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3日星期日

木三 :川普当选第三天,我才开始感到极度恐慌


说实话,一直到今天之前,我还并没有为川普的上台而感到非常担忧。想来潜意识里我还一直相信,民主制度虽然有大大小小的问题、各种各样的漏洞,甚至也充斥着钱权交易、可以蝇营狗苟得不堪入目……但至少,制度本身自有其构架:不论权力是老虎还是怪兽,总还能被困在笼中,即使免不了时时从栏杆缝里张扬出爪牙。

很多人不都说吗,哪怕总统是个疯子傻瓜呢,制度也能确保权力不被过分滥用。

但今天,川普当选第三天,那些栏杆挡不住的东西,已然从笼子里肆虐地溢了出来。它们立即流渗进了社会的裂缝沟壑间,和里面的陈水腐质发生化学反应,伴着火光炸裂开来。那些曾经被“政治正确”压抑的声音,开始用最明目张胆的方式爆发,在幼儿园、在学校、在人行道上、在居民区里,在没有新鲜事的太阳底下。



从美利坚合众国的南到北、东到西,在那些看上去眼睛最澄澈、心思最天真的孩童们中间,最先上演了令人细思极恐的一幕又一幕:

佛罗里达学校的两个喝水池上,分别贴上了两张纸,表明一个是给“有色人种”的,另一个是“只有白人”能用的。是的,你们那些黑的褐的黄的人,怎么能和白人从同样的地方喝水。



另一个学校的献血公告牌上,被写上了“不是给黑鬼的”。你们的血,和我们的血,绝不可以混杂在一起。



在密歇根的一所中学里,白人男孩们在午餐时自发高唱“Build the wall! Build the wall!”



明尼苏达州的一所中学里,门上写着“草泥马黑鬼”、“滚回非洲”、“川普”、“让美国更伟大”。





在宾州的约克,有色人种的孩子们不得不提前离开学校,因为校园里出现了太多对他们的威胁和暴力。



宾州的老师说,川普当选之后,学校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卫生间里的纳粹符号,针对LGBTQ的仇恨言辞,墨西哥裔女孩的书包上被贴上“滚回墨西哥”……



支持川普的孩子殴打墨西哥裔孩子,并且告诉他“等不及想看到他被川普驱逐出境的那一天了!”



在各地的学校里,一群一群的男生们围攻穆斯林女孩,把她们的头巾一把扯下。



有10岁的女孩在学校里被男生抓摸私处,当老师问男生为什么要这么做时,他回答:“既然总统都可以这么做,我也可以。”




New York Daily News的一个专栏作者Shaun King说,短短一天内,他已经收到了数十件与此类似的女孩被男孩抓摸私处的消息。

在推特上,在脸书上,如此种种像潮水般涌了出来,令人错愕、难以置信。



他们只是孩子,但孩子可以让成人也觉得可怖。他们用稚嫩的言行折射出成人世界的黑影,却还不用受法律的束缚。是啊,孩子有胡作非为的权利,只要有人用言行告诉他们可以怎样胡作非为。

我们都曾是孩子,也都知道孩子可以怎样被轻易引导,又可以怎样无所顾忌。更何况从此以后,他们有了美国总统这最有煽动力的榜样。要知道,在网络时代,屏幕上的美国总统也将不仅仅只是美国孩子的榜样。



想到这一点时,我才开始感到极度恐慌。制度的笼子或许可以挡住权力的滥用,却哪里挡得住言传身教的影响。一个总统,不仅仅关乎经济政治、军事外交。而对于一个最擅长在屏幕上发动群众的总统来说,他所具有的最强大的力量、他能渗透社会的最深的根基,更源自于他的形象的号召。不论你愿意与否,他将成为、也已经成为一群群人的精神引领。他们以他为代言人,有了他的胜利,他们的歧视和暴力从此可以肆无忌惮、明目张胆。



在辛辛那提的一场音乐会外,两个男人推搡着一个女性保安,她则用尽全力阻止他们闯入。这两个男人终于停下来之后,开始取笑女保安,并且说,他们会“Donald Trump”她,——我们都知道,当“Trump”被用做动词、而宾语是女性的时候,它的意义是什么。路过的另一个女性让他们尊重别人,但这两个男人则开始对着她的脸大喊“Trump!Trump!”



在加州Simi Valley,一个叫做Chris Yun的亚裔美国人在买酒的时候被一群白人男子围住,问他说不说英文,然后跟他说:“中国佬该滚出这个国家,纯粹的美国终于要回来了!”他们还说,要把Chris烧死在十字架上。



还有很多被喊“滚回中国”的亚裔,尽管其中有一些其实并非华裔。



在星巴克里用手语和朋友视频聊天的有色残疾人,被一个白人男子指着说:“这里是白人的美国。带着你的残疾滚去别的地方。现在Trump是总统了。”



在雪城的LeMoyne College外,三两皮卡插着KKK和纳粹的旗帜,威武地绕着圈招摇。类似的旗帜、标语,还被竖在房顶上、贴在车窗上。








这三天之内发生的,还有太多,根本无法一一列举。

很多东西,不是靠法律和制度能够控制的。当越来越多的歧视和暴力浮上水面、连成一片时,自然会成为主流。那么多年的平权运动之下,他们已经受够了“政治正确”的压制。接下来他们会怎样爆发,比纳斯达克的股指和中东的局势更难预料。但,肯定会爆发。



人性难说是善是恶,但最根本的,是可向善也可向恶的欲望:肯定自我的欲望、寻找归属感的欲望、要自己更强大更有力的欲望。根源于这些欲望的种族歧视在被压制之后,不会消失、只会伺机爆发。对“政治正确”的宣扬从来就不曾消解歧视,它只是压制了歧视:事实上,对非我族类的歧视、对女性的歧视、对LGBTQ的歧视更深地埋藏在了众多不曾发声的心中。



如果没有被疏导进入合适的渠道,如果不曾被认真地反观和思考,那么即使被一时压制,那股无明之气也将不断凝聚,最终会循着裂缝冲破被加之其上的五行山,让岩浆喷发、浓烟肆虐。

然后,就有了今天。或许,即使没有川普,也会有另一个契机让它爆发。



这个世界还会好吗?我只知道,如果只是东风和西风不断地相互抗争和互相压制,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好。可是,疏导和反观,又哪有那么容易。

对于这个不仅仅只关乎美国的问题,会有解吗?

2 条评论:

  1. 违法的抓起来,没有违法但确实进犯他人的,推动相关法律确立。简单的事情。

    回复删除
  2. 哎 这是美国人自己选择的总统

    回复删除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