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日星期日

始不垂翅,终能奋翼——葛永喜律师的2017新年献词

编者按:作者葛永喜律师说,“这是一篇被废的新年献词,这也是本人为某律师团(人权律师团)执笔起草的第一篇文章,也应该是最后一篇。但某律师团的大部分人认为过于尖锐,不能谈民主,所以,被废了。本人认为号为捍卫人权的律师团,却不敢谈民主,实在是一件耻辱的事。我决定以个人的名义发出。”编者不认同“川普的意外当选......都展示了民主的魅力和人民的力量。”这个说法。后附:“我们见证,我们相信———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2017新年献辞。”

天道无亲,恒与善人。正义战胜邪恶,新生革除旧制。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我满怀喜悦迎接2017的来临,并送上最美好的祝愿。

回首去年,山东疫苗事件、魏则西事件、徐玉玉事件,让我们痛心疾首,忧虑不安。药品食品安全,医疗保障,诚信问题,电信诈骗,教育问题,早已困扰着中国人的每一个家庭。监管的缺失,政府的不作为,使问题疫苗流入市场,注入孩童的体内。孩子们,撕心裂肺的哭喊。无数家庭,幸福化为乌有。在这个社会里,道德败坏,没有礼义廉耻,只会拜金拜物。在这个社会里,官员们尸位素餐,懒政渎职,却又贪得无厌。在这个社会里,司法机关不会打击真正的犯罪,只是维护专制的刀把子,致使骗子横行无忌,犯罪肆虐猖獗。在这个社会里,教育不会让你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只会使你沦为应试的工具。所以,当你初涉世时,既没有防骗的能力,也没有被骗后的救济渠道和心理调节能力。凡此种种,证明专制的毒素一旦在社会中扩散,人们即进入互相伤害而不自知的境地。人身权利、人格尊严等基本人权,在这样的社会里无法得到保障,时时遭遇侵害。人权灾难一个接一个地发生。

回望旧岁,709案审判,雷Y案不起诉,标志着特权阶层决意破坏法治,践踏人权,逆历史潮流而行。逼迫认罪,官派律师,分案审理,官媒配合,利诱策反,特权阶层利用手中所掌握的国家资源,对709案进行立体化、全方位的舆论轰炸。意图污蔑抹黑同仁先进,扑灭民主法治的熊熊烈火,阻挡历史前进的滚滚车轮。然而,因谢阳律师的坚强不屈,屠夫吴淦的顽强坚持,作恶者的丑陋嘴脸被生动地呈现在人们眼前。雷洋案,迷雾重重,真相难寻。使人们懂得一个没有民主法治的社会,没有人是安全的,你不知道哪一天你会被嫖娼,在 “执法”的武功中含冤死去。而施暴者却可以恣意编造谎言,逍遥法外。与此同时,在各界的不懈努力下,在付出巨大代价和漫长等待后,当局平反了聂树斌案、江西乐平案。但人们应该明白:只要产生冤假错案的制度不废,零星的“平反”不过是一束伪装法治,缀饰门面的花环。与法治进步无涉,与人权保障无关。

回眸昨年,709案的家属,王峭岭、李文足、陈桂秋、原姗姗们,令我们眼前一亮,心房震颤。这一年,她们为营救失去自由的丈夫四处奔波,不辞辛劳。她们以柔弱之躯与滥权者抗争,当然也常常被强行拖离,遭遇暴力。但她们不屈不挠,斗智斗勇。这一年,她们抱团取暖,相互支持,彼此打气。这一年,她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她们用文字记录公权力的种种违法,表达她们对丈夫的支持与爱。她们身上散发出的爱的力量,她们的聪明才智,令违法者无比头痛,却又无可奈何。她们无疑是这个时代最伟大最美丽的女性。她们艰辛的付出,赢得世人的普遍赞誉。

面向未来,我们决志捍卫人权、推动民主法治的律师同仁们,当满怀信心充满力量。台湾政权的顺利交接;川普的意外当选;朴瑾惠的被迫“辞职”;都展示了民主的魅力和人民的力量。然而,从无界吹来的春风,沿巴拿马漫溯的河水,反映了权力游戏的尔虞我诈,体制内部的争权夺利。腐败无能的官僚体系,残酷无情的宫廷斗争,也是击垮专制怪兽的重要因素。我们坚信,正义必胜,自由必胜,民主必胜,法治必胜,人民必胜。正直善良的人们,必享属天的欢乐,戴荣耀的冠冕。

