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5日星期六

王五四: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纠结了好久,还是决定写点什么,这是有生以来过得最难过的一个春节,以前只是觉得春晚的节目很尴尬,现在对比着武汉的消息,感觉春晚都是一个不要脸的存在了。大过年的,本应该讲点吉祥话,但心情真的很沉重,身边的朋友们也都前所未有的焦虑,既心痛已陷入惨状的武汉,也担忧自己所在城市的未来,而且这种担忧像极了现在的围城武汉,很孤独,很无助,只能自救,甚至逃生。


无力感非常强烈,老觉得“百无一用是书生”,文章写了又有什么用?杀不了菌灭不了毒,只会被删除,然后被定义为扰乱社会秩序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有时候真希望他们面对病毒时能像消灭文章一样游刃有余。可当看到那么多荒诞的事情发生,内心的情绪是无法平息的,“莫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

我曾下过决心要赚点钱把女儿送出国,原因就两点,一是远离不负责任的政府,二是远离身边的傻逼和坏逼。对于第一点,当初我想的很简单,不是说国外就风平浪静,任何地方也不可能避免灾难的发生,但我们可以避免灾难发生后的人祸,人祸引起的恶果可能比灾难本身更严重,甚至是人祸放大了灾难的恶果,而政府在灾难发生前的无知无能以及灾难发生后的愚蠢应对,比人祸可怕百倍。对于第二点,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依然可以接受灾难的发生,但我受不了灾难发生时诸如写出《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牛逼!》这样的坏逼和给他们点赞的傻逼。武汉这事上,我又看到了你们。

今年的春晚,刘欢在唱《流浪地球》的主题曲时,我想起了武汉的流浪病人,那些就可以确诊的病人,但就是不给他们确诊,他们只能流浪在各大医院或者是家和医院之间……,设身处地想一下,这是多么凄凉无助的事。我一直说,不存在医患关系紧张这种事,医生和患者本应是一条线上的,可医生和患者间的惨案又时常发生,从武汉这事上分析原因不难理解,医生背了相关无能部门的黑锅,患者也深受这些无能昏庸者的伤害。

李涵的父亲属于流浪病人中的一员,他的肺已经全白了,但医生仍说没有权力确诊,需要上报,需要专家会诊……,凤凰网的记者报道称,“在目前统计的500多确诊、疑似病例以外,武汉的各大医院门诊、急诊部门,挤满了大量发烧、肺炎的疑似患者。因为床位缺乏等原因,他们得不到及时确诊,也没有被隔离治疗,很多都被要求回家自我隔离治疗。这些移动病人,或者说‘流浪病人’,每天行走在家庭和医院之间,许多高度疑似了,不仅自己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身边陪护的家属也没有防护措施,每天来回于家中和医院之间,对整个环境都是很大的隐患。”这样的“流浪病人”大量存在,家属们的诉求也很强烈,却求治无门,一床难求。

今年的春晚临时增加了抗肺炎的诗歌朗诵,那种感觉就像大户人家吃年夜饭,突然良心发现或者是迫于道德压力,扔了一个鸡腿给门外的乞丐。你们刻意营造的感动和关怀,从网上的反馈可以看出,没有人去捡那个鸡腿。

春晚的节目里根本不需要搞什么杂技了,这个年,全国人民已经过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成龙演唱的《万里长城永不倒》,“江山秀丽蝶彩峰岭,问我国家哪像染病”,可这个国家明明病得不轻。

春晚也不需要什么煽情的话了,全国人民的眼泪都往肚子里咽了,武汉某医院医生因压力过大痛哭的视频,你们应该放给全国人民看看。

春晚不需要请岳云鹏说相声搞低级笑料,那根本不好笑,如果你们有需要,我们可以来,现实生活里,我们已经活成笑话了。

春晚更不需要什么魔术,漏洞百出的魔术,怎么比得过我们的魔幻生活。春晚唯一需要的就是歌舞,歌舞升平,盛世繁华。

中央政法委前几天发过一篇文章,“谁把政客的面子,看得比人民利益还重,谁就是党和人民的千古罪人。谁为了一己之利,刻意迟报瞒报,谁就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信息只有足够公开,才能引起公众的重视,防控措施才能施展开手脚,让最有效的措施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到位。自欺欺人,只会让疫情愈演愈烈,把一场原本可控的天灾,变成付出巨大代价的人祸。”可阻止记者采访,刑拘发布信息的普通网友的事情依然在发生,更可笑的是湖北日报集团因为记者的发声而发公函向武汉市政府道歉,难道你们最应该道歉的不是武汉市民吗?难道你们不为自己缺席十几天的报道而感到羞愧吗?你们当然不会感到羞愧,抱歉,我又政治上不成熟了。

我越来越认同华盛顿说的这句话,“对人类文明威胁最大、破坏最惨烈的,是不受制约的权力;其次才是自然灾害和人类的无知。”不幸的是,这三样我们都拥有了。

让普通市民众志成城,其实可以做到,但别总在下面挖墙脚,让医护人员赴死如归,其实很多人也可以做到,但别让他们白白牺牲,连基本的防护措施都不够用。不要动不动就说网络上的信息是造谣,有网友说武汉好几家医院的医生缺的不仅仅是防护用具了,连吃的喝的都缺乏了,作为警察,你是准备先去把这个网友抓起来,还是先去医院问问医生缺什么呢?

黑格尔说过,“我们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我们从没有从历史中得到过教训”,看来我们是缺教训,我们还缺什么?缺防治经验,缺管理能力,缺口罩,缺防护服,缺水缺粮……,归根到底,你是缺了德了。

这么多天过去了,直到现在传递出来的信息给人的感受还是武汉城内的医院一团糟,不仅就诊秩序有问题,确诊流程有问题,医护人员及其家属、病患及其家属心理压力很大,而且还缺少各类医用物资,这是我无法理解的,政府难道连这些问题也解决不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