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6日星期二

吉诺斯谈中国:还没裸奔,但也差不多了


在过去几年里,著名的对冲基金尼克斯联合基金经理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一直是直言不讳的中国空头。在本期访谈中,他向我们解释了他为何担心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陷入困境,并且讨论了任何国家——无论其政治意识形态如何——都将为其经济失误付出代价的原因。

1 记者:你长期以来一直质疑中国,当初是什么让你感觉不安的?

查诺斯:那要回到09年的秋天,当时我们正在研究为什么全球采矿业在08-09经济危机导致的萧条中居然会一枝独秀。从直觉上讲,我知道那是因为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商品需求来源,但我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大。直到我的房地产分析师把一些数字堆在白板上。其中一位说:“至2009年夏天,中国获批和待批的在建房地产项目达到56亿平方米。其中一半是公寓楼,另一半是商业楼和混合用途的楼房。”我说,等一下,你把小数点搞错了吧?因为56亿平方米就是600平方英尺。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他看了看我,又重新检查了一下数字说:“是56亿平方米。”

啊哈!那一刻我全明白了。如果一半的房产项目都是办公室和混合商务空间,那就是300亿平方英尺。中国有12亿-13亿人,结果就是这个国家里的每一个男人、女人和孩子都可以摊到一个5 x 5英尺的办公室隔间!顺便说一下,那还是已经建成的。我认为照那个时间推算,最新的在建项目数字应为106亿平方米。

我惊呆了,这是何等庞大的房地产。它似乎是把我们80年代末的商务地产泡沫和2000年的私房泡沫合一块了。只是他们是在同时做这事的。当我们开始对这些数字细加探究时,我们看到,他们的实物投资占了GDP的50%。他们的这种行为简直是疯狂。他们实际上是在这几年里建造了一个完整的国家。

现在,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仅仅靠着资产负债表的平衡,你就可以控制你的增长。你几乎可以想要多高就有多高。只要你有合意资本和贷款能力为其提供资金。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笑话中国是唯一一个在一月一号就知道自己当年GDP的工业化国家。因为那是被计划的。你真的可以制造出你的成长。但现在,你会以大量华而不实的东西和有着大量呆帐的银行系统而告终。这就是问题所在。不管你的系统是封闭的、开放的,或者是介于二者之间的(一个有着许多漏洞的封闭系统),那都没用。归根到底,其他国家已经试过这个模式了,它并不真的管用。80年代末,前苏联和日本在某种程度上就这么干 过。

所以,如果你真的把经济给整成死水,甭管你是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或是某个杂种,你最终都会得到报应。

2 记者:你怎么看2015年发生的事?

查诺斯:中国正势不可挡地走向雪崩。除了量级之外(我在2009-2010看到的所有事,今天都翻了一倍:银行系统、经济状况、债务与GDP的比值),使2015年与2010年非常不同的的一点就是技术精英统治优越性的外表已被剥去。现在西方看到了各种问题。2010年可并不如此。人家看我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没到过中国,不会说普通话。他们说:“你小子懂个啥呀,那些人可是天才!”但现在我想我们开始看明白了。不!他们正在重蹈我们的覆辙。他们不是一贯正确的。


还有一个戏剧性的变化就是习近平的上台,我认为这件事更加不吉利。他与党的前两届领导集体非常不一样。在胡锦涛和江泽民统治下,中国对商业是开放的。只要你别在政治上搞七搞八,你就可以去澳门,买费拉利,寻欢作乐,赚大钱。这是新中国。但现在习近平来了,他的第一个演讲就是在广东做的,措辞十分激烈。他在那里对苏联在改革上的软弱退让大加抨击。他说:“你们这些人当时在想什么?为什么不抓住机会把军队派上街?”那是他的第一次讲话。

他做的另一件事就是让车展模特们多穿点衣服——我知道这听上去有点蠢,但对我来说,它很有启示性。你再想想这件事。他真的说过:她们露肉太多了,中国人会觉得难为情。他对这些孩子们说:“穿上衣服,早点回去睡觉!”从这件事我开始明白,这个人跟前任很不一样,这个人真的觉得自己是中国之父。当然有些人会说他现在看自己是个皇帝了。这就够了。个人崇拜开始了。他让军队高官们向他本人宣誓效忠。这非常重要。他的民族主义情结已经带上了反西方的口吻。这已经很明显了,你在2013-2014年不会没注意到。现在,如果股市出了问题,那就是西方投机者的事。如果有什么不对劲,那就是西方捣的鬼。