展望新年,我们决志捍卫人权、推动民主法治的律师同仁们,需战胜恐惧奋力前行。既得利益集团不会轻易放弃特权,在行将崩溃之际必伴随着最后的疯狂。它们一方面,宣传所谓的“颜色革命”,最近还出现了荒唐的“雾霾革命”,以愚弄、恐吓人民。一方面,连续出台新规恶法,以管控律师事务所和律师群体,打击依法抗争的人权律师、维权律师和死磕律师。当然,它们还会通过特务系统进行秘密抓捕,制造恐怖气氛。然而,我们无路可退,我们只能坚强。在人权被践踏时,我们必须挺身而出;在法治倒退时,我们定当奋起抗争。我们为冤假错案奔走呼号,我们为保障人权殚精竭虑。我们不在暴政下沉默,我们不做专制的共谋者。

因为,真理是时间的儿女,自由是力量的源泉。任何不公不义都将得到时间公正的审判,捆拘手脚的铁链、幽囚人身的缧绁无法关锁自由的心灵。宇宙以极其隐秘的言语向我们宣示着一切。教我们听从内心的呼召,向着真理和自由奔跑;使我们疲惫时不放弃,恐惧时不停歇;让我们为坚持而自豪,为胜利而欢呼。是的!只要渴望自由的心不死,向往真理的灵不灭,我们就不会垂下高贵而有力的翅膀。终有一天,我们必将奋翼在蔚蓝的天空中,自由翱翔。

2017,祝福中国!2017,雄起人民!

葛永喜律师 2016年12月31日


附:我们见证,我们相信———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2017新年献辞

时光荏苒,四季更迭,倏乎又是一年。在辞旧迎新的时刻,中国人权律师迎来了2017年。
2016年,我们见证了太多。

我们见证了这个国家光鲜背后不为人知的贫困。

因为贫困,一个甘肃金昌的13岁女孩不堪被辱跳楼死。她只是偷吃了超市的几块巧克力,这也是她此生第一次尝到巧克力的味道。

因为贫困,一个山东临沂的准大学生不堪愧疚郁结死,她只是被骗了9900元的学费,可能只是富人的一顿晚餐,但它是这个孩子一家的积蓄,甚至还可能包括负债。

因为贫困,一个甘肃临夏的80后母亲杀死自己四个孩子后服毒自杀。而地方政府说他们没有任何责任。

我们见证了这个国家如火如荼的强拆及其引致的悲剧。

因为强拆,郑州青年范华培杀死三人后被击毙。这是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者的绝望。在可以生擒的情况下对其直接击毙,连同被侮辱与被损害者对他的隆重纪念,都发人深思。

因为强拆,一个叫贾敬龙的年轻人钉杀组织强拆的村支书,今年被执行枪决。他死前的一阙《念奴娇》连同他的自愿捐献器官,都显示他本善良。如果不把该案置于维稳的政治天平上衡量,他的穷尽救济事出有因和自首情节,都自然会排除死刑。

我们见证了环境的污染和持续不散的雾霾,见证了食品和疫苗的不安全,见证了底层的互害,恶性案件的频发。见证了雷洋的死,舆论的波澜,避重就轻的处置,警权滥用的愈演愈烈。见证了经济的下滑,货币的贬值。见证了中下层社会弥漫着的浓浓不安全感。

2016年,作为人权捍卫者的人权律师,我们更是见证了自己内心的忧虑、恐惧和坚守。

2016与2015一样,都是人权捍卫者的受难之年。民间社会遭到全面扫荡,活跃的公民、异议知识分子次第被抓,有的失踪多日才得知下落,有的至今仍杳无音信,网络上的寻人启事不绝如缕。可以列出名字的有:戈觉平陆国英夫妇、顾义民、胡诚、王婉平、陈宗瑶、孙林、邓洪成、肖兵、王建华、李南海、丁岩、王军、邓剑峰(日前释放)、马志权、王威、董凌鹏、宋立前、黄安阳、黄琦、蒲飞、刘飞跃、熊飞骏、王飞(海底)等等一长串名字。这些人权捍卫者无论是否被指控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类犯罪,大部分都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实际上的强迫失踪),禁绝律师会见和通信,让他们陷入一种孤立无援的无助状态,力图以此让他们屈服。709案的处置模式被完全复制。

