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

“华人特色的川普主义” 第一弹!:大陆新移民的照妖镜


作者语:本文里提到的新移民并非指一个整体。而是新移民群体中比较喜欢公开做政治表达,政治参与的群体。不论在网络世界,还是社会活动中,所呈现出的“新移民”姿态及立场。但每个群体都可能存在“沉默的大多数”,他们或许不那么热衷政治,或许有想法却不愿意表达。而笔者也来自于新移民家庭。

笔者的文章是“华人特色的川普主义”两篇系列文章的第一篇。属于比较“粗糙”的一篇。第二篇将有另一位撰稿人更细致和“学术”地为大家分析这一现象,以及背后会产生的问题。


华人特色的川普主义,某种程度也就是“中国特色”的川普主义。新移民群体作为散居在世界各地,尤其西方的“中国人”,本身他们与当地社会的互动,在当地社会的表现是具有指标性的。从意识形态,生活态度,政治文化上,到底最最普通的中国人与最最普通的当地居民到底有哪些共同点和非共同点 - 可以从他们在移民国的社会参与及得到的反馈中得到一些认知。而一切事物的产生都有其内在逻辑,所以华人圈涌现一大批川普粉本身并不奇怪。仔细研究,新移民群体对川普其实是种“真爱”。在川普身上,他们看到了符合自身价值观,政治审美观,甚至“美国梦”想象观的东西。更重要的是,移民生活多层次的失落,使得川普成为了不少人的“灵魂伴侣”。

尽管中国大陆在官方名义上是个以“左翼”意识形态基础的国家,但是从大陆走出来的许多新移民实质上是非常“右翼”的。而这种“右”在许多观察家眼里,主要是经济上的右,比如更信奉市场经济,不喜欢福利体系。这并不准确,当自己的经济状况比较好的时候,他们希望减税。而自己需要福利体系的帮助时,他们当然会去吃福利。比如在一些国家生孩子可以拿牛奶金的时候,请问新移民家庭会说“我们看不起福利国,我们拒绝牛奶金”吗?当然不会!一方面希望税少,一方面希望福利好是很多人最希望看到的。这种从纯粹利己的角度审视一切问题的思维,其实与“左右”关系不大,本质上是一群“缺乏公民意识”的人突然生活在民主社会后的自然表达。

新移民群体真正的“右”其实是体现在政治和文化上的“右”。第一个指标就是作为少数族裔,大陆新移民是少有作为少数族群却深深鄙视“平权”的。一方面是在具体政策上面,如教育法案,他们吃了“积极平权”的苦。而个别具体政策的吃亏,让他们延伸性思维得到了发挥,从而产生了对整个“平权”社会框架的厌恶。所以在他们眼中,打倒“政治正确”却成为了“罗宾汉”的象征。殊不知,其实华人作为少数族群其实是受到平权社会和“政治正确”保护的。由于在原居地,从来没有做过“少数民族”,这些新移民还未适应作为一个“少数族群”要如何去介入社会,并且保护自己。另一方面,也凸显了新移民对于“美国梦”这个概念理解的狭隘。他们只想象到了,“去到美国,努力打拼,发财赚钱”,这个版本的“美国梦”。却对于二十世纪中叶整个民权运动后,马丁路德金式的平权“美国梦”,很难体会。他们更无法理解,在民权运动前,其实华人也是西方社会种族歧视的受害者。

更值得注意的是,新移民群体其实并不是真的完全不要“平权”。只是当平权的对象是黑人,穆斯林,墨西哥人和难民的时候,一些大陆新移民会觉得平权是西方社会的堕落。所以当川普率领“愤怒的白人”揭竿起义时,新移民看到的是一种“拨乱反正”,一种“正统美国梦”的回归。其背后的核心原因,除了自认为利益被其他族裔瓜分之外,更重要的是对其他少数族裔的歧视。而这种歧视在平日生活语言,网络语言中随处可见,许多新移民甚至不认为这是有问题的。在他们的眼中白人和部分东亚人是一个层次的人,而拉丁人,穆斯林和黑人就是低一等的。而这种高低贵贱之分的证据就在于“经济地位”和“犯罪率”。他们从不去思考背后长期的历史原因和社会结构问题。或许在他们看来西方社会有再多问题,至少比起原居国,少数族群已经“很有地位”和“很平等”了嘛。而对于歧视性语言的不接受只能说明其他少数族裔“心脏不够强”。社会达尔文主义在新移民看来是人类发展的真理。你穷,是因为你不行。你们穷,是因为你们整个族群不行。社会要平等?社会从来就是不平等的,你们凭什么追求平等?

