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7日星期二

资中筠:2017,乱世中国的开端

各种迹象表明,2017年可能是一个“乱世”,“雾霾”与“寒冬”将会是常态。所谓乱世,不仅指的是社会秩序,还指的是人心。人心不再思治,而是思乱。一个教授、一个参事不让说话,特别是不让说真话,那么就预示著万籁俱寂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一百年了,没有长进,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今日山东济南已是雾霾压城,正义沦陷,“文革”暴力重演大名,一夜红遍中国。源于山东的义和团虽然过去百年,但这个民族并没有深刻反思过义和团运动,许多人的思维仍然停留在百年前的黑暗时代。

五十年前发生的一场运动,岂不是也是由上而下鼓动操纵起来的,如果一昧地纵容义和团式的“自残爱国”,必然会导致一个民族失去理性,最终演变成一场新的全民浩劫。

眼下,全国毛左势力公然逆历史潮流而动,用文革手段发动群众运动,以“人民”的名义对他人进行政治迫害,企图借以招魂毛,让极左路线卷土重来,涂炭民族。

各方对毛左的恐惧、纵容和利用,令毛左持续坐大,其绑架社会、绑架国家之势愈来愈咄咄逼人,再不正视,不遏制,下一步必会升级,直接受害者将不限茅于轼、邓相超等区区数人,祸且亟矣。

官方拉开了整肃教育、科研、文化领域知识分子的序幕:
第一,邓相超不是一流大学的教授,拿他开刀不会引发太大的震荡,既能安抚“极左”派,也能震慑自由派,一箭双雕;
第二,严厉处理邓相超,不是一个地方政府的决定,肯定得到了中央的同意;
第三,这次整肃主要集中在体制内,不会形成一个运动,但会挑几个影响力大的杀一儆百;
第四,文革可以批评,对毛不能说三道四,这是官方态度的底线;
第五,在互联网上,体制内自由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北大的贺卫方和人大的张鸣,他俩的结局,将会成为此次整肃的风向标。

各种迹象表明,2017年可能是一个“乱世”,“雾霾”与“寒冬”将会是常态。所谓乱世,不仅指的是社会秩序,还指的是人心。人心不再思治,而是思乱。一个教授、一个参事不让说话,特别是不让说真话,那么就预示著万籁俱寂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