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

乔木:2016年中国十大新闻


1、死亡

这一年死了个雷洋,由于人大校友的发声和接力发帖,始终没有淡出舆论,最主要的是触痛了城市中产的不安全感。也许你工作生活顺心,不愿关心政治,但面对公权肆虐,随时会有无妄之灾。

而大学生魏则西的死亡,则见证了商业网站的贪婪、唯利是图医院的冷酷。商业的无情背后,其实还是公权的问题。对于抓嫖罚款这样有利的事情,权力滥用,而对于广告和医疗监管,却不作为。

同样的监管不力,也发生在山东18岁农村女孩身上,由于信息遭泄,被电讯诈骗走学费,气急而逝。甘肃一家六口自杀的惨剧,则很难容许深入探究,只能放在贫富差距、城市化中农村的衰败、社会变革中小人物蝼蚁的命运等背景中分析。

还有江西宜春70多建筑民工的死亡,内蒙赤峰30多矿工的丧命,以及更多人数不等、知道不知道的事故死亡,人们就像看中东爆炸的新闻一样,习惯,以至于麻木,远不如明星出轨、美国选举兴奋。


空军女飞行员余旭的牺牲,分外引人关注。英雄的母亲,比常见的“家属情绪稳定”更为坚强,不仅“无怨无悔”,而且替女儿交上一万元最后一笔党费,这个在小时的革命电影里久违的画面。

只是在一切意外死亡后,如果没有追因问责,是否会不断重复死亡?

2、二胎

有死就有生,年初以中央文件的形式,通知准生二胎。实行了30多年的禁令,一旦放松,并没有出现全民的喜大普奔。

因为社会的高低两极,有钱有势的,早就生了,和二奶生,到国外生。或者像张艺谋一样,生了一串葫芦娃,悄悄地找关系早落户了。被发现,无非花钱了事。没钱没地位的,只有多生孩子才能顽强繁衍,自生自灭,只要不出甘肃杨改兰一家6口4个孩子的惨剧。

最难的是夹在中间的广大中等收入者,早些年是生起养不起,怕罚款、怕丢饭碗,而且年龄也很尴尬。计划生育刚开始的时候,60后、70后还是跳着集体舞的“八十年代新一辈”,现在却成了跳着广场舞的“老人家”。

对于一些人来说,枪还在,子弹却没了。鼓足勇气,封山育林,子弹攒够了,却没目标了。难怪网上有人恶搞:放开二胎不如放开二妻。

3、出轨

王宝强不愿戴绿帽,引万众围观,让同期的奥运黯然失色,经纪人行业前景广阔。林丹的激情表演,再掀高潮。同为冠军的妻子发帖原谅后,好多人意犹未尽,怎么没有离婚、子女、财产大战,就悄然落幕?

与其说人们好八卦,不如说娱乐最安全,不管对媒体,还是对受众,符合人性,又有商业卖点,自然热议。

想想朝鲜,领袖讲话,下面有人瞌睡就会被治罪;民众在家偷看韩国影视,也会被抓捕。过去8亿人只能看8个样板戏和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三战电影。相比过去和外国,“咱老百姓今天真高兴”,娱乐形式和内容多种多样。出轨新闻,比政治温柔,比宣传灵活,自然受欢迎。

人们关心出轨,不见得真能出轨;媒体热炒出轨,政治上就不会出轨。再说网络众声喧哗,有人娱乐至死,就有人拍案而起。

4、翻案

21岁的聂树斌,1994年因强奸杀人被抓,第二年被执行死刑。十年后,发现真凶,但没有翻案。又过了十一年,今年终于翻案,前后22年。超过了另一因强奸杀人被冤杀的呼格案,那个用了18年才翻案,也是发现真凶后又拖了很多年。

当年的佘祥林案翻案倒是很快,一发现被杀的人又活了,就放人,可是已经坐了11年牢。不说经历了怎样的屈打成招、监狱风云,最终要感谢不杀之恩,以及“死人”重现。

还有此前坐牢8年的福建念斌投毒冤案、坐牢10年的浙江张辉、张高平叔侄奸杀冤案,以及今年翻案的江西乐平杀人、抢劫、强奸、敲诈冤案。一个破绽百出、行刑逼供的冤案,让四个人坐牢14年,从青年到中年。

聂树斌人死翻案后,有报纸称,这是司法自信的表现。

真的不希望这样的自信,也真的不希望再有这样的冤案、翻案,成为新闻。

会吗?

