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3日星期二

从此山高路远,一路珍重:写在中国“股债汇三杀”之际



>>>> 一、“双十二惨案”

今天是公元2016年12月12日,因为历史罕见的“股债汇三杀”,整个金融市场一片焦土,史称“双十二惨案”。

先看股市。

上证大跌2.47%,深圳成指暴跌4.51%,创业板指更干脆,直接一个猛子扎进深渊,大跳水5.5%:

沪深主板超过2500家公司下跌,超过170家公司跌停,创业板超过110支股票跌停,仅有14支股票上涨——放眼望去,绿茫茫一片,但没有丝毫春天的温暖,反而寒意瘆人。



再看债市。

股市不靠谱,那一再上演股债跷跷板,诸多资金避险的第一去处——债市呢?

不单没能独善其身,隔岸观火,反而惨状比股市有过之而无不及。今天,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1703盘中一度跌1.06%——对于一个固定收益的债券品种,这种跌幅,不亚于股票直接三个跌停板。

最终该主力合约收报96.6850元,成交44,121手,创该合约有史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其实上周一,这个主力国债期货品种就跌了0.25%;之前11月29日,更是一度大跌0.81%,最近短短几天内出现了三次大跌——泥沙俱下的乱世,没有谁是可信的,哪怕是胡萝卜。

最绝的,是不求独活,以身殉葬的汇市。

按理说,股票跌,不关债券什么事。

就算极端情况下,殃及债市了,与汇市也不会有毛线关系。

但不是,这次汇市充分发挥了“君已去,妾岂能独活”的同生死,共患难情怀,人民币兑美元离岸价直接跌去120个基点,轻松再次突破6.90整数关口线,离新低咫尺之遥,央行上周花大力气干预的成果,瞬间灰飞烟灭。


“股债汇”三杀,中国金融史几乎没有出现过。

如果考虑到房地产去库存政策明显在改弦更张,房产税也在酝酿中,不出意外,下一波,应该是第四杀:房地产。

世界虽大,但已无个人资产容身之地!


>>>> 二、谁是“楚人”?

杜牧在《阿房宫赋》中如此形容强大的秦王朝的脆弱:“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今天,中国的金融市场堪称一片焦土了,但,谁是那个放火的“楚人”?

很多人找了一个最无法上堂为自己辩解的对象: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

原因很简单,这位新晋总统最近总不让人省心,动不动弄出一幕惊悚剧。继上周和台湾蔡英文通话,预祝蔡英文“总统”后,昨日再次大放厥词,称美国没有必要被“一个中国”限制,这让很多人惊出了一身冷汗——所有人都知道,川普是个成功的商人,他或许有点疯,但一点也不傻,他非常清楚美国这家“公司”的核心利益与诉求所在,以及该如何通过交易去达成这些诉求。

这意味着,为了收缩美国这家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并提高资本回报率(ROE),川普会打破所有所谓的默契、共识、、红线、政治礼节等,正如他在自己的著作《做好交易的艺术》中所说的,为了达成目标,最好的办法是“挤压、挤压,再挤压”,所有与美国做交易的对手都会感受到压力山大,这也是川普今天和日本同时发声,说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原因,也是A股市场上有人喊出无脑布局军工股的逻辑。

但我们能看到的是,川普一直在用“嘴”,他并没有动“手”。这不是打架,顶多只是骂街,这也许能给A股市场那些恐慌的投资者形成很多心理压力,但要说能同时把股、债、汇三个.性.质迥异的市场一举剿灭,就实在太抬举川普同志了。

很明显,川普同志不是那个“楚人”。

第二个市场制造的“冤案”对象是证监会主席刘士余。

上周,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公开发表措辞严厉的讲话,敲打部分险资以来路不正的钱举牌优质蓝筹股的做法。这是一次“整风运动”,一方面令那些胡作非为的“妖精”不敢兴风作浪,但也同时对市场资金产生了挤压效应,而时间刚好是深港通开通这种关键节点。等到深港通正式开通后,A股市场并没有迎来期待中的欣欣向荣,反而是跳空低开,创业板的龙头,东方财富,乐视网连续大跌,险资青睐的万科,格力,中国建筑等,更是应声而下。这种恐惧在经历了一个礼拜的洗礼,在双十二这天,集体爆发。



但其实我们稍微换个角度就知道,对刘主席的怪责,是屁股决定脑袋的股民制造的典型的的冤假错案,甚至就是一种乌合之众的短视和愚蠢。

一是从监管层角度,必须顾及多元利益,尤其是资本市场为之服务的实业与宏观经济的利益,而不是盯着短期的股价涨跌。如果只是把短期股价涨跌视为对一个证监会主席的“考核指标”,就未免太粗陋肤浅了。从长期看,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实业为本,金融为用”,放任部分民营险资赌博式地对优质实业公司做“斩首行动”,无异于在拿整个中国经济的未来与魔鬼做交易。今天你不管他举牌万科、格力、伊利,你信不信,明天他就敢拿万能险资金拿下茅台,然后把茅台所有窖藏的基酒挥霍一空,来弥补自己付出的成本。

二则,从常识角度,如果这些被举牌的公司,真有价值,股民真看好,“害人精”撤离导致股价下跌,不正是你接便宜货的好机会吗?你该高兴才对啊。你不高兴,你恐慌,那只是因为你也根本不确认这些公司有没有价值,你只是想在强盗杀人放火的时候,跟着乘火打劫,捞点蝇头小利而已。我没说错吧?

