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9日星期四

社会大崩溃从制造业开始,而不是房地产

今天,我想把我这几天一点思考,说出来。

那就是我一直在说的社会大崩溃,很快就要来了,很可能从制造业开始,而不是大家一直以为的,从房地产泡沫破灭开始。

中国的真正首善,玻璃大王曹德旺,投资10亿元美元跑去美国开玻璃厂了。这是我们国家自己的企业家开始跑路了,不是李嘉诚,不是日本美国人在跑。

这应该是一个标志性事件,这预示着我们的基础性制造业,可能要完了。


企业家,才是国家最不可多得的国宝。企业家的产生,比一个诺贝尔奖科学家产生,更加艰难。

特别是在中国这样恶劣的环境下,那种创业过程中,历经苦难,终于成长起来的企业家,尤其不易。

一个优秀的企业家,不但要有超乎常人很多的坚强意志,敏锐的洞察力,不断学习的精神,还要善于处理各种复杂关系,基本上可以算是一种百科全书,或者是一个超人。

因为做企业,只要稍有疏忽,就会万劫不复,传统行业尤其如此。至于玩互联网经济的人,在很多方面是远不如传统企业家的,而传统行业的企业家,才是一个国家真正的国宝。

不过这些国宝企业家们,他们被逼得都开始跑路了,要命准备跑路了。

我们历史以来,从来都是只重器物不重人,现在依然是。我们说到经济的发展,都是去看各种高楼大厦、楼堂馆所、豪华政府大楼的壮观宏伟,各种虚假的美丽经济数据,各种飞禽走兽的山吃海喝。

人始终是没有得到尊重的,而作为企业家,随时都处于各种盘剥之下。虽然有钱,好像我们官僚们想怎么弄死你,你就只有按照这个死法去乖乖就死,毫无反抗的可能。

当国外的机会比中国更好以后,跑路,用脚投票,就成了这些人最本能的选择。

企业家们跑路后的大部分失业人口该怎么办?

中国民营企业,不但解决了中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就业人口就业,还为国家制造了绝大部分的财富。除政府部门,那些玩互联网,和股票金融等虚拟经济的企业外,制造业,才是我们社会稳定的基石。

国营企业,除了给经济添乱,搜刮民财外,基本上对实体经济毫无帮助,负作用。比如说水电气、高速公路、石油、通讯等,在垄断经营下,不但产品和服务价格巨高,而且服务差,消费者怨声载道,却敢怒不敢言。

重点是这样的企业还要亏本,更可笑的是这亏本居然是真的,因为各种低效率和贪污腐败后,怎么可能还赚钱?

垄断国企还只解决各种国企二代们的就业,他们的就业岗位从来都是不向外开放的。所以,他们对社会人口的就业基本上是毫无帮助。

当然,有人肯定要唱反调,说某些垄断企业还是要招人的。是的,他们当然要招某些人,比如那些八旗子弟根本搞不定的技术工种,还有就是,如石油开采这样底层极度劳累的工作,还有一线电力工人等。

垄断国营企业提供的基础性服务,比如水电气等,价格高,这是对民营企业进行的第一道盘剥。

房地产的大跃进式发展,让用地成本巨增和房租巨增,也是给基础制造业的致命一击的第二道盘剥。

我在读高中的时候就有一个疑惑,房地产怎么就成了我们国家的支柱性产业了?这钢筋水泥的盒子,除了对内搜刮老百姓那点儿几代人,好不容易存下来的积蓄外,算不上什么财富吧?

除了几十年的使用价值外,基本上是不能吃不能喝的玩意。后来更是泡沫式价格飞涨,现在也就等着玩完那天了。

当然,我们国家不断增加的公务员人数,还有每年需要的大量对外援助的钞票,都需要从制造业来。

于是就有了第三道盘剥,这就是被著名税收专家李炜光先生谈到的 “死亡税率”问题。他提到的数据非常有意思:

对于中国企业税负究竟重不重的调查问卷,企业家认为税收负担很重和较重的比例很高,达到87%,认为税负可以接受的仅占8%,认为较轻和很轻的仅占1%。

我国企业的实际税费负担率接近40%的水平。40%或30%的税负对企业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死亡,或可以叫“死亡税率”。因为在我国,除新兴行业以及金融等领域外,大部分企业的利润率都不到10%,30%-40%的税费负担足可以导致大多数东部沿海加工业企业处于困境之中,甚至亏损倒闭。

如果用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中的“总税率”指标来衡量我国企业所承担的税负(总税率是指企业的税费和强制缴费占商业利润的比例)。2013年,我国企业总税率为68.7 %,不仅明显高于发达国家,也显著高于发展中国家泰国和南非,仅略低于巴西。这之后的2014年和2015年,中国继续维持在68.5%和67.8%的高水平上。在如此重的税收下,中国的制造业企业活着已经不容易,谈何创新和转型?