而震惊中外的709系列案,历经一年多隔绝式羁押,经历层层铺垫,胡石根、周世锋等人终于站到了法庭,被告无一例外都认罪悔罪不上诉,作为辩护人的红顶律师和公诉人在庭上的表现让人难分彼此。庭审琴瑟和谐,顺畅如行云流水,正常的抗辩式审判俨然变成了诉辩一家亲。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留待历史去解密。

而对浙江民主党人陈树庆、吕耿松十年以上的重判,彰显结社权仍然是绝对禁区,在这个禁区内,可以因为同样的原因多次追诉。

而对政治异议者张海涛的19年重判更是前所未有,这是恐惧和张狂歇斯底里的爆发,让人扼腕叹息。

而临到年末对人权律师江天勇的秘密抓捕,则是709案的延续和扩大化。江律师被抓捕的原因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切断对受难者家属的支持,让她们独自面对体制,然后在心理层面放弃权利和希望,受难者的声音自然消失。江天勇案提示世人,中国人权律师面临的风险现实而紧迫。

当然,在这一年我们也见证了公民意识的觉醒和成长。他(她)们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走上街头;他(她)们为雷洋贾敬龙联署、发声、刷屏。

在肃杀的冬季, 我们还见证了一种令人脱帽致敬的勇敢和担当。这些壮举隶属那些在险恶环境中没有屈服和仍在坚持的人权捍卫者们。

时隔17个月之后,律师终于会见了谢阳和吴淦,他们仍然没有屈服,没有因为炼狱的残酷而保持沉默,看守所里传出他们花岗石一样质地的声音。他们或许是某些文化精英眼里的草莽,但在这一刻,他们以自己的坚持,以自己的勇敢无畏为人权捍卫者树起一座让人仰视的标杆。他们的存在终于让人相信总有人难以屈服。

而以王峭岭、李文足、陈桂秋、原珊珊、刘二敏、樊丽丽为代表的709案家属们,她们所表现出来的勇敢、智慧、达观、坚强、团结给人极深的印象,被威胁被恐吓被殴打被囚禁也没有阻止她们,因了她们的努力和付出,她们丈夫的案件更有影响力,她们丈夫的形象也更为丰满。她们温柔而不软弱,镜头前的她们谈起丈夫或许会流泪,但从不自怨自艾,更无做出一副可怜的姿态向权力哀求。她们是逆境下站着维权的几个奇女子。她们的作为和精神状态堪称这个寒冬最靓丽的风景,她们的存在让迫害者如鲠在喉。 

时局艰危,作为人权捍卫者的人权律师们并没有在恐惧中停下脚步,他们在恐惧中克服恐惧。在709案的代理过程中他们不避风险,以法律为武器,交涉、控告、复议、诉讼、写文章,争取会见和捍卫自己的辩护权。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最终无法走上法庭,但他们的积极作为世人都看在眼里。末法时代,不宜以结果论英雄,也不宜仅仅盯着那个小小的法庭来评断辩护人。

毫不夸张地说,哪里有人权迫害,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苏州、无锡、成都、温州、福州、广州、深圳……

2016年,他们一直在路上。

因为见证,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新的一年,决志捍卫人权、护佑法治理想的律师同仁们,在时局的拐弯处,在铁幕缓缓拉下的当下, 会以自己的肉身肩住历史的闸门,放更多阳光进来,驱散恐惧者、观望者心头的荒寒。

因为见证,所以我们相信人性对自由的渴望,相信植根于对自由渴望的权利时代的来临不以少数僭主的意志为转移。而一个权利时代的来临,将为人权律师提供更广阔的人生舞台。

基于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基于严峻的社会问题越来越现实的影响每个个体的生活,那种虚幻的说教越来越难控制人的主体意识的成长。每一个利益或者权利受害者都是一个潜在的觉醒者,而觉醒如同种子的发芽,谁会怀疑那万千种子发芽成长的力量?

或许一个信奉自然法的良治的中国会在那万千种子发芽成长中形成。

2017年,让我们头顶浩瀚的星空,服从内心道德律的召唤,继续为人权进步披荆斩棘,在制度转折的大时代树立更多的人权丰碑。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2017年1月1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