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8日星期六

三座城市预见中国惊悚未来:调整、停滞、危机,泡沫终于要爆了

专家认为,中国未来可能有三种情形:一、积极改革催动消费,抵消重工业衰退的拖累;二、拖延改革,像日本一样陷入十年的缓慢成长;三、倒闭违约风潮引发严重的金融危机。中国的三种情形:调整、停滞、危机,已分别在华东、华西和华北三个样本城市浮现。

文:吴佳柏|财讯双周刊 第520期

中国股市与货币2016年1月双双暴跌,许多全球性投资人猜想结局近了;历经数年的举债刺激房屋投资、基础建设,以及浮滥扩充制造产能,泡沫终于要破裂了。

结果没有。中国2016年的经济成长预料可突破6.5%的既定目标;股市稳住了,从2016年一月的低点蹿升了19%;经过四年多的通缩,上扬的商品价格把出厂价格拉回到正值;人民币虽然续贬,但贬幅尚有秩序。

三大潜藏危机浮现 杠杆操作刺激成长代价大

但很少人认为中国的根本性经济挑战已经解决了,因为尚属强劲的成长表现,是用杠杆操作和继续依赖烟囱工业刺激成长的代价换来的;多位经济学家认为:过于追求短期成长目标、延后痛苦却必要的改革,后患无穷。

国家货币基金中国部门前负责人、上海Emerging Advisors Group的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 认为,根本问题是成长目标不切实际,他预测,眼前的杠杆操作步伐若持续上升,金融风暴终难避免。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估计,截至2016年6月,中国的总负债是国内生产毛额(GDP)的255%,比其2008年的141%和新兴市场的平均188%都高。这不仅是中国自己的忧虑,中国2015年占全球GDP成长的三分之一,中国经济一旦趋缓,全球都会感同身受,巴西、澳洲和东南亚商品出口商受害尤烈。

西方车商、高端零售商、制药公司或是好莱坞工作室,都寄望能从中国消费成长中受益,然而中国危机临头似乎躲不掉。专家认为,中国未来可能有三种情形:一、积极改革催动消费,抵消重工业衰退的拖累;二、拖延改革,像日本一样陷入十年的缓慢成长;三、倒闭违约风潮引发严重的金融危机。

中国的三种情形:调整、停滞、危机,已分别在华东、华西和华北三个样本城市浮现。

青岛》拼消费  创造新经济 摆脱旧经济

玛泽润游艇造船厂的新家在山东青岛,通往玛泽润的高速公路沿线新屋林立,有住家,也有旅馆和会议中心,多数未完成或出售,很多也没住人。每一栋建筑都在提醒路人,中国经济的传统推手——房地产投资、房地产相关能源密集产业,如水泥和钢铁事业。

游艇造船厂的新东家是陈英,她靠出口时装赚了人生第一桶金,后来事业多元化,目前热中游艇,她的梦想是在中国卖游艇。游艇热潮在中国刚刚起步,青岛主办过2008年北京奥运的游艇比赛项目。

调查中国经济前景让人不太乐观。除了少数例外,大部分的房地产市场都像青岛一样过热或过剩。企业背负高债务,信用贷款依旧以经济成长的两倍速率扩张,政府经济改革的承诺迄今是一张白纸。

不过,中国经济在服务与休闲产业付之阙如的情形下,仍跃升为全球第二大经济;如今,私人飞航与游艇业兴起,可望抵消钢铁、煤矿等象征中国旧经济衰微的拖累。

北京大学光华学院教授陶森(Jeffrey Towson)认为,看宏观的中国经济,人们容易过于悲观,但若看微观,就乐观多了。他指出,从休闲娱乐到健保,中国的「需求无限」,这些领域的成长率都是两位数,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都是如此。

因为这些新产业的出现,消费项目在中国GDP占比已经过半。消费提振了青岛的经济,2015年消费项目年增率为8%,比全国的6.9%高。陶森说:「人们会一直看电影、去度假,这和买洗衣机或沙发不同,人不会买五台洗衣机。」

当然,人们也不会买五艘游艇,但是陈英对买游艇的人会愈来愈多有信心。 2012年,她从德国人手中买下玛泽润,在2014、2015年两年的生产中,大部分的马达和游艇都出口,但2016年六成的订单来自国内。售价从500万到2,000万元人民币(约2,300万至9,400万元台币)的游艇,主要是中国有钱人的玩物;但以北京一户两房公寓售价就高达100万元人民币(约470万元台币)来看,中产阶级买游艇似乎也不是那么遥远的梦。