当然,在如此沉重的税负之下,我们的很多企业还是顽强的活了下来了,活下来的原因可能很多,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偷税漏税。

而这偷税漏税,又成了每个企业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随时可能砸下来,把任何一个不听话企业家,以税务问题弄进监狱关起来。

我相信国家层面,是不可能没有看到这种情况的,减税让利,应该成为必然,但是在巨大的官僚集团的体制惯性下,任何好的改革基本上都成为了不可能。

我们知道在中国历史上的大部分变法,基本上都是以悲剧收场,现在的官僚,并不比历史上的官僚要好,甚至更坏。

我的经验告诉我,在咱们国家,最不缺的就是马屁精,他们虽然口吐莲花,除了会忽悠,本质上草包一个,毫无能力。

拿减税来说,今年年初政府工作报告,一开始拿出了一个非常令人期待的减税计划,甚至承诺在“营改增”的过程中“只减不增”。结果,两会后,“营改增”匆忙出台,企业家们大跌眼镜。

做过企业管理的人都很清楚。所谓优惠政策,最好是在同一个体系里面来比较。比如,人家原来喝的是白开水,你在白开水里面放点糖,水就甜了,非常直观,很好比较;但是,如果你先在这白开水里面放点盐,然后再加糖什么的,这样的甜头就出了偏差,也无法让人们体会到,糖到底放了多少,也无法比较和体会出来。

“营改增”的出台,就和当年的《劳动合同法》的出台一样,不仅对中国实体经济的伤害巨大,而且,可以看出国务院经济政策的智囊们是多么的幼稚可笑;幼稚可笑也就罢了,还要信心满满,猴急猴急的立即实施。一群书呆子,搞出了一个“营改增”的方案,人为地制造繁琐,程序操作变得困难,收税本身的成本也增加不少不说,最后一核算,企业的税费负担,一毛钱都没降,给实体经济带来的“优惠”是增加了3%-8%的综合税收成本。

一些地方政府,甚至想方设法创收,还要大势宣传税收如何如何增长,以便向上级表功。营改增减税5000亿也基本上成了笑话。

更可怕的是,在大面积制造业破产的情况下,政府为了税收总额年年增加,还没有垮掉的企业只能承担更加重的税负。那没有垮掉的基础制造业,要么跑掉,要么垮掉。

江浙一代有不少的工厂也陆续在往国外搬迁。我熟悉的就有六家已经迁到柬埔寨等国,运营良好,陆续还有不少企业在做外迁的准备。

现在,这些实体经济的企业家见面的时候问候语一般都是:关了没有?搬到哪个国家了?

基础制造业的倒闭和跑路,势必造城大规模的失业人口,国家税收那时候就算想尽办法搜刮,怕是也找不到对象了吧。

没有了基础制造业的税收支持,国家哪里还能有钱,继续为庞氏骗局式的房地产行业托市?

减税问题,如果不解决官僚的贪婪问题,基本上是无解了,每一次改革,怕是又会成为他们大势与民争利的盛宴。

美国、德国等工业基本上都进入了工业4.0时代,机器人开始大规模代替工人生产,我们的制造业,连基本的低廉而勤奋的人工优势都将逐渐丧失殆尽。

当然我们的资源优势,和能够污染的环境优势,经过三十几年的断子绝孙式的发展,要么挖掘殆尽,要么污染殆尽,也基本上是无望了。

美国、日本和欧洲国家当年能让很多低级的制造业外迁,那是因为人家还掌握着核心技术,掌握着高端制造业,掌握着强大的科学研发能力了。

更重要的是,人家的各种企业品牌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产生的大部分利润都是他们自己国家的。而我们的很多所谓民族企业,实际上都是外国人的,比如百度什么的。

我们呢?制造业基本上都来料加工,组装,毫无竞争力低级制造业!只要一倒闭,一跑路,那我们的基础制造业,可能就是大地白茫茫一片,真他妈干净,将会毫无一丝生机,且很长时间活不过来,也许就是永远活不过来了。

制造业完蛋,紧接着房地产泡沫完蛋,大量失业人口产生,而底层的农民工二代们将回不去农村,因为他们已经不会种田,农村土地也抛荒了,只能成为城市的流民。

那么,我们又一个血流飘杵的大时代,可能就开始了。

在这篇雾霾的天空下,我们还有一丝丝改变的可能吗?我希望有。


来源:经济文摘

1 条评论:

  1. 制造业完蛋:鸡鸡不倦,互为因果!商家为利益最大化,走出去!劳动人民要求高回报,要求加薪!资本家与劳动力的矛盾,不加调控,香港的经济发展,是一个好例子!

    回复删除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