所以,刘主席也不是那个“楚人”。

至于还有人把罪责推到乐视的上周二盘中大跌8%,随后周三停牌,给创业板带来连带下跌效应,那就更是冤枉贾跃亭了。贾总的摊子铺得有点大,那是没错,但他那个摊子,说大到了要影响创业板,就真的是.欲.加之罪了——你真的觉得,没有贾总这根稻草,创业板这头骆驼真能撑住?

要知道,创业板561家公司,市值高达55236.63 亿。创业板2016年全部利润估计也就720亿左右,温氏股份一家的利润在130亿左右。扣除温氏股份后,创业板平均市盈率在77-93倍。

你说,这样的市场,它是该涨呢?还是该涨呢?还是该涨呢?


>>>> 三、"It's the economy,stupid!"——笨蛋,是经济!

事实上,11月29日~30日A股市场筹码已经明显松动,其后对举牌险资的监管,只是加速了破位而已。在经济明显压力山大的情况下,市场强行祭出了“周期股”炒作的大旗,在周期股炒作已经势难以穿鲁缟,再叠加海外川普搞怪,国内加强对险资监管等几根稻草,下跌已是必然。

因为持股信心已经崩溃。

而背后的核心逻辑,或者说真正放火焚烧阿房宫的“楚人”,所有人其实都心知肚明:是整体堪忧的经济形势——否则你很难解释为何股、债、汇三个功能、.性.质、定位迥然不同的三个市场,会玉石俱焚。

如果我们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尽量少装高大上,少给自己兜圈子,那么我们不难判断:任何商品,股票也罢,债券也罢,货币也罢,价格的决定因素,最终都是供求。

这是常识。

这几个市场供给的商品,或许迥异,但提供需求的则完全一致:资金。

三个.性.质迥异的市场同时躺倒,只说明了一件事情:资金在不加选择地、全面地撤离。

其实从深港通上周一开通之后,在汇率极速贬值的这段时间中,中国的外汇管制一度上升到了极其严厉的水平。从限制银联卡刷香港保险,到限制Visa,Master卡刷香港保险,从限制12万澳门元现金进入澳门,再到限制澳门ATM提款最高金额为5000澳元。而在香港的人一定知道,现在香港街边的很多找换店,人民币和港币的兑换比率,已经是1:1了。

市场上的钱,要么正在换美元,换港币,要么正在找途径换美元,换港币。

而任何资金从一个地区全面撤离,原因只会有一个:这个地方已经没有增量生意可以做了。

如果有很多增量生意,精明如商人川普者,再傻再笨,也不会触碰交易对手最忌讳的地方。

1992年,克林顿以一句大白话"It's the economy, stupid!" (“笨蛋,根本问题是经济!”),直接把因1991年海湾战争而声望如日中天的老布什拉下马。

我们不妨再回味一下这句略显粗鄙的大白话:"It's the economy,stupid!"


>>>> 四、"亲爱的艾哈迈德,谬不在天运,而在我们自身。"

事实上,我们这个市场明年面临着更多的“稻草”——市场一般用黑天鹅这个词。但我还是喜欢用稻草。

用哪个词,取决于你怎么看待和定位自己:你是一片能承载天鹅的美丽湖泊,还是一头虚弱的骆驼?

美国人进入加息周期已是铁板钉钉,川普同志还会有多少搞怪也为可知,而明年法国、德国、荷兰,包括香港的大选,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事实上,还有我们自己的大选:十九大。

说这些的意思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们根本无法把控会有多少根稻草从天而降,套用莎士比亚的一句话,我们应该意识到,"亲爱的艾哈迈德,谬不在天运(抑或是西方),而在我们自身,我们都是败在自己的手中。"

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尽快做好自己——尽快放弃掣肘经济发展的一些无意义的框框、绳索、套子,尽快发动全民、全体的能动.性.与创造.性.,尽快减少内部的摩擦与管制,尽快释放固化的资源红利,释放可能的制度红利。

要尽快,因为时不我待。

果如此,则中国经济完全无需仰人鼻息,看人脸色。惟其如此,现在少数优质股票在经历暴跌后,才可以进入饕餮模式,待他日春暖花开时,临高凭风,再笑青云。



在此之前,临别寄君的,唯有一句:从此山高路远,一路珍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