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1日星期三

高智晟妻子耿和:再艱辛的逃亡路,也比回去好得多

自從她們從家門口小販手中接過一個朋友寫的小紙條,僅憑上面簡簡單單幾個字,就馬上決定按照上面所說的話行動。

一路上,她每到一地都用公用電話與一個陌生人聯絡,並接受這個陌生人的指令,然後領著兩個孩子匆匆趕往下一個指定的地方。「我寧可相信這個陌生人,是因為前面任何一條路都有希望,都比回去好,哪怕這是一條不知道未來的逃亡路。」



六年前的冬天,中國大陸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帶領一雙兒女,從北京祕密出發到達雲南邊境,經緬甸、泰國,經歷千里奔襲、爬山越嶺和幾次遇險,終於來到美國。

當年,與耿和一起出逃的女兒耿格16歲,恰與本月初按照大致相同的路線逃往美國的16歲少年包卓軒同齡。但是,不同的是,包卓軒沒有走完這條路徑,他和兩位想幫助他的人一起被中共從緬甸押回,他目前重新被軟禁在內蒙古。有消息說,包卓軒曾遭到警方毆打,並受到更加嚴密的監控。

耿和對這個引起全世界關注的少年深表同情。

她的丈夫高智晟和他的父母王宇、包龍軍一樣,都是中國大陸維權律師,都因為替包括法輪功在內的受迫害群體做無罪辯護而成為中共的打壓對象。王宇和包龍軍於今年7月被當局抓捕,至今沒有律師和家人會見過他們。而高智晟於去年8月剛剛結束三年多的冤獄,仍被軟禁在西北偏僻的小山村裡,與妻子兒女天各一方。

耿和說,她相信這個孩子一定也是走投無路,否則不會冒這個險,就像當年她和她的兩個孩子一樣,「這是一個沒有辦法的辦法」。

據媒體消息,包卓軒自父母入獄後,受到警察的24小時公開監控,護照也被沒收,警察曾經明確告訴他,他不僅不能按原計畫赴澳洲留學,並且,「以後也不用再想了」。由於包卓軒的消息一直被警方嚴密封鎖,這個孩子的更多真實境況不為人知。

耿和在回憶她們一家在2009年時的可怕境遇時說,她們也是「不得不逃」。

「六、七個警察住進我們家,上廁所不能關門,睡覺不許關燈;還有幾十個警察輪流住在外面樓道裡,加上住在小區樓下臨時蓋起來的小房子裡的,每天有上百個警察全天24小時監視。」

「兩個孩子上學上幼兒園都是一大堆警察押著。耿格上課的時候,警察就坐在她後面。同學都不敢和她說話,老師警告這些學生,如果誰敢把手機借給耿格用,或者同情她,那管他(她)的就不再是學校,而是警察。」

「後來耿格上不了高中,所有的學校都拒收,孩子痛苦得都快崩潰了,老想拿小刀割腕自殺。」

耿和說,當年出逃的時候,從北京到雲南這段路,她們還不知道將要來美國。可是,自從她們從家門口小販手中接過一個朋友寫的小紙條,僅憑上面簡簡單單幾個字,就馬上決定按照上面所說的話行動。

一路上,她每到一地都用公用電話與一個陌生人聯絡,並接受這個陌生人的指令,然後領著兩個孩子匆匆趕往下一個指定的地方。「我寧可相信這個陌生人,是因為前面任何一條路都有希望,都比回去好,哪怕這是一條不知道未來的逃亡路。」耿和說,當時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

耿和還記得,剛剛離開北京那個家,她和孩子們躲在北京南站的地下室裡抱頭痛哭。但是16歲的耿格很快擦乾了眼淚,在從北京開往雲南的火車上,耿和時刻注意著躲避乘警查驗身分證,有時躲到廁所裡幾個小時不敢出來,而耿格也不敢睡覺,一直守在5歲的弟弟身邊哄他沉睡,因為她擔心,弟弟不加遮攔的童言童語會不小心洩露她們的祕密。

「天昱也很乖,當他被我藏在床腳被子裡的時候會一動不動;當他醒著的時候,他經常會問——媽媽,我可以說話了嗎?我可以說話了嗎?」

耿和說,因為害怕被中共發現後再抓回去,孩子們寧可忍受飢渴、疲憊,甚至各種各樣她們無法預料的驚險,表現出「令人驚訝的堅強」。

這種堅強支撐她們繼續在緬甸和泰國歷險,直到安全抵達美國,耿和對高天昱說,「孩子,你可以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了」。

如今,天昱還在讀小學,耿格上大學,她們已經習慣了美國的自由。但是她們知道,在她們曾經逃離的那片土地上,有一個叫包卓軒的少年,曾經勇敢地逃過,現在卻不得不回到那裡,過著比原來更悲慘的生活。

耿和稱讚兩位幫助孩子的人「很仗義」,呼籲國際社會給予更多關注和支持。

她還表示,她的丈夫高智晟非常理解並支持妻女當年的出逃。高智晟在給女兒的信中這樣寫道:

「……當慶幸妳終於能生活在正常人類群體中,於正常人類常識、理念及價值觀發生著原本當有的聯繫,這是國內絕大多數同齡孩子不可得的。」

来源:大纪元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捐赠

Paypal:

Bitcoin: 16SYFnHkAgs3L1QGAKeancENwKfXTH5xZy