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4日星期日

下跌20%,人民币大贬值的“尾部风险”?





让我们暂时忘了美联储(Fed)吧,反过来想想中国、人民币以及一个名为“尾部风险”的金融术语。与许多被金融领域盗用的术语一样,尾部之前是统计数学中的术语,指代所有不经常发生的事情,外延非常宽泛。

然而,现代用法有所不同,它现在往往意味着:“该死!我们本该多注意些”。因此,当四分之三的投资者本月告诉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调查人员,中国经济衰退是他们面临的最大尾部风险的时候,他们的意思是说,他们注意到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经济放缓,并试图判断其中的含义。

切勿认为衰退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发展中经济体往往会在一段时期内迅速扩张,然后就会经历“成长的烦恼”。棘手的问题是什么时候会经历这种烦恼,而不是是否会经历。


时间最早可能在明年。花旗集团(Citigroup)的经济学家们宣称衰退是2016年最有可能出现的情景,这一观点得到了大宗商品价格暴跌的支持。中国十年来大肆抢购原材料,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中国人均住房面积比西班牙还高——后者以建筑热潮闻名。如果中国不再以相同步伐建房,它的经济增长就会放缓。


评估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一党制国家的经济道路或许可以留给更聪明的人。一个不同的问题是:一个真正的中国尾部风险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答案是人民币。人民币兑美元贬值20%乃至更多,属于那种不太可能但值得考虑的合理情景。

这种幅度的贬值或许算是一种意外。从1994年到2006年,中国施行人民币盯住美元汇率的政策,此后允许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窄幅波动。中国政府要求管制资本流动,央行还有3.6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可以动用。因此与巴西雷亚尔等货币相比——2015年雷亚尔兑美元大幅贬值——人民币并非是投机者能够轻易攻击的目标。

中国政府今年允许人民币小幅贬值,先是扩大了交易区间,随后在8月出其不意地允许人民币小幅贬值。在这之后,新兴市场多种货币更大幅下跌,导致离岸市场上的美元/人民币汇率承压——中国政府可以影响但无法控制离岸人民币市场。

中国央行在8月份动用1300亿美元支撑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本月央行继续进行干预,不过频率有所下降。野村证券(Nomura)估计,本月迄今中国央行可能拿出了470亿美元在在岸和离岸市场进行干预。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让央行有大量的弹药以这样的力度进行干预,虽然这些弹药并非是无限的,而且也难免加剧人民币在某一时点贬值的预期。

假设中国富人怀着与上文提到的投资者类似的担忧,并因此将钱转移出中国。政府管制意味着资本无法直接流出国门,但制度存在漏洞。

也别忘了,最近几个月中国政府毫无章法地推出一系列举措来提振上海股市。外界对中国控制经济的信心下降,对于慌乱的领导层来说这并非绝无可能的政策选项:允许人民币自由浮动、或者至少大幅贬值。

回头来看美国就业、通胀以及货币政策路径三者之间的微妙平衡前景。

国际贸易在美国经济中占比不大,服务业是计算通胀率的篮子中最大的一块。但进口自中国的耐用品价格大幅下降仍将从错误的方向施加压力。

那么,如果这个大尾部风险转化成现实,人民币下跌20%以上,将会出现什么情况?到那时话题又得回到美联储和美国通胀前景上了。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