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2日星期一

孙旭阳:不许戴口罩,谁让你是中国人的孩子!


想必,关注这个公号的朋友,都已经看到了那两张来自成都两所学校的截图。


第一张,目测是校方传达家长的上级精神,称“请大家不信谣不传谣不非法集会,要相信政府能做好防霾治霾工作。我校师生一律不佩戴口罩上课……”




第二张截图,是另一所小学《关于空气净化器不进校园的决定》。这份决定的落款,盖着该校德育室的公章。可见如何看待雾霾和净化器,已经成为衡量学生思想品德高下的重要指标。

这份决定对“政府做好防霾治霾工作”,显然没有兄弟院校乐观。在列举了空气净化器的两大弊端后,决定称“与其杯水薪,不如我们平时加强锻炼,增强体质,绿色出行,降噪减排,监督扬尘,提高公民素质,自觉为我们生存的环境做出实质性贡献!”

好吧,这不正是于丹大妈“心中无霾”和柴静老师“从我做起”的杂糅体吗?前一个通知说,“师生一律不佩戴口罩上课”,应该也包括体育课。下一个决定又让学生们加强锻炼,增强体质。呼吸着世界公认的一级致癌物,还要把身体锻炼好,同时不忘绿色出行,降噪减排,帮环保局叔叔们监督扬尘,成都00后的孩子们要做一名社会主义好学生,难度确实不小。

这样下去,再过几年,中小学生入学前,必须经发改委和环保局批准,联合审批盖章才可以。要知道,人体也是污染源呀。

又有人翻出去年12月底的一条新闻,“北京教委:教室不适合装空气净化器”。霾,还是老的辣呀。在禁绝中小学生呼吸清洁空气这方面,伟大首都北京,果然没有让外省城市成都专美于前。



其他城市当然也纷纷与首都保持一致。我大学宿舍上铺的兄弟波波斯基家在郑州,他今天在我朋友圈跟帖道,“我自己出钱买的净化器给俺妞她班上送去,又被老师给退回来了”。

搜下新闻,家长波波斯基的遭遇并不鲜见。很可能,老师们把家长们为教室送净化器的行为,视作了一项违背中央八项规定的贿赂。再说,教室里放净化器的照片一旦被传播到国外,岂不成为抹黑中国的材料。到那时,中国人不答应呀。

不信你看看咱们的好邻居朝鲜,要是哪所学校学生吃窝窝头被外国人拍到,校长教师非得犬决不可。

说来说去,还是咱中国好。空气和饮用水虽然脏些,蔬菜虽然有些农药残留,肉品里虽然不少激素抗生素,可毕竟咱还能吃饱你说是不是。为了解决了中国人的温饱问题,中国政府一直很努力你也应该感恩呀亲。

这要还说不拢,就是你无理取闹了。谁让你出生在中国呢?谁让你出生在中国还要贱着生孩子呢?

著名作家段宇宏在朋友圈中说,虽然北京教委声称教师不适合装空气净化器,但在景山中学,十一学校这些赵家子弟的学校内,不仅有空气净化器,还有新风系统。

哪又如何,谁让你出生在中国还要贱着生孩子又没能力送孩子去景山中学呢?

要是真穷或真爱国,您还是忍忍算了。要是不那么穷,又已经受够了这国,就一定要关注下贾葭老师的“西洋参考”。

中国人的前半生,大多被禽兽校长和黑心政治老师洗了脑。下半辈子,更要认识一些比你呼吸过更多干净空气的人,听他们讲讲外邦的风光和人心,讲如何多快好省地离开这乱世危邦,活出大和谐和大自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