进经济自由化改革的同时实现习近平提出的7%的2015年GDP增长目标,可谓困难重重。这套在经济形势更好的时候制定的改革计划可能无法使中国实现其所需要的经济增长目标。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见到的上述会议纪要显示,一名与会者表示,改革本身面临巨大问题,改革红利能否在可预见的未来转变为经济增长令人质疑。此次会议聚集了来自财政部以及发改委的官员。

发改委的一名媒体官员未予置评。财政部媒体官员未回覆置评请求。

今年夏天中国已采取了一些行动,放缓原本旨在放松对金融系统控制的计划,而在上述会议召开之后的几周,中国实施了更多此类举措。其中一些举措是为了继续对主要行业进行扶持。中国央行10月23日取消了存款利率上限。不过,该行并未像人们此前预期的那样完全放弃对利率的管控,而是表示担心此举会提高企业和消费者的融资成本。

中国还采取了旨在阻止资金外流的举措。10月30日,中国央行等机构公布了推进力度有所减弱的上海自贸区相关方案,这些方案旨在降低境内居民购买海外资产的难度。上海自贸区是中国金融改革的试验田。

从今年夏天开始推迟实施的许多措施都是经济学家和一些中国领导人长期以来呼吁的让中国经济在未来几年可持续增长的必要措施。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Jacob Lew)也曾敦促中国政府,即使经济增速下滑,也不要推迟经济改革。

中国一些经济学家呼吁中国政府实施诸如加强银行业竞争的举措,但他们主张在更大程度地放开资金跨境流动问题上保持谨慎。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说,开放市场是为了引进市场的自律机制;谨慎的结果就是改革速度会非常缓慢。

促使中国政府采取新的谨慎立场的原因是:一些金融问题的恶化程度已经超出中央有关部门的预期和应对能力。财政部一位官员在9月22日的会议上说,经济状况的前景相当悲观,很可能比人们认为的更差。

股市监管机构今年夏天没能遏制住股市暴跌的情形,这次暴跌导致逾人民币2万亿元的市值在不到一个月内蒸发。人民币贬值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导致资金流向海外。一些高层官员私下里担心,随着经济减速的影响日益凸显,中国可能要迎来解雇潮。

经历夏季的暴跌后股市有所上涨,而且中国的证券监管机构上周五宣布,有意在暂停四个月后于近期恢复新股发行。

不过,随着过去多年实现的高增长率正在下降,同时提振GDP所使用工具的有效性也减弱,但中国领导人正面临一项较长期的挑战。

习近平对政府处理经济问题的方式并不满意。7月份在各级官员纷纷试图阻止股市暴跌时,习近平看到了让他不太高兴的一幕:《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杂志用他做了封面,在杂志封面上,习近平举起双臂支撑股指,但仍无法阻止市场下跌。

知情人士称,习近平在和中国经济金融最高官员开会时曾表示:我并不想上那样的封面,但多亏了在座的各位,我上了封面。

股市暴跌危及共产党的一个信条,即中国经济必须高速增长。习近平曾表示,为了实现经济规划文件中列出的确保到2020年实现GDP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增加一倍的目标,需要保持每年7%左右的GDP增速。

习近平本月降低了对未来几年经济增长的预期,他称,为了实现上述目标,中国经济的年增速至少要达到6.5%。不少分析人士称,这一新的底线水平仍较高,中国政府需要加大刺激措施的力度才能实现,同时将不得不停止实施一些可能会挤压短期经济增长的改革。

中国经济仍在增长,但速度要远低于近年来的水平。2015年的经济增长目标为7%,如果实现的话,将是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一些经济学家预计,未来几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将在4%左右,远低于中国领导人认为创造足够就业所需的水平。

据了解领导层想法的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政府官员们目前认为自由化改革计划充满了风险。

这些风险包括:放松金融管控可能导致资金外逃,但眼下国内迫切需要资金来支持经济;在最艰难的时候允许公司破产会导致就业减少;在目前坏账水平已然上升之际,完全放开存贷款利率可能会刺激无节制的放贷。

中国社科院经济学家、央行前顾问余永定担心,如果放松资本管控,而国内又没有更多的投资机遇,大规模的储蓄将会外流。

余永定在社科院的学生张明估计,在最坏的情况下,放开跨境资本流动可能会导致未来几年中国资本净流出近5万亿美元。

面对这些风险,领导人正在将重心转向稳定,这意味着改革的步伐将会放缓。纪要显示,9月22日会议日程的重点是稳增长。

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中共获得了西方官员和商业人士的普遍赞扬,因中共不但保持了经济高速增长,还让中国顺利度过了全球金融危机。

但10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五年规划”中呼吁,要让消费和服务取代出口和信贷推动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知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表示,政府最早在1995年说要转变经济增长模式,但时至今日仍未实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是向领导层提供政策建议的顾问组织。

对了解政府想法的中国官员、企业高管和政府顾问的采访显示,受影响最大的计划之一是中国1994年推出的一项渐进地放开金融管制以使资金可自由流入流出的计划。该计划屡次被推迟。

这一开放资本账户动议意在提高中国金融系统的效率。中国金融系统常常引导资金对炼钢、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等行业过度投资。长期以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和其他官员一直主张开放资本账户。中国央行新闻官员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资本项目开放的一个目标是放松对跨境投资的控制,给予国内居民投资海外市场的更大灵活性。在遭遇经济困境之前,决策者和经济学家们认为资本项目开放可以为国内储户提供更多的投资机遇以及更大的投资回报,进而刺激消费,支持经济长期增长。

随着股市暴跌,在8月份国务院的一次会议上出现了对放开金融市场的反对之声。知情人士透露,一些高级官员反对政府设定的到年底实现资本项目开放的时间表。其中一位官员表示,现在稳定压倒一切。

本月的一份官方声明显示,领导层已决定将实现资本项目开放的时间从今年年底推迟到2020年底。

推迟这项举措的初期结果之一是10月30日宣布的上海决定。政府原计划在上海等地开展试验性项目,使一些城市的居民在购买海外资产时能够享有更大的自由。而今,中国政府依然在考虑是否要推出这项试点。但据熟悉决策过程的人表示,如果像最初计划的那样将在年底前予以实施,该计划附带的条件将会和上海的条件一样,例如对个人可以携带出境的资金数目实施限制,这些条件的严格程度超出了之前预期。

8月份之后,中国政府还推迟了改善股市运营环境的计划。此前数年间,中国股市一直死气沉沉,直到今年初才经历了大幅上涨。这项遭推迟计划的目的之一是创建建立在市场需求之上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体系,从而打破目前对IPO进行限制的行政审批系统。中国证券监管部门上周五表示,将继续推进IPO体系的改革计划,但未给出具体的时间表。

来源:华尔街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