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5日星期日

艾晓明老师关于口炮党改良党的微信发言摘录

两边都是我的朋友,但还是选了个少数边,激进少数、女权少数、性少数,冒着朋友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下文根据朋友圈里的对话扩充而成)


20160925

以前荔蕻跟进送饭大辩论时我还都没明白是在吵啥。在本群中打打闹闹长进了不少。我觉老蔡和金燕对大陆政治多少也有点隔膜了,也许身份离开后,经验就不一样。老蔡和金燕会反驳我的,这先姑且不论。

但事关民间抗争话语主体性的生成,这场针对口炮党的批判还会不断发生。莫之许成为标靶,希望这是有幸,而不会在不久的将来转为更大的不幸。被当作双方共同的敌人终归是不幸的,但愿我说错了。

为什么会有思想界大团结的想法呢?因为理想状态中团结就有力量,墙倒众人推,起哄架秧子,靠的就是人力(人海战术)。

口炮是某种思想、言论、立场代表,数字没有用;其立场之处境正在于力排众议。他们最不看好希望的原野,而是如扫帚星之预示凶兆。不仅如此,把很多怀抱希望者归为怀救药者,不惜翻了友谊的小船去去抵消救药的影响力。

我不能想象口炮消声的话语场是什么情景,事实上,如果不是私语和翻跟斗看墙外,口炮巳被消声匿迹了。最糟的是,口炮写手屈指可数,如果再也没有这微弱声音,那肯定是僵尸满血复活,凛冬降临。

我相信不苟同的生命活力,因此希望口炮隆隆,让所有的大团结、大变革的路径分歧浮出水面。看过台湾纪录片《牵阮的手》,你要知道当年台湾最激进的话语在街头风起云涌,而最残忍的迫害可至灭门之灾。没有持续独立的社运和纯粹至郑南榕那样——百分百之言论自由的要求,以及不惜烈火焚身而舍身取义,不会有后来的和平转型。

变革的路能从激烈的批判中清晰化,理想主义者可以从自我批判中看清终极目标与权宜策略的界限。没有口炮君,那会是谁成为了列宁主义者,或者,何以言论立场不同便至于预言他们是下一个阶段(而且是对民主自由的社会)这拨人会成为新的列宁?至少我看不到王五四或者莫之许有成为列宁的基础。

口炮君不讨喜由来已久了。不利于团结,削弱自身力量,帮了党国的忙是最大的坏处;就算没有这一点,也是不现实行不通,沒有用。

我想不通为什么口炮君如今成为了社会倒退和管控強化的替罪羊?难道是口炮君而不是他们批判的体制自身埋葬了NGO和改良对话的春天吗?

假如说,因为失去的春天而至于假政治宽松而活跃的社会活动家不能作为,何至于尖锐批判话语夲身不被看作是当下有可能的作为?难道不是当下更适合NGO活动家探讨思想和行动的主体性在哪里、在何种立场上建立?


为口炮批判对象辩护者多居良善之心,对被批判者爱护有加。总会担心被堵住了另一条路—改良渐进积累参与互动大多数低门槛等。但口炮之所以为口炮首先是批判性思考本身,不能从当下可行性功利性之高下去评价。基本上彻底的批判性思考总是反大多数的逆行者,其区别亦在于切中时弊而被拒绝。因为它挑战了社会心理包括进步阶层的心理宽容度。口炮君不屑于以退为进,做披着羊皮的狼;宁肯裸身直言,不自由勿宁死。我都不敢自云口炮成员,因为他们脱离体制生存自食其力,不尿那些假设的言论许可证。

几年来越来越严苛的社会控制已经证明,没有批判党/口炮党作为盾牌,对改良党人的斩首行动太容易了。

有人会说:为啥抓的是哈儿律师许博士而不是莫之许—当然这种推论放弃了与人为善。好像需要推出一个代表祭旗,令人不安。但问题是不是还有另一面?口炮多少年来也是被隐形的思想存在,从来不可能占据人物封面,成为某年度人物或者臆想中的谈判代表。意识形态的之绝不通融和压迫被无视了。

连许博士和大个儿律师都被收拾了,还需要添上莫之许来证明希望之有无吗?话题说到这里,已经很残忍。正如某日聚餐中一位友人所云:那年你找我,为了……(此处删去一二十个字)所以我不帮你——好不好给我一点虚假希望,不要当我面说你不帮我行吗?

可怜的口炮诸君,四面树敌,众叛亲离,好自为之。除了别把自己妖魔化,没其他的可以依靠了。

@艾晓明


下文为网友整理。

以前荔蕻跟进送饭大辩论时我还都没明白是在吵啥。在本群中打打闹闹长进了不少。我觉老蔡和金燕都大陆政治多少也隔膜了。身份离开后,经验就不一样了。其实为什么会有思想界大团结的想法呢?制度最尖锐的对立面一定是批判性最强、最不苟同的。变革的路不会因为团结而平坦,台湾没有民进党的台湾独立论恐怕就没有转型。

变革的路只能从最激烈的批判中清晰化。理想主义者也需要从批判中看清终极目标与权宜策略的界限。没有批判话语,就只能是重复上次如李化平等那样的争论了。回到原点:不团结,削弱自身力量,帮了党国的忙。但恰恰是这些界限清楚的话语最有削弱虚假希望的力量。

尖锐批判并非不作为,更不是放弃,口炮本身就是作为。

口炮话语不愿意如流行做法那样以退为进,做披着羊皮的狼。口炮宁肯裸身直言,不自由勿宁死。口炮党人脱离体制生存自食其力,不尿那些假设的言论许可证。

为口炮批判对象辩护者多居良善之心,对被批判者爱护有加。总会担心人堵住了另一条路—改良渐进积累参与互动大多数低门槛等。但口炮之所以为口炮首先是批判性思考本身,不能从当下可行性功利性之高下去评价。基本上彻底的批判性思考总是反大多数的逆行者,其区别正在于切中时弊而被拒绝。因为它也挑战了社会心理包括进步阶层的心理容忍度。

但这几年的社会控制已经证明,没有批判党/口炮党作为盾牌,对改良党人的斩首行动太容易了。

但有人会说为啥抓的是浦志強许志勇不是莫之许—当然这种推论放弃良善了。好像需要一个作者代表的血去证明口炮是坏手。但问题还有另一面,口炮多少年来也是被隐形的思想力量,从来不可能占据人物封面,成为某年度人物或者臆想中的谈判代表。而这种意识形态的压迫被无视了。

抓许志永是要彻底灭除虚假希望,不抓莫之许是因为还没想搭理你。但各位早就被入另册,以后抓了也是活该不得同情;本来就木有群众基础。(王五四除外)

2 条评论:

  1. 呵呵,看了几遍看不太懂,我真是个普通人吗?或者跟我读书少有关吗?高文,赞一个!

    回复删除
  2. 呵呵,看了几遍看不太懂,我真是个普通人吗?或者跟我读书少有关吗?高文,赞一个!

    回复删除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