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5日星期一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唐荆陵以清贫的农家之子考上中国顶尖的上海交通大学化学系,而后又通过自学考取律师资格,并为推进中国人权民主进步,挺身加入为弱势群体维权行列,传播推广非暴力不合作理念,以致遭到当局打压。唐荆陵默默地为中国的人权民主事业奋斗了10余年,为此他在经济上付出了沉重代价(失去律师牌,妻被失业),在精神与肉体上饱受折磨(两次入狱,喝茶及短期传唤乃家常便饭),在当局迷恋暴力统治的情况下,荆陵的非暴力不合作原则难免会受人诘难,但从人类文明演进的历史来看,唐荆陵先生所倡导的理念必将是未来中国和平转型的一剂良药!



唐荆陵在狱中照片

唐荆陵再次被拘已有一年半了,作为荆陵的朋友及律师,这么长时间未能为其写点什么,总有一种负债感。近年来我终日东奔西走,每每提起笔来又常被一个电话打断而忙别的案件去了,但挂在心头又似沉甸甸的石头压着,不吐不快,今乘国殇日长假静下心来了却这桩心愿。

我1999年南下广州谋食,因初来乍到曾有过的理想和抱负似乎也被生计所累而消弥于觅食之中。几年后,我听说广州有一律师因给村民维权而被剥夺了律师执业权,我不知该律师姓什名谁,基于我之前在湖南岳阳执业过程中被拘的经历,大概是同病相怜的缘故吧,我总想寻找该律师以为同道。然而那时我没电脑也不会上网,身边能接触的律师也都是些商业律师,根本就无从打听到此方面的消息。自2005年之后我在广州购置了新房,生活稳定之后又以银行按揭的方式购了台手提电脑,在朋友的帮助下我学会了翻墙上网,08年底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墙外看到了《08宪章》的文本,思索片刻就签了名,然后根据该文本上之前的签名,我在网上搜索“唐荆陵”,结果网页上只有唐荆陵之名,并无其联系方式和律师事务所名,这事也就罢了。过了不多久,大概是09年上半年吧,北京的滕彪博士来广州,荆陵电话通知我去吃饭。见面之后才知道其实他也在通过网络找寻我,只不过是我在网上留有联系电话和所在律师事务所名罢了。饭后同刘士辉律师回家的途中,我俩不无感慨地说是08宪章将我走到了一起。

我年长荆陵近10岁,起初我叫他唐律,渐渐熟了之后便直呼荆陵。我对其非暴力不合作的理念不甚了解,当然也谈不上深入的研究。当初我还以为他是一个怒目金光的猛夫,接触之后才知他其实是一个非常温和理性的人。他坚守自己的信念,只要认为是正确的就绝不动摇迁就,却又从不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因当局对民间异议人士的暴力镇压,故其非暴力不合作之理念也常遭同道非议,每遇此,他便淡然处之,从不迁怒于人,充分尊重他人的选择,他认为只要是一个不怀私心杂念有独立思考人,事实就能让其心悦诚服,真理不在言高和人多。荆陵颇具谦谦君子之风!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2011年因“茉莉花事件”我被拘期间,国保常来找我“闲聊”,以了解荆陵的为人与性格,并“教育”我是受唐荆陵的影响而误入歧途。我毫不隐讳地告之:我年纪比唐长,学历也不比其低,我怎么会是受他的影响呢?我对其理念不甚了解故谈不上认可,但其信仰是真诚的,其对基督是虔诚的,对其为人我是心悦诚服的。然而国保却说唐荆陵的所谓非暴力不合作是假的,只是时机未成熟罢了,其为人其信基督也是伪装的,只是为了聚笼人气而已,这才是唐荆陵的非暴力不合作比暴力更可怕之处。这大概是当局以暴力起家,故常怀暴力情结作崇罢了!魔咒在心自然心生恐惧,将有益于社会的和平转型正能量拒之于千里之外。当然我知道国保对我的“闲聊”和“教育”不过是离间分化之术,我认为对政治观点的分歧是正常的,是无可非议的,也是可以改变的,对人品的认同不是他人离间得了的,是人与人之间心灵的契合体悟出来的。

2010年我们广州几个同道爬白云山时,刘士辉律师因穿“一党独裁,遍地是灾”T恤衫而被白云山公安分局抓捕,在营救刘士辉的过程中,荆陵硬是压着我,不让我冲在最前线;稍后我和荆陵、士辉合办佛山南庄村民诉省政府的土地维权案,广州市司法局律管处领导找我谈话,荆陵知道后,一天中午,他啃着馒头找到我,要我二审退下,由他与士辉在前面顶,说我尚未被当局定性为敏感人士,保住律师牌于公于私有益。这样的真诚难道能伪装出来吗?