5、罗尔

这个事吵嚷了很多天,罗尔掉了很多泪,最终爱女离去,却欲哭无泪,舆论也戛然而止。

作为年度新闻,还是可以盘点。从罗尔来说,医疗开销、财产信息披露不透明、不全面,在向公众募捐时,不设定上限,明确用途,又和商业营销搅和到一起。观念上应该是自救者人救之,而不是一套房子给前妻,一套房子给儿子,一套房子自己留着养老。

人不在了,留着房子挂照片?

但要说他违法犯罪,又谈不上。只是犯了很多人都会犯的错,做了谁也没想到如此结果的事。

从公众来说,网络让无数的小额募捐变得总额巨大,而每个人便捷的打赏捐助,既不会带来负担,还能体现人性的关爱,也可以安全的传播讨论。这种讨论意义重大,不仅是拷问当事人,也让每个人警醒,最终让公益公正透明。

经历此事,该捐的还会捐,因为至少还有舆论压力,还有公众监督。而那些难以监督的机构,更需要谨慎。

6、国足

国足输了不是新闻,四年一次的机会再次失去,大家也能接受。只是想想过去四年,是谁在亲自抓足球,又拍出多少奖金,还有多少足球宝贝的期盼?

而他们不惧政治压力,不被金钱收买,不理女色诱惑,真正体现了民足精神。理当上榜。

7、G20

老百姓叫它鸡儿灵,全称是:20国集团领导非正式会议。这个和每个百姓密切相关的第11次会议,今年在杭州举行。其他我就不敢多说了。

上网的请看社交媒体。看电视的,请看新闻联播前20分钟,会议期间加长版。

8、女总统

官方叫法是台湾地区领导人,副总统叫副领导人。蔡英文,成为华人历史上第一个民选领导。虽然比近邻韩国晚,但领先于美国。4年前竞选失败,发表感言:

“台湾不能没有反对的声音,不能没有制衡的力量”。

现在终于站上权力巅峰。最重要的是,民进党从地下党到执政党、从在野党再到执政党,权力的和平过渡,完整地走完了两个来回。

当年小布什和戈尔的选举之争,最终经法院裁决和平解决,没有像一些发展中国家一样,由于政党拥有武装,内战夺权,或不接受选举结果,继续内战。几千年的历史,都是重复的王朝更替,原地踏步。

2001年1月小布什就职演说第一句:

“权力的和平过渡在历史上是罕见的,但在美国是平常的”。

但其实台湾早在2000年5月就实现了权力的和平过渡。这些年政治有纷争,经济有起伏,但社会很稳定,用冯仑考察回来的话:“官不聊生,人民幸福”。

尽管中国人民都主张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把台湾列入国内新闻,并不符合中国三大通讯运营商的政策,因为到了台湾就按国际漫游计费。难怪网上流传着托名王朔的段子:

“到底谁TM在搞一中一台?”

9、选举

《人民日报》海外版说,今年中国有9亿人投票,是世界上最大的选举。还有很多百岁老人投票,让人感动。准确地说,算上选举美国总统,中国人一年投了两次票。

上海北京等地的高校,第一次投票时,有些候选人没有够半数,很多选票另选他人,写的名字是苍井空、好庄严、长者、川普、希拉里等人。学生们说,比起那些不认识、接触不到的候选人,至少我们看过美国大选的电视辩论、了解两个人的信息、政策。这让希拉里感到欣慰。

选长者则表明对领导的爱戴。尽管已淡出政坛多年,但网上流传着他的各种传奇,和香港记者的嬉笑怒骂,和美国记者的谈笑风生,戏曲歌剧合唱,眼镜裤子外语,各种真性情的流露。

人们怀念那个时代,就像有人怀念毛一样,不是说那时多么好,想回到过去,而是觉得现在本应该更好。

10、雾霾

雾霾再次来袭,东北沦陷、华北沦陷、华东沦陷,就连当年日本鬼子都进不去的大西南,成都沦陷。全国多地中小学放假,偌大的中国,已放不下一张书桌。

雾霾哪来的?

抽烟的说是烧烤的,烧烤的说是开车的,开车的说是油厂的,油厂的说是工地的,工地的说是风刮的,气象、环保部门说真要刮风就没有的。

戴旭大校说雾霾是美帝的气象武器,张召忠少将说雾霾可以防止美帝的激光武器,于丹姐姐说“只有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

雾霾贡献了段子、鸡汤,也催生了雾霾经济。在雾霾最严重的当口,北京一大学主办“雾霾经济学”研讨会,结果外地的代表一大半没来,有飞机降落不了的,有高速公路封闭的,有出了高铁站昏倒的。

这里是北京。这是乔木的2016年中国十大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