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8日星期日

聊聊洗脑和脑残——分析“脑残的起源”和“脑残的觉醒”

文章目录
★“菜鸟”与“脑残”的差别
★脑残的起源
★脑残的觉醒
★觉醒的程度
★完全没醒的人
  看近期的博客评论,大伙儿对“反洗脑和政治启蒙”的需求比较高。前几天俺写了《政治常识扫盲:澄清“言论自由”的各种误区》,算是“政治启蒙”之一;今天发一篇“反洗脑”的心得,与大伙儿交流。



★“菜鸟”与“脑残”的差别

  经常在上网的同学,对“菜鸟”和“脑残”这俩词汇应该很熟悉。感觉好多人把这俩混为一谈,所以先来聊聊这俩的区别。
  “菜鸟”一词指的是:某人在某个领域缺乏基础知识(尚未入门)。
  虽然有的“脑残”也属于知识水平低下,但“脑残”一词其实跟“知识水平”无关。“脑残”主要是强调某人在“思维能力”(尤其是“逻辑思维”和“批判思维”)方面的欠缺。

◇“领域”的差异

  刚才说了,“菜鸟”是指在【某个领域】的水平较差。也就是说,菜鸟是“领域相关”的。换句话说,【其实每个人都是菜鸟,只是领域各有不同】。为啥这么说捏?因为人类社会中的各种领域/学科,实在是太多了——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全才”。不论你多牛,对于 99.99% 以上的学科和领域,你都是菜鸟。
  和“菜鸟”相反,“脑残”是领域无关的——脑残的人,不论从事什么领域,依然是脑残。为啥这么说捏?因为“思维能力有缺陷”,无论到啥领域都一样。
  但脑残也可能是某个领域的“老鸟”,这是不矛盾滴。比如:要成为一个优秀的流水线工人,并不需要很强的批判性思维能力。

◇“自知之明”的差异

  相对而言,菜鸟比较有“自知之明”,而脑残比较缺乏自知之明。通俗地说就是:菜鸟通常意识到自己在某个领域的【知识水平】较差;而脑残通常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维能力】有缺陷。

◇“自我可塑性”的差异

  “自知之明”的差异导致了“可塑性”的差异。
  只要菜鸟愿意付诸努力,他/她有可能(在某个领域)改变自己菜鸟的状态——这就是“自我改变”。
  而脑残(尤其是重度脑残)通常不会意识到自己思维能力的问题,所以也就无法进行“自我改变”。

★脑残的起源

  前面喷了一通口水,解释“菜鸟和脑残的差异”。下面开始进入正题。
  不论是否“脑残”,其实大脑的生理结构都差不多。所以脑残通常都是后天形成的(也就是“习得性”)。要搞明白“脑残形成的机制”,先介绍一下“认知的机制”。

◇认知的过程

  认知的过程其实是很复杂滴,也是一个很大的课题。为了节省口水,俺把认知过程简化成如下步骤:
  第1步
  先通过感官获取外界的信息。为了叙述的方便,俺把感官【直接获取】的信息称为“印象”。
  第2步
  大脑会对各种“印象”进行处理(此处需要运用思维能力),形成“观念”。
  举例:
  假设有个小孩,某天看到狗咬人。那么“狗咬人”这个事情就会在他/她脑海中留下一个印象。过了几天,此人再次看到“狗咬人”,又会留下一个印象。如此反复几次,大脑中就会留下多个相似的“印象”。然后大脑就会对这几个印象进行归纳总结,形成一个观念:“狗是危险的,会咬人”。
  第3步
  大脑会对记忆中的各种“观念”进行处理(此处需要运用思维能力),形成你自己的思想体系(也包括你的“三观”)。

  比喻
  假如把“建立自己的思想体系”比喻成“盖房子”。那么“印象”如同基本建材(水泥、钢筋、涂料、等);而“观念”相当于用建材搭建出的“墙壁、柱子”;最终的思想体系就如同你自己建好的一栋房子。

◇正常教育的过程

  那么,在认知过程中,“教育”起啥作用捏?“教育”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培训人的思维能力。去年写了一篇《如何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其中提到爱因斯坦的一句名言:【教育的价值在于训练思维,而不在于传授事实。】
  对应前面那个“盖房子”的比喻:
“传授事实”就如同给你提供建材——这【不是】关键。
“训练思维”就如同教会你“如何用建材来构造墙壁和柱子”,以及“如何用墙壁和柱子来构造建筑物”——这才是关键。