荆陵对我如此,对普通当事人也是如此,2011年茉莉花期间,荆陵预感到自己有被抓的可能,便事先将其经办广东三水一保安被殴致死案、广东中山毒疫苗至害案的案卷材料交给我,由我为其完善后续的法律事务。这种自己即将身处困厄仍不忘他人,在当今中国能有几人?

2011年2月15日因吃饭闲聊中东茉莉花事件,不料3月上旬荆陵、野渡、士辉、新亭等朋友进去了,我暂时“逍遥”于外,之前其妻曾签署授权委托书,要我担任其律师,我心有余悸,未敢前往会见,心想不过吃饭闲聊而已,当局知道真相之后就会放他们出来。3月24日,我从印尼回来之后,他们仍处失踪状态,道义战胜了恐惧,我持其妻的委托书,到之前荆陵在国保抄家时悄悄留在屋里的羁押地址(番禺大石民警培训中心301房)去会见,不料该中心值班辅警异常“热忱”,带我“找遍”了民警培训中心,然后才找到301房。结果荆陵转移了,留下的是士辉。这次荆陵没见着,我自己却进去了——这是我第二次正在执业中被拘捕了!我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了一个月。荆陵自2011年2月25“被旅游”,3月1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监视居住达五个多月。其妻也于3月15日被失踪,后被控制在家,直到荆陵8月2日出来才获“自由”。出来后听新亭说,国保在与其“闲聊”中,曾戏谑说新亭是荆陵的刘伯承,我是荆陵的诸葛亮。其实荆陵所做的一切都是光明正大的,是常识性的东西,哪要我做他的军师?!

荆陵第二次被拘捕是2014年5月16日,被抓前一天荆陵预感其可能被拘,遂通过朋友预留了一份刑事授权委托书给我,要我做他辩护律师。这次被抓后,荆陵先是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羁于白云区看守所,一个月后便改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之后长达半年的时间,我作为他的委托代理律师居然见不到荆陵。

荆陵自己就是律师,他对法律很精通,对律师在当下的作用也很清醒。后期我能见荆陵时,在商量辩护策略时,他捎话给其妻说,后期重新聘请律师时要由我把关。读此,我很愧疚。荆陵对我如此信赖,我除了能通过勤会见来抚慰其受伤的心灵之外,我还能为其做什么呢?!我唯一能说事的也就是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然而这些法律都是常识性的,他们自己也知道。不是吗?检察院二次退补均是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第二次退补之后,侦查机关竟然什么证据也没补上,不也照样起诉到法院吗?荆陵基于对中共玩弄法律的清醒认识,便以实践其非暴力不合作之理念,通过以解聘律师辩护的方式,从而使中共当局预演的庭审流庭,从而消耗其道义资源,让世界再次认清其依法治国的本来面目!也让我们六位辩护律师赞叹不已!

荆陵以清贫的农家之子考上中国顶尖的上海交通大学化学系,而后又通过自学考取律师资格。在与司法局领导的谈话中得知,当局对荆陵的才能还是很佩服的,他们说:“如果唐荆陵不走此路,做律师也是一个很好的律师,早就发达了。”我想这不是应景之言,我在与荆陵合作办案过程中也有此感。然而荆陵命途多劫,荆陵本想做个正直的律师,然而,1999年当局迫使其转所、2004年又强迫东莞律协不接收、2005年办太石村民选举案律所坚拒他,尔后又尝试去找几家律所,但律协不盖章,从而失业十余年。最后还殃及其妻——2008年当局逼迫其妻所在单位解聘她;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荆陵进了小监狱,太太也遭连坐,在大监狱里24小时被监控、窃听和跟踪。两次拘捕均祸不单行,第一次拘捕期间外婆去世,第二次拘捕母亲含恨而故,致使为人之子竟不能送母亲最后一程。
荆陵默默地为中国的人权事业奋斗了10余年,为此在经济上付出了很多(失去律师牌,妻被失业),在精神上饱受折磨(两次入狱,喝茶及短期传唤乃家常便饭),在当局迷恋暴力统治的情况下,荆陵的非暴力不合作难免会受人诘难,但我坚信唐荆陵先生所倡导的理念是未来中国和平转型的一剂良药!

2015-10-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