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4日星期六

莫之许:延续专政战略意图:文化产业的垄断时代


在普通人眼里的大手笔,在国家队眼里,或许只不过小菜一碟。实际上,在市场上,国家队的存在,根本就是辗压级的。


    新兴的文化需求,持续冲击陈旧意识形态及其文化趣味,对此,体制既不得不加以容忍,又试图加以控制。
   
    10月20日,罗辑思维正式对外宣布完成B轮融资,估值13.2亿人民币。而一年前,其品牌估值还仅为1亿左右。有观点认为,这些自媒体公司高估值以及表现亮眼,皆因资本找到了自媒体用户的变现能力。无独有偶的是,9月25日,国内曝出一条重磅消息,体奥动力公司以5年80亿元人民币的代价获得了中超联赛版权,有人认为,这或许意味着当下真实的消费需求依旧强劲,经济形势并非像表面那样不堪。不过,也有人高呼看不懂,对于罗辑思维和体奥动力的未来前景持谨慎态度,并认为,这些文化产业的投融资活动,带有很大的泡沫色彩。
   
    投资领域的泡沫现象并不鲜见,尤其在风险投资领域更是如此,不过,在笔者的理解,当下文化领域的投资泡沫的产生,并不仅仅出于市场的因素,而有更深的背景。以中超版权出让为例,在最后阶段,体奥动力几乎是毫无悬念地拿走标的物,而罗辑思维一年之内13倍的估值暴涨,宛如横空出世,也很难用市场的逻辑加以解释。不过,稍微深入了解一下其背后的投资方,或许就不会那么惊讶了。
   
    投资罗辑思维的,是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由财政部、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及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有限公司等联合发起,总规模200亿元,首期募集41亿元。打开其网站,其自我介绍是「党中央、国务院着力推动文化产业跨跃式发展的重要举措」,「设立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是发挥财政资金示范和杠杆作用,带动社会资本投入文化产业领域,推动构建完善的文化产业投融资机制的重要手段对于全面实施国家文化发展战略、提升文化软实力、切实维护国家文化安全、加快转变文化发展方式、推动文化产业又快又好发展,将产生重大而积极的意义。」
   
    而体奥动力的投资方是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MC)。华人文化是第一家在发改委获得备案通过的文化产业私募股权基金。基金规模50亿元人民币,成为第一个在国家发改委获得备案通过的文化产业私募股权基金。基金的主要发起方及出资方,包括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SMG,原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控股的上海东方惠金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国家开发银行下属的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等机构。
   
    不难看出,上述两只文化产业投资基金,都可以算作是国家队,在普通人眼里的大手笔,在国家队眼里,或许只不过小菜一碟。实际上,在市场上,国家队的存在,根本就是辗压级的。如相比刚出江湖的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2009年成立的华人文化已经长袖善舞,初步构建出了一个文化产业帝国的雏形,其投资项目包括星空传媒、东方梦工厂、TVB中国、IMAX中国、财新传媒、联众游戏、格瓦拉、引力影视、盛力世家、IPCN梦中心等等,《中国好声音》、《中国达人秀》的制作出品也都来自这家公司。其资本巨鳄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而笔者也相信,规模更大,也有更正宗国家队资格的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在未来也必然会构建出属于自己的文化产业帝国,投资罗辑思维不过是初出茅庐,未来必然还有更加惊人之举。
   
    文化产业领域的资本巨鳄,应是相对新生的事物,这与体制对于文化产业的严密控制有关。自改革开放以来,新兴的文化需求,也在持续冲击着陈旧意识形态以及其文化趣味,对此,体制既不得不加以容忍,又试图加以控制。随着陈旧意识形态及其文化趣味的日益无人问津,大陆文化市场形成了某种平行态势,一方面,原有的文化体制之内,仍在重复制造各种文化产品,形同自说自话,另一方面,新兴的文化需求主要依赖于各种「二渠道」的生产,后者通过向文化体制购买准入如书号、刊号、发行许可证等满足市场需求。在此情形下,体制基本失去了对于新兴文化产品的控制能力。文化领域的事业体制设置,实际上成为了文化产品的最终看门人。
   
    上述态势在早期曾带来乐观的期待,在这种期待看来,日益失去生命力的陈旧文化产品终将退出历史舞台,而在市场的逻辑下,掌握实际生产的市场主体将成为主角,体制的最终看门人角色终将虚化,甚至,文化体制也最终必然沿着市场化、股份化、私有化的路径,成为越来越开放和竞争的领域,不过,近年来的实际发展恰恰与此相反,首先,至今为止,文化产业中的影视、新闻、出版、演艺等等,都大体维持着原有的事业单位体制,以保持最终看门人的角色,其次,尽管非国有资本依循相关规定,可以介入到经营活动中来,但在资本层面,相关领域仍处于封闭状态,以防止市场主体的事实坐大。
   
    最后,体制当然也不能任由文化产品的上游生产始终在自己的掌控之外,为了促进经济发展,体制不得不允许个体消费自主,不得不容忍文化产品的市场化生产,但是,为了延续专政,体制也需要拥有自己的「文化软实力」,需要推出亲体制的文化产品并重新占领文化市场,这就要求体制重新介入上游文化产品生产,逐步重建对文化产品的控制能力,这既是所谓「切实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需要,也是国字号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出台的根本用心。假以时日,以国家资源为后盾,各种国家队构建的文化产业帝国最终垄断和把持文化产品的上游生产,并不是什么不可想像的事情。
   
    也因此,国字号产业投资基金的出现,既是体制现实与市场机会相结合的产物,也体现出了体制延续专政的战略意图,与曾经期待的相反,并没有出现一个越来越开放和竞争的文化产业空间,反倒是一个越来越封闭和垄断的文化产业空间,甚至,陈旧的文化产品也并没有退出,反而推陈出新,重新占据了舞台的中心,满大街的「中国梦」形像广告,各种红歌会等等,都在提醒人们,这是一个体制权力和资本垄断相结合的时代,是一个以权力为后盾的资本巨鳄横扫一切的时代,聪明人固然可以在这样的现实里面找到变现的机会,抓住一个又一个的「爆发」,但对于社会公众而言,这一切,只预示着一个更加单调、乏味、陈腐的文化时代。

莫之许 独立评论人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