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6日星期一

顧峰:堕落的语言——从汉语拼音说起


大陆汉语拼音方案准确说是普通话拼音,其从诞生之日起就是党国文化洗脑工具和合法性注脚,这套拼音根本无法为粤、秦、晋、吴等仍被大规模使用的传统汉语标注,做为语言标音系统,“汉语拼音”是反语言和反语言学的。

普通话拼音不仅重创汉语的多样性,还限制了汉语进化的可能性,这也是很多中国人当他们掌握了某种外语后发现汉语不能准确表意的原因,事实上,汉语方言使用者讲普通话时也存在同样问题。

“汉语拼音”在普通话和方言之间设置屏障,普通话可以肆虐方言,而方言却很难进入普通话体系,这种思路应该在设计之初就有所考虑,加上官方强制推行,使得如今代表了汉语的普通话具有明显文化侵略性。

在一个闭环状态的语言系统内,新字、新词的发明创造和解释权被官方垄断,民间语感和活性被抑制并萎缩,大量生硬、陈旧和粗俗不堪的字、词充斥主流话语。长期生活在海外以及主动屏蔽中共极权话语的大陆华人会发现或者认为汉语存在两种生态,一种是相对干净的,一种是被污染的、不堪入目、入耳的。

不能把普通话认为语言学意义上的民族共同语,它只是做为官方强制推行的标准语,在粤、陕、晋、吴、蜀、豫等传统汉语仍被普遍使用的情况下,普通话也不占据汉语标准语的合法地位。普通话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地域和族裔歧视的助推器,在普通话语音来源的北京,它还严格区分暂住民和世居者,形成语言歧视的重灾区。

语言可以表达政治,但被赋予政治属性的语言是堕落的语言,我相信朝鲜和韩国的语言系统是互不相容的。大陆汉语因为中共意识形态很不幸也很明显是堕落的语言,这门语言在1949年后被中共绑架已极少为世界呈现优秀的文化产品和学术贡献,做为世界最多人使用的信息系统,它的封闭和自大扼杀人们的想象力,对内对外竭其所能展示流氓话术。

任何一种语言都是伟大的、独特的,质量低劣的中文信息和僵化陈旧的话语表达不是汉语本身的问题,社会主义时代的俄语和德语同样不堪。权力可以绑架、操纵语言,但人始终是语言的中心,汉语的言说者和写作者,不使用文革话语、党宣话语、领袖话语、社会(微博微信)流行语是救赎汉语的第一步。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