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7日星期二

唐映红:皇帝在裸奔,他们还批评新衣不合身


  《皇帝的新衣》是丹麦作家安徒生第一篇脍炙人口的童话。故事的梗概是一个国王爱慕虚荣,不仅会背无数的书名,还能解答哲学终结问题。有两个骗子就试图骗这个国王,告诉他说,他们为他量身定做的新衣有神奇的功能,凡是愚蠢或者不忠诚的人将看不到美轮美奂的新衣,只有聪明和忠诚的人才能欣赏到新衣之美。周围人包括国民都知道骗子宣称的神奇功能是什么,因此,从上到下,包括国王自己为了掩饰自己其实愚蠢或不忠诚,都假装能够欣赏到新衣的瑰丽。于是,在大臣们的簇拥下,皇帝就穿着这件神奇新衣出皇宫到外面巡游,向聪明忠诚的人展示新衣的美轮美奂,同时也甄别那些愚蠢或不聪明的人。皇帝惊喜发现,不仅周围大臣、幕僚、侍卫们个个都聪明、忠诚,而且国民们也个个聪明、忠诚。这令皇帝感到欣慰,上下同欲,君臣一心。


不料,一个小屁孩却成整个帝国最愚蠢的人,他不仅看不到皇帝的新衣,而且还大声地嚷嚷“他没穿衣服!他没穿衣服!”

  安徒生的故事是想说,皇帝在裸奔,但聪明的大臣帝都的国民都很聪明,不愿说破;只有小屁孩无知无畏,看到什么就说什么。

  从心理学角度,如果要达到故事中的效果,皇帝裸奔却没有人敢说破,那么必须具备三个条件:

  一、皇帝要够蠢。他自己有没有裸奔都不知道,不蠢是决计不可能的。

  二、皇帝要够厉害。他必须拥有所有的权力,想弄谁就弄谁。

  三、皇帝要够狠。谁也不能预测到他会用怎样的招来对付大臣和国民。

  皇帝但凡有一点做不到,安徒生的故事就没法成立。皇帝要是不蠢,骗子怎能得逞?皇帝要不够厉害,权力没有独揽一身,廷臣就总能与皇帝博弈,不用如此忌惮。皇帝要不够狠,大臣、国民就不会感到恐惧,不恐惧就总有心存侥幸的人不会说谎。

  既然大臣和国民都不敢说皇帝在裸奔,因此,自然就分成两派。

  一边厢是跪舔、溜须的舔派,皇帝说“朕的衣服如旭日东升”,舔派就要引经据典来用华彩的辞章来表达皇帝新衣的日感,日得爽感。

  一边厢是自诩清流的流派,既不敢说破皇帝是裸奔,但又不愿跪舔,所以他们要批评,要像个公知一样批评。皇帝说“朕衣服如旭日东升”,流派就要引经据典来批评皇帝新衣其实不合身,日感是邻国图腾,本国图腾是星感,星星索,星星索。

  流派从骨子里瞧不起舔派,认为他们是谗臣,误导皇帝,而自己虽然也看不到新衣,但及时指出了“旭日东升”不妥,星星索,星星索,呜喂。

  可惜安徒生没有将《皇帝的新衣》写完,如果以此作为IP,拍成七八十集的电视剧,没准流派与舔派故事就成主要内容了。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