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回到那个心怀敌意和疑神疑鬼的中国。而不是那个“欢迎到中国来,我们对商业开放,让我们做生意吧”的中国。我想那是一个巨大的变化,让许多人大吃一惊。

当我们前面开始谈论中国时,我们曾说这个模式产生出递减的回报。在一个地方建首个国际机场是很棒的一件事;建第二个就有问题了;等到建第三个,那就很蠢了。但现在中国的某些新项目就属于蠢货级的。就算我们将中国人的数字照本全收——那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再做的事——他们名义上的GDP也已经从2010年的15%(实际上是10%,其中5%是由于通货膨胀)下降到现在的5%(实际上是7%,其中2%是由于通货紧缩)。所以,即使按照他们的数字,GDP也是每年要下降2%。那是很严重的。但我认为那只是导致大概率事件的一个因素而已。事实是,只要你采取了投资驱动的模式——他们很早以前就停止出口驱动的模式了——就其本质来说,你就开始走上了回报递减的道路。他们现在就是这样。所以,没错,他们可以靠着建造又一座水电大坝或者又一条高速公路来保持GDP的增长,但如果这条路没人去走,或者根本就没有河,而且你还得维护这些东西,那钱肯定得花老鼻子了。

最后,我前面提到,他们的实物投资占到GDP的50%。我相信这个50%的40-50%——也就是GDP的20-25%——是住宅房地产项目。而且他们还在建设。现在可能稍微有所降低,但也很可能占到GDP的15-20%,那还是太多了。就在我们经济周期的顶点,也就是在我们房地产市场最繁荣时期,美国的住宅房地产大约占GDP的6%。而他们现在竟然是我们的三倍!你现在还能看到,无数台起重机吊起无数层公寓。就其本质来说,那些房子都没什么价值。

3 记者:你如果看待人民币自由化并将其纳入特别提款权篮子的动议?

查诺斯:我想他们终究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们要在某些出口货物上与日本和韩国竞争。他们终于明白了,单纯让人民币坚挺只会扼杀他们的制造业,因为中国生产的大多数产品并非用于国内消费。所以我以一种冷漠的心情在想,他们曾是全世界最不愿采取以邻为壑(削减利率,任由货币泛滥)政策的人,但现在他们加入进来了。

4 记者:我们听到许多关于中国“新常态”的说法——就是这个国家正从一个以基础建设为主导的经济向着一个由消费驱动的经济转型,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一切只是之前缓慢扩张时期的延伸,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对这个观点怎么看?

查诺斯:嗯,但到现在还没转型嘛,这就是很滑稽的一件事。我的意思是说,我第一次注意中国时,投资占了GDP的48%,在我们明白问题很严重并且拿它没办法五年之后,它降到GDP的46%。它仅跌了2个百分点!于是他们谈起转型这件事,谈起改革。但问题是,要真正解决问题,他们就不得不降低投资,而那会使经济立即陷入萧条。所以他们现在进退两难,要么硬着头皮撞墙,要么明知该怎么做(削减投资)却不能那么做,因为这样会导致衰退。这是一个会计恒等式。所以他们是不会做的。结果事情就变成了:每当经济似乎要不行了,他们就推出另一套宣称将要开始建设的基建项目。

我一直在说,他们没有别的戏好唱。他们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因为要真正转向一种以消费和服务为主导的经济,他们就必须停止计划。他们必须成为真正的资本家。但他们不想那样做。这从封杀互联网之类的事就可以看出来。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封杀互联网?因为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权力基地。但在习近平的统治下,你不可能有另一个权力基地。所以正如我说过的,对于任何一个恐惧互联网的国家来说,要主宰数字化时代都有一大堆问题在等着你。不过,他就在这么干!这就是他们所面临的难题。他们可以谈论改革,可以谈论新常态,但都是空谈。所以中国在2015年让大家看明白的一点就是——皇帝可能还没光着身子,但他基本上只剩裤衩了。


出处:http://ineteconomics.org/ideas-papers/blog/jim-chanos-on-china-the-emperor-is-in-his-underwear?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翻译:冬云

审校:郑慧娟(广东财经大学经济学副教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