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5日星期二

傅桓:赵家人—-鲁迅笑到了最后


在意识形态灌输“大一统”观念时,民间在疑虑“我们是谁”,也不断地自行求解过程中。

尽管鲁迅的作品被勒令退出了课本,但他对中国人的影响不绝如缕。最近,小说《阿Q正传》里那句“你那里配姓赵”的台词在大陆变成流行,指代上层统治阶层的“赵家人”一说广为流布。在各种谈论之外,“赵家人”以崭新的语言含义反击着意识形态。

近年来,意识形态部门在争夺社交媒体上,使用了复合型的手法。一方面扶植大V抢占话语权,另一方面在与民众争夺语义的时候,强行洗白“五毛党”“自乾五”等贬义词,将其扭曲为中性词甚至是褒义词。而“赵家人”一出,则将意识形态推动到新的阶段。


“赵家人”一说具备丰富的意蕴,是民间产生的、对三十年来对现实最具解释力与说服力的重要说法。它非常准确地刻画了大陆阶层现有的对立情势,言简意赅而又意味无穷,无论是知识分子还是一般平民都能精确地理解,这是意识形态特别不愿意看到的。

这么多年来,意识形态部门一直在刻意制造中国人“共享”的东西,无论是疆域大一统还是民族大团结,疑惑社会主义价值观,都想强调这个“一统”来证明执政党的绝对先进地位。而在实际上,阶层之间壁垒森严,流动停滞,阶层压迫日甚。

就在意识形态勉强灌输“大一统”观念时,民间对于“我们是谁”这个问题始终在疑虑,也在不断地自行求解过程中。有论者指出,“赵家人”之说流行以前,学者孙立平以“我们”/“他们”来划分,再往前,则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

对于意识形态部门来说,“赵家人”带来的挑战是,如何更新阐释,以便抵销“赵家人”一说对洗脑文宣的震荡。尤其关键的是,“赵家人”自动占据了意识形态说辞的主语地位,“赵家人”的法治、“赵家人”的法律、“赵家人”的天下、“赵家人”的价值观等等。

易言之,意识形态这么多年来通过模糊主语来提升执政党适配中国国情,旦夕之间面临词义上的“瓦解”。甚至于,这么多意识形态的说辞为“赵家人”一说的流传、及广为大众接受,提供了土壤。就好像用水扑灭油火,反而令“赵家人”不胫而走。

也就是说,大陆人都会在一切意识形态的词语、说法及阐释前,加上“赵家人”这个主语,从而令其显出原形。而在以后新推出的意识形态新说辞上,也都难逃这个被“赵家人”标识的命运。意识形态在丧失了模糊性、大一统等特征后,其欺骗功能也会丧失。

意识形态的目的就是造成国民的认同与驯服,自动解除质疑、异议与反抗。“赵家人”的说法不同于知识阶层的启蒙,而是恰好阐释各个阶层的所思所想,并且与这些人相互激荡,更加自觉地认同“赵家人”的说法。意识形态失能,也在“赵家人”一说前失灵。

由“赵家人”之后,大陆社会将不再是中产与否那样的迂腐划分法,而是划分成赵家人、赵家奴才、非赵家人。这既不是阶级/阶层划分法,也不是统治/被统治的划分法,而是鲁迅划分法。毛泽东曾说鲁迅要是活到解放后,也会是坐牢的下场。可鲁迅创造了“赵家人”,笑到了最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