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2日星期日

李佳佳: “房间的大象”和“皇帝的新装”

年关将至,闺蜜约我喝酒。她内心郁结,很快便高了,倾诉自己辛辛苦苦一整年不但没拿到优秀员工还被扣了年终奖金。细问下来才知道,她的单位不久前新换了logo,她一时不吐不快在朋友圈吐槽那个设计“丑爆了”,几个亲近的同事纷纷附和。

结果没几天,她和那些同事便被找去谈话,批评他们“破坏单位和谐氛围”,还都被扣了多少不一的奖金。

“肯定是有人去跟领导告了状!特么的全单位人都觉得那个logo丑哭了,就是没人敢说啊!”她鼻涕眼泪爬了一脸。

“所以这就是你们那儿‘房间里的大象’,你就是点破皇帝不穿衣服的小孩”,我说。


英文里“房间里的大象(the elephant in the room)”意指那些触目惊心地存在却被明目张胆忽略乃至否定的事实或感受。几年前出版这本畅销书时,作者泽鲁巴维尔把它形容为“我们知道,但是我们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而安徒生在1837年写就的《皇帝的新装》描述的故事就更脍炙人口了。从前,有一个很爱扮靓的臭美皇帝,对新衣裳有着执念般的痴迷,国中设计师已经无法满足他日益增长的对美丽衣裳的需要。有一天,来了两个骗子,他们自称是天才的织工,能织出最美丽与奇特的布料并做成衣裳。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他俩声称,这种布料凡是愚蠢、不称职、欺世盗名的人都看不见。皇帝闻之大喜,聘用了他们,两个骗子便在空空如也的织机上忙碌起来。

皇帝派亲信大臣视察织布和裁衣情况。大臣们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见而害怕起来,“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是愚蠢、不称职、欺世盗名的大臣!”于是他们纷纷欺骗皇帝说自己看到了美丽无比的布料。而当骗子向皇帝献上根本不存在的“新衣”时,他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想“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是愚蠢、不称职、欺世盗名的皇帝!”便“穿”上这件“新衣”出巡,而在街市上围观的每一个人看到一丝不挂的皇帝也心想“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是愚蠢、不称职、欺世盗名的人!”所到之处便叫好喝彩赞扬歌颂声一片。

最终,这一切被一个天真的小孩揭穿:“哈哈哈哈,可是,他根本没穿衣服啊!”

在这个简单的故事中,讽刺非常明确:皇帝、大臣乃至每一个围观成人虚荣、渴望认同、害怕被轻视、被排斥、被负面评价而以致宁愿说假话维护他人眼中自己的虚幻形象。

在这之后的180年里,一代又一代人重读《皇帝的新装》,人们又逐渐分析出更加深层的含义。首先,皇帝为了“不被人认为愚蠢”而维持谎言的代价比其他人更大,因为毕竟光着身子在大街上跑的是他。那么他很有可能真的十分愚蠢,而不仅仅是假装“不被人知道愚蠢”。其次,臣民们不说出真相除了担心“被人认为愚蠢”的单纯虚荣,是不是更多是出于恐惧?每个人都在说谎,如果我说了真话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我猜,在恐怖的气氛中,人们大概会分化成三种类型。第一种,人云亦云,大家都夸赞皇帝的新衣美丽,那我也跟风夸几句。第二种,变着法夸得超出他人,你们说“漂亮”,我就说“美得肝儿颤”,你们鞠躬,我就跪舔。第三种,到处侦查,揭发那些敢说皇帝没穿衣服或者哪怕是仅仅保持沉默没有说皇帝新衣服真美的叛徒内奸。

我不知道这些人中有多少还会相信自己的眼睛。大概到最后,很多人已经不相信自己真实看到的,而是发自内心相信和脑补了皇帝美丽新衣的景象,说服自己真诚地心悦诚服了。这些人求仁得仁,自废武功、自阉智商,真正愚蠢了。而一定还有一些人,他们完全明白皇帝一丝不挂,但发现夸皇帝的新衣美立马可以加官进爵,揪出内奸还有赏银追封,便愉快地扑通跪倒,甘之如饴不亦乐乎。

据说后来欧洲有人给原著添加了一个梦幻的结局:皇帝在事后嘉许了那个说真话的小孩,从此决定要当一个好的统治者,改善人民的生活。甚至还有些改编结局会有骗子把在皇帝那里骗到的钱分给穷人的说法。

要我说,欧洲人这些假想实在是太傻白甜了,现实生活是血淋淋赤裸裸沉甸甸脏兮兮的,就如同格林童话总是在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便戛然而止,哪会告诉你他们的吵架撕打,哪会告诉你哪怕再恩爱的夫妻一年里也会有几次想要掐死对方的念头挥之不去。

那么,现实中《皇帝的新装》会是怎样的结局呢?

我猜是这样的。皇帝其实并不真的愚蠢,他知道自己其实没穿衣服,但他依然隔三差五出巡,以检验臣民的反应和态度。

臣民们其实也不愚蠢,大家都知道皇帝没穿衣服,坊间有人小声窃窃私语,并没有人敢高声说出。

皇帝很快便知道臣民们知道自己没穿衣服了,臣民们很快也知道皇帝知道他们知道他没穿衣服了,依然没有人说破。大家小心翼翼维持着诡异的和谐。

终于,一个天真的小孩说:“哈哈哈哈,可是,他根本没穿衣服啊!”

臣民们一愣之下纷纷嘲讽大骂:“谁不知道啊,你以为就你知道啊?”

皇帝发出轻蔑的“哼”声,继续风光巡游,脸上丰满的骄傲更添一份,胸前飘扬的肥肉更鲜艳了。小孩于是讪讪闭嘴,很快便消失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皇帝再一次巡游的时候,另一个小孩大喊:“哈哈哈哈,可是,他根本没穿衣服啊!”

周围的人立即蹦出来围住他,众口一词大声说:“没穿衣服又怎么了?穿衣服就一定比裸体好吗?不穿衣服可能是行为艺术还可能是时尚,再说也更凉快啊。你这种‘人都要穿衣服才能出门’的错误思想必须反对!要有自信,谁说人都得要穿衣服的?”

从此,再无说真话的小孩。

你看,两条路摆在那里。一条宽广敞亮,放下常识、去他的良知,说出无数人已经在重复的谎言,就会有人赏你官做、给你钱花,人们会羡慕你的飞黄腾达,说:“嘿,他们家的祖坟冒烟了!”而另一条恐怖崎岖,说一句最简单的真话也会带来沉痛的代价,人们嘲笑你“傻小孩”,幸灾乐祸地等着看你和你的家人身上会发生什么。

所以,洞悉真理没什么了不起;在谎言遍地的世界洞悉真理才牛B。在谎言遍地的世界洞悉真理也不算牛B;在谎言遍地的世界洞悉真理还不沉默才真正需要勇气。

想起前东德的一首脍炙人口的诗歌:“对时代的声音充耳不闻/对身边的事件视而不见/心知肚明却不言不语/这样的人才能活到终老”。

然而历史终将前行。

你看,前东德的人们如今已经不这么活了,不是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