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日星期二

一个季度跑掉5000亿美元,中国失去的不只是资本


中国当局正在非正式地限制资本流出中国。新措施不仅是为了阻止大额现金转移(比如在中国银行购汇超过100万美元的交易必须在北京接受审核),甚至连小额转账也不放过。


事实上,当局想要将转移境外的资金限制在较小规模,甚至是完全阻挡住。中国的相关规则允许居民每年汇出50,000美元。

然而,在昆明,这个金额的资金转移至少在一家银行不再获得允许——不是因为正式的法律或规则,而是由于银行的常规:对汇往加拿大的资金金额设定每天最多5,000加元的上限。

而且为了首先劝阻资金转移:该银行向客户收取一系列高价手续费及其他费用,总比例能高达汇款金额的8%。

毫不奇怪,昆明的这种非常规做法正在鼓励人们通过地下渠道来把现金寄给加拿大的收款人,而这些措施很可能会导致更多的资金流出中国,因为它们基本上预示着更加严厉的外汇管制措施将接踵而至。

流出中国的资本看起来像是正在增加,尽管政府采取诸多措施来阻止无论规模大小的资金向外转移。

比如按照彭博社所估算的,中国第三季度每个月的资本净流出都达到创纪录的水平。

7月,净流出额达到1,246亿美元;8月增至1,417亿美元;9月,这个数字高达惊人的1,943亿美元,由此使得第三季度的净流出总额达到4,606亿美元。

在这些情况下,无怪乎中国政府正在给放松资本管制的预期泼冷水。

上个月,许多人认为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会建议到2020年(即第十三个五年计划的最后一年)取消所有这些资本管制措施。

上周四在这次为期四天的会议结束时公布的公报没有包含任何这样的承诺。

不过,乐观者倒是获得了一个安慰奖。中国人民银行(即中国央行)上周五发布公告称,将在上海自由贸易区内允许外国实体在中国金融机构开立人民币结算账户。

该公告表明人民币即将可以自由兑换,由此促使人民币出现巨大的单日涨幅,虽然此番上涨看起来有点像是因为国有银行买进人民币。

偏改革派的中国央行这是希望成立不久的上海自由贸易区将会引领资本账户的完全开放。然而,在“十三五”计划期间,这种开放是不可能发生的。人人都认同,在中国的银行业和金融市场完成改革(换句话说就是得以加强)之前,不应该开放资本账户。

然而,中国的银行业和金融市场近期一直都在倒退。7月初,中央当局采取了一系列严厉措施——比如设立政府的股市目标点位、叫停IPO、宣布部分交易形式为非法并以及限制抛售等,由此给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造成严重破坏。

这些措施虽然稳定了股价,但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成交量骤减,而且倘若有改革指数的话——早就显示市场已经回到了石器时代。

中国政府对金融市场的摆布是以其对商业银行的干涉为基础。在本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很多人说中央允许商业银行自己作出信贷决策,由此放松了国家对这些机构的控制力度。

然而,在2008年底,在时任总理的强力推动下,这些银行掀起了堪称史上规模最大的信贷狂潮。果不出所料,这轮信贷热潮致使各大商业银行背负不良资产。近年来各大银行报告的不良贷款数据似乎都大大地遮掩了真实情况。

由于银行业和金融市场都处于虚弱状态,中国政府无法在不招致灾难的情况下开放资本账户。即使设有正式和非正式的资本管制措施,中国仍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流失资金。

许多分析人士都说没必要担忧资本外流,因为中国拥有数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因此可以应对任何紧急情况。这些说法忽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除了北京的一小批人之外,没有任何人有把握确切知道这些储备的实际数额或者流动性。

在这些问题上,几乎每个人都相信中国政府的说法。

然而,诸多细微迹象表明,中国央行下辖负责管理外汇储备的部门——国家外汇管理局近几个月以来一直在夸大外储规模。

以8月份的外储数据为例,《华尔街日报》上个月有篇报道提到,与中国央行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透露说,央行的“内部计算”显示,该机构为了保卫人民币,在8月抛售了1,200亿至1,300亿美元外汇。

然而,国家外汇管理局官方报道,当月中国的外汇储备仅减少了939亿美元,而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应该是减少1,500亿美元。

这种难以自圆其说的8月数字只是一个单独的异常现象吗?

由彭博社调查的经济学家们原本预计中国的外汇储备在9月份减少570亿美元。然而,国家外汇管理局报告当月外汇储备仅减少433亿美元。而当月中国的资本外流数额差不多达到2,000亿美元。

广受关注的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最近对中国央行的报告方法表示失望。他告诉Quartz网站说:“最让我感到失望的是中国央行极其不透明而且随意更改的资产负债表数据。”他认为,中国可能在利用诸如“其他国外资产”、“其他负债”和“其他资产”等类目来掩盖其外汇储备的变化。

中国央行显然企图隐瞒其保卫人民币汇率的举措,这表明诸多问题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重。

这一切并不是说中国政府无法在一个月或者一季度中控制住资本外流的速度,但这确实意味着货币流动数字是值得关注的要点,因为没有一个国家——甚至像中国那么大的国家,能够以每年两万亿美元的速度流失资本。

作者|章家敦  福布斯专栏作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