  在正常教育之下,每个人都可以【依靠自己的思维能力】,发展出自己的思想体系。由于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比如:个人偏好的差异),所以每个人发展出来的思想体系都可能不同。这就是“多元化”。人类社会就如同生态环境,多元化才有活力,才有竞争力。
  上周俺写了一篇博文谈“言论自由”(链接在“这里”),那篇的结尾引用了美国最高法院霍尔姆斯大法官的名言:【宪法原则中最重要的是“自由思想的原则”——不是确保我们喜欢的思想的自由,而是确保我们所憎恨的思想的自由。】
  美国从最开始的13个州不停地发展,如今已成唯一超级大国,这其中有很多因素。有人归因于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有人归因于美国利用一战和二战大发战争财。其实这些都不是关键。对国家发展而言,最关键的因素必定是“人的因素”。为啥美国的立法如此强调“言论自由”?美国为了保护言论自由,在某种程度上甚至不惜纵容暴力言论和煽动仇恨的言论(具体请看俺的举例)。因为言论自由之后,各种思想才能自由传播。思想自由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思想体系,这才是真正的多样化/多元化。多元化程度提高了,国家的竞争力才会增强。

◇洗脑教育的过程

  俺在博客中不止一次提到:天朝洗脑教育的最大特色是“灌输”。所谓的“灌输”就是直接把一整套东西(包括:意识形态、价值观、等)强行塞到你脑子里。
  还拿“盖房子”为例。天朝的灌输式教育,就好比直接把一栋【现成的】房子拿给你。某些懒惰的同学心中可能会窃喜——有现成的,岂不是省了自己搭建。如果你也这样想,恭喜你,你有成为“深度脑残”的潜质。
  直接把一个现成的思想体系塞到你脑袋中,有如下几个坏处:
1. 你被剥夺了构建【自己】思想体系的自由;
2. 你被剥夺了锻炼思维能力的机会;
3. 有助于你养成不爱思考,对信息全盘接受的习惯
4. 采用强行灌输的方式,所有的学生就像是同一个模子铸造出的——人们的思想严重缺乏多元化。

◇教育之外的洗脑

  用国家机器来贯彻洗脑,必定是高度系统化滴。所以,咱们伟大的党国绝不会把洗脑宣传局限于学校中。如果你已经觉醒并且足够敏锐,你就会察觉到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洗脑】。
  天朝的“伟光正”有一个很牛逼的部门,叫“中宣部”(全称是“中共中央宣传部”)。为啥说这个部门牛逼捏?因为它管辖的面太宽广啦,至少包括如下:
所有的学校(从托儿所到大学都归中宣部。陈丹青有句名言:【全中国只有一所学校,就是党校——其它学校都是分校】)
所有的出版物(书籍,报刊、杂志、唱片、等)
所有的媒体(电视、电台、互联网、等)
所有的艺术形式(文学、美术、音乐、摄影、等)
所有的宗教(连宗教也不放过哦)
......
  为啥要让中宣部掌控这么多领域?最终的目的就是:让我党的洗脑宣传贯彻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让每一人都意识到党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滴(“伟光正”这个绰号就是这么来滴)。

★脑残的觉醒

  所谓的“觉醒”,指的是某人意识到“被灌输的思想体系有问题,并抛弃思想体系的【某些部分】”。为啥俺使用“觉醒”一词?这个过程就好比你做梦做到一半醒来,然后就意识到刚才的梦境全都是虚幻的。觉醒之后的人通常会有一定的免疫力——不再【全盘相信】党国的各种忽悠了。
  很多人把“觉醒”等同于“摆脱洗脑”,这是非常错误滴!“觉醒”只是抛弃灌输的思想体系,而“摆脱洗脑”是在觉醒的基础上,重建自己【正常的】思想体系。所以,“觉醒”只是摆脱洗脑的第一步而已。
  一个人在觉醒之后,会选择不同的道路。俺来逐一介绍。

◇觉醒,重建思想体系

  有些人在觉醒的过程中,同时也想办法培养自己的思维能力,然后利用自己的思维能力重建自己的思想体系——这才算是摆脱洗脑。在整个社会中,这类人的比例是很低的。
  举例:
  比如知名作家王小波(别跟“刘晓波”搞混了),也曾经被洗脑,也曾经是狂热的红卫兵。他后来不但觉醒了,而且重建了自己的思想体系,并写出了批判文革的作品,影响了很多人。

◇觉醒,陷入迷茫

  还有些人虽然觉醒了,但无法培养自己的思维能力(尤其是批判性思维能力),也就难以重构自己的思想体系。
  对这些人而言,原有的思想体系崩溃,而新的又无法建立。于是这些人可能会沦为:拜金主义者 或 犬儒主义者 或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 或 ......
  (关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俺之前写过一篇《天朝民众的心理分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今后俺会抽空再写一篇谈谈“犬儒主义者”)

