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6日星期一

三十五年一孩生死策


声称中国一孩政策有力控制了国家人口增长、推动国家经济蓬勃发展,这只不过是个乌有的概念,基本上是一个不实的说法。


图片来源:路透社


已经25年了,但毛恒凤仍清楚记得她的孩子尖锐的哭声。

但当时她连抱一下孩子都不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被淹死在水桶里,无能为力。

那一年,她怀着第三胎已经七个半月。根据一孩政策,这个胎儿是“非法"的,所​​以她被拖到手术台上,强制堕胎。

她忍着泪说:“孩子是活的,我听到他的哭声……我受到的刺激很大,小孩活活的被他们搞死了……我很无奈,很愤怒。"

毛恒凤的悲惨遭遇并不止于此。

堕胎后她严重失血,但官员仍要求强行切除她的子宫。她还失去了在上海国营工厂的工作,她的丈夫则被吊销营业执照。她入禀法院控告工厂无理将她辞退,但被法院驳回,她当庭毁坏国徽,随即被关进精神病院。

直到今天,她们一家仍然受到惩罚。她的女儿们小学毕业后就被禁止升学,只能靠打零工维生。

中国有数百万女性因一孩政策而受尽磨难,毛恒凤只是其中之一。一孩政策于35年前推出,意在控制国家人口,提升国内人均收入。

中国上月底宣布所有夫妇都可以生第二胎,此政策受到广泛欢迎,但也引发各界反思奉行数十年的一孩政策。在一孩政策下,数以千万计的家庭作出了牺牲,也发生了无数侵犯人权的悲剧。

中国社会和民众都为一孩政策付出了庞大代价:强制堕胎、绝育、上环,都对数以百万计妇女造成身心创伤。在中国随便找一位妇女聊天,会发现大多数人有过可怕的亲身经历,做过侵入性或强制性手术。

“打出来!堕出来!流出来!就是不能生下来!”等的残忍口号比比皆是,在过去35年来造成无数悲剧。

2012年在陕西,当地官员强迫怀了第二胎已7个月的冯建梅强制引产,事后两年里,冯建梅终日以泪洗面,几乎无法说话。

在一张照片里,冯建梅在医院病床上,被打掉的胎儿血淋淋地放在她身旁一个塑料袋里。这张照片震惊全国。现在,冯建梅夫妻仍然会想起这个死去的孩子。 “如果孩子还活着,也有三岁了,"她的丈夫邓吉元伤感地说。


冯建梅

38岁的夏嫩英至今仍然常做恶梦。三年前某一天,天刚亮就有二十多个计生人员闯进她在江西省一个村子里的住所,把她绑起来,架进一辆小货车里,带到村里的计生服务站,进行强制绝育手术。

夏嫩英是农村户口居民,已有两个女儿。根据政策,农村居民若第一胎是女儿,就可以生二胎,但地方干部想要确保她不会再怀孕。

夏嫩英说:“当时我完全没有准备。他们把我抓走的时候,我一岁的女儿哇哇大哭。从那天之后,我就没睡过安稳,常常做梦有人把我带走。"

被梦魇所困的不只是受害者。一名曾在农村计生服务站工作的妇女说,多年来她把众多孕妇拉到农村诊所做堕胎手术,她自觉双手沾满了血,最终辞识。但孕妇和婴儿的尖叫至今仍一再地在她的梦中回荡。

一孩政策造成的苦难,数十年后仍然困扰着许多家庭。

超生的孩子不享有法定的公民身份:没有出生证明文件,没有受教育的权利,也不能享用医疗及其他社会服务。这些“黑公民"长大后,也只能生活在社会边缘──由于未受过教育,他们只能打零工度日。就算有钱,也不能出国旅游。

纵观全国,一孩政策引发大量性别选择性的堕胎个案,导致男婴出生率远高于女婴。加上人口急剧老龄化、政府对养老支援不足,而且劳动力短缺,许多失去独生子女的父母,年老之后可能无人可依。