然而当“涉嫌”不公平的事情发生在华人身上的时候,新移民会大声疾呼“排华潮”又来啦,我们要捍卫“多元文化”。甚至有些具体政策针对的是所有人而非华人的时候,一些大陆新移民社区的评论人会义正严辞地告诉人们“xx政策针对的就是华人”。可见,面对平权,新移民潜意识的态度是“工具性”的。对别人不平等,他们无所谓。但对华人不平等,他们就有所谓了。当美国警官梁彼得误杀黑人青年后,华人(很多新移民群体)走上了街头。在一次电视节目中,受害者的阿姨就对另一位嘉宾哭诉:

你们华人鸣不平是因为梁警官没有得到和白人一样可以完全脱罪的待遇。只是当社会这些年来发生那么多针对族群不公平的事情时,你们华人在那里?什么时候出来为其他人鸣不平了?

总之,平权这个东西,需要时就捍卫“多元文化”,不需要时就打倒“政治正确”。
160511235646-china-trump-chinese-fans-rivers-eb-pkg-00015314-super-tease
所以在很多新移民眼里,奥巴马最大的问题不是他总统任期内的表现好不好,而是一个黑人当总统本身就说明了美国的堕落。希拉里最大的问题不是邮件门,也不是属于建制派。本质问题就在于她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强势的女人。黑人和妇女,实在不符合关心新移民的“政治审美观”。老子辛辛苦苦移民,被白人管管就算了,居然还要被黑人和“娘们”管?是的,背后其实就是这种心态。

乃至于川普的语言风格与肢体语言恰恰让许多华裔新移民看到了自己想象中“政治强人”的理想形象。一个政治强人就是应该要强势,偏执,霸道,有攻击性,甚至可以肆意羞辱人的。因为这样的人 - “真性情” 并且 “办事儿有效率” (他们并不考虑美国实际行政架构的现实)。这背后当然和新移民对于亚洲地区历史人物的风格想象有关。而川普不光是个“强人”扮相,更是一个网红式的“喷子”。而在这个“喷子”身上,许多新移民找到了某种寄托和发泄渠道。客观地讲,新移民的生活是辛苦的。不论学历和移民前财富积累如何,在一个全新的社会,陌生的语言环境下打拼是非常不容易的。身心灵的压力并非没有过类似经历的人所能想象。只是拼搏了那么多年,为了自己也好,为了下一代也好,许多新移民常常会陷入一种失落感。面对社会和职场,他们存在却格格不入。面对下一代,自己是如此深爱的孩子们,从言行举止到价值观政治立场似乎都在叛经离道。(短注:美国新移民的后代,不论是否在西方出生,在政治倾向上更多站在父辈的对立面。)而面对中国大陆的老朋友,往往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看着一些老友在经济上的崛起,常常怀疑当初移民的选择是否正确,而自己是否该回流。不论面对社会,孩子还是老友,他们往往要承受不同程度的失落。而川普出现,让他们觉得解气儿!他狂喷一切,似乎每一次对他者的羞辱都是替自己在“讨回公道”。

华人特色的川普主义不是什么“主义”,更多是新移民内心的一股“情绪”。而他们拥抱川普并不会帮助华人社区发展,反而可能在助力排华潮的可能。在加拿大的BC省,一个拥有着大量华人川普粉的地方,近来就有了一个秉持川普主义的政党(Cultural Action Party)宣布要投入明年的省选。这个政党的政治目标就是捍卫“本土”文化,反移民,甚至提出了“反对华人文化”。文章写到尾处,笔者难免唏嘘。

“华人特色的川普主义” 第二弹!:闹剧背后的冷思考

***相关链接***

As Officer Who Killed Akai Gurley Gets No Jail Time, Asian Americans Debate Role of White Supremac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kRk35P1q4g
Anti-immigration party registers for B.C. election
http://vancouversun.com/news/local-news/anti-immigration-party-registers-for-b-c-election


文/ 赵一昉 来源:纽威评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