◇觉醒,继续装睡

  “装睡”是一个很形象的词儿。所谓的“装睡”是指某人其实已经意识到党国灌输的思想体系是扯蛋,但自己依然装作很相信的样子。
  为啥会有人“装睡”捏?因为对某些人而言,“装睡”可以获得更大的个人利益。比如网上知名的毛粉骨干孔庆东和司马南。这俩家伙其实很精明的,早就觉醒了(孔庆东还曾经是“六四运动”的学生领袖,请看“这篇博文”的照片)。他们不断地在网上吹捧毛泽东,吹捧马列主义,只是演戏而已。这种表演可以帮他们积累更多人气,捞取更多政治资本。
  判断一个人是“装睡”还是“真睡”,不要看他在【公开】场合【说】什么,要看他在【私下】场合【做】什么。比如司马南把亲儿子送到美国去留学(他儿子在美国学校的照片遭人肉搜索曝光)。他如果是真睡,应该把他儿子送到北朝鲜留学才对嘛。

★觉醒的程度

  刚才聊的是“觉醒”后的选择。再来说说觉醒的程度。

◇完全清醒

  这类人的比例是很低的。“完全清醒”意味着:把【灌输】在你脑中的思想体系【全部】抛弃。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通常在觉醒的过程中也在同步地培养自己的思维能力(尤其是批判性思维的能力)。
  批判性思维包括两类:“弱批判思维”和“强批判思维”。两者的差别如下:
弱批判思维
利用批判思维来维护自己既有的观点,消除对立的观点。
强批判思维
把批判精神同时用于自己的观点和外来的观点。通过强迫对自我的观点进行批判,来避免自欺欺人。自我批判,有可能会导致自己观点的改变,也可能更加强化自己的观点。

  能够完全觉醒的人,通常已经掌握了“强批判思维”,所以他/她可以不断检视头脑中的思想体系,分辨出哪些是“被灌输的内容”,然后把灌输的内容抛弃掉。(更多关于批判性思维的介绍,请看:书评:《学会提问——批判性思维指南》)

◇半梦半醒

  大部分觉醒的人,说难听点,还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比如说,对于80后90后的网友,俺估计没几个人会【真心相信】马列主义吧?但是这些不信马列的人里面,还有非常多的人具有如下这些特征:

臣民意识
也就是“奴性”。这些人动不动就对国家和政府感激涕零。看看有多少人特地跑去庆丰包子铺合影留念,你就明白“奴性”有多么普遍。
(之前写过一篇《天朝民众的心理分析:圣君情结》,大伙儿可以参考)

专制思想
一方面痛骂贪官,痛骂社会不公,但心里头想着:“吾可取而代之”。
(这类人有“双重思想”的嫌疑。没听说过“双重思想”的同学可以看“这篇博文”)

狭隘民族主义
比如一谈到钓鱼岛就热血沸腾。
(如果你也有这个症状,建议看看《谁是最可恨的人?——写给仇日愤青们》)

冷战思维
把所有的国际间矛盾都当成是“国际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

......
(还有很多思想特征,俺口水有限,偷个懒,就不一一列举啦)

  俺经常强调要“普及心理素质”和“普及政治素质”,就是因为“半梦半醒的人”还是占大多数,“完全清醒的人”还只是一小撮。

★完全没醒的人

  说完了觉醒的类型和程度,再来说说【始终没醒】的那些人。
  这类人的中毒程度很深。他们大部分是生活在经济不发达地区,而且大部分是50、60后。这两个年龄段意味着:他们的青少年时期正好是毛太祖统治时期。俺不止一次提到过,毛泽东政权是典型的极权主义政权。而极权主义政府的拿手好戏就是“洗脑”(不妨看看如今的北朝鲜)。所以,50后,60后有相当高比例(但不是全部)被深度洗脑。
  提醒一下:年龄段的因素并不是绝对的。“50/60后”里面,也有少数中毒较轻的(比如刚才提到的王小波);反之,“70/80/90后”里面,也有少数中毒程度较深的。
  完全没醒的人是非常悲催的——人类已经发展到互联网时代,而他们的头脑依然停留在“毛时代”。由于被深度洗脑,他们会坚定地捍卫自己的思想体系。那些基层的、中老年的、铁杆的毛粉,大多属于这类人。
  为啥说这些人悲催捏?因为咱们党国用来灌输的思想体系是以“共产主义/马列主义”作为政治意识形态的基础。可惜“共产主义”这套玩意儿早就过时了。不信你看,如今地球上只剩下5个共产党国家(分别是:天朝、北朝鲜、古巴、越南、老挝)。这5个里面有3个是很苦逼、很潦倒的;还有2个是搞家族世袭的奇葩。说起来咱们天朝还是这5个共产党国家的老大哥呢,可惜咱们的党国早就变质啦。俺不止一次提到:如今的天朝名义上是“马列主义”,实质上是“权贵资本主义”。所以这些被深度洗脑的毛粉,对天朝的种种现状(尤其是经济方面)肯定非常看不惯。很自然的,他们就希望能退回到“毛时代”,因为那时候的生活跟他们脑中的思想体系是吻合的。
  说到这里,或许列位看官就会明白:为啥会有那么多毛粉替“毛腊肉”唱赞歌,为啥会有那么多毛粉企图搞复辟。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02/brainwash-and-idiot.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