社会和民众付出的代价如此之大,许多人现在都质疑,当初为何要推出一孩政策,而且实施了35年之久,超过了政府原本计划的25至30年。

1949年掌政之后,由于毛泽东认为未来仍然有战事,因此鼓励民众生育,国家于1950年代出现婴儿潮。

后来,领导层担心人口失控,先是推出运动,鼓励减少生育,1980年正式在全国实行一孩政策,大多数城市家庭只能生育一个孩子,部份农村家庭则获准生二胎。

一孩政策实行之时,正值中国刚刚结束了翻天覆地的“文革”,领导人急需重新确立政治合法性。后毛泽东时代的领导层以经济发展为统治合法性的基础。


(图片来源:EPA)

根据一份2013年发表的学术文章,人口学家王丰、蔡泳和顾宝昌指出,领导人希望提高国人的生活水平,而控制人口对提升人均GDP增长非常重要。

该文章指出,根据这种人均计算法,人口规模只是政治计算的一部份,意在达到政治目的,这就是一个持续的推动力,成为当局实施一孩政策的理据。

中国一直为一孩政策辩护,称这是一项重要政策,可以防止人口剧增和随之而来的粮食及资源短缺,又称该政策令国家少生了4亿人口。但人口学家对此存疑,认为当局严重夸大了这个数字。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人口学家王丰说,声称中国一孩政策有力控制了国家人口增长、推动国家经济蓬勃发展,这只不过是个乌有的概念,基本上是一个不实的说法。

王丰说,中国生育率的跌幅,近75%在1980年实行一孩政策之前就已出现,而近年生育率偏低,则与1990年代初以来的经济和社会情况转变有关。

中国整体生育率(一名女性一生中可以生育的子女人数平均值)从1970年的5.8到1979年的2.8,跌幅逾半。

北卡罗来纳大学人口学家蔡泳说,1982至2000年之间,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当中大约15%至25%增幅,可以说是源自人口红利,但是因为生育率下降早在一孩政策实施前已经出现;所以,一孩政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直接贡献相对较少。

王丰、蔡泳和顾宝昌根据中国实施一孩政策前的生育率和其他国家的生育趋势,研究中国若没有一孩政策,其生育情况会如何。

根据他们的研究结果,即使没有一孩政策,中国的生育率也会跌到目前每名女性生育1.5个孩子的水平。


(图片来源:路透社)

学者们说,虽然一孩政策对减少人口增长的影响极微,但剥夺大多数家庭生育二胎的做法,强制改变了中国社会的家庭和伦理关系,令社会付出了巨大代价。

艾晓明是已荣休的女性研究学教授。

她说,一孩政策实施之初,许多妇女都很支持,认为是现代化和进步的措施,也相信自己应该将国家利益置于个人需要之上。

她们自愿放弃养儿防老的传统思想,相信政府的宣传:“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

但35年过去,中国的养老金制度仍然饱受压力。国民寿命延长,加上实施数十年的一孩政策,意味着中国老龄人口的比例剧增。

官方数据预测,到2050年左右,中国将有39%人口为60岁以上,远高于现时的15%。

尽管中国为大多数老年国民提供养老金,但许多人都表示覆盖面不足。农村居民的养老金额为每月100元左右,非国企员工则为3000元。

艾晓明说:​​“现在危机感很强……对许多人来说,'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这个承诺是落空了。"

52岁的刘美莲是寡妇,6年前她的独生儿子在一场车祸中丧生。对她来说,步入老年后的境遇将更为艰难。

刘美莲任职教师。她说,身为公务员,她日后可以得到目前是每月4000元的养老金,但如果她生病了,身边又没有孩子照顾,这笔钱就不足以应付额外开支。

她说:“要是早知道会这个样子,我会多生一个,把我发放到农村,坐牢,做乞丐我都愿意。"