陈英信心十足地说:「中国的中产阶级现在不买船,但是将来一定会。只要我们走的路对,我就对未来有信心。中国不能继续依赖能源密集产业来刺激经济繁荣,我们需要靠消费来创造新经济和就业机会。」


峨嵋》烦迟滞 去工业化+老化 日本翻版

32岁的裴莉莉(音)认为,她的事业颠峰已经过了。她大学一毕业就来四川峨嵋的七三九半导体材料厂当业务,当时和她一起进公司的三位同学都离开了。

毛泽东认为峨嵋安全,远离敌人,1960年代在这里大搞建设。如今村民见面常说的却是:「814垮了没?我听说525厂的人都拿了离职金了。」这个后工业村落是中国步上「日本模式」的缩影。北京大学教授佩提斯(Michael Pettis)说,它代表的是20年的实质成长率为0.5%。

佩提斯认为,当中国没有举债空间时,就不能再依靠债务来刺激成长,日本1992年泡沫化的情景会在中国出现;企业会纷纷把重点从扩张生产转到整顿资产负债表;即使是货币宽松,也无法说服负债的企业增加借贷。

739厂的员工知道泡沫破裂是什么滋味。裴莉莉初来时,工厂刚刚得到国营的东方电子公司投资。当时太阳能正夯,公司花了40多亿元人民币建厂生产太阳能板的多晶矽,才过了两年市场就垮了;工厂苟延残喘,2016年正式破产,1,200名员工只剩裴莉莉等少数人;现在,她的工作是以十年前的八分之一价格、贱价求售库存。

村子里另一个问题是老人多,年轻人口十年内减少了一半。环球透视北京办事处资深经济学家贾可森(Brian Jackson)表示:「十到十五年后,中国人口的衰减会变得更明显,劳动力每年会减少500万。」去工业化与人口老化两个因素加起来,不禁让人怀疑:中国是否会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中等收入陷阱,是开发中国家要超越12,000美元(约38.5万元台币)国民平均收入时,常见的问题。日本1992年的GDP是2万1230美元(以现阶段购买力计算);依同样标准,中国去年的平均GDP仅14,160美元。中国可能进入类似发生在日本的迟缓,但是物质生活水平只有日本的三分之二。

贾可森认为:「成长从6.5%减缓到4%,表示中国需要26年,而不是16年,才能达到日本现有的发展水平。」

太原》影子银行危机 资金告急 恐爆骨牌效应

山西太原一家银行的职员还记得,2014年一家省营煤矿公司倒闭时,地方金融系统饱受冲击的情景。当时,联盛集团向五家信托公司借贷50亿元人民币(约237亿元台币),当煤价因房地产和制造业迟滞而跌到谷底时,联盛还不出钱来。

接着,投资人在山西国营银行抗议、要求还钱事件,让部分分析家判定,一发不可收拾的影子银行违约,会引发中国大规模金融危机,因为它勾勒出影子银行和大型商业银行之间的危险关系。

信托公司-影子银行,过去五年在中国兴起,向投资人出售高收益财富管理产品,以此筹集放款基金。对高风险信托产品,银行通常只担任销售角色,不对产品派息、获利负任何责任。

然而,这些技术性问题,投资人并不清楚,他们以为,国营银行甚或政府会担保他们手上的商品;财富管理商品跳票、违约时,不过,无法律责任的银行其实也有救援先例。

山西信托一名职员说:「我们很多客户是暴发户,他们只看收益,不看风险。有时银行业务员也未说明风险。」然而,对广泛的金融体系来说,若是出现了一连串的违约事件、动摇了大家对商品有担保的虚构信心,从而纷纷挤兑财富管理商品,几十家银行就可能陷入资金危机。

中小型银行的免疫力尤其差。

不像大机构,中小型银行对可以支撑其资产负债表的批发型资金日益依赖,而这种资金大抵来自财富管理及大型银行的资金市场。单是财富管理商品的违约,可能不足以引发风暴,但加上系统性的资金流通紧缩,事情就真的严重了。流通紧缩会强化单独违约造成的冲击,因为银行这时要依靠银行间的拆借非常难。

美国纽约自治研究(Autonomous Research)中国银行部门负责人朱夏琳(Charlene Chu)担心中国2013年的现金告急会重演;她说:「那一次是系统性的问题,突然之间每家银行都被卷入了,而不是由某一家特别的机构所引发;未来,假设一大票小型银行突然出现资金不足,那代志就大条了(那情况就严重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