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6日星期三

“世界,我们需要帮助”----中国医务人员《柳叶刀》发文,请求国际医疗支援



2020 年 2 月 24 日,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在线发表一篇通讯文章(correspondence):Chinese medical staff request international medical assistance in fighting against COVID-19
 
在这篇文章中,身处抗击疫情一线的中国医务人员向全球发出医疗支援请求。
 
“除了身体上的疲惫之外,我们还在遭受内心的痛苦……武汉目前医务人员极度短缺,我们需要更多的帮助。我们在此向全球的医务工作者请求支援,请你们来到中国,帮助我们抗击疫情。”
 
以下为翻译全文:
 
2020 年 1 月 24 日,我们作为中国广东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来到中国武汉,支援当地医务人员共同抗击 COVID-19。 
 
我们的日常工作内容主要集中在供氧、心电图监测、管道护理、气道管理、呼吸机调试、中央静脉置管、血液透析护理以及一些基础的护理工作(如医疗废弃物处理和消毒工作)。 
 
武汉的条件和环境比我们此前想象中更加困难和极端。这里的防护物资,如N95 医用口罩、面罩、护目镜、防护服、手套等都严重短缺。 
 
由于我们的护目镜是塑料材质的,需要反复进行清洗、消毒,现在它们已经越来越模糊,让我们的视野有点看不清了。 
 
我们需要经常洗手,许多同事的手上都长了皮疹,看着非常疼。由于需要长时间佩戴 N95 口罩和穿戴多层防护设备,一些护士的耳朵和额头上都长了压疮。 
 
另外,由于戴着口罩的缘故,当我们与患者沟通时,必须得扯着嗓子喊对方才能听清。佩戴四层防护手套让我们的操作变得十分笨拙,甚至不听使唤,连医疗设备的包装袋都打不开,更不用说给患者打针这种巨大的挑战了。 
 
为了节省自己的体能,节约穿脱防护服需要的时间,我们在进入隔离病房前 2 小时就会尽量避免进食和饮水。一些护士的嘴唇上起了水泡,还有的护士因为低血糖和缺氧而晕倒。 
 
除了身体上的疲惫之外,我们还在遭受内心的痛苦。 
 
虽然我们是专业医务人员,但我们也是人啊。我们像其他所有人一样,会感到无助、焦虑和恐惧。经验丰富的护士们有时候会抽空安慰年轻的同事们、尝试缓解 TA 们心中的焦虑。但即使是经验再丰富的护士,也还是会哭泣。 
 
我们之所以哭泣,可能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里待多久,而且我们都知道,自己身为医务人员,是 COVID-19 感染风险最高的人群。 
 
到目前为止,已有 1716 名中国医务人员感染 COVID-19,其中 9 人不幸牺牲。 
 
由于武汉当地医务人员极度短缺,来自中国各地的 14000名医务人员已经自愿来到武汉进行支援。 
 
但现在,我们需要更多的帮助。 
 
我们在此向全球的医务工作者请求医疗支援,请你们来到中国,帮助我们抗击疫情。 
 
我们希望 COVID-19 能够尽快结束,我们希望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保持健康。

题图来源:The Lancet 官网截图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