现在政府终于开放二胎,但对许多人来说,这个政策改变来得太晚了。

许多人和刘美莲一样,早已过了生育年龄。但许多年轻夫妇其实都不想多生一个孩子,因为养儿育女的开支愈来愈大。

政府2013年底放宽一孩政策,家庭中的父亲或母亲若是独生子女,就可以生二胎。官方数据显示,政策放宽后,去年只有100万对夫妇申请生二胎,占符合资格的夫妇仅一成。

有人估计,一个孩子从出生到18岁,在中国每年大约需要20000元开支,相当于国内平均家庭收入的四成。


(图片来源:路透社)

即使从人口角度来看,专家认为,二胎政策推出太晩,已经难以大幅改变现状。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表示,国内约9000万对夫妇符合生二胎的资格,一年内出生率预料将达到2000万的高峰,高于2014年的总出生数1687万。

但专家表示,即使出生人数增加300万,也仅占总出生人数的几个百分点。

王丰说,二胎政策对人口的长远影响微不足道,这个政策更多是关乎政治及人道考虑,而非人口层面。

人口学家表示,预期增长的人口并不足以逆转中国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萎缩的趋势。

事实上,政府将需要鼓励夫妇生育更多孩子,同时扩大现行养老金制度的范围,并延迟退休年龄,以缓解面临的危机。

王丰说,过去10年,内地20至29岁的劳动人口下跌了15%,未来20年还将下跌20%。

另一方面,预计到了2033年,60岁以上人口将从现时的2亿人翻倍增至4亿人。

蔡泳说,新政策的影响将需要20年才会显现出来,届时二胎政策下出生的孩子才会进入劳动力市场。

王丰提醒,政府应该认识到这可能是国家最严峻的挑战之一,考虑到普罗大众在一孩政策下已作出重大牺牲,如果当局未能给予民众充份支援,民众将挑战政府的政治合法性。

蔡泳表示,尽管预期的2000万出生人口,能把总生育率从现时的1.55提升至1.8,但仍然远低于人口可以自我更新的2.1水平。

10多年来,学者一直呼吁当局撤销一孩政策,指出生育率远低于人口更新率,情况令人担忧。

1970年,生育率为5.8,但过去20年,内地生育率持续下跌,进入全球最低之列。 2014年,总生育率从2000年的1.82跌至1.55。


(图片来源:路透社)

尽管学者提出警告,但一孩政策多年来仍然继续实行。分析师表示,国内各地方的计生部门行事官僚,而且依赖超生罚款作为地方政府收入,因此成为调整政策的阻力。

专家表示,这政策顽强的持续力也反映了内地政体下的决策过程欠缺透明度和问责行,足以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也反映了专制政权将民众看成无生命的数字和可为国家目标而牺牲的国家的臣民。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一孩政策反映中国在决策过程中,并不在乎所作决定会导致民众付出庞大的代价,也无人因为过往和现在的滥权行为而受到惩处。

王丰、蔡泳和顾宝昌在2013年的报告中说,历史将为一孩政策下这样的定论:这是现今世代国家干预民众生育的最极端例子、是一个代价惨重的错误,是一个以规划货物生产的方法去规划人口的政治制度下的产物。

他们认为,一孩政策所造成的破坏,在许多方面甚至超过了历史上其他灾难,如1959至1961年的大饥荒困难时期和1966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

该报告称,一孩政策的影响,将超过这些历史事件,因为它创造出来的社会,家庭伦理结构受到严重削弱,也影响到未来一整个世代的老年人和他们的子女,这些人的福祉将严重受损。

艾晓明说,一孩政策带来的其中一个恶果,在于在中国社会里,大众普遍对生命的不尊重。

社会视堕胎为寻常事,妇女在怀孕之初经常被问:“那你要不要?"

艾晓明说:​​“(一胎政策)造成了对生命的蔑视,生命只是一个数字,生育作为人权,从不被讨论。"


(图片来源:路透社)


来源:南华早报中文网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