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日星期六

褚朝新:中国官场买官卖官价格指南



2015年3月,军事科学院军建部原副部长杨春长接受媒体公开采访时说,徐才厚的选人用人的其中一个标准“就是一认钱多少。他举例说,“一个大军区司令,一个人给他送了一千万,再有一个送两千万的,他就不用一千万的。”

在中国买官卖官的市场里,最贵的官是什么官?是级别越高价格越高吗?不是。最贵的,是村官。山西有个村官,花768万贿选村主任,称得上是最小的官、最贵的价了。


这几年高压反腐,但买官卖官问题在广东等省份仍然突出。9月19日,广东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黄先耀在出席 “广东新时期腐败原因趋势与对策”专题研讨会时指出,广东干部人事领域的买官卖官等问题仍比较突出。

反腐如此高压,买官卖官问题仍突出,买官卖官的价格自然渐渐高涨。褚朝新(chuzhaoxin)通过多起官方通报的案例,给大家呈现一下贪官们买官卖官的市场行情究竟如何?

买官卖官价格一路攀升

6月,因卖官而全国闻名的原河南卢氏县委书记杜保乾出狱了。

2001年6月,时任河南卢氏县委书记的他因涉嫌受贿等罪名落马。次年,他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案发多年后,我去卢氏县采访,当地官员仍不时提起此案。此案的相关法律文书显示,法院判决认定的卖官受贿金额为27万余元。

据当时的官方数据,当时这名县委书记卖官的均价为万元左右,单笔最多也不过三五万。

2014年9月受审的安徽泗县原县委书记晏金星当时卖官的价格与毋保良差不多。

被公开的法律文书显示,泗县原民政局局长张某原本在泗县山头镇工作,2002年12月,张某到晏金星办公室送钱5000元,提出想调整到中心镇工作。一个月后,张某即被调整到泗县草沟镇担任镇长。2007年11月,张某为调至县局机关任职,又送其人民币1万元。不到一年时间,张某即如愿坐上了县环保局局长的位子。2001年,张某希望在政府换届时调整职位,再送其1万元。不久张某被任命为泗县民政局局长。

到了2007年左右,县市里同级别的岗位价格翻番了。原渑池县委书记仝孟蛟受贿案的法律文书显示,县里的官员为了得到乡镇书记和乡镇长等职位,给仝行贿一般在10万上下。

该案的法律文书显示,2007年至2009年春节前,仝孟蛟利用担任渑池县县长和县委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先后三次收受时任渑池县仰韶乡乡长的赵红军为个人提拔所送的人民币共计7万元。2007年春节前至2009年春节前,仝孟蛟先后六次收受时任渑池县陈村乡党委书记张芳为个人提拔所送的人民币共计10万元。

到了2010年左右,同样是县里的科级岗位,价格再次翻番。2012年,原安徽萧县县委书记毋保良案举国震惊。该案的司法文书显示,行贿人单位几乎覆盖了萧县所有的乡镇和县直机关,多名重要部门的一把手在2010年前后给毋保良送的金额都在20万元以上,目的都是为在“工作的开展和个人的提拔上提供帮助”。

近年,有些买官行贿的单笔金额已过百万。2015年9月15日,四川省委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中共中央关于南充拉票贿选案查处情况的通报时发布消息,四川南充贿选案中,其中组织送钱拉票的16人,涉案金额1671.9万元。按此官方数据计算,行贿买官者人均花费约104万。

在部队,行贿买官的价格甚至出现单笔超千万的案例。

2015年3月,军事科学院军建部原副部长杨春长接受媒体公开采访时说,徐才厚的选人用人的其中一个标准“就是一认钱多少。他举例说,“一个大军区司令,一个人给他送了一千万,再有一个送两千万的,他就不用一千万的。”

买官的投入与回报

除去年代不同、人民币贬值等因素,在大多数买官卖官的贿赂案中花多少钱买多大官一般是成正比的。如果理想的官位级别较高而投入不够的话,落选的可能性就较大。

2015年8月24日,广东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黄先耀在广东第十四期领导干部党纪政纪法纪教育培训班上,举了一个类似的买官卖官例子。

“有这样一位领导干部,无论是找他想出国培训的、想挂职锻炼的、想参加援疆援藏的,还是想到基层任职的,都要给他送钱,更不用说那些想提拔晋升的干部了”,黄先耀说。

黄先耀称,一位县委书记给这名官员两万块钱,提出想当一个副市长,该名官员在忏悔材料中写道:他当时的想法是,“两万块钱就想搞个副市长,开什么玩笑!”

送的钱太少买官失败的案例颇多。原渑池县委书记仝孟蛟向办案机关供述,“南村乡党委书记的刘正民曾给我提出想解决个副县级,我答复他有机会可以考虑。2008年、2009年春节前,刘正民送给我人民币共计4万元。”刘正民证实,其给仝孟蛟送了人民币4万元,希望仝找机会推荐任副县级职务,最后没成。

在湖南衡阳,一名送出60余万元的农村基层代表候选人得知落选省人大代表后当场晕倒。

在渑池县,同样是想找仝孟蛟弄副县级职务,财政局长出手就大方多了。法律文书显示:2007年7、8月份至2009年春节前,仝孟蛟利用担任渑池县县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其办公室先后三次收受时任渑池县财政局局长的张栓军为个人提拔所送的人民币30万元。仝孟蛟说,“我当县委书记以后,张栓军多次提出希望解决个副县级。”

在山西,2006年起担任晋中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郭忠实的卖官价格是:收30万,一个常务副县长被提拔为了县政协主席。收一名官员3万美金,其被定为了县长人选。

买厅官的位置,价格就高多了。

2014年5月29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王素毅受贿案。庭审中官方信息称:2006年到2008年,王素毅担任巴彦淖尔市市长、市委书记两年间,下属李石贵先从市政府副秘书长,升为市政府秘书长,然后又当上了巴彦淖尔市副市长。李石贵为了这两次升官,先后送给王素毅现金55万元、黄金3000克,共计折合人民币124万元。

平均算下来,李石贵两次买官分别得到的是正处和副厅级职务,均价62万元。

在四川南充,一名叫杨建华的官员试图花80万买一个副厅级岗位。2011年10月19日南充市委五届一次全会前,时任仪陇县委书记杨建华用公款80万元,自己出面或安排下属,向部分可能成为市委委员的人员送钱拉票,通过拉票贿选当选市委常委。

随着一些特殊岗位权力越来越大,有些行贿买官的投入与官位并不成正比,而与获得的经济利益成正比。

2015年6月,山西省纪委通报,郝二柱在在2011年竞选太原市小店村红寺村村委会主任时,支出768万元拉票贿选。

为了当村主任花768万贿选,此案成为中国“买官案”中所买职务最低、价格最高的一例。郝二柱贿选村主任获得的利益是:其担任村委会主任期间,将村委会土地补偿款892万元据为己有,挪用国家补偿村集体的土地补偿金5196万余元,非法转让村集体土地560亩。

湖南官方通报,衡阳人大贿选案中,市当时当选的76名省人大代表中,56人送钱拉票,金额总计1.1亿余元,人均送钱近200万元。显然,花钱贿选省人大代表者,渴望得到的不是行政官员的级别,而是省人大代表特有的“好处”。


来源:褚朝新个人微